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影日情人節賀文 【想把巧克力送給你】

*遲到及ooc抱歉!結尾有兩組的番外!排版混亂請見諒!

二月的宮城天氣乍暖還寒,可是隨着一年一度的情人節逐漸逼近,鎮上慶祝情人節的氣氛越發濃烈,就連高校生們也被感染,女生們忙著準備購買巧克力,或是自製巧克力,預備在當日送給意中人;男生們則是旁敲側擊,打聽自己有沒有收到心儀女生們的「本命」巧克力或是「義理」巧克力的可能。一時間,校園裡各種誰暗戀誰的謠言滿天飛,當然烏野高校也不能例外…

 烏野高校,1年3班的課室—
「喂!聽說1班的日向好像有女朋友了?」山崎問。 「不會吧?那位可是堪稱超級可愛型的!」西野難以置信地反問︰「是誰對他有意思?竟然喜歡可愛系男生?」

 「一個有留短黃髮的可愛型女生!據說她經常出現在1班的課室,還專門指導他功課哩!」潘也插口。 「不,那是5班的谷地,只是他們排球隊的經理啦!」朴沒好氣地反駁。

 「可是有人看到,這陣子他跟同班的白石走得挺近的…」水澤忽然補充。 

「欸?不會吧!1班的白石…確實是那位美女班長吧?竟然是她嗎?如果她真的有那個意思的話,我可就慘了,因為我是一直在暗戀她的!」西野慘叫。 「剛才我經過走廊的時候,還看到他跟2班的神崎出去了。」潘突然想起剛才在走廊的偶遇,便說了出來。

 
「神崎?是那個每次烹飪課都拿滿分的『女廚神』嗎?」山崎問。 「對對對,就是她!」潘恍 然大悟地說,又問︰「她找日向會有甚麼事嗎?該不會是告白吧?」 

「嗚嘩~這緋聞真是傳得厲害啊。我也想被傳緋聞啊,因為假的總比真的沒有好…」朴苦笑。 「誰叫日向他在一年級的男同學裡,也是極為知名的呢。在之前的班級體能對抗賽裡,他可是出盡風頭哦!雖然他不是帥哥類型的男生,可是靠着性格和給人的整體感覺,說不定私下有不少女生傾慕他呢?」水澤說。

 「喂,影山!你跟1班的日向是男子排球隊的隊友吧?你會不會知道甚麼?」西野突然想起影山跟日向是認識的,便問。 

「…我不知道。再說,考慮到訓練的問題,他是不應該花時間在談戀愛上的。」影山說。 「影山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山崎拍了拍影山的肩,說︰「男生嘛,應該要還在當學生時來談一場戀愛,才不算白白浪費學校生活。」 

「你啊,好歹也是個帥哥,論吸引力的話,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可是你這種性格,會不會嚇跑女孩子不來主動追求你?」朴懷疑地說。 「光看他暫時還沒被傳緋聞就曉得了吧…白白浪費他那張臉了。」潘挖苦道。 

「我不需要。我的時間,拿來花在排球上已經很吃緊了,實在沒有餘力去談戀愛。」影山不當一回事地說。

 「太殘酷了吧!你在拒絕女生的時候,千萬千萬不能這麼說啦!會傷透女孩子的心的!」水澤忠告。 「哦。」影山隨意地應道,心想︰「那呆子該不會真的答應跟人家交往吧?」 

校園中庭— 

「…日向同學,能請你接受我的告白,跟我交往嗎?」神崎大着膽子,跟日向告白。

 「謝謝你,你的心意我接收到了。可是很抱歉,現在的我是不可能給你一個令你滿意的答覆的。真的是很對不起。」日向笑着一鞠躬,真誠地道歉。 

「日向同學是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嗎?」神崎不放棄地追問。

 「不,不是這樣的。」日向連忙否認,又說︰「只是我認為,自己並沒有那麼好的條件,值得你跟我談戀愛。畢竟我只是個排球校隊成員,除了能在排球場上發揮作用外,就一無是處,戀愛甚麼的也不是很懂,更不是一個帥哥,我要是隨便答應你,我怕我們將來都會後悔。」 

「可是我認為你值得!」神崎堅持說。
「沒那回事。我真的不是你想像中那麼好的。」日向苦笑否認,雖然他覺得這也是他的真心話。 「日向同學只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優點和吸引力而已。」神崎苦笑,她是真心的。 

「可是,很抱歉,我真的沒有心動的感覺,也不太懂得何謂愛情,所以我不可以答應你。希望你能盡快找到一個更適合你的對象吧。」日向只好明確地拒絕,當然他有慎重地選擇措辭,希望不會傷到對方。

 「我也祝日向同學能早日找到令你心跳不已的那個人!」神崎大方地說完,便轉身離開。 

「吁—總算是解決了。」日向看着神崎的背影,輕呼一口氣,這才放鬆下來。 「我終究是不擅長應付女孩子的告白啊…」他心想,並踱步離開。「如果我能找到一個讓我動心的人就好了,可是要到哪裡去找呢?」他苦惱地想。 

然而日向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被告白的一幕,正好被某人目擊了。這個「某人」,就是影山。他喝着酸奶,目送着日向遠走的背影,心裡沒來由的一緊。

 「想不到,日向這呆子竟然也會有被女生告白的一天。雖然他沒有接受對方的心意,但是事情有一便有二,很難保證不會再有女生向他告白,到時他會怎麼辦?」影山好奇地想,他旋即反應過來︰「我在想甚麼啊?為甚麼要去理會那呆子的感情生活?難道我…竟然羨慕他嗎?不,一定是我想多了。」他在確定日向離開了之後,才敢走出來,返回課室。 只是影山亦沒有預計到,同樣的事很快便會發生在他身上,更令他被逼正視一個自己一直沒有發現的想法。 

下課鈴終於響了,影山連忙收拾好書包,準備前往體育館進行球隊訓練,但他卻突然被一個女生攔住。 「影山同學,我是5班的吉野。我有些事情想單獨跟你談談,請問你有時間嗎?」吉野問。 「好。這裡估計不太方便吧?我們下去中庭說吧。」影山答,吉野點點頭。於是二人便出了校舍,在中庭裡找了一個較隱蔽的角落說話。

「影山同學,我就直說了,我喜歡你!所以請你跟我交往吧!」吉野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向影山告白了。 
「唔!果然是告白嗎…這下可好,要怎麼拒絕才能不傷到對方…」影山頭痛地想。

 「影…」日向見影山遲遲未出現,於是便來找人,想不到在經過中庭時卻瞥見了對方,正想開口時,卻看見了這場面,別無他法下,他只好住嘴,更連忙躲起來。「嗚嘩!我竟然撞上了告白現場嗎?要是現在出去,肯定會沒命!神啊,請你別讓我被發現!」他慌張地想。但慌張歸慌張,日向也很好奇,影山的答覆到底是甚麼。

 「對不起,我不太清楚戀愛的感覺,所以不能隨便答應你。」影山鞠躬道歉。 「不要緊,要是影山同學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教你!我有信心,你一定會明白我的心意和喜歡我的,所以請你答應我,我們從零開始,好嗎?」吉野懇求道。 

「那麼,到底怎麼樣才能知道,是否喜歡某一個人?」影山沒有正面回應,而是追問吉野何謂戀愛。 吉野並沒有對影山不回答自己的告白而生氣,反而焦急地答︰「看到某人,目光會不由自主地只落在對方身上;整天都只想着對方的事情;看到對方的某些動作或是表情,會覺得那個人『可愛』或是『很吸引』;有時看見對方,便會心跳不已,這些都是陷入戀愛中的人會有的感覺。坦白說,影山同學,我從第一天看見你開始,這些感覺便從未停止過,所以我肯定自己對你是一見鍾情了。能請你答應跟我交往嗎?」 

「要是這樣的話,我就不能答應你了。因為,我完全沒有那些想法,真的是很抱歉。」影山鄭重地道歉。 

「我會等你對我產生感情的那一天的!」吉野說罷離開,影山亦掉頭就走。 

「幸好影山他沒答應人家的告白。」日向安心地長吁一口氣,隨即驚覺自己的不尋常。「我怎麼會鬆一口氣?難道我…說笑的吧!」日向猜到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可是他不願相信這是事實。「啊!慘了!球隊訓練啊!」他一看學校大鐘,才發現自己快要遲到了,為了不輸給影山,他只好往體育館的方向拔足狂奔。 

結果,兩人同時抵達體育館。每日如是的吵鬧繼續上演,誰都沒有察覺到日向的異常—比平常更冷靜地觀察着影山的打法。而影山亦比平常更集中,也花多了時間在觀察日向的整體表現上。

 「不管怎麼看,都覺得他很耀眼…在球場上,他的確是『最強的誘餌』,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就連身為他的搭檔的我,也好幾次差點被他搶走了配球…但想不到,這種感覺居然會被帶出球場。我想着他的時間越來越多,還開始覺得他很可愛,看到他就會有些心跳。這全都是吉野提過的『戀愛的感覺』。真難以置信,我竟然不是喜歡上女生,而是他這呆子。」影山看着日向那充滿朝氣的身影,心想。 

日向則在休息時偷瞄影山,想︰「好想讓他只盯着我一個人…也想讓他只把球傳給我…我本來以為這只是我在球場上的渴望,但最近我才發現到,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我對他的感覺,已經並非單純的拍檔,而是單戀了。只是,我也真的不可理喻,居然會喜歡上男生,還偏偏是這個『大魔王』…明明那家伙除了排球外,就一無是處了,可惜我還是無法控制地喜歡他,甚至到了泥足深陷的地步…唉。」 

「你們兩個今天到底是怎麼啦?」烏養教練還是注意到了異常,便一臉狐疑地問影山和日向。 「沒…沒甚麼。」兩人同聲否認。

 「我說,情人節快到了!相信阿月一定能收到不少巧克力吧?」山口突然插口問。
 「你很吵,山口。多又怎麼樣,只要不是『那個人』送的,就一點意義也沒有。」月島煩躁地答。
 「月島你這是承認自己有意中人了嗎?真不像你呢!」菅原笑着拍拍他的肩。
 「偶爾也要採取主動的。我已經厭倦一直等下去了,要是對方今年還未有所表示的話,我就會放棄了。」月島說,他偷瞄了一眼山口,旋即收回視線。
 「我真好奇,能得到月島歡心的人,到底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呢?」澤村笑着問。 
「隊長,請別追問我,因為我有保密的權利。」月島說。 
「好好好,我們不過問。可是你不能辜負那個女孩囉!否則要你好看!」田中和西谷威脅道。 「當然。不過,只怕『流水有意,落花無情』呢。」月島苦笑着回答。 

影山倒是不在意月島的心上人是誰,他心想︰「原來已經快到所謂的『情人節』了嗎…不如趁這機會,把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吧。雖然他一定不能理解的…但,即使是單戀,我也無所謂。就送個匿名巧克力,既不會造成他的困擾,也不會暴露自己對他的想法…畢竟,我可不想連普通的搭檔關係也無法維持下去…反正,我只想把巧克力送給你,日向。」

 同樣不在意的還有日向,他則是在想︰「既然我已經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誰了,那就不得不有所表示了。乾脆做個巧克力送出去吧!把東西塞在鞋箱裡就好,也不用留下名字,就讓他當成是一般愛慕者送的好了…誰叫我就像女生一樣,只想把巧克力送給你這笨蛋山呢。今天的訓練結束後,就去買材料吧。」

2月14日當天— 

日向打開鞋箱,五盒精心包裝的巧克力卻從鞋箱裡掉出。他好奇地逐一查看,卻失望地發現全是匿名的。 另一邊廂的影山打開鞋箱後,三盒巧克力應聲跌出,他連忙接着,卻發現沒有任何一盒有附上寫了送禮人姓名的卡片或是紙條。「到底會是誰送的…其中一盒可能是吉野的,但另外兩盒呢?」影山困惑地想。 

午休時間,影山和日向一起在中庭較隱蔽的位置吃午飯,會選擇這個位置的原因,是因為不易被人打擾。 

「看,影山。今年我有收到五盒巧克力哦。」日向拿出巧克力,興高采烈地說。 「我只有三盒,竟然輸給你了。」影山苦笑,也拿出自己得到的巧克力。 

「嘿嘿~是我贏了!」日向高興地說︰「而且這些看起來,全是『本命巧克力』呢!」 「明年一定會贏你。」影山平淡地說,看着日向手中的五盒巧克力,只要他一想到裡頭有一份是自己送出的,就不由得發愁。 「到底是誰,跟我一樣,也在偷偷地暗戀日向呢?我明明覺得,能真正理解他的吸引力的人,就只有我一人而已,看起來事實並非如此啊。」影山想。 

「不愧是影山,竟然還有愛慕者不死心。明明我聽說,他今年拒絕當面接受女孩子送的巧克力,看起來除了我之外,也有人不想被發現自己的心情,選擇把匿名巧克力塞進他的鞋箱裡。」日向妒忌地想︰「長得又高又帥就是不一樣,但他為甚麼拒收女生們當面贈送的巧克力呢?難不成他…」他想到這裡,決定問個清楚。 

「影山,你有喜歡的人嗎?」日向單刀直入地問道,影山沒料到會被這麼一問,顯得有些愕然,但他還是決定說出真相。 

「就是你,呆子!」影山氣急敗壞地說︰「你手上的綁有橙色緞帶的那份巧克力,就是我送給你的!它正是最好的證據!」他連珠炮似地把話給說完。

 「騙人!」日向不相信地大叫。「是真的。」影山一臉認真,日向盯着他的臉,試圖找出他說謊的可能,但他看到影山的表情,便知道對方說的是真話了。 

「那也就是說…」日向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問。他當然滿楚,在情人節當天,把巧克力送給意中人所代表的意思;他本人也是再三考慮後,才付諸行動的。但他沒有將話給問出口,因為他真的無法相信這會是事實。 

「你沒有猜錯,呆子!」影山說,他又別過臉去,不好意思地問︰「你願意答應嗎?」

 「我還有答應以外的選擇嗎?」日向笑着說,他心裡早就樂翻了,因為他總算知道,自己的感情不是白白付出的了。兩人左顧右盼,確定周圍都沒有人後,才給了對方一個擁抱,然後尷尬地分開。 

「不瞞你說,我也送了一盒巧克力給你。因為無巧不成話,其實我喜歡的人也是你。」日向大着膽子說出口,並搶過影山手上那盒自己送的巧克力,拆開並拿出裡面的影山鴉巧克力,問︰「要我餵你嗎?」

 「謝謝。是你做的吧?真好吃。」影山讚道,又說︰「這種事,還是要禮尚往來的好。」影山也把自己送給日向的巧克力餵給他,兩人吃得十分滿足,而上課鈴此時也響起了。 

「啊,上課鈴響了。」日向說。 「放學見,影山。」/「你也是,日向。」兩人齊聲道別,心裡都是甜滋滋的。 

放學後的球隊訓練結束後,影山和日向結伴離校,還是推着自行車的日向先開口打破沉默。

「說起來,3月14日會想要回禮嗎?影山。」他好奇地問。 
「說甚麼傻話,呆子日向。既然我們都送了巧克力給對方,回禮也就不需要了吧。再說,只要找到了意中人,那麼對他們來說,天天都是情人節,難道不是嗎?」影山反問。 
「那麼,既然我們已經是戀人了,在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你就不能再叫我呆子了。要好好叫我的名字哦?飛雄。」日向突然叫出影山的名字,更露出一臉陽光的笑容。 
「對我來說,你是我最重要的搭檔,也是唯一的戀人,你這呆子。」影山輕撫日向的頭髮,再次開口。「我喜歡你哦,翔陽。」他輕聲說完,便彎腰親吻日向,而日向也沒有抗拒。兩人的臉都紅通通的,與夕陽互相輝映—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番外 牛島->及岩的場合 

「應該是收到了吧…」及川心想。他透過自己的外校人脈網,把兩份巧克力送到了影山和日向的鞋櫃。他知道自己雖然有唯一的一個意中人,卻也無法斷絕對二人的好感。因此他還是偷偷把巧克力送去了。 
「喂,我今年不用替你清理了吧?」岩泉看着及川手上那一大袋的巧克力,不安地問。 
「不用~!但是,小岩你要吃掉由及川大人親自製作的巧克力哦?」及川頑皮地眨眨眼,說,他隨即遞出一盒巧克力。 
「…謝啦,白癡川。」岩泉接下巧克力,靦腆地道謝。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便追問︰「說起來,我記得你在每年的這一天,都會收到一個牛奶麵包,今年也有嗎?」
「早就收到了~今早打開我家的信箱時就拿到了!」及川滿臉笑容地說。 
「到底是誰送的…?你有頭緒嗎?」岩泉困惑地問。 「誰知道。」及川不當一回事地說,但他心想︰「今年也謝謝啦,笨牛。可是,在排球場上,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而人在白鳥澤的牛島,則對一份匿名的巧克力禮盒完全摸不着頭腦。他哪會想到,這是來自青城的「大王閣下」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禮呢。

 *** 月山的場合 ***

「草莓蛋糕?」山口看着月島手上的蛋糕盒,意外地問。 
「正確來說,是巧克力草莓蛋糕。」月島糾正,又說︰「這個人還真了解我,竟然能想到送給我這份情人節禮物。」 
「可惜對方沒留下名字呢。」山口遺憾地說。 「少裝蒜了,山口。是你送的吧?」月島突然逼問。 「你怎會猜到的?阿月。」山口露出一個惡作劇得手的笑容。 
「分析得出的結論。」月島不當一回事地答︰「我終於等到,我要的情人節禮物了。」 
「咦—阿月,你是說—」山口未及說完,便被月島突如其來的吻堵住了嘴巴,無法開口。兩人的臉上盡是幸福的表情。 
FIN

评论(2)
热度(54)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