Hq 隆冬中的惡作劇 (2016 12/22 影山飛雄生賀文)

(遲到了一小時,影山抱歉!土下座)

Day 40  11月12日

「我们今天也能看到吗?他们两人的绝妙配合!」「有甚么可能看不到?他们可是我们的排球校队的王牌拍档!不过,就算是一般的配合已经足够夸张,何况是那种由高校排球队时期就开始声名远播的神技快攻?」「他们两人都超级受欢迎的说,但听说二人已经拒绝了不少女生,真可惜!」看台上的女生们,正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排球校队的某对搭档。

 

「出来了!」「日向同学!影山同学!今天的比赛也要加油哦!」女生们朝向刚进场的日向和影山声援。

 

「哦哦哦!」日向挥手回应。「谢谢。」影山有礼地点点头,二人随即与其他队友一起,列队朝观众席鞠躬。赛前热身完成后,裁判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请多多指教!」两队队员互相鞠躬。

 

「好了,今天也要不停得分!」日向斗志满满地说。

「你这呆子,别血气上涌,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听着,今天要做到发球零失误!拦网也不准乱跳!」影山恶狠狠地提醒道。

「是是是…『球场上的国王』真专制…」日向嘀咕。

「你敢再说一次看看?」影山生气地问。

「你们一人少一句吧。重要的是打好每一球,结果自然不会坏!」队长荒井劝道。

「是的!非常抱歉!」二人同声道歉。

球赛正式开始,日向和影山所在的球队很快便掌握了比赛的节奏,开始不断得分。就在日向再次回到前排的轮次中,他突然便使出一记超高速的跑动进攻,把球击打到对方球员无法接起的位置,顺利得分。

「耶~!太好了!」裁判吹哨确认得分后,日向握拳欢呼。他随即转向影山,跟他击掌。

「果然名不虚传,真的太快了!」「这种速度,对方球员要怎么拦网和接球?」观众席上的一般观众议论纷纷。

「他们真不愧为超级搭档…这种旁人绝对无法模仿的神技,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很好吧,毕竟他们那么有默契…」「那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他们已经做了三年的队友了!」看台上的女生们讨论道。

球赛继续进行,虽然日向和影山没有频密地使用他们的超级快攻,所在的队伍却总是能用不同的方法得分。当中还是以日向的得分率和进攻球权最高,撇开一般攻击不说,拦网出界和假动作扣杀也完全没有失误。在二人神准的配合下,他们的一队毫无悬念地摘下了胜利。

「多谢指教!」两队互相敬礼完毕,便向观众席上的加油团致谢。

「你啊,甚么时候学会专门瞄准攻击手的位置来发球的?」影山在休息室更衣时,好奇地问。

「我可不想被踢出正选。能用的武器自然是越多越好,所以我花了不少时间来做发球训练!在正式比赛中零失误则是第一次。你就夸一下我吧?」日向回答,又期待地望向影山。

「做…做得好。」影山勉强地笑着摸日向的头,赞道。

「怎么你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无法自然地笑和称赞别人呢?」日向苦笑,问。

「你以为我想的吗?这是天生的,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能习惯的!」影山有些气恼地答道。

「对了,今天几号?」日向突然问。

「11月12日,怎么了吗?」影山奇怪地问。

「没,没甚么。我今天有些事情要办,先走了!」日向急匆匆地离去。

「那呆子是怎么了吗?每当他说『没甚么』的时候,就偏偏是有些事情得瞒着我的时候啊?」影山奇怪地想。
「好!还有40天,这次一定要准备一份令他大吃一惊的生日礼物和派对!」日向心想:「礼物就用『那个』,得马上开始写信回去宫城县和给『他们』,请大家一起帮忙才行…」

此时的日向根本没想过,数天后会发生一件几乎完全打乱他的部署的事件。

Day 35  11月17日

「怎么今天他这么慢…该不会睡过头了吧?」日向焦急地看着手表,在体育馆门前等待影山。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来电显示,接起的瞬间便破口大骂:「混账国王是不是要迟到,被球队的前辈们教训一下?先旨声明,我可不会为你求情的哦?」

谁料,响应日向的却是一把他完全陌生的声音。「你好,请问是日向翔阳先生吗?」日向奇怪地答:「我是。但这不是影山飞雄的手机吗?为甚么不是他本人打电话给我?难道他出了甚么事情吗?你又是谁?」他担心地问。

「日向先生,我姓江口,是位医生。影山先生在今天早上,遇上了一宗交通意外,虽然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但还是有必要通知关系人来确认一下他的情况。可是我们无法联络上他的亲人,只好从电话通讯簿里,找到他在昏迷期间一直念叨着的,日向先生你的手机号码。能请你尽快过来一趟吗?地址是…」江口说出医院地址,日向听罢,顾不得会缺席球队训练,便急忙离开校舍,截下一辆出租车,朝医院赶去。

「影山!你没事吧?」日向气喘吁吁地跑进病房,焦急地问。他看见影山清醒着,只是安静地看着窗外的景物,似乎没有甚么大碍,便放下心来。

「你是...日向吗?」影山转过头来,问出令日向意外的问题,他吃了一惊。

「你在说甚么?」日向奇怪地问,他随即想到一个可能,便难以置信地问:「影山,你该不会…是失去记忆了吧?」

「抱歉,我只记得自己名叫影山飞雄,是个大学生,最喜欢打排球,是个二传手。还有就是记得一个叫日向的人,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为甚么对我而言他很重要,也无法想起他的样子…他是你吗?」影山问。

「可恶!为甚么偏偏挑在这种时间点才发生这件不可理喻的意外!?」日向心想,但他很快便调整好心情,开口说:「对,我就是你说的日向。我的全名是日向翔阳,是你在大学排球队里的搭档,也是你自高中开始,就一直担任你的搭档足足三年的人。我们在宫城县的乌野高中排球队,一直是攻击的核心,直至我们毕业离队。靠着我们的努力,我们连续三年打入全国大赛,并且在第一年和最后一年都夺得全国冠军。你有印象吗?」

 

「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有关你的任何事…但你说的事情,我都有些印象。我们高中第一年那时的排球队队长,是姓泽村吗?」影山问。

 

「是的。」日向点头,说︰「这就奇怪了…你该不会只是把我一个人给忘记掉了吧?这也太过份了!不愧是混蛋国王…」他拍一拍额角,叫苦道。

 

「不要用那个称呼来叫我!」影山大叫,他随即意识到这里是病房,不应该胡乱大叫。

 

「这你倒是记得啊…」日向摇摇头,医生正好在这时进入病房,他便开口询问︰「江口医生,请问影山他能出院了吗?」

 

「当然可以,毕竟他只是受了一些很轻微的擦伤。其实他这种记忆缺失的情况应该只是短暂性的,相信只要你不断给予他有关他忘记的事情的线索作为刺激,他很快便会想起来的了,所以你不用太担心。」江口说︰「听你们刚才的对话,似乎两位已经认识对方很久了?那么,靠着你们之间的羁绊,一定能让他找回关于你的记忆的。而且我猜想,日向先生一定知道一些只有你们二人才会知道的,特别的事情的。」

 

「我会想办法的。绝对、会让他记起来的。」日向坚定地说,他心想︰「看来,『那东西』的部分内容,得准备多一份,作为恢复他的记忆的王牌…」

 

「走了,影山!我们去办出院手续了!」日向扶着影山走下病床,推着他离开。「噢,好。谢谢医生。」影山不忘向医生鞠躬道谢。

 

「你啊,害我今天没能出席校队的晨练!明明快要到大学联赛的赛季了,你却偏偏在这种节骨眼出状况!浪费了宝贵的练习机会,你要怎么补偿给各位学长,还有我?」日向在乘坐公共汽车和影山一起回大学时问。

 

「我又不是忘记了如何打排球,虽然我同意少了一次定期训练是很可惜,但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吧?」影山困惑地问。

 

「我这么焦急当然是有原因的啊…今天放学后,我们还有训练,到时只要你一托球给我,你就会晓得答案了。」日向苦着脸说。

 

「嗄?我会愿意托球给你这小不点?」影山难以置信地问︰「你这种高度,还能当排球选手吗?你有让我托球给你的价值,在球场上得分的能力吗?」

 

「你这家伙,要不是看在你忘了我的份上,我才不会原谅你现在说的这句话!尽管我长得不高,可是我能跳!再说了,我现在可是176.5CM了,只比你这笨蛋二传差了4.5CM!」日向怒气冲冲地说。

 

「你…那句话…」影山吃惊地看着日向。

 

「很耳熟吗?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你看见我因为紧张过度,因而身体不适,你向我训话,而我出口反驳你,在那时候说的话。」日向解释,又追加一句︰「告诉你喔,你是心甘情愿地给我托球的喔。」他露出一个充满阳光气息,且自信的笑容。

 

「哪有可能?」影山仍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但他看着日向的笑容,心中蓦地一凛。这个自信且充满感染力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应该看过很多次了。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和这个人有关的所有事情。

 

「到了,我们下车吧。你记得自己的班级和今天要上的课吧?放学后,体育馆见了!」二人下车后,日向一口气地把话说完,便一溜烟地跑得没了踪影。

「真的是一轮耀眼的太阳呢…我很期待喔,日向。」影山看着日向远去的背影,暗想。

「影山同学没事吧?」「日向同学一定是最担心的那个人吧…」「为甚么你偏偏只是忘记了日向同学?对他来说也太不公平了吧?」小休时,同学们知道了影山唯独忘记了日向,纷纷找他说话。

「我也不想的,可是偏偏有关他的事情,连一件也记不起来…」影山苦恼地说。

「正好我这里有一本月刊排球,上面有刊登你们二人的访问特辑,要看看吗?」一位同学问。

「好,谢谢你。」影山连忙接过杂志并道谢。他一看文章内容,不由得心中一凛。

「宫城县最强男子高中排球队,时隔一年后再获全国第一!乌野高中的最佳搭档,『怪人组合』的突击访问!」

记︰记者  日︰日向翔阳(队长)   
影︰影山飞雄 (副队长)

记︰首先祝贺你们,时隔一年后,再次取得男高排球的全国冠军!相信这也是为你们的高中排球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日/影︰非常感谢!

日︰其实在升上三年级和成为队长后,我也有些担心,球队会不能招到实力坚强的自由人和重点负责地面防守的主攻手,毕竟西谷前辈和缘下前辈毕业后,对我们球队的防守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幸好,新加入的一年级新生们和
升上二年级的森见,泽城,川岛,还有相模四个人都很有实力,而且很快便融入了我们当中,弥补了球队的不足。当然了,我们也要感谢长期跟我们进行练习赛的枭谷学园联盟和宫城县的某几间排球强校。因为要是没有好对手,我敢说我们一定打不出这种好成绩。

影︰我倒是认为,最主要是我们的球风在前辈们毕业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才令县内还有全国的其他对手猝不及防吧。本来我们是一支进攻型球队,花了较多心力在『不被拦网』上,现在因为球队成员新旧交替,才在防守上作出了不少调整,令我们原本就多姿多彩的得分方法变得更难以捉摸,甚至出现了专门依靠团队防守来得分的特别轮次。这次的好成绩,也算是对已毕业的前辈们交出的,一份最好的答卷吧。

记︰两位已经当了三年的搭档了吧?在球队里也是正副队长,关系一定很不错吧!可以说一下,为甚么会成为搭档的契机吗?相信不只是我,广大的排球迷们,甚至是其他高校排球队的成员们,也一样好奇,你们之间的那种绝对信赖关系和神妙的默契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日/影︰关系才不好咧!

日︰今年影山已经收敛多了,毕竟已经是队里最高年级的成员了!告诉你喔,他在一年级的时候,可是令前辈们头痛至极的问题儿童哦!

 

影︰你自己就没有责任吗?当年你也一样给各位前辈添了不少麻烦!

 

日︰我可不像你,分不出事情的轻重。再说了,当年的那些事件,有一半是你引发的问题!

 

记︰两位不如还是重返正题吧。

 

日︰咳,抱歉。一不小心就跑题了。其实只要是排球选手,就会知道基本二传手和主攻手是最容易组成搭档的人,也是队内花费最多时间在传球和扣球的练习上的人。不过我们是例外,因为一开始,我在球队内的位置,不是主攻手(WS),而是副攻手(MB)。

 

记︰这也是在男高排球界里,很有名的一件事呢。当年的月刊排球专题一出,真的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呢!160组别的副攻手(MB),可真的是找遍全日本也未必能找到的!

 

影︰日向的价值和一般的MB不一样,普通MB例如我们队里的月岛,是以拦网见长的。不像他这呆子,反而是位以攻代守的另类副攻。

 

日︰叫了三年呆子,你就不能好好地叫我的名字吗?好歹人家是队长,怎样也要给我一些面子吧?

 

影︰叫习惯了,对不起,日向队长。

 

日︰这还差不多。说回重点吧,我们虽然当了三年的搭档,但其实一开始,我们俩是球场上的敌人。(笑) 最初遇见影山的时候,是在初中三年级最初也是最后一场的正式比赛里。那时候,着实被狠狠地打败了啊…于是,怀着一定要报仇的想法,我来到了乌野,谁料入部的第一天,就发现他也在,说真的我当时只觉晴天霹雳。毕竟我实在无法接受,要和他当三年的队友。而不幸的是,影山那时亦根本没把我当成一位优秀的排球选手来看待,冲突就此爆发,我们二人几乎无法入队,更被前辈们要求,除非打赢三对三新生对抗赛,否则影山会在三年内均不能担任球队的二传手。

影︰当然最后是我们获胜了。靠着日向的超群弹跳力和速度,我跟他打出了普通人绝对无法打出的,超高速快攻。因为我通过跟他练习接球,发现他那自初中以来就惊人至极的跳跃力,完全没减弱过。在对抗赛中,我意识到了,他的能力,可以靠我的托球来发挥。于是,我就向他托出了,只属于他的,连闭上眼也能扣杀得分的超快攻。

日︰月岛那家伙是这样说的吧?『怪人快攻』。

影︰那家伙毒舌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毕竟就连乌养教练最初也是把我们当成怪人,还问哪里有人能完全信任对方,甚至是达到不用眼睛确认就扣杀的程度。但我们就是确信对方办得到,日向完全信任我的托球,我也绝对相信他能扣杀得分。

记︰彼此之间存在着这种绝对信任,说你们不是自小认识的,根本就没人会相信。(笑) 

日/影︰真的不是啊!

影︰其实我很感谢日向,因为是他把我从孤独中拯救出来的。要不是他,我恐怕不会再有机会体验到『队友』和『搭档』这两个词语的意义,也是他令我能再次使用快攻的。真的,谢谢你。

日︰我的天啊!你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是生病了吗?甚少跟人道谢的你,竟然跟我说谢谢?

影︰要你管,我可是认真地向你道谢的,队长。

日︰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啦…咳,总之,这就是我们最初成为搭档的契机。但到我们真正确定对方是自己在球场上『特别的存在』,却是在跟町内会球队的练习赛那时候呢。我啊,当时一直很介意,自己因为没有身高、技术和力量,只能当球队的诱饵,而不是王牌。那场练习赛,也是西谷前辈(西谷夕,现役u23成员之一,全国大学排联排名第二的自由人) 和东峰前辈(东峰旭,C大主攻手,每场比赛扣杀得分率最少有85%, 据闻已有球会发出邀请) 返回球队的原因。我因为对东峰前辈的打法感到憧憬和妒忌,于是便在球场上发愣,结果被球击中。影山注意到了我的状况,便气愤地对我训话,并教了我躲避拦网的方法。结果我们还是凭着快攻顺利得分,而影山也告诉了我,不管得分方法如何,即使在球队里的位置和名号不同,一分还是一分,价值同样重要。他那时是怎么说的?好像是…『凭你现在的能力,当然不能当上支撑球队的王牌。可是那又如何?王牌扣杀所得的一分,跟你避开拦网后扣杀所得的一分,同样重要。即使没有任何人把你当成王牌,你也一定要比其他攻手得到更多分数,只有这样,对手才会认真地拦你,其他人便可以打得更自由!你身为『最强诱饵』,重要性绝对不会比王牌差!更何况,虽然你不能像王牌那样扣杀,但你有被别人拦网成功过吗?没有吧!有了我的托球,你便具备跟任何拦网一较高下的能力!只要有我在,你就是最强的!这样的话,你还会觉得,当诱饵不够重要和帅气吗?』

影︰你居然还记得啊。

日︰哪有可能会忘掉?那场练习赛,彻底改变了我的排球生涯!到宫城县春高预选那时,跟『大王阁下』比赛的那一场,我便把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给你。你没忘记吧?最后一分是我得的喔。

影︰你是到了那时候,才真正成为了一位具备不可忽视的得分能力的球员的。及川前辈(及川彻,A大二传兼队长,现役u23成员,拥有不少女性支持者) 对你那时的表现似乎也很意外呢。

日︰嘛,到了现在,我也总算是具备单独作战的能力了。因为身高问题,我只当了一年的MB,便改打WS了。现在我的接球和发球也不差了!

记︰两位对将来有甚么打算?

日︰我是一定要读大学的了,因为职业球队中应该不会有我这类球员的位置,只不知道影山那家伙会不会直接向职业发展就是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对搭档就得解散了。总觉得不舍呢…不过,即使我们两人最后都选择升学,应该不会待在同一队,毕竟那时我可是说了,『不论要花多少年,我也要打败你,成为站在球场上最久的人!』而现在,机会便来了!

影︰谁让你自己下决定的!听着,快给我坦白,你到底要去哪一家大学!你该不会是收到了单独推荐入学的邀请吧?我可还没有!希望我们一起入学的倒是来了好几份…

日︰才不要告诉你!(扮鬼脸) 

 

影︰可恶!你这家伙!难不成我会比你这个『次世代的小巨人』差吗?


日︰你的沟通能力比我差太多了…再说了,我现在不用依赖你这位『新球场上的国王』,也能单独得分,是位可靠的王牌了。我这个『太阳的爱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影︰唔…!(无从反驳)

 

记︰要是两位真的拆伙,相信一定会令不少球迷伤心…你们真的要分开升学吗?

 

日︰现在还说不准哦。毕竟我已经习惯了跟影山搭档,已经不太能想象,我们两人会在网的对面,而不是同一边了。(笑)

影︰我也无法去想象,日向不再是我的搭档的画面…唉,总感觉好像输了啊。

 

记︰看起来,你们这对『怪人组合』,要拆伙并不是一件易事呢…今次的访问到这里结束,非常感谢两位参与这次专访!

 

日/影︰不客气!

 

影山一口气看完专访,把杂志还给同学。「怎么样,有没有想起一些你们之间的回忆?」同学问。

 

「不成…我只知道,他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看来,剩下的问题要在球队训练里找出解答才行了。」影山苦笑答道。

 

「喂,影山!日向找你。」男同学说,日向这时走进影山的班房,并走到他身旁。

 

「影山!你对这张照片有印象吗?」日向拿出一张照片,问。

 

「这是做甚么?」影山困惑地问。照片里,乌野的众人都是哭着的,当中以泽村、东峰、菅原三位三年级生哭得最凶,一旁的清水也笑着落泪。影山细看照片,发现他们正捧着一个奖杯,彩带上写着『全国高中男子排球优胜』的字样。他和日向二人笑着,可是日向的眼中也有泪。后面的是依旧面无表情的月岛和笑着的山口,四人两旁的是跳起的西谷和田中,以及站着的成田,木下。最旁边的是乌养教练和武田老师。

「高中一年级时的,排球队获得全国第一后的大合照?」影山意外地问。

「怎么你所有跟排球有关的事情都记得,偏偏把我一个人的事情全都忘光了…」日向压下怒火,说。

「我真的跟你当了三年的搭档吗…?」影山问,仍然是一脸难以置信。

「事实就在眼前,不到你否认。」日向苦笑着收回照片,说︰「放学后的球队训练一定要来!」他头也不回地离去。

「日、日向,给我等等!」影山试图叫住他,可惜日向只当没听到。

「呜哗…我敢说日向同学一定气得不轻…」「他是有名的容易相处,尚且气成这样,可见他有多不高兴影山你唯独忘记了他的事了。」「换着是我,一定忍不住哭了。三年的羁绊变成空白,不论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响应…真替他难过。」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日向可能的感受。

「影山,你真的得想起日向他才行啊,要不然我怕他会出事啊。」其中一位同学插口。

「我就是记不起他的事情,也没办法啊?」影山说︰「我也觉得很麻烦啊!心里就像是被挖开了一个空洞,不管怎样也填不上这种空虚和焦躁感…」

 

「看起来,只有感觉有记住呢…」众人摇摇头。

 

「影山,你不如在今天的球队训练结束后,联络一下高中时排球队的前辈们,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助你回复有关日向同学的记忆?毕竟我们都是局外人,始终对这件事情是爱莫能助。」另一位同学建议。

 

「我会的。」影山点头说︰「谢谢大家关心。」

 

放学后,影山独自来到体育馆,其他队员已经在等他了。

「哦!你来啦,影山!情况我听日向说了,怪不得今天没有跟日向比赛了。总之,你们俩还是配合一下,也好为之后的赛季做准备!」荒井说。


「是。」影山点头应道。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排球砸来,直接命中了影山的后脑。他转过头来,一脸黑线,想看清楚到底是哪个冒失鬼,竟然发球失误到打到别人的程度。

「呜哇!」日向惨叫一声,连忙冲了过来,不断赔罪︰「影山,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心的!」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你的发球砸中了。」影山无奈地说。

「!」日向吃惊地盯着影山,害他不知如何是好。「你记得?」日向追问。

「我只记得自己曾经被你的发球砸中过,但忘了是甚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了。我好像还对你发飙了,要你快些冷静下来,恢复正常水平。」影山答道。

「好像有些效果…?冒着被影山打的风险,故意发球失误,重演当年的那一幕果然有用呢…」日向心想。

「好了,是扣球练习的时间了!」荒井宣布。「是!」众人应道。

「影山,拜托你了!」荒井说。「好。」影山点头,并站到二传位置准备。

「扣得好!」「扣得好!」队员们的鼓励声不绝于耳。

「下一个,日向!」荒井叫道。
「是!」日向答,并上前一步。影山看了他一眼,便传出了托球。但当排球离手的一刻,他便知道自己传出了一个不同于给其他队友的托球。他本能地感觉到,这种托球是只能给日向一个人的。他看着日向顺利地直线扣杀,排球「咚」的一声落地。所有人都不禁看呆了,连扣杀的日向也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发烫的右手,随即转头望向影山。

「即使失去了记忆,传球的手感却不会消失啊…你的托球,真的精准得可怕。」日向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影山看见这个笑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痛楚。

「不愧是你们,这个『超级快攻』真的是不论看多少次,都只有拍手称赞的份呢。」副队长,橘说。

「影山,你既然记得要如何托球给日向,就不能推搪说自己跟他之间的记忆不重要了。一定要找回来!这是队长的命令!」荒井要求。

「嗄?」影山被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吓了一跳。

「作为他的搭档,我绝对会让他想起来的!」日向信心满满地说。

「那就拜托你了。」影山弯腰一鞠躬,说。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夺目的人,在自己心中一定有着重要的地位,否则自己不会认为,可以的话,不能让他悲伤。他暗中决定,要尽快把有关日向的记忆找回来,好让他能早日露出一个真正的笑容。

 

Day 28  11月24日

 

「影—山!」日向在午休的时候,跑来找影山。他的手上拿着一个便当盒,还有一盒酸奶和一封信。

 

「给我的?」影山意外地问。

 

「难道你以为我会随便拿东西给其他人吗?」日向没有好气地说,并把手上拿着的东西一股脑地全丢给影山,害他手忙脚乱地接着。

 

「你应该还未吃午餐吧?」日向笑着问,又说︰「边吃边看信封里的东西,不许弄丢了!因为我可没有第二份!」他随即一溜烟地跑出课室。

 

「那个呆子到底是甚么葫芦卖甚么药…」影山困惑地想。他动手打开便当盒,只见里头装着的是咖喱温泉蛋拌饭,白饭上特地用碎菜粒拼出了「快想起我的事情吧,笨蛋国王」。影山不禁露出会心一笑,对如此细心的日向微微吃惊。「他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的?」他心想,又拆开信封,却发现又是一张照片,不同的是背面贴着一张便条。他好奇地阅读,上面写着「摄于宫城县春高预选初次获得优胜后」。他把照片翻过来,发现里面的主角仍是乌野的一众成员,当然也包括他和日向。他的头突然一痛,一段记忆在脑海中闪过。

 

「这是…」影山回想起来的,正好是乌野对阵白鸟泽,最后的一球。那一球,日向主动放慢了自己的脚步,混入人群中,成功扰乱白鸟泽的拦网,当然影山还是选择了传给日向,而他亦成功得到这最后的一分。靠着这场胜利,乌野高中排球队向所有人证明了,并非只有身材高大,力量强横的战斗风格,才能在球场上称雄。

 

「你果然是对我有特别意义的人呢…日向,即使我还未能完全记起有关你的事,但我还是很感谢你,在这段时间里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只希望,即使我失去了过去跟你一起渡过的,在排球场上三年的回忆,我们也还能继续一起创造新的回忆,努力在球场上拼搏。」影山暗想。此时,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多了一封邮件,他马上打开来确认。

 

「小飞雄,听说你出了意外,忘记了小不点?善良的及川前辈愿意大发慈悲,帮你们俩一把!今天放学有空吗?我手上有能让你找回失去的记忆的线索!见面地点就在你们那家大学对面的咖啡厅!最疼爱你的及川前辈~☆」原来是及川发出的短讯。

 

「及川前辈!」影山气喘吁吁地跑进咖啡厅,只见及川悠闲地喝着茶,桌上还放了一个袋子。「嗨,小飞雄!最近过得如何?」及川露出一个好看的爽朗笑容。

 

「谢谢关心。」影山面无表情地回答,又急不及待地追问︰「及川前辈,我要的东西呢?是甚么来的?」

 

「哎呀呀~看看你,为了小不点,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你也真是的,怎么能忘记对你来说,这么重要的小不点呢?我说你啊,是不是该认真面对自己的心情了?」及川并没有正面回答影山的问题,反而是抛出了新的质问。

 

「甚么心情?」影山不解地问。

 

「别装蒜了。就算你能骗过所有人,也绝对无法逃过我的眼睛。要不然,你根本就不会选择现在这间大学。你只是想尽可能多留在他身边,再继续当他那唯一的搭档更久一些罢了。」及川叹息︰「他真的不愧为『最强诱饵」,竟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夺去了…不过,我现在跟你说甚么也没用,因为你已经忘掉小不点了。」

 

「及川前辈,请你说得更清楚一些。」影山压下怒火,问。

 

「看来乌野的各位,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想法呢…就连身为当事人的你们俩也是。真是有够蠢。」及川摇头叹气,说︰「这是录像带,是你们跟我们打过的所有正式比赛和练习赛的录像,看完就还给我吧。只要看过这些录像带,你应该就能多想起一些有关小不点的事情了。」他随即起身离去,留下影山一人呆立在原地。

 

Day 7   12月15日

「影山。」日向站在校内的长梯最顶端,叫住刚从下面经过的影山。

「怎么了?」影山困惑地抬头,问。

「如果你真的是『球场上的国王」,我便要打败你,成为在球场上站得最久的人!」日向叫出了初中时曾经对影山说过的,挑战的话语。

「你在做甚么?」影山对于日向突如其来的发言完全摸不着头脑。

「没甚么,再见。」日向说罢,便跑下长梯,头也不回地离去。

令影山始料未及的是,日向在这之后,便突然失踪了。

 

Day 0   12月22日

影山晨跑后,发现信箱里有一封信。他拆开阅读,却惊觉自己对那笔迹并不陌生。

「影山︰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失踪七天了。我是胆小鬼,既无法面对忘记我的你,也无法面对自己的真心,因此我只能选择逃跑。我在离开你身边后,发现到了自己原来一直喜欢着你,更不想失去你。可是你却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任我如何努力,也无法挽回你对我的记忆。所以在多番尝试无效之后,我决定放手,放弃这份单方面的感情。再见了,不用来找我。 日向字。」

 

影山看完这简短的信后,一阵颤栗袭来,他终于回想起了日向的事了。人,原来要先失去,才能找到自己珍视的东西。

 

「他会在哪里…难道说,那呆子回了宫城?」影山想到唯一的可能,便进屋随意收拾了一个袋子,直奔车站。

 

宫城—

影山气喘嘘嘘地抵达宫城,顾不得满地的积雪,便跑到日向的老家去叫门。

「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呆子日向!」他用力地敲打日向的家门,叫道。

 

「事到如今,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明明你甚么都不记得了!」日向语声哽咽,就像快要哭出来一样。

 

「别哭!我有必须要跟你说清楚的事情!」影山焦急地大叫︰「给我听好了,日向翔阳!我喜欢你,是真的!你是我最重要的搭档,也是我最珍惜的人!我全部都想起来了!」

 

大门突然敞开,日向走了出来。他的眼睛通红,一看便知道他哭过,而且哭得挺凶。

 

「生日快乐哦?影山。」日向强笑道,又说︰「你的生日礼物在东京,没有拿回来。但作为补偿,我有准备蛋糕。本来以为你不会过来的了,却还是买了蛋糕,我是不是很傻?」

 

影山摇摇头,说︰「不会。而且,你有没有为我准备生日礼物,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对我而言,你就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原因是,你是我唯一且无可取代的拍档,也是自黑暗中拯救我的人。」他顿了一顿,问︰「信上写的全都是真的吧?那么,你的回答呢?我要听你亲自说出口。」

 

「影山你真的是一点也没变呢…」日向嘀咕,他随即大声说︰「我也喜欢影山飞雄!最最最喜欢你了!」日向说罢,便被影山一拥入怀,两人在雪地里亲吻—

可惜,二人的接吻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

「日向,影山!恭喜你们!U21公布了正选球员名单了!你们两个人都入选了!」宣布这个大好消息的,是二人的球队教练。

「真的吗?太好了!」两人相拥欢呼。

 


这天,U21国家男子排球代表队,乘飞机出发前往外国备战比赛,机上—

「这是?」影山接过日向递出的一个盒子,问。

「你的生日礼物!」日向笑着说︰「拆开来看看吧?」

「相簿?」影山拆开礼物,意外地问。

「里面是我和你一起去过的地方的照片及一起拍的合照,每一张都有贴纸条注明拍照原因和在何时何地拍照的。要是你没有失去记忆,就能让你经常回顾一下我们的排球历程了。谁知你竟然忘了我,真的是天大的恶作剧。所以我当时只能很干脆地把部分的照片拿给你看,尝试刺激你去想起我了。」日向解释道。

「我可是很感谢这场意外,要不然我肯定到现在也无法面对自己的真心。」影山说,宠溺地抚摸日向的橙发。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场隆冬中的恶作剧正式落幕,可是,「怪人组合」的挑战却还会继续下去…

 


评论
热度(24)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