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20180621 日向翔阳生贺《最远的未来、最近的时光》

*大迟到的翔阳生贺,请见谅。

*是上篇HQ20180621的完成版。

*私设不少,或会有OOC,不想看请右上。

*仍是被玩烂的梗,不过这次是穿越时间。

*都没问题的话请看下去吧。

+18YRS

「嗯…好困。」日向睁开双眼,睡意仍未全消。他本想再多睡一会,却被别人彻底打消这个念头。

「呆子!快给我起床做早餐!你想我等你到甚么时候?」这是一把他绝不会认错的声音。

「怎么了…?」日向觉得自己在做梦,因为这声音在自己的家中出现根本不可能。他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然而事与愿违,声音的主人此时从房门探进头来,正是—影山。

「哗!影山!为甚么你会在这里?」这可着实把日向大吃一惊,因为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吗?

「你是不是撞到头了?这里是我们的家耶?为甚么我会不在?」影山困惑地反问,自家的呆子到底是有哪根筋不对,竟然连他们同居接近十年一事也会觉得奇怪。

「…」日向听罢,心中得出结论︰「我这是穿越了?」

三天过去,日向也弄清楚了自己的现况︰他和影山已经从国家队退役八年,也同居了八年,目前两人是在日向的初中母校雪之丘当教练,偶尔也会回去乌野担任赛期指导。

「看起来我是只有意识穿越了。到底要怎样才能回去原本的时间线呢…」日向仍在烦恼要怎么办才能回去,毕竟原时间点的自己很有可能陷入昏睡,他不想身边人为他担心。

「日向,该去上班啰!」这天影山照旧催促日向出门工作。「噢,来了!」日向连忙应道。

「真没想到,我竟然会和影山同居,还会一起担任雪之丘的教练。」日向心想︰「我到底是喜欢那个木头的哪一点…」他不禁吐嘈自己。

两人在雪之丘的校队继续教练的工作,日向看着学弟们,心中想起了国中的过往。他越看越入神,不禁嘴角上扬。

影山若有所思地看着日向出神的样子,最后还是开口说︰「翔阳,你这阵子很不对劲啊。」

「有、有吗?」日向只好随便搪塞过去。

「大概是错觉吧。」影山摇头,叹着气说。

既然自己的另一半不打算跟他坦白,那再逼问也是枉然。只是影山觉得,日向这几天给他的感觉,像是变得年轻了—对,差不多是高中左右的年纪。他几次想要开口询问,却还是打住了。今次问出口,也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的试探。他只是乐观地想着,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多疑,很快便会没事的。

可是,影山飞雄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又两天过去了,日向却依然是怪怪的,他已经无法再忍受要等待下去了。所以他决定,要好好跟日向说清楚,不管他有没有搞懂。

「我最喜欢你了哦。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没变。所以快回去吧!」影山趁着下班后,归途上的空档,一手把日向抱入怀中,说。

「你知道?」日向惊讶地看着对方,他自问掩饰得很好,想不到还是被影山发现真相了。

「猜的。你那么不对劲,即使是我也能察觉到违和感啊!」影山苦笑,他一手揪着日向的衣领,一手弹他的额头,说︰「别给以前的我添麻烦,赶快回去陪他!」

「知道了—笨蛋山!」日向不甘示弱地扮了个鬼脸。他推开影山,笑着向他挥手道别,随即昏了过去。

「喂,没事吧?」影山总算摇醒了日向。

「『我』回去了吗?」日向一开口便问,他是知道过去的自己有来过的。

「应该吧。」影山苦笑︰「你从以前到现在,老是给我添麻烦呢。」

「但你也甘愿接受,对吧?」日向淘气地眨眼,笑了。影山只好没办法地一摊手,表示放弃争辩下去。

+10YRS

「我这次又跑到哪个时间点来了?」日向清醒后,立即快速地打量了四周,确认自己的状况。令他意外的是,这次自己并非置身于家中,而是在一部巴士上醒来。但唯一令他感到与这时空有所连接的,就只有身旁熟睡的影山。

日向细心打量起影山一番,发现这时的影山比之前抵达的时间年轻,再看看他身上的衣服,赫然是日本男排国家代表队的运动外套。他又看看自己,果然自己也穿着一样的外套。想到了当中的原因,日向满意地笑了。

「唔?你竟然不晕车还醒着,真少见。」影山这时被晃动的车子弄醒,见到一向有严重的晕车问题的搭档竟然醒着,便好奇地问。毕竟这也未免太反常了。

「拜托…我又不是高中那时的我,明知要乘车,还不会先吃晕浪丸吗?」日向没好气地顶嘴回去。自己不知为何,能感觉到未来的自己的身体状况,也能一窥未来的自己的某些记忆。他就是看见了自己早先吃下晕浪丸的画面,才会敢顶撞影山。

「好、好、好,你是最了不起的那个。待会比赛时,可别失准了?」影山不想待会的比赛有任何闪失,便没有在言语上跟日向有所冲突。因为他可不想拿赛果来开玩笑。再加上,自己最近的状况不太好,虽然他不是不知道原因,但要他接受自己喜欢日向一事并向他告白,以及不去担心陷入低潮期的自己可否继续在国家队的正二传位置上奋斗这两点,对他来说未免太难了。

「绝、对、不、会!」日向一字一顿地说,表情无比认真,像是对自己发誓一样。

「那我就放心了。」影山说,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只因为日向是他最信任的搭档,不论是高中时还是现在,他都庆幸自己的身边有日向在。简直就像是趋光动物—他不禁吐槽自己,却不得不承认,日向是他的太阳,一直如此。

「到了!各位,请你们务必要获得胜利,回应所有支持你们的人!」车子此时停下,教练嘱咐道。

「噢噢—!」回答他的是,球员们自信满满的呼应。众人便逐一下车,往「战场」走去。

这次的对手是俄罗斯队,水平绝对不低,但日本队的所有人,压根没想过会被打倒,或者陷入困境。

只不过,预想和现实终究是不一样的。影山在这场比赛里连番失误,甚至连跟日向配合的快攻也有好几球无法得分。这样的表现,令日本队先输一局。

中场休息时,日向还是忍无可忍,终于向影山爆发了。

「你到底在搞甚么?」日向一把揪着影山的衣领,高声质问道︰「有烦恼的话就得清楚说出来,别藏在心里,妄想自己解决!我不是值得你依靠的搭档吗?」他难得的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其他队员们都吃了一惊。他们不禁想︰原来日向会发脾气的吗?而且对象还是影山。

「我…」影山顿时哑口无言,只得老实道歉︰「对不起。」日向一脸「快实话实说,否则有你好看」的表情,催促影山坦白。

「那么我说了。」影山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说真话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只好轻声告诉日向,自己的忧虑—他有喜欢的人在,却又无法告白,所以陷入了低潮期︰他担心会因此无法在球场上正常发挥实力,从而失去国家队的正二传席位。

「你…是认真的?」日向难以置信地问,他实在是想不到,木头影山居然有心上人,还担心这份感情会为自己的表现带来影响。「嗯。」影山点头承认。

「笨蛋山!」日向责骂过后,狠狠一掌拍往影山后背,害他吃吃叫痛,才继续说下去︰「那不是你应该要担心的问题吧?真是的…我们应该要做的,不是尽全力打好每一场比赛吗?你再这样消沉下去,当心我不向你要球!」他怒瞪自己的搭档。

「…没有那个机会的。」影山好不容易才挤出话,受日向挑拨,他觉得自己心里的感受好多了,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

「太好了,是平常的影山!」日向看见影山一直紧绷的眉头终于放松,便总算放心了下来。

「那么—反击开始!」队长宣布。「是!」众人围了一个圈,把手迭在一起,同时往下拍。

比赛顺利结束,赛果是日本队连追两局,反胜俄罗斯2:1。影山和日向的快攻复活,鼓舞了其他成员打得更好,所以日本队才能势如破竹的直取两局,夺得胜利。球员致礼并陆续离场后,收拾完物品的日向,不经意的一瞄观众席,却眼尖的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那是…我没看错吧?」日向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便拿起自己的袋子,边叫边追了出去︰「等等—!别跑!」

「呼、呼。终于追上了。」日向好不容易才追上他要找的人—一个黑发小孩子,对方好奇地看着他。

「小朋友,你是小飞雄吧?」日向开门见山地问。

「大哥哥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年幼的影山飞雄问,他实在纳闷,为甚么这位素未谋面的橙发大哥哥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嘿嘿!直、觉、啦!」日向推说,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见过幼小的影山的相片而认出对方的吧?他尴尬地笑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日向这时才想起,年幼的影山出现在这个时空根本不合理,便问。

「我也不知道。」小影山摊手回答,又问︰「哥哥,我以后会像你一样,找到自己的搭档吗?我很希望,自己长大后,能托出最棒的球,让攻手打出最完美的扣杀!就像那个黑发大哥哥帮助你一样!」

「一定可以。我保证你能找到他的—那个你绝对信任、值得你赌上全部去托球给他的主攻手。」日向摸摸小影山的头,鼓励他︰「即使不是现在,他也会在不久的将来等待你。」

「真的?」小影山两眼发光地问。「嗯!你就当这是一场预知梦好了。」日向笑着说,他心里不禁失笑︰小影山到底是有多粗神经,竟然认不出未来的自己。

「我走了!哥哥再见!」小影山挥手道别,又鞠了一躬。「再见!」日向笑着跟小影山说再见,目送他的身影消失。

此时,真正的影山出现,叫住日向︰「日向!」

「怎么了?影山。」日向笑盈盈地转头,问。解决了小影山的事情后,令他心情大好,因此也能把刚才的吵架抛诸脑后。

「谢谢你,为我扫除了烦恼。」影山腼腆地向自己的搭档,也是最喜欢的人道谢。

「应该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搭档嘛!」日向开怀地笑了。

「你会留下吗?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当我的太阳。」影山用较隐晦的问法,询问日向是否喜欢他。

「当然!」日向隐约感到影山这一问背后的意思,但没有捅破,而是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答复。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这个时空的自己,抱有同样的心情。

开口说喜欢一个人,真的好难。不过,管他呢。只要我们还能待在同一队,继续陪在你身边就够了。不论是影山还是穿越而来的日向,均是这样想的。

「那么我走啰!」到了分岔路口,日向笑着跟影山道别,自己甚么时侯能回去没所谓,反正解决了影山的烦恼,也确认了自己的心意;还见到了穿越而来的小影山,更为对将来不安的他派了一颗定心丸,可说是不枉此行了。所以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

「明天见,日向!」「嗯!明天见,影山!」两人先后开口说出「明天见」,便各自踏上归途了。

此时的影山并没有想到,明天再见到日向的时候,对方会一脸惊吓地告诉自己,他重新体验了一次高中时期的生活的经历。

+4YRS

观众们的打气声席卷而来,日向只知道今次自己到访的时空不是他的高中时代,因为他发现,网的另一边有影山在。心想一定要令他刮目相看,斗志便熊熊地燃烧起来。

比赛呈现胶着状态,两队各取一局,现在是局末平分,双方争持不下,但就是无法连取两分,好让比赛结束。

看着队友们越来越累,影山心知不妙,便决定向队中王牌传球,希望下一球己方能得分,但他有注意,让自己传出能给予攻手较多选择的托球。

只是—日向早已站在那里,在攻手的面前,恭候大驾。他看准机会跳起拦网,强逼对方扣出直线球,球往后飞向自由人的方向。

「他看穿我的传球路线了?」影山心里不由得大骇,日向这小子是甚么时候成长到这地步的?

「这么明显,怎会不知道!」日向心想︰「我的观察能力,可是很强的!」后方的队友此时已接到球,他当机立断,马上退后,并开始助跑。

「还有—论得分能力,我绝对是你们的威胁!因为只要队友们能接到球,而又是传给我的话…我就能得分!」日向一边想,一边高高跃起。而球,也在此刻传了给他。他把排球以极快的速度,打向无法接球的位置。尽管球擦中拦网球员的手,却仍顺利地在被接到前出界,是个漂亮的打手出界。

「哔—」球证鸣笛,示意比赛结束。

「胜负已分!」评述员宣布,而此时日向所在的队伍,T大排球队的成员们,纷纷冲了过来,互相抱成一团。「太好了!」「我们赢了!」欢呼声此起彼落。

另一边厢,影山却没有被打败的不甘,只是远远的看着,前搭档与他现在的队友一起庆祝的温馨场面。一想到站在日向身边的二传再也不是自己,他竟觉得十分不快。

「本场比赛由T大获得胜利!这场引人注目的『前搭档对决』,最后由日向翔阳同学胜出!」评述员A激动的说,毕竟「怪人组合」分开后,个子小却充满阳光气息的日向,比起身为国青队选拔成员的影山,在大学排联更受欢迎和注目,只因他用对排球的热情和努力,创造了太多的辉煌战绩。

「恭喜你了,日向同学!」评述员B也兴奋地说︰「你再次向大家证明,自己已经是能跟任何二传配合的,优秀WS了!」

「多谢指教!」两队列队致礼。

礼节性的东西全结束后,两队的球员便不分敌我地站到一起,尽情地聊起天来。

「真是好比赛。」「承让了。」两队队长你一句我一句地寒暄,而影山跟日向两人,也没放过这难得的交谈机会。

「日向,你变强了啊…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王牌了。」影山说,他真的为能见证日向的成长而快乐,也为自己曾担任他的二传手三年一事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幸福。

「彼此彼此,你也是个更称职的二传了。下次我们队也会嬴的!」日向也不吝啬自己对影山的赞美,毕竟光是他的杀人发球,自己就学不来了。

「哼。这次只是碰巧,下次嬴的人一定会是我!」抱着「输人不输阵」的心理,影山便放话还击。

「不应该说『我们』吗?你这混账国王!」日向闻言,没好气地闪到影山身后,赏了他的后背一拳。他心想,这家伙还真的一点没变,还以为他比在高中的时候要成熟呢。

「…」影山只觉无名火起,待得转过头来,日向已跑得老远了。「呆子!有种别跑!」他边咆哮边追了过去。

两人你追我逃了好一会,最后在体育馆外的公园停下。影山和日向你眼望我眼,便默契地一起在一张长椅上坐下,谁都没有开口。

「日向,我最喜欢你了。希望我能在不久的将来,再次成为你的二传,并且一直当下去。」影山偷瞄日向一眼,心想,不过他一句都没说出口。

「虽然难以置信,但我果然喜欢你,影山。」而日向明知影山在看他,便故意装作没发现。他感受着自己还有影山的感情,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喂—!要走了!日向/影山!」两人的队友此时来找他们,催促他们回去。

「下次见!」影山和日向同时站起来,挥手互相道别。

0YRS 6/21

「我回来了?」日向再次清醒,发现这次映进他眼中的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自己的房间,终于松一口气。

「先看看今天是几月几日…?是6月21日?」日向不看日历还好,一看只觉吓一跳︰「原来已经是我的生日了!」他再看闹钟,更吓得魂飞魄散︰「晨练!」他匆忙地跳下床,完成梳洗和吃早餐后,接过母亲的祝福,便推着自行车出门了。

谁料他一打开并走出家门,却发现自己有个意外的客人—影山。他正一面不耐烦地等待,但一看见日向,所有的坏心情便消失了。

「早,日向。」「早,影山。」两人同时向对方说声早,日向问︰「为什么会特地来找我一起上学?」

「我是来送你生日礼物的。因为我,想比队里的其他人都要更早把礼物送到你手上。」影山递上礼物,说︰「生日快乐,日向。」

「谢谢。」日向笑着接过礼物,影山的心意令他惊喜。但他意识到,影山大老远跑过来,应该不止是送礼物这么简单,便问︰「你是不是有甚么想跟我说?」

「嗯。」影山被日向的敏锐吓了一跳,只得点头。他确实有些话,要告诉日向。

「真巧,我也是。」日向决定趁着两人难得的独处时光,把想说的话一口气给说出来。

「那么你先说。」「你先。」「还是你先吧。」两人互相推让,谁都不肯先说话。

「好吧。」最后还是影山妥协,他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日向,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一直都是。恐怕从初中那场比赛开始,我就已经对你一见钟情了。」

「哎,影山先生竟然这么早陷进来,还真令人意外呢。」日向有些惊讶,原来影山对自己的感情竟然这么早便开始萌芽了。

「难道你对我连一些感觉都没有?」影山吓得瞪大眼睛,不会吧,自己这不就是告白失败了吗?

「没—有。」日向扮了个鬼脸,说。他故意挑衅影山,想先让他焦急一下,才送上「惊喜」。

「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影山只觉得自己气得不轻,便咆哮道︰「日向翔阳!」他狠瞪日向,就差没有打起来了。

「当然。」日向没有畏惧,而是「咭咭咭」地笑了︰「我从来都没想象过,要是身边没有你,自己会变成怎么样。我最喜欢你了,影山。」

影山听罢,一脸「当机」的傻愣样子。

「能向你告白,全靠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日向自顾自的继续说︰「可能你会不相信,但我可是到了未来去,做过不同时间的自己呢。全靠他们,我才能发现,原来这种心情,就叫『喜欢』。」他看着影山,温柔地笑了。

「呵。」听到这里,影山才回过神来,他轻笑一声,说出自己的经历︰「我也一样。虽然我变成了小学时的自己,却还是到了好几个不同的时间点。看着未来的我,我才察觉到这份感情。」

「真是巧。」日向不期然感叹一声 。「要是两个人一起经历过类似的事情的话,就不是巧合,而是注定会发生的奇迹了。」影山可不觉得这是巧合,他认为冥冥之中,似乎这些事是一定会发生在他和日向的身上的。

一阵静默。

「相信我,以后这样的奇迹,只会多不会少的。」影山突然打破沉默,说出自己的盼望。「为什么?」日向好奇地问,明明是可遇不可求的「奇迹」啊,为什么影山能如此笃定,奇迹一定会再次发生。

「因为,我得到了能给予我温暖和光明的太阳啊!」影山笑得温柔,说出一个大事实︰日向对他而言,一直都是给予他支持,伸手可及却又无法得到的太阳。他也是为他带来众多奇迹的存在。

「无论将来会变成怎样,会否和我们看见的一样,我也不害怕了。要说原因,只因为我的影子,专属于我的国王陛下,现在就在我的身边。」日向也笑得灿烂,终于理解了自己的心情的现在,没有再值得自己畏缩的事物了。即使将来也许要分开,最少两人最为接近的现在能一起度过,那就足够了。

说完令双方都难为情的话,两个排球痴的脸都变得通红。

至于在日向骑着自行车,载着影山回校后,满脸尴尬地回答队友们的问题和接受他们送给自己的礼物和祝福,便是后话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抱怨︰

迟到整整一个月以上的生贺,感觉我是一年比一年晚完成是怎么回事…

该说是没灵感吗…

请求灵感大神光速归家!

顺便说一句,HQ怪盗篇的正篇更新快了喔!

不出意外的话,会是又一次的单篇破万字。

卡文是最痛苦的事,没有之一!(拍桌)

(P.S.顺道说一句,因为最近弄丢了电话,旅游的相片和排少手游数据都没了。所以更新的动力会更低,请见谅。)

评论
热度(6)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