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番外篇 冲绳假期(1)

「耶~!冲绳超棒!」及川跳进空无一人的酒店游泳池,说。


「你能不能别这么孩子气?丢脸死了!混账川!」岩泉吐槽道,他真的是接受不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兼上司在背地里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有甚么关系嘛,反正都是来玩的,那就尽情地放松一下吧!」及川笑着说。「不行吗?小~岩?」他一脸无辜地问。

「真受不了…我究竟是发了甚么疯,居然会答应这白痴留在冲绳陪他…」岩泉无奈地一拍额,自言自语说。他转念一想︰「算了,难得的休假,还是不要跟他计较好了。」

「只要你不玩得太过火就好。」岩泉顿了一顿,又说︰「话说,我们这次的行程,全都是你计划的吧?我们今天要到哪里去?」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那些情侣胜地!总不能让小岩你觉得难受吧?」及川顽皮地眨了眨眼,反问。

「你敢再说一次看看?」岩泉说罢,大叫︰「看招!」他举起手中的水枪,把及川弄得浑身湿透。
「小岩大人,饶命啊!」及川只得边高声求饶,边抱头逃走。

「给我觉悟吧!你这垃圾川!」岩泉毫不犹豫地继续用水枪追击及川。两人你追我逃了好一会,直至他们都筋疲力尽,躺在泳池边。

新原海底观光中心—
及川和岩泉二人跟其他自由行的旅客乘上了玻璃船,展开海底观光的行程。

「超棒的!」及川发出欢呼。他身旁的其他游客的反应也是大同小异,因为隔着船底的一块玻璃,他们便能看见冲绳最引以为豪的海底美景,那清澈而极蓝的海水中,有着不同色彩的珊瑚礁和游走其中的鱼群,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我是知道,来冲绳一定要到水族馆,但也不用在行程里安排三个吧?你就不会闷吗?」岩泉困惑地问。

「我—喜—欢。」及川扮了一个鬼脸,才继续说︰「即使同样是水族馆,也有不同的特色。就像现在,我们可是在船上哦?在船上欣赏海底的景致,我敢说这种体验可不是哪里也能有的。」

「我又没说不值得…你别会错意了。」岩泉说,又问︰「待会上岸后,要玩香蕉船和浮潜吗?」

「要!」及川毫不犹豫地答道,又追加一句︰「小岩最好了!」

看着及川那两眼发光的样子,岩泉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知道的话,真还以为你这家伙根本跟『忧虑』这个词语是沾不上边的…」岩泉暗想︰「影山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他再不回来的话,恐怕有人会疯掉…」

「那边的两位客人,我们要回航了!你们是不是要在上岸后,参加香蕉船和浮潜活动?」船家问,两人齐皆点头。

玻璃船泊岸后,及川和岩泉二人便支付了费用,跟其他游客一起乘坐香蕉船。

看见及川玩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岩泉也只能暂时把自己的担忧抛到一旁,配合着自己的友人,一同尽情享受冲绳的美景和欢乐。

「及川大人真是人见人爱,鱼见鱼爱!」及川结束浮潜上水后,忍不住炫耀道。

「少给我在那里得意忘形了。要不是船家事先有撒食,怎么可能会有鱼群聚集到你这混账的身边。」早已上水等候的岩泉毫不客气地吐槽道,更给了及川一记爆栗。

「不要拆穿人家嘛~小岩真过份!」及川一脸无辜。

「水上活动姑且是玩过了,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岩泉问,他很干脆地无视及川的抱怨。

「琉球玻璃村!」及川饶有兴致地说,并把岩泉推往自己泊车的车位。

「这次是做手工吗?你饶了我吧!虽然我是陪你来渡假的,可是你明知我最不拿手干细活了!」岩泉边抱怨边坐上副驾驶席,扣好安全带。

「又不是要了你的命…请你姑且将就我一下吧。你在旁边看着我做也是可以的嘛,不是吗?小岩。」及川坐上驾驶席,扣好安全带,扮了个鬼脸,说。

「混账川,信不信我会捏死你?」岩泉寒着脸,威胁道。

「说笑的,说笑的~」及川脸不改色地答,随即开车。

「喂,我说你啊,要是真的担心影山那家伙的话,就积极一点找他吧,不要不管不顾啊。」岩泉左思右想后,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口。

「他本人硬是要躲起来的话,我们能有甚么办法?」及川边开车,边苦笑回答︰「再没有消息的话,我便得考虑去找『野猫』们拿情报了!明明失踪人口科已经调查了半年多了,也还是找不到他,真是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我知道,你之所以会接下他的工作,是为了替他报一箭之仇,但你这样消沉下去,会有用吗?」岩泉反问。

「我当然知道。」及川扮了个鬼脸,说︰「到了!」他把车子驶进泊车位后,便迫不及待地下车。

「这栋建筑物本身也非常漂亮,的确值得一游。」岩泉下车后,看着「琉球玻璃村」所在的白色屋顶建筑物,赞叹道。

「它可是旅游热点哦!里头也有全冲绳最大的玻璃工场!」及川介绍道,又说︰「快些进去!我已经提前预约了工作坊!你也有一份!再不进去就来不及啰!」

「你…!」岩泉可说是气坏了。他心想︰「看来,要垃圾及川放过我,根本不可能呢。」他认命地被及川推着进去。

原来及川一共预约了三个工作坊,但他并不是全部都有为岩泉预定位子,只是为他预约了制作碎玻璃手机挂绳和玻璃项链的工作坊。他自己则是多参加了一个制作玻璃杯啫喱蜡烛的工作坊。岩泉本人对此也没有太大怨言,毕竟他认为既然避无可避,还是能少参加一个工作坊是一个的好。他安静地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制作一条碎玻璃手机挂绳。

岩泉先用钳子把红、蓝、浅蓝、绿色这四种不同颜色的碎玻璃放进透明小管中,再为小管盖上金属小盖封口,接着再在金属盖开洞,穿入挂绳及金属圈,并把小管接好,最后再加上一枚绿色的扶桑花形状配饰,便大功告成。

岩泉在准备换到项链工作坊的同时,这边厢的及川,刚刚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他把入好彩砂的蜡烛交给工作人员,由他们加入热啫喱,再拿去冷却。半小时后,工作人员便会把成品取出,逐一交还给参加者。而在等待的过程中,及川就跟着岩泉一起参加制作项链的工作坊。二人随意地选取不同形状和颜色的玻璃珠,组成两条简单、主色不约而同都是青绿色的项链。而当制作项链的工作坊顺利结束,工作人员亦开始派发啫喱蜡烛,及川做的成品自然也到了他手上。

「完成了!」及川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做好的蜡烛,向岩泉问︰「是不是很漂亮呢?」

「确实是很棒,可是你做这么多件饰品,说是自己收藏用的也太超过了吧?」岩泉困惑地问。

「嗄?你在说甚么呀?这里的当然是包括了要送给别人的份!」及川意外地反问,又解释道︰「项链和手机挂绳我们一人一个,蜡烛则是要送给人的!」

「送给谁?」岩泉好奇地问。

「你—管—我。」及川伸了伸舌头,又说︰「好了,快去展示厅看看还有甚么玻璃精品有售吧!毕竟这次因为行程问题,我没有预约参加制作玻璃杯或是玻璃碟子的工作坊,原因是要等三天后才能拿取成品,但我们再过两天就得离开冲绳了。没能自己做一件带走,怪遗憾的…所以要买现成的回去!」他推走岩泉,补充道︰「这里还有其他设施的,走走走!带你去见识一下!」

「你高兴就好…」岩泉无奈地说。

最后,及川买了好几个特色玻璃杯,又买了数个相架,打算当伴手礼送给其他的「青叶」成员。但任岩泉如何旁敲侧击,他就是不肯透露,啫喱蜡烛是要送给谁的。

二人的下一个目的地是泡盛酒厂Masahiro展示厅,它属于有230年历史的「比嘉酒造」。这家酿酒厂创立于1884年,是冲绳最有代表性的烧酒酿造厂家。

「为甚么要来酒厂参观?」岩泉问,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小学生,每到一处景点都要询问及川原因。一来及川安排的景点比较冷门,不是自由行的本地旅客的必到地点,二来他跟着及川继续留下游览冲绳完全是一时兴起,根本就没有自行安排过任何行程。所以在某程度上,也算自讨苦吃。

「因为这里不于同其他酒厂。会展示生产烧酒的各种器具,当中更包括了不少年代久远的蒸馏器和五百年前的陶器酒具等贵重的历史文物,到访的游客还可以参观烧酒造酒的整个过程。」及川倒是没察觉岩泉的不满,一本正经地介绍道︰「这里共分两层楼,一楼是贩卖部,而二楼则是泡盛MASAHIRO烧酒展厅;到访的游客可以随意品尝试喝各种不同口味年份的泡盛酒哩!我们快去试试吧。」他随即拉着岩泉去品尝不同种类的泡盛酒。

「好喝!」及川品尝过一小杯酒后,赞道。

「真是少见。」岩泉好奇地问︰「你不是只喜欢喝红酒的吗?」

「偶然喝喝日本酒也不错。而且这可是冲绳特产欸!」及川滔滔不绝地解释︰「可惜的是,听说一瓶酿好的泡盛酒,大约要用掉1.2公斤的白米,热量蛮高的。酒精浓度更是高达30度!所以要是喝多的话,很容易会醉的!」

「那你还喝?」岩泉闻言,便一手抢过及川手上的胶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份量这么少,不会有事的啦!小岩真是的,别这么婆妈好不好?」及川没好气地说︰「再说了,反正要是我醉了,小岩你也会背我。不是吗?」他眨眨眼睛。

「你休想。」岩泉虽然嘴里说着狠话,但心里却想︰「白痴,要是你真的醉倒了,我又怎么会不照顾你?明知故问。」

「难得小岩会表现得这么有男子气概和露出担心我的表情呢。看来是我被绑架后的影响,令他稍微变得体贴了些…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吗?我是不是应该感谢那群绑匪?」及川暗想,但他忽然被某样东西吸引了视线。

「咦,这样竟然有换装Cosplay的拍照区?」及川意外地说,最喜欢好玩的事情的他当然不愿错过, 便拉着岩泉,说︰「小岩,快过来跟我一起换装拍照 ! 」

「我不要!」岩泉不知为何对于换装十分抵触,他一手甩开及川,气呼呼地说︰「你自己玩过够!」

「来嘛~」及川没有放弃,继续死缠烂打,他本人已经换上了一套颜色十分鲜艳的衣服。岩泉最后也没能逃过,在被逼换装后硬是被及川拉着,二人拿着巨型酒瓶,拍了一张合照。在这之后,及川理所当然地被岩泉赏了一记铁拳制裁。

在一楼大厅里,除了有拍照区外,还有一个存放古酒的酒瓮展示区,每瓶酒上面还有编号并记录年份,这些酒都不是拿来卖的,而是只供展览。及川对着展示柜拍了一张照片后,便拉着岩泉,跟着其他游客一起登上二楼,聆听店员的导赏。

「『泡盛』酒,其实就是清酒,类似中国的米酒,酿酒的主要原料就是白米。泡盛酒属于蒸馏酒,它被称为是日本烧酒的起源,而在古希腊时期便有蒸馏技术。在15世纪初期,琉球与中国贸易频繁,当时从暹罗引进蒸馏酒后便开始发展本地的泡盛酒。后来,以琉球的气候和风土所制造的泡盛酒相当地珍贵,所以也被拿来当进贡酒;在近年改良成为较圆润上口,适合年轻女性的喜好,而陈年的古酒更是人气高涨。泡盛酒是用泰國米及黑麴菌加後去蒸餾釀造而成的,由於發酵時會產生大量氣泡,使大米膨脹並上浮(泡盛る)故稱為泡盛。另一種說法是,早期泡盛使用的是未加工的粟,「粟」與「泡」在當地語言中同音(都讀作「あわ/awa」),泡盛因此得名。还有另一说法是,将蒸馏后的酒用容器装好酒从高处倒下来测试酒精浓度,泡沫越多代表酒精度越浓。(数据源台北市调酒协会)」负责导赏的店员介绍道。

接着,他走向大型展板,继续说︰「这边是酿酒过程与器具展示区。本酒造有二百三十年以上的历史, 在这里展出的文物,全是被本酒造的员工使用过的酿酒器具。不只如此,这里还可以看到我们的员工酿酒的过程。请各位过来这边。」店员再次迈开脚步,走到二楼的大型落地玻璃窗前停下。众人靠近落地玻璃窗,酒厂员工酿酒的工作过程和生产器材便一览无遗。

「从这里可以看到。本酒造现在已经用机器化生产,和传统的酿酒过程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当然,我们的质量监控是很严格的,绝不会因为生产过程迈向自动化而令酒的质素下降!」店员自豪地介绍道,众人闻言均佩服地拍掌。

导赏结束后,及川和岩泉两人再次回到一楼的展售区。这里除了售卖酒厂的各式纪念品外,还有出售冲绳名产,雪盐饼(又名金楚饼,有各式口味) 和黑糖,它们都是游客到访冲绳必购的甜点。 不过及川早已在之前到国际通时买过了,所以没有再多买,倒是岩泉买了两盒。及川本人则是买了两支泡盛梅酒,过过酒瘾。在结束参观后,二人便驱车前往冲绳世界文化王国,继续他们的行程。 

琉球文化主题乐园是以日本三大钟乳洞之一的玉泉洞为中心,拥有10个主题的主题公园。在30万年漫长的岁月中形成的玉泉洞,全长5公里,规模为日本第二,其中景观最为美丽的890米对外开放予游客参观。关于玉泉洞的形成可追溯到30万年前,钟乳石的数量更是高达100万根以上。

钟乳石是石灰岩经过水滴累积钙化而成,由洞穴顶滴下的水滴在洞穴顶形成下垂的钟乳石,称为「石钟乳」。在地面形成向上耸出的叫做「石笋」。石钟乳和石笋有时候会连在一起,就形成「石柱」。在洞穴壁上形成像帘幕的叫做「石幔」。在洞穴地面上形成小水池时,因为季节、流量的变化常在水池底形成堤状的钟乳石,称为「石堤」。钟乳石是经过长时期的演化所产生,平均生长速度是10年长1毫米。

及川在主题公园大门的「狮子吼乃塔」和岩泉合照后,便进入园区。二人接着走向玉泉洞入口前的玉泉洞石碑,再次拍照留念。其后他们沿楼梯而下,前往玉泉洞的内部。洞内虽然有修建栈道,可是因为要避免伤害钟乳石的关系,所以照明比较暗,地面亦非常湿滑,而不同颜色的灯光映在洞内所造成的效果,更是令素来大胆的及川也不免慌了起来。

「好可怕啊!」及川尖叫道︰「甚么时候才能到出口?」他紧紧拽着岩泉的手臂。因为玉泉洞一经进入,便要走完全程,中途不会有任何出口,少说也要走二十分钟,对于心生害怕的人来说自然难受。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岩泉立马赏了及川一记爆栗,说︰「还好你在行程里没安排到旧战壕参观…一个钟乳石洞就被吓成这样,成何体统?」看见及川瑟瑟发抖的样子,他不由得心软,安慰道︰「大胆一些,是你自己说要来看的吧?要是不睁大双眼,看清楚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未免太可惜了!」

「是…」及川嘟嘴说,岩泉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他哪会想到,及川的的可怜相是装出来的呢。

「平常工作的时候,都没怎么能向小岩撒娇…难得他因为我而变得这么体贴,这次休假怎么说也要撒个够!」及川心想。

「看,原来不同的钟乳石景,他们都有取名呢。」岩泉尝试开解及川去放胆欣赏玉泉洞内的各种钟乳石景奇观,他指着钟乳石景,说︰「好像这个『大佛御殿』,真的有不少像是佛像形状的钟乳石。善信们还投钱祈福,所以根本一点也不可怕啊。」

「可是这样做会伤害到钟乳石的结构吧?」及川担忧地问。

「你很了解嘛!看来你还是有做『功课』的。」岩泉意外地说︰「所以我们不可以照做就是了。」他瞥见及川仍然紧紧拽着自己的右手,便说︰「喂。你先松手吧,因为我想要拍照。」

「要记住不能开闪光灯啊。」及川不舍地放手,也不忘叮嘱道。岩泉暗松一口气,及川的害怕表现令他也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他心想︰「真是的,还好混账川他肯放手,要不然不能为这种奇景拍照的话,就算白来这一趟了。但按理说,他应该不会这么胆小啊…难不成他是装出来的?」想到这里,岩泉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又一次被青梅竹马耍得团团转。他不动声色地压下怒火,想着自己必需要趁还在冲绳期间,好好地向他算一下这笔帐。

「放心,我可不是你这冒失鬼。」岩泉话音一落,便取出手机拍照。

两人继续沿栈道前行,一路上经过「黄金之杯」,「情人广场」,「枪天井」,「难破船」,「地烟之泷」,「青之泉」等钟乳石景。其实只要发挥想象力,便会觉得名字全都改得挺贴切的。比如说,「情人广场」真的有无数对人像一起站着,互相依偎,正如真的情侣们一起约会一般。「地烟之泷」则是如同从地面涌出的瀑布一般,配合着地下水,使得这个名字更为恰到好处。至于「枪天井」,自然是有无数枪型的钟乳石从洞穴上方降下,如同天井一般而得名。而岩泉每到一个钟乳石景区,都会拿出手机用来拍照留念,及川也不好发作,耐心地等他拍完。两人和其他到访的游客一样,沿途走走停停,互相轻声交谈,气氛倒也不坏。岩泉觉得,及川刻意装出来的不安情绪也好像消退了,便暗暗松一口气。终于,他们来到了一道十分长的扶手电梯的前面。

「喂,我们到终点了。」岩泉拍了一下及川的肩,说︰「只要上了扶手电梯,我们便能回到地面了。」

「真的吗?」及川惊喜地说︰「太好了!虽然里面的钟乳石景观千景百趣,可是要我再继续待下去的话,还是饶了我吧!我快害怕得受不了啦!」

「你这家伙真的很失礼啊。慕名而来的游客每个都会觉得参观的范围只能到这里结束而感到可惜,你却相反,真是怪人一个。」岩泉苦笑着说,他心想︰「要装可怜也装得像一点吧,知道真相后,你的戏就显得太假了,垃圾川。」

「你以为我想的吗?但我就是心里害怕啊!」及川高声抗议道,当然他清楚自己是在说谎,但既然自己已经开了头,也只能撑下去,当然他不认为,自己的青梅竹马能识破自己的谎话。

二人乘搭这道约三层高的扶手电梯出了玉泉洞后,便踏入了主题公园内的热带水果园。这里栽种了100多种水果,如芒果、菠萝、木瓜、火龙果,应有尽有。果园后面的则是「水果吧」,这里主要是售卖一些水果、甘蔗汁、农产品以及一些土特产。嘴馋的及川为了解渴和充饥,便买了一个现场即开即食的水果拼盘,与岩泉分享。

「这水果拼盘挺好吃的!」岩泉赞不绝口地说︰「既新鲜,又香甜!」

「我没有介绍错吧?」及川自豪地说︰「虽然价钱走游客价,但还是值得的。」

「听说冲绳可是水果王国啊,好像北部还有个水果主题乐园?」岩泉问,他不太肯定,这只是他偶然看到酒店房的电视播出的介绍节目一眼,便下意识地记起来的信息。

「还有菠萝园呢!你放心,我们会去看看的!」及川保证,他翻腕一看手表,不由得「啊」了一声。「怎么了?」岩泉奇怪地问。

「不好,快到时间了!」及川焦急地说︰「该走了,要不然我们便会错过太鼓表演了!」他拉着岩泉跑了起来。

「你怎么不早说?」岩泉也被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个表演十分值得一看,要说来这里是为了看这场太鼓表演也不为过,因此他也任由自己被及川拉着跑。

两人急步通过水果吧后,便来到了有陶器工房、玻璃工厂在内的小屋。这些地方除了贩卖商品外,也可参加体验。不过,因为他们在赶时间的关系,也不及细看,只好匆匆一瞥,便连忙跑往城下町的方向。

「琉球王国城下町」,亦即琉球王国村,是集结了不少超过百年的古老民家的区域。目前这些古民家除了贩卖琉球的传统工艺,也开放体验,当中包括有蓝染(即琉染)、编织、造纸等工房。而除了古民家外,一路上还有不少的路边摊,售卖各式特产。跑着跑着,他们来到了「南都造酒所」,这里所制造出的酒全来自冲绳,生产的酒,像水果酒、香草酒、啤酒,甚至还有蛇酒等,其中在地啤酒颇受好评。及川虽然有兴趣想看看,但还是暂时按下他的好奇心,不作停留。两人跑出造酒所后,终于看到他们的目的地—「EISA广场」了。太鼓舞表演就在这里举行,一天四场且固定时间,每节二十五分钟。Eisa 太鼓舞相当于日本本土的盂兰盆舞,是冲绳的传统艺能之一。之所以值得一看,是因为它是冲绳限定的,并且这也是只能在这里才能看到的特色表演节目。

在表演中,舞者们跟随着冲绳独特的音乐打击着太鼓,时而跳耀、时而舞蹈,表演期间还有冲绳的专属吉祥物石狮子上场,过程既震撼精彩又有趣,结束前舞者们还邀请了游客一起上场参与表演。及川和岩泉有幸成为受邀的游客,在舞者们的指导下,一起边跳舞打节拍,还打了几下太鼓。二人都觉得,他们能参与这场表演,算是不枉此行了。

表演结束后,及川和岩泉便离开广场,再次返回琉球文化王国村的建筑群范围内。二人各自租了一套琉球传统服饰穿着,在园区里走动,并再次游览之前未及细看的地方。岩泉这次倒是花钱得很爽快,没有抗拒换装。毕竟他现身穿的这一套传统服饰,配色没有鲜艳到像是在酒造的那件一样,几乎等于女装。

「EISA太鼓表演挺不错的啊。不过最后我们突然被邀请上场参与表演,还真的是被吓得措手不及啊。幸好动作还算简单,不至于出丑。」岩泉说︰「你知道吗?我刚才可是紧张死了。」他露出一个苦笑。

「我也这么认为!你别看我挥洒自如的,其实我也害怕得不得了!」及川附和说︰「只可惜不能录像和拍照。」

「这种用钱也买不到的经历,还是留在记忆深处最好。反正想忘也忘不掉,不是吗?而且,表演配上三味线和琉球舞蹈,余音绕梁三日,真的是令人回味无穷!」岩泉答,又问︰「我们差不多该吃饭了吧?」

「说得也是。」及川话音刚落,冷不防被人撞跌在地上。「哎!好痛!」他马上大声呼痛。一旁的岩泉亦受到波及,也跌坐在地上。

「抱歉。」男人道歉后,随即头也不回地走掉。

「你没事吧?及川。」岩泉扶起及川问。「我没事。真是的,身手有点退步了,大概是因为还在假期状态吧。」及川拍拍灰尘,苦笑着说。「咦,我的钱包呢?」他一摸钱包,却摸了个空,错愕地问。

「我的也不见了!」岩泉随即下意识地确认自己的钱包,却发现连它也不见了。

「快追!那家伙是扒手!他是故意撞到我们的,如此一来,便能乘机偷取我们的钱包!」及川马上反应过来,连忙跑去追刚才撞到二人的男人。岩泉见状,也只得尾随加入追逐。

「小偷,别跑!」及川高呼︰「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是吧?要是被我逮到你,到时便有你好看的!」

「给我停下!」岩泉也叫道︰「把我们的钱包还来!」可是他们俩追着追着,竟然追丢了。

「人呢?」二人遍寻不着扒手,互问对方︰「怎么不见了?」

「可恶!他真会逃跑…」及川一踢路边的石子,抱怨说。「别抱怨了,『乌鸦』们比他不知棘手多少倍。」岩泉回嘴道︰「要是我们连一个扒手也抓不到,那么我们还有脸面去追国际怪盗集团『夜鸦』吗?」「确实是呢。」及川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走!我们一定能抓到他的!干脆分头行动,有发现便电话联络!」「好。」岩泉点头,二人随即分开搜索。

「这边没有!」岩泉从甘蔗名产店走出来,说。这时及川刚好完成了在土特产专卖店的搜索,正好和岩泉不期而遇。「毒蛇馆呢?」他问。

「不,他应该跑不远的,他一定还在王国村的范围内!」岩泉肯定地说。

「我们还有哪里未去搜过?」及川问︰「好像只剩下几家工房了吧?」

「是事实。」岩泉一看手中的地图,说︰「我们一人搜两家工房好了。」

「就这么决定。」及川直接同意他的建议,二人也不废话,马上付诸行动。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要是无法在王国村内逮到扒手,那么要起回钱包就近乎不可能了。

及川负责搜索的是蓝染工房和造纸工房,虽然两家工房都有开放进行体验,可是及川既没有钱,更没有心情和时间,只好在确认扒手不在这里后急步离开,省得越看越遗憾。

而岩泉则负责搜索红型工房和编织工房,正当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却瞥见了扒手的身影。他连忙边跑边打电话给及川报告︰「我在编织工房看到他了!快过来,不然又要追丢了!」
「马上来!」及川说罢,立即挂线。

最后,两人终于在户外踩高跷体验区追上了扒手。「小岩,你去那边堵他,我在这边截住他,来个前后包抄!这样就不怕抓不到他!」及川提议。
「知道了,白痴川!交给我吧!」岩泉充满信心地说。

「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岩泉见扒手脚步变慢,便一个飞身扑前,扑倒了扒手。及川随即冲前,用手牢牢扣紧扒手的右腕,不让他有反抗的机会。

「把钱包交出来,我们可以不把你送交警办!」岩泉要求。

「非常抱歉!」扒手只好乖乖交出两人的钱包。

「这次依约放你一马,不要再有下次了!」及川恶狠狠地威胁道︰「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扒手灰头土脸地走掉了。及川和岩泉相视一笑,正想掉头离开,身后却突然爆出一阵欢呼。

「表演很精彩!」一旁的游客们拍手称赞说。

「是、是吗?谢谢!」及川一愕,随即会意过来,知道他和岩泉两人的「捉贼追逐战」是被其他游客当成这里的表演节目了。他没有否认,连忙拉着岩泉鞠躬道谢。岩泉虽然不明就里的,也只得配合。待看热闹的游客全数散去后,他才问及川︰「为甚么你不否认?」

「别忘了,我们是休假中的警官,是不能跨区执法的!」及川顿了一顿,一脸坏笑地说︰「岩泉警部该不会是不记得这项守则吧?」

「我还以为你一定忘记了呢。」岩泉松一口气,说。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是记得的!」及川不忿地吐吐舌头。

「既然钱包也平安夺回了,我们不如回去酒店休息吧?因为时间不早了,明天我们还要北上的。」岩泉建议。

「知道了~!」及川随即笑容满脸地说︰「但在那之前,我们要先—吃饭 ! 」他推走岩泉,走向园区内的饭店。

待续


评论
热度(16)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