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番外篇 冲绳假期 (2) (上)

由于「夜鸦」一行人顺利把遭到不明人士绑架的及川警视救出,为了慰劳一众成员,身为首领的泽村决定安排众人留在冲绳渡假,而逗留期限和旅游行程则没有限制。得知这消息的日向和影山,自然大喜过望,因为本来他们就打算结伴来冲绳好好玩一下,顺道一起买莹玉。二人一番商讨过后,决定由日向安排行程,影山则负责驾车。两人的首个目的地,就是波之上神宫。


波之上神宫—


「喔喔~!快上来,影山!」日向在下车后,便急不及待地一口气跑上石阶,高声说。他向影山挥手,示意他快些跟上来。


「只不过是来神社参拜而已…有必要这么兴高采烈吗?你这呆子。」影山慢慢登上石阶,说。


「毕竟我们现在不是在宫城县啊!而且,这里可是名列琉球群岛八大神社之首的!所以亦是游客来到冲绳必到的景点之一,不要怪我这么情绪高涨!」日向理直气壮地反驳。


「哦。」影山应了一声,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因为这里是矗立在一座珊瑚礁岩上的,可以俯看那霸港,就像建在水波上的一座建筑,所以才会得到『波之上』这个名字。由于所有那霸市区的重大祭祀都会在这里举行,因此经常吸引无数的琉球居民与观光客来祈求平安的。」日向详细介绍波之神宫的得名和吸引游客的原因。


「怎么,你对神社的历史这么有研究啊?」影山奇怪地问,他不觉得日向是对这些史料感兴趣的人。


「才不是咧!我只是照本宣科,把简介给读出来!」日向苦笑一声,扬了扬手上的单张。


「就料到你没有这么博学…」影山恍然大悟地说︰「是我高估了你这呆子了。」


「说甚么傻话?我好歹也是读完大学的!再说了,来冲绳自由行也不做功课的你,才更不可理喻吧?」日向咆哮︰「不要叫我呆子,混蛋『帝王』!」

「你敢再说一次那个称呼看看?白痴日向!」影山说罢便追着日向跑,只可惜论闪避功夫,日向显然胜他一筹。影山尝试追打了日向一会,便晓得自己是不可能打得到他的了。因此他只好放弃,跟日向一起在这里的黑色鸟居前合照。


毕竟一场来到神社参拜,两人倒也没有疏忽往神社参拜时应尽的礼数,他们先到手洗舍搯水,把双手洗干净,再用水漱口,最后才进入神社参拜。


「看,是明治天皇的雕像!」日向一指雕像,又看着简介传单,说︰「听说琉球人很感谢明治天皇对他们的照顾,所以在波之上神宫里才可以看到明治天皇的雕像,以此纪念他。」


「够了。我不是来听你念历史资料的。」影山厌烦地说。


「是是是…『帝王陛下』真难招呼。」日向嘀咕,又问︰「难得一场来到,你要写绘马吗?影山。」


「…好吧。」影山犹豫了一会,才答应下来。日向也懒得理会他,径自拿起笔和绘马写起愿望来。正当影山想要提笔写下愿望,却忽然被某个绘马夺去了注意力。「嗯?这个绘马…『希望我能尽快找到失踪的警察后辈影山飞雄!』」他意外地读出绘马上的内容,看着这秀气的字迹,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的背影。「难道是…及川前辈?」影山想,随即把绘马翻过来确认落款,看见的是他熟悉的名字。他再次把绘马翻到愿望内容的那边,看着看着便呆住了。


「怎么了,影山?写一个绘马要花这么多时间吗?我早就写好啦!」日向笑着说,他已经写完自己的愿望,并把绘马挂好了。但他一看到影山手上的绘马的内容,便不由得一惊。「啊…是『大王阁下』写的愿望?内容是希望能尽快找到你?」他难以置信地问,影山只是「嗯」了一声,没有抬头看他。


「想不到他竟然这么担心我。明明还在人质救援班的时候,他从来也没给过好脸色我看,即使大家都转了部门,他也还是常来跟我开玩笑…完全看不出来,他会这么在意我失踪的事。」影山低声说︰「看样子,我有必要考虑去见见他,报个平安才行。」


「既然你玩了失踪的戏码,自然得撑到底。虽然这样对『大王阁下』有点残酷,但你要是突然出现的话,只怕是『有理说不清』啊…何况,你现在的身份,也不是能跟他说的吧?」听见影山的自言自语,日向便一本正经地为影山分析道。


「这也是事实。」影山轻叹一声,说︰「看不出来,你竟然会这么稳重呢。」


「拜托!」日向没好气地说︰「我虽然是会冲动,但我有哪一次的单独行动是不计后果的?倒是你,上次就是被感情左右,几乎没怎么伪装过便跑去看『大王阁下』,虽然没被人发现,但万一你真的被看到,那该如何是好?」他不安地看着影山。


「我知道了。事到如今,我也早就不再对以前的生活有所留恋了。刚才的话,只是我一时冲口而出,你不必当真。因为就算我有多么想见他,也不能挑现在这个时间点。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影山安慰日向,又说︰「况且,打从我递上辞呈并销声匿迹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打算会被以前的同僚们找到我。要是还想见面的话,我当初就不会选择走这条路,也不会直接失踪了。」「喂,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日向听到这里,忽然转换话题。


「甚么问题?」影山奇怪地问,他没想到日向竟然会有问题想要问他。看着日向难得的认真表情,他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你到底是因为甚么原因而辞职,并摇身一变成为怪盗『黑夜帝王』的?」日向问,这个问题真的困扰了他很久了。

「你真的想知道?」影山意外地问,他完全没料到,日向居然会对自己不当警察,改当怪盗的理由有兴趣。他顿时脸露难色,虽然说作决定的人是自己,但身为怪盗「太阳王子」的日向毕竟是令他萌生这个念头的人,他不认为对方在听到真相后,还能跟以往一样看待他。

「说我没有兴趣是假的…但要是你不想说,我也不会追问下去。」日向体谅地说︰「我们是搭档,所以我会尊重你的想法,不会刺探你想保密的事情。」看见影山的表情越发阴沉,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便不安地追加一句︰「你肯定自己想说才告诉我吧,我不会勉强你的。」


影山低头沉默了一会,才终于开口问道︰「要是我说出事实,你会不会原谅我?」他盯着日向,眼神虽然一贯的凶恶,却带着复杂的情感。因为他不希望自己当时的自私想法和决定,会伤到眼前这个他现在决定不惜一切来保护的搭挡。当然日向并没有留意到,因为影山说的话对他来说,已经是够冲击性的了。


「甚么原谅不原谅的…难道你辞职的理由跟我有关?说笑的吧!」日向被影山的反问吓到,满脸困惑地瞪着他,又问︰「你不是认真的吧?」


「是事实。」影山深呼吸一口气,说出自己隐瞒已久的真相︰「我是因为自认无法以警察的身份把你逮捕归案,但又不想放弃阻止你犯案的机会,正好也能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才主动递上辞呈,丢弃所有会妨碍自己的东西和牵绊,成为怪盗的。因为我在最初,可是对你恨之入骨。之所以会跟你对着干,其实也只是为了报复。」他说到这里,便深深一鞠躬,说︰「对不起,日向。」


「现在我如你所愿,说出了真相,也向你道歉了。你会不会原谅我?日向。」他死盯着日向,问。


「要是你没有及时悬崖勒马的话,我可能会一直怨恨你下去喔!」看着认真地恳求自己原谅的影山,日向释怀地笑了。


「那也就是说…」影山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问。他可没想过,自己对日向坦白一切后,对方会有这种反应。本来他也做好了觉悟,有可能会被知道真相的日向讨厌一辈子,甚至是要求拆伙的了。现在对方这样说,几乎已经等于是对他既往不究,只是差在没有确实说出来而已。「嗯!」日向很干脆地用他招牌的阳光笑容回答影山,又说︰「毕竟你是我重要的搭挡嘛!我怎么可以不原谅你呢?」


短暂的静默。


「其实啊,即使你坚持不说,我也已经隐约地猜到答案的了。」日向突然说,影山吃惊地望着他。「你忘记了吗?当初我知道你就是怪盗『黑夜帝王』的时候,不是笑弯了腰吗?当时我之所以会有那种反应,就是因为猜到,你可能是因为我才成为怪盗的。现在也不过是证实了我的想法而已。这句『我原谅你了』,其实只是我一直没跟你说出口罢了。」他笑着解释。


「谢谢你,日向。」影山腼腆地道谢。「不客气。」日向不在意地说,又问︰「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了?」他伸出自己握成拳头的右手,示意影山跟他碰拳为誓。


轻轻的「咚」一声,双拳互碰,象征二人抛开过往的所有不快,以后将不计前嫌地继续当搭档下去。「彼此彼此吧,我的搭档。」影山试着露出一个笑容,说。「日向,我能与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他心想。


直至此刻,二人之间的芥蒂才告完全消除。因此,他们的相处气氛变好了不少。之后,他们俩便一起前往波之上神宫的贩卖部。与其他神社一样,贩卖部有售卖祭品和保平安纪念品。来这里参观的游客,多数都会买一些回家。影山和日向两人也不例外,各自买了一个护身符带走。两人踏着轻快的脚步取车,启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BIOS之丘—

「影山,我们到了!」日向指着主题公园大门的牌子,说。

「我看得见的。你不用特地提醒我。」影山话音一落,便把车子驶进车位。

「话说回来,你的驾驶技术还挺不错的。」日向在下车后顺手关上车门,说︰「这一趟渡假,要是我们不是一起行动的话,真不晓得该怎么办?」

「你自己要不要去考驾照?」影山问︰「这样的话不论去哪儿都会更方便。」

「我会请小武开车的!而且就算不能请小武送我,我自己也会用单车或是摩托车代步的。」日向笑着回答,又说︰「再说,我偶然也会乘搭公共汽车的哦!」

「咦,原来你还会开摩托车的啊?」影山意外地问,毕竟对一般人来说,很难想象身为全日本最富有的十个人之一的日向,竟然会自己开着摩托车到处跑,甚至偶然还会乘坐公共汽车。

「要是小武接不到我的话,我总不能踏单车去拜访那些所谓的『上流社会人士』吧?而且这也是让我能避开记者的追访的方法呢!」日向解释,又说︰「别废话了,我们赶紧买票进场啦!」他随即走向售票处。

「要买哪种入场券?」影山好奇地问。

「交给我!」日向对售票员说︰「麻烦你,我们要两张入园和乘坐游湖船的套票!」

「好的。先生,承惠3200日圆。」售票员说,日向望了影山一眼,示意他拿钱。他本人也掏出钱包,付了自己那一份的帐。两人付清款项后,便在展望台稍作停留,又为从大门一直盛开的兰花拍了不少照片后,才搭乘电梯下楼,真正地进入园区。


「这个地方有甚么特别?除了能乘搭游湖船外,我想不出还有甚么吸引游客前来的原因。」影山困惑地问。


「当然是『感受生命的鼓动和气息』!你听清楚了,『Bios』在希腊语中有『生命』的意思。这个『Bios之丘』主题公园位于通称为『石川高原』的高台上,它拥有广大的亚热带森林与全长2公里的绿色步道。在这里,游客能找到各种兰花以及不少珍稀的动植物。」 日向详细地解释︰「而且这里还有不少好玩的设施哦!」


「是吗…」影山不在意地说。


两人走走停停,不消一会便来到了位于园内五个庭园的中心,也是其中最大的广场「游御庭」。这里设有使用天然原木制作的丛林体能训练设施、大型秋千以及一些传统的日式游具,任由游客尽情投入玩耍。看见那巨大的可攀爬树屋,日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不如我们比赛谁快吧?」日向提议︰「看看谁能够先登上树屋?」他脸上尽是期待和充满挑战意味的神色。

「谁怕谁!」影山闻言,也不甘示弱地说。因为他还在想着要报刚才在波之上神宫的一箭之仇。

「预备,1,2,3!」日向一喊完,两人便一起手脚并用,往树屋的平台爬去。用不了多少时间,日向便已经成功登上树屋的平台了,他满足地站着大叫︰「我嬴啦!」,还一脸自豪地看着影山。

「~!!! 」刚登上平台的影山,看着自己的拍档满脸得意和充满炫耀的表情,完全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平台上看风景,就好像拥有了这里的所有东西一样。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顶端的风景果然是最棒的!」日向欢呼。

「你确实有说过,自己很喜欢从高处俯看远方的景色呢。」影出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搭档的这个喜好。他又说︰「这种感觉确实不坏。」


听到影山这么说,日向高兴地笑了。毕竟,能跟自己的搭档分享相同的感觉,是十分令人窝心的一件事。他随即趁着影山的兴致未减,便提议︰「我们不如在这里拍照留念吧?」


「噢。」正如日向所推断,影山没有抗拒跟他合照。两人在拍了几张单人照后,日向又打量了四周一眼,意外地发现树屋上其实还有其他好玩的部件。「有绳耶!」他话音一落,便抓着绳子滑了下去,却被一根木桩止住了落势。「原来是大型秋千!」他恍然大悟。「耶~!」他用力把自己荡得极高,荡出去又荡回来。影山趁着这空档落了树屋,边爬起旁边的原木攀爬架来,等候日向玩完秋千。


两人玩了好一会,突然一个眼神接触后,便同时落地。忽然,他们发现地面竟然有套树圈用的树枝和藤圈,便又玩了起来。


「可恶!不中啊!」日向抱头大叫,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无法把藤圈套进树枝上了。


「嘿!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影山实在看不下去,便一手把日向手上的藤圈夺过来,他专注地盯着树枝一会,估算好距离和把藤圈掷出去的力度,便把手一甩。「喀」的一声,藤圈应声被套进树枝上。


「不愧是人质救援班的前王牌狙击手!」日向拍手称赞说︰「这方面我只能老实地认输了。」


「虽然我不再是人质救援班的狙击手,可是我还是一个神枪手啊?」影山反问,又追加一句︰「这种程度算不了甚么。因为我还是比不上全盛时期的及川前辈。」


「可是现在的话,应该没有人能比得上你吧?如果只是在日本的话。」日向追问。


「那当然。这点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影山自豪地说,日向「嘿」的笑了一声,便掉头看起其他东西来,不再理会他。「咦,这是甚么?」影山看见日向正在把玩着像是竹条的对象,便好奇地问。

「是竹水枪啊!」日向露出一个恶作剧得手的笑容,说︰「看招!」他话音一落,便用水枪射中影山。

「你竟敢向我挑战水枪枪战是吧?」影山无名火起︰「看我把你弄到浑身湿透!」他一手拿起另一枝水枪。

「论闪避功夫,还有动态射击的技术,我可不会比你差!要来就来吧!」日向不甘示弱地宣战道。

「是吗?」影山问,虽然他清楚日向说的是实话,但还是不禁挑衅道︰「那就来认真较量一下吧!」「好!」日向答道,他们随即展开了追逐战,在空地里奔跑了起来。两人拿着水枪你追我逃,又不时往对方身上开枪,而为了不弄湿自己的衣服,他们都得左闪右避,体力自然消耗得极快。终于,他们都因为疲倦而放慢脚步,最后均丢下水枪,坐在地上稍事休息。


「嗄…嗄…」影山不住喘息,问︰「你这家伙,体力真的是用不完的吗?」他十分怀疑日向的体力是个无底洞,毕竟自己已经疲态毕露,但对方却不太在意,还表现得乐在其中。

「你也差不多吧?」日向长呼一口气,笑着说︰「我玩得很尽兴哦。」

「不管怎么看,你的身手真的是太厉害了,都快到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步了。」影山苦涩地说︰「你知道吗,以你的能力,绝对有资格当杀手的。幸好你跟地下世界的『黑暗面』完全没有关系,否则…」他不敢说下去。

「那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啦!」日向大叫,又说︰「你少担心我了,我是不会跟任何坏份子扯上关系的!难道你以为,我这个好歹是全日本数一数二富有的人,会不懂得洁身自爱吗?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他气鼓鼓地瞪着影山。

「所以说,你根本就不可能被人发现,你就是怪盗『太阳王子』嘛…」影山一拍额,说。

「正是因为我知道,绝对不可能有人会怀疑到我的身上来,我才会下定决心,成为怪盗『太阳王子』的。而且我也不后悔!因为我做了这个决定,才能加入『夜鸦』,还有就是遇见你!所以我很幸福哦。」日向笑着说,这也是他的真心话。

「我也不后悔自己加入了『夜鸦』,毕竟这给了我跟你一起合作的机会。比起竞争对手,我其实一直也很想要一个像你一样优秀和值得依靠的搭档的。」影山认真地说。


「谢谢你这么看重我。」日向深深一鞠躬,并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彼此彼此。」影山也尝试露出一个浅笑,作为回答。两人再次迈开脚步,在走到水牛车乘车处后,便停了下来。

「你不是说累了吗?不如我们乘坐水牛车,休息之余,顺道游览一下园内的景色?」日向一指停泊在一旁的水牛车,提议说︰「就当是短暂休息二十五分钟?」

「不要!」意外的,影山竟然十分抵触。

「好吧。」看见影山这种表情,日向也不好意思勉强对方了。他暗暗叹了一口气,便拉着影山离开。两人走了一小段路,突然听见「咩咩咩」的叫声,好奇心作祟下,他们便走到声音来源一探究竟。

「看!原来是羊圈!」日向两眼发光地说,因为他最喜欢小动物了。「影山,我们要不要试试看喂小羊?很好玩的哦?」他兴致勃勃地望向自己的搭档,提议说。他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完全是一时兴起,再加上他认为这是难得的放松活动,可以让他们完全享受一下大自然,所以才会这么提议的。

「我…可以吗?」影山结结巴巴地说,语气中竟然有一丝犹豫。

「怎会不可以?牠们一定很乖的!」日向决定做主动,推着影山去向职员购买蔬菜,准备喂食小羊。两人买了红萝卜,还问到职员,原来他们还可以尝试溜一下小羊。日向听到之后十分兴高采烈,相反影山的表情却越来越不自然,日向只认为是他紧张的表现,没有太过在意。终于,前面的游客喂完了小羊,轮到他们了。


「来嘛~你放松一点,这样才能顺利地喂到小羊!」日向鼓励影山,看着对方一脸阴沉的表情,他不由得大急。因为他并没有预计到,自己这个本应是要影山放松的行程安排,会造成他的困扰。

「你以为我想的吗?」影山反驳,他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表现得如此失态。他战战兢兢地递出红萝卜,动作慢得连小羊都失去了耐性,一口抢过红萝卜吃掉。看见如此滑稽的一幕,日向和其他游客都不禁失笑起来,影山则仍是一脸呆滞,未能接受到事实。


到了溜小羊的活动,职员在稍微讲解了一下规则和注意事项后,便放出小羊,逐一把牠们交到参与的游客手上。但影山实在是太紧张,结果反被小羊拽着跑,想停也停不下来,要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一旁正和小羊玩得不亦乐乎的日向见状大吃一惊,他可没想到自己的搭档天不怕地不怕,竟然偏偏不懂得跟小动物相处,甚至还反被牠们恶作剧。他连忙牵着小羊去追影山,小羊倒也听话,没有抗拒被日向拉着跑,而是一边「咩咩咩」的叫着,似是在劝告同伴不要胡来。一人一羊狂奔一轮,终于在树荫底下追上已经软倒地上的影山和一旁还在低头吃草的小羊。影山虽然已经很累,却还是死命拉着拴小羊的绳子,不让牠走远。看见自己的搭档溜羊竟落得如此下场,日向不禁苦笑开口。


「想不到,原来你对小动物完全没辄呢。早知道就不要硬拖你来陪我了。」他同情地看着影山,他大致猜到原因。大概是影山的表情太阴沉,而且还散发着无形压力,惊吓到了天生就很敏感的小动物。而且影山的紧张感可能被小羊察觉到,于是便捉弄了他一下。


「你想笑就笑个够吧。」影山认命地说,他觉得丢脸死了,竟然被日向发现到自己的这个弱点,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洋相。


「你啊,虽然我是喜欢跟你开开玩笑,打打闹闹;但我有哪一次是过份得超越了你的底线的?」日向鼓着腮帮子,说︰「我才不会对你落井下石呢!你未免把我看得太小器了!」

「对,对不起。」影山见日向的怒气开始上升,便连忙道歉。他可不想只因为一点小事,便破坏了二人现在的良好气氛和缓和的关系。毕竟,他们两人当了搭档大半年,而且还要继续下去,彼此间的关系越好,越有利他们建立互信和默契。

「这还差不多。」日向满意地点点头,说︰「走,我们去租独木舟!」「哦。」影山应道,两人便拖着小羊,慢慢踱步,走回羊圈去,把小羊交还给职员。当然,两人也没有忘记跟小羊拍照。


影山和日向边走边谈,不消一会便来到了园内的独木舟出租处。园内供独木舟使用的湖与真正的大海和河川不同,没有水流和波浪,因此游客们可以放心地享受独木舟之乐,即使是初学者也不要紧。他们排了一会队,向职员各缴交了1500日圆的租金,便上了独木舟,划船出湖了。湖上风光明媚,两旁便是延绵不绝的碧色森林,与波平如镜,宛如一块墨绿色宝玉的湖面相映成趣,让人看了无比放松。


「话说回来,你真的很会安排行程哩。我可没想过,能在公园里玩独木舟,甚至还能溜羊,乘水牛车的。」影山一边划艇,一边说。

「过奖了!只不过,惊喜还陆续有来哩!」日向笑着说,但没有停下划艇。

「真的?」影山问︰「还有甚么?」

「我们可还没有去参加皮革工作坊哦?而且,我们还要乘船游湖!」日向答︰「你应该会喜欢的!」

「你预约了几点参加工作坊?」影山追问。

「差不多了。」日向一看手表,说︰「算上还船和走过去的时间,我想我们只能再划多一会而已。」

「那么,我们回去吧。」影山说罢,便动手划船,并不住地越划越快。「喂,你别划得这么快好吗?」日向嘟嘴抱怨︰「难得的船上风光和独木舟体验都被浪费啦!」

「的确是很漂亮,可是参加工作坊不是更重要吗?」影山不解地问,又说︰「再说了,晚点还有游湖船游览,到时你便可以看过够了。不是吗?」

「那个跟这个哪里一样啦~!?」日向不满地叫道︰「真受不了你这个笨蛋『帝王』!」

「你敢再说一次那个称呼看看?」影山生气得拿着摇桨并站起来,挥向日向。

「别胡来啊!船会沉的!」日向连忙慌张地阻止影山,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噗」一声,影山已经一个失去平衡,掉进了水中。

「咳…咳,快把我给拉上来,呆子!」影出叫道,虽然他身上穿着救生衣,但还是受不了泡在水中的感觉,只好要求日向快点把自己给拉上船。

「我早就警告过你了!看吧!完全是你自讨苦吃的好不好?」日向拼命地用力把影山给拉上独木舟。

「谁叫你要胡说八道!你明知我最介意别人叫我那个外号的了,还要被你加上『笨蛋』这个前置称呼…」被安全救上来,浑身湿透的影山,丝毫不认为自己的过激反应有错,口硬地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在组里使用『帝王』这个代号?」日向不解地问。

「因为我想不到其他代号。」影山苦笑,又加上一句︰「再说,我自己虽然不喜欢被你这么称呼,但可能是因为一直被其他人叫惯了,要是真的跟这个名字脱离关系,反而会觉得不自然。很矛盾吧?」

「好了,别这么介怀啦!」日向拍了拍影山的肩,安慰他︰「可以一直当一个能料敌机先的『帝王』不是挺好的吗?而且,你可别忘了,你虽然是『帝王』,但同时也是要保护我这个『王子』的『骑士』哦?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也是呢…」影山恍然大悟地说,他可没想过,原本应该是对这件事最为抵触的日向,为了安慰他,竟然自己主动提起他对他的承诺。

「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日向笑着问。「一言为定。」影山说︰「相对的,你也不能让我失望喔。」他充满期待地看着日向。

「那当然。我保证。」日向信心满满地说,影山点了点头,便再次划起独舟,二人很快地便回到岸边,把独木舟交还给工作人员。因为曾经掉进水中过的关系,影山几乎全身湿透,为免生病,他只好把衣服都脱掉,再换上备用的运动服。日向也耐着性子等他,毕竟他也清楚,故意挑衅的自己其实都有错,所以是不应该发作的。影山也乐得日向终于愿意安静下来,便不主动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地走到开办皮革制饰物工作坊的小屋。


在专人的指导下,日向和影山努力地编织皮制手绳,两人在二十分钟过去后,终于完成了各自的作品。他们急不及待地把手绳戴上,又向对方展示,脸上都是无比满足的神色。

「总算是做完了!」日向长吁一口气,说。「这条皮制的手绳挺好看的,我们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影山附和道。

「我们一人一条,象征我们是彼此最重要,无可取代的搭档!可以吗?」日向看看手绳,又望望影山,问。

「上次的手机挂饰不就已经足够了吗?虽然我不反对就是了。」影山说。

「即使它们外型一样,只是款式不同,但那却是我还给你的人情,同时也是你给我的回礼,意义不一样!」日向笑着解释。

「是吗?」影山不置可否地应道,他又追加一句︰「我倒是觉得,大家拿着一样的东西,就像对方一直在身边一样…」

「不好吗?」日向马上打断他,反问。他用恳求的表情看着影山,希望对方能不要拒绝自己的请求。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随你好了。」看见搭档用这种表情注视着自己,影山也不禁心软下来,答应道。

「太好了!」日向欢呼,又补充道︰「你可别弄丢啰!」「放心,我还不至于会冒失到把别人送的礼物和自己亲手做的饰物弄丢的地步。」影山拍了一下日向的肩膀,说。

「说得好像我就是一个这样的冒失鬼一样?」日向不忿地说,他鼓起腮帮子,瞪着影山。

「难道你不是吗?」影山问,他有点动气地说︰「今早是谁几乎把自己的酒店房咭给弄丢的?」

「你…可恶!」日向闻言不禁气结,便说︰「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下!」他可是说到做到,马上便出奇不意地往影山的肚子挥出了一拳,害影山大呼︰「好痛!」他狠瞪日向一眼,高声叫道︰「休想我会轻易放过你!日向!」二人再次你追我逃地打闹起来,最后还是一旁的工作人员看不过眼,出声劝阻,他们才愿意停下的。之后,影山和日向谁都没有开声向对方道歉,两人各怀心事地在园内走着,气氛再次紧绷了起来。


「吁—软硬兼施之下,总算是逼得影山他答应了。希望他能觉得,自己不再是孤独一人就好了…」日向心想︰「作为他的搭档,我也只能这样替他减轻寂寞带来的痛苦了。」他偷瞄影山一眼,旋即收回视线,生怕被对方发现,进而再遭受责难。

「不知不觉间,我也好像对整天跟日向打闹的这档事完全习以为常了…这应该算是麻木了吧,毕竟我不讨厌这种相处模式。不过,能重新拥有联系,原来是这么令人高兴的一件事吗…」影山则想︰「看来是我之前太习惯孤独了,引致我都忘记了要如何跟别人建立牵绊了。现在想来,我可以加入『夜鸦』,还跟日向成为搭档,真的是我的幸运啊…」想到这里,他安心地笑了。看到这个笑容,日向也冷静下来了,两人便迈步走向乘船处。谁料他们却错过了一班游湖船,只好席地而坐,等候三十分钟后再开出的下一班船。百无聊赖之下,影山便拿起园方放在一旁的三线琴,随意地用琴刮拨动了起来。当然他本人对这种乐器一窍不通,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乱弹的罢了。不过,日向倒是相当的识趣,摆出了一张专心聆听的扑克脸,也不表达自己的好恶,而是静静地欣赏影山的表演。他看着看着,觉得光是用看的还不够,于是便拿出自己的手机,偷偷地为影山拍了几张照片。而影山实在是太专注了,以致完全没有发现日向的举动。日向拍照拍够后,远远的瞥见游湖船正在驶过来,便收好手机,开口叫唤影山。

「喂,我们该走了!」日向轻拍影山的肩膀,提醒道︰「船来了!」

「噢,好。」影山闻言,回过神来,连忙放下三线琴,站起身。「真抱歉。」他尴尬地道歉。

「不会啦。」日向毫不在意地说,他低声嘀咕︰「可恶…你这家伙,果然只有专注的表情才最适合你…不愧是日本警界公认的帅气搜查官之一…」

「唔?你刚才是不是说了甚么?」影山发现日向似乎口中念念有词,便问。

「没、没甚么。」日向笑着搪塞过去,影山见他的态度有异,下意识地不敢追问。他还是知道,有时候必须要给予自己的搭档一些私人空间的。


两人上了游湖船,进行长约一公里、历时约二十五分钟,游览大龙池的丛林巡航。由于正值旅游旺季,因此乘客也不少,当中更包括了外国游客,不同语言的交谈声此起彼落,气氛却十分融洽。交际能力一向不错的日向,也或多或少地参与到了说英语的外国游客的对话当中,他干脆地把沉默地欣赏湖上风光的影山给晾在一旁。而船长亦以非常生动的口吻,沿途介绍湖畔的植物和小动物们。一路所见,湖畔两旁长满古树,少见的水松,还有不时出现在林间的水牛,山羊等,都叫人无法把视线移开。影山时不时的偷瞄日向,但都在他意识到的时候转开视线。他觉得,两人间这种互相重视在意彼此、既近也远的微妙距离感,时刻在温暖着他那早已习惯孤独、疲惫的心。他不止一次这样想︰自己能遇到日向,真的是他最大的福气。


「看!有人在小屋里跳舞耶!」有乘客忽然叫了起来,余下的乘客应声朝他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发现了距离船不远的湖上,有着一间小屋,里面有位穿着琉球传统服饰的女舞者,正在优雅地跳着舞。

「快拍照!」其中一名乘客说,大家随即中断对话,纷纷把手机和相机拿出来,为舞者拍照,连日向和影山也不例外。

「这是我们冲绳最自豪的琉球传统舞蹈,不错吧?」看着乘客们的反应,船家满意地介绍道︰「它也是我们的游湖船之旅最大的卖点!各位游客们可以从船上的角度鉴赏琉球舞蹈,别有一番风味吧?」他环视乘客们一眼,问。

「是的!」「真的不枉此行!」「这趟游湖船之旅实在太值得了!」乘客们的恭维之声不绝于耳,船家自然听得一脸满足。

「那么,我们要回程了!」船家宣布,随即把船掉碘往回驶,朝码头折返。

「非常感谢船家你为我们带来这一段美好的湖上之旅!」所有乘客齐声向船家道谢,日向见影山毫无表示,只好轻轻用手碰了他一下,向他示意。影山愣了一愣,随即会意过来,连忙向船家点头道道谢。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本分!」船家说︰「希望你们能永远记住今天的这趟游湖船之旅!」他深深一鞠躬。


下船后,影山和日向前往乘搭游园小火车的站点,准备游览农场。游园小火车的乘坐费用为每位成人600日圆, 发车时间和游湖船一样,都是三十分钟一班。在上火车前,日向不顾影山的反对,硬是拉着他在列车旁边留影。结果两人却拍下了互相拉扯,完全没有看镜头的滑稽照片,这对一向喜欢拍照要被拍下相中人的完美笑容的日向来说,自然是难以接受,于是他便趁着火车开出前一丁点的空档,逼影山再跟他合照。这次两人好不容易露出了自然的笑容,拍出来的照片总算是让日向满意了。他便不再刁难影山,拉着他上车,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火车会载着乘客们,沿途参观水果、蔬菜等栽培温室及动物区。他们在车上等了不一会,便听到了「嘟嘟—」的准备开车的声音。随后,火车便离开出发站,缓缓驶出。

「火车开了!」日向兴奋地说,影山闻言,一脸不耐烦的吐槽︰「你是小孩子吗?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值得你如此兴奋…」

「不行吗?所以说你这家伙真的不懂甚么是『情怀』和『童心』哩!」日向反驳,并扮了个鬼脸。

「真是够了…」影山苦笑一声,认命地不再说话,专心欣赏火车之旅的沿途风光。不时出现在火车的行驶路线上的各种水果蔬菜和花卉栽培温室,与园内的动物饲养区,和园内的醉人风景相映成趣。日向和影山光顾着拍照,便忘了要继续吵架。两人拍照拍得起劲,压根没注到火车正慢慢停下,还是身旁的其他乘客开腔提醒,他们才意识到原来火车之旅已经要结束了。


下了火车后,也表示在BIOS之丘的游览已经到了尾声。两人最后来到了座落园内,全冲绳最大的兰花养殖农场。他们利用之前到手的优惠劵,拿取了这里特有的纪念品—兰花的印花书签。日向更是买下了一盆兰花,并开出单子,请园方送回去自己家里。而在吃过午餐后,影山和日向便满足地离园,再次驱车前往下一个游览景点,海盐工场—GALA青海。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啐啐念︰

本次更新依旧是跳票的一章。

我不太擅长写游记,所以在自己的经验上,加上了不少搜集得来的资料。

希望各位能看得舒服和尽兴吧。

正篇也在努力当中,不过因为快到重要的6月了,所以呢…(你们懂的)

我会加速写完这一篇的余下部分,并以修改版的形式重发的。

各位先请凑合看着本次的更新吧。

对了,冲绳番外篇将会在下章完结,负责收尾的是月山~

评论(1)
热度(5)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