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及川篇 (3)

一片漆黑。

影山不晓得为甚么自己会身处在这一片漆黑之中,他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正在做梦。但要说这是梦的话,自己的意识未免太清醒了些。

他举目四顾,发现不远处有一扇门,连忙跑过去扭动门把,门毫不费力地开了,他却发现门内有人在等着他。

那是他最讨厌,但也最憧憬的人—及川。

没有对话,及川只是把狙击枪抛出,影山也把它接稳。不等他开口,及川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去,并消失了踪影。

「及川前辈—!」影山大声呼喊,然后清醒过来,他一瞄床前的闹钟,才不过早上六点。

「怎会梦到这么诡异的梦…及川前辈不是出了甚么事吧?」影山狐疑地想。

然而此时的影山并不知道,这并非是他的多疑。他不当一回事地下床梳洗,换过运动服,便出门晨跑去。

影山跑着跑着,忽然觉得放在自己的运动裤袋里的手机好像震动了起来,便走到一旁停下,把它拿出来确认。他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得愣住了。他瞄了一眼挂在手机上,由来电者亲手制造及送出的吊饰,便按键接听。

「喂?这么早,有甚么事吗?我可是很忙的。」影山按下被打断晨跑的怒火,问。

「能有甚么重要的事吗?不过是晨跑而已,还是你连停下来接电话的时间也不愿意给我呢?『帝王』。」电话中,他的声音充满开玩笑的意味,就像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一般。影山不禁叹气,到底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对这个可恶的笨蛋一些办法也没有。

「够了,日向。不要再说废话了,我要挂线了。」影山叫出日向的姓氏,以此表示他的怒意,平淡的句子听去竟也令人生畏。

「你先别挂线!快给我转身!」日向急忙在电话中大叫,影山只好照办,却看见了一个人—正是日向本人。他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按了挂线的按键。影山注意到,日向的手机上也挂着由他自己亲手制造及送出的吊饰。当初看到礼物的时候,他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两人竟然为对方准备了一样的东西,只是款式不同罢了。他挂断电话,把它收进外套的口袋里。他这时才想到造成现在这种状况的原因。

「你…!」影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显然对方是算准了自己的晨跑路线,特地打电话给他,再出其不意地出现,好让他大吃一惊。

「吓一跳吧?」日向笑得灿烂,让影山心头一暖。不过他随即板起脸孔,质问他︰「有话快说,别浪费我晨跑的时间。」

「你啊…真的是够迟钝的。只要看看我的装束,应该就知道我的来意了吧?」日向完全不怕一脸凶相的影山,继续用悠然自得的态度应对。

影山定睛一看,才发现日向跟自己一样,也是穿着运动服。他不可思议地问︰「原来你也会晨跑?」

「像我们这种职业,怎么能缺少固定的身体训练?」日向反问,又说︰「要不要来一决胜负?看看谁能先到达市民体育馆。」

「好啊。我才不会输给你这个『太阳』。」影山的好胜心被挑起了。

「预备—开始!」日向话音一落,两人便同时起跑。他们边跑边吵,惹来不少途人的侧目。说也奇怪,两人的跑速原来差不多,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抛离对方太多。

「平手吗……」影山说,他和日向一起抵达市民体育馆后,不住地喘息。

「下次会分出胜负的。」日向说,又忽然改变话题︰「你啊,期限已经过了吧?要不要久违的来较量一下,看看谁的本领更高?」

「好啊,我才不会怕你。说起来,明明你的期限比我来得早,怎么一直没有行动?真不像你呢。」影山说,他知道日向是在跟他暗示自己的单独行动限制已经解除,有没有想和他再次一决高下的意思。他也清楚自己的限期比日向要晚结束,但对方却一直没有动手,所以好奇地询问。

「嘛,反正也是要等,就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时间了。虽然我没有接到委托,也还是可以出手的,因为恶商实在是太多了。只是,及川警视虽然厉害,终究还是没法带给我太多在行动部署上的惊喜和挑战。不过,你不一样,从第一次相遇的那时起,你的计划总令我意想不到,且充满挑战性。所以当你辞职之后,我也情绪低落了好一阵子。过了不久,『黑夜帝王』出现,还阻挠我的行动,那时我压根没想到会是你。在我听到你偷走泽城的『森林瑰宝』的手法时,我才对你的身份产生怀疑,不过还是不敢相信。所以当我得知真相,才会哭笑不得…」日向顿了一顿,才继续说︰「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认为你是我最好的竞争对手,这点没变。那么,这次你能阻止我吗?影山前任搜查官阁下?」他充满自信地笑了。

「赢的人会是我才对。这次一定会让你彻底认输的。」影山把话给顶回去,又说︰「虽然当搜查官的时候没能胜过你,但我同时也是唯一曾击败你的怪盗『黑夜帝王』。做好觉悟吧,怪盗『太阳王子』。」

两人相视一笑,完全看不出他们之间将会有一场赌上各自的尊严和能力的较量。

 

另一边厢,警方怪盗对策组「青叶」的办公室内—

「怎么?岩泉警部不用去送行吗?」花卷警部补问。

「用得着吗?那家伙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他有假期不等于我们能放假啊。」岩泉苦笑,并翻了一下桌上的文件。

「给人添麻烦的队长自己跑了去冲绳渡假,把烂摊子丢给我们这些可怜的部下收拾…」松川抱怨。

「松川前辈,你这句话就说得不对了。队长这次休假,其实是上级对他的补偿。毕竟他可是单枪匹马闯进『伊达』的据点,把我们给救了出来,上级总得有所表示吧?再说了,最近根本就没有甚么大案子发生,所以你说的『烂摊子』根本不成立。」矢巾反驳。

「只是开玩笑而已…你别太认真了。而且,严格来说也不是『单枪匹马』吧…」松川苦笑一声。

「的确呢…不过,这对上头而言,还是一个秘密就是了。我们要不要等队长他回来之后,在有关今后的对策和立场上的调整上,召开一个会议?」花卷问。

「我同意。因为这件事情的关系,我已经无法像从前一样看待他们了。相信不只我一人,各位前辈也是吧?」国见问。

「垃圾川他之前就已经说过,他早就不认为他们的身份有这么单纯了。我们也该是时候,认真考虑和调查一下他们的行动目的和背后的意义了。」岩泉说。

「各位—!『他们』两个人久违地送来了预告信!而且还是针对同一件物品!」金田一跑进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也不是偏偏挑在队长不在的这时候吧…」众人齐声叹了一口气。

「给我打起精神来!难得他们两人相隔差不多大半年才再次现身,这次怎么说也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岩泉说︰「快给我去搜集他们这次盯上的物品的有关资料,我们得马上拟定作战计划!」

「是的…」其余的「青叶」成员有气无力地回应。

***

「冲绳风光真美好~!」及川推着行李箱离开那霸机场,看了一眼万里无云的天空,感慨地说。「要是小岩能跟我一起来便好了…好,我便玩得尽兴一点,买多些手信回去,慰劳一下代替我的工作的他!」他下定决心,便走往事先租好的出租车。他放好行李,便坐上驾驶席,发动引擎,往首里城公园方向驶去。

及川把车停泊好在首里城公园的室内停车场后,便进入通往城址的综合大楼。他在礼品店停留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在参观完毕后再来买手信。他按照指示,穿过大门,走在两旁均有植树的大道上一会,便来到了宏伟的守礼门牌楼前。看着匾上那龙飞凤舞的「守礼之邦」四字,及川也能隐约感受到当年琉球王国的鼎盛。他请其他游客帮忙,拍了几张站在守礼门前的照片。

离开守礼门,他便看见了一座黑白二色粉刷,甚有中国建筑韵味的小型建筑,正是园比屋武御岳石门。它曾经是琉球王参拜的地点。他觉得这座建筑太残旧,没有甚么气势,便没有和它合照留念,只是随意拍了两张照片。

及川向东走,来到欢会门。它又称御门、正门。门的两侧放有一对冲绳特有的石狮子,有驱魔避邪之意。他摇了摇头,还是觉得这道城门不甚气派。

走过欢会门,他慢慢走上石梯,来到瑞泉门。它是首里城正殿的第二道城门,建于1470年,「瑞泉」更有吉祥之泉的意思。瑞泉门曾在战争中焚毁,并于1992年进行修复。门的两侧也有一对石狮子。

及川从瑞泉门走进后,看见告示注明要进入正殿参观就需要购票,一位成人入园盛惠800日元。他便使用自动卖票机买得入场劵,遵从工作人员的指示前往正殿。正殿给人一种王室独有的气息,建筑风格更是揉合了中国、日本及琉球自身的特色,红色的外漆和守礼门如出一辙。在见识过正殿的装潢,龙椅和那面写有金漆大字「中山世土」的匾额后,及川便到礼品店买了一些手信。之后他便哼着歌,拿着两袋礼物,走往室内停车场。

及川在驾车离开首里城公园,便来到附近的波之上神宫,它是琉球群岛八大神社之一,以黑色鸟居为地标。他在参拜后,取过一块绘马,写下他目前最逼切想要实现的愿望—找到失踪的后辈影山飞雄。他把绘马挂好,诚心地合十祈祷。随后他便前往那霸市内唯一的海滩,也是唯一一个在高架桥下的海滩—波之上海滩,享受了一下冲绳的海岸气息。

在拜访过波之上海滩后,及川便前往附近的另一景点—孔子庙。它是拜祭中国教育家孔子的地方。建筑外漆以红色为主,亦揉合了中国的建筑风格。除了大成殿之外,孔子庙右侧立有明伦堂,类似中国古时候的书院。左侧立有两座小庙,一座是天妃宫,祀奉妈祖;另一座是天尊庙,祀奉关公。

离开孔子庙,及川驱车来到了福州园。这座花园式的建筑是纪念那霸市建制七十周年、那霸市与福州市结为姊妹市十周年而建造,面积8,500平方公尺,以福州地方独具传统的手法建设,庭园内以「明、稳、华」三种空间,表现出宽广的意涵,是一座具有中国式庭园建筑风格的庭园,小桥流水,庭园设计以白色为主色。园内美景令及川流连忘返,更拍了不少照片留念。

随后他到了国际通逛街,买了以糖果为主的手信,然后找了一家烧烤餐厅吃晚饭。

及川满载而归地驾车回到酒店,把照片全数发送给岩泉,又把手信收进行李箱,洗澡过后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

另一边厢,在被怪盗「太阳王子」和「黑夜帝王」二人预告将会被盗走的莹玉的展示会场里,岩泉率领「青叶」的众人进行戒备,希望能阻止二人睽违已久的行动。但在主办方,森田汽车公司的社长森田幸一的坚持下,展览并没有停止对外开放。可是八时一到,会场内的照明突然全数熄灭,黑暗持续了五分钟,当灯光再度亮起,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存放莹玉的展示柜已经空空如也了。

「莹玉不见了!」最先发现异状的是距离展示柜最近的国见。
「开甚么玩笑?根本就没有人接近过展示柜!」金田一反问。
「请各位容许我们进行搜身!」岩泉说,其余「青叶」成员应声后,便为所有参观人士安排简单搜身。

「报告岩泉警部,我们已经为所有人进行搜身,但一无所获!」矢巾汇报。

「他们两人依旧是那么神通广大啊…只不过不晓得是谁下的手罢了。这次真是反常,竟然连宣告是谁得手的卡片都没有出现,目标物就不见了…」岩泉苦笑︰「看来再搜下去也是没用的了,各位同事,收队!」

「是…」其余「青叶」成员垂头丧气地收队。

两小时后,展览会场关闭,工作人员亦全数下班,本应空无一人的会场内却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怪盗「太阳王子」—日向。他中断了会场内的所有闭路电视的运作,又解除了保安系统。他走到展示柜前面,又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展示柜随即升高,露出藏在下面的真正的展示柜,以及本该被盗走的莹玉。日向满脸笑容地取出莹玉,并在展示柜面贴上专属于他一人的浅橙色、印有太阳纹章的卡片,宣告他击败怪盗「黑夜帝王」及怪盗对策组,成功夺宝。

此时,展览会场里出现了另一名不速之客,当然是身为怪盗「黑夜帝王」的影山。他看见日向手上的莹玉,惊讶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他连忙走近日向,问个清楚。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我还以为你一早已经把莹玉偷到手了。你是怎样瞒过在场所有人的眼睛的?」影山问。

「我可是魔术师啊!你实在是太小瞧我了。」日向笑着解释︰「很简单的视觉错觉和光折射原理罢了。有听过魔术箱的原理吗?我就是用了那个手法。在那黑暗的五分钟里,我降下了一个斜装着镜子的玻璃展示柜,盖着原本的展示柜,而那块镜子亦遮住了莹玉。这是利用了镜子将周围墙壁的部分连远近感一起反射出来的特性,才能成功的『空箱子的错觉』。虽然正面进攻是我最常用的手法,但偶尔也要像这次一样,多费一些心思来行动,才能出其不意,让怪盗对策组无从应对,这样我的机会才更大。论计划周密,我不是你的对手;但论临场应变,大胆的行动模式,则是我占优。所以,每当我利用魔术机关来行动的时候,你往往会措手不及,最后被我成功得手。」日向笑得灿烂。

「这次我真的是只能彻底认输了。」影山轻叹一口气,摊手认输。不过他很快便调整好心情,并笑着发问︰「下次可不会这么容易啰?」

「我接受挑战!尽管放马过来!」日向也露出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

「话说回来,这颗莹玉真的非常漂亮,你把它卖掉好像有点可惜喔。」影山仔细打量日向手上的莹玉,说。

「反正我会自己去买一颗收藏啦!你要不要也买一颗?」日向问。

「那么…它的原产地在哪里?」影山感兴趣地问。

「当然是全日本最有南国气息的那个地方!我应该在这一两个月内会去那里一趟,你要不要一起来?」日向笑着问。

「那里的话,确实是值得一去啊…」影山期待地笑了。

翌日—
「他们两个真是的!」泽村看完报纸头版后,大声抱怨︰「复出后第一次行动就闹得这么大,还要是对着干,会不会影响他们回来出任务时彼此的信任度和默契的?」

「别那么爱操心,大地。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不像是以前单独行动时的水火不容了。他们现在不会恶意破坏对方的行动,只会比拼计谋和各自的本领。再说了,他们还会把所得款项秘密捐出,贯彻我们的义贼作风。没甚么不好的吧?」菅原问。

「话是这么说,但他们真的可以毫不计较吗?普通而言,心里多少也会有些芥蒂的吧…」东峰担忧地问。

「那就是他们两人自己的事情了,我们根本无权过问啊!」西谷笑着说。

「比起这个,昨晚是岩泉警部带队的吧?及川警视到哪里去了?」田中问。

「他好像正在休假,至于具体地点就不知道了。」缘下回答。

冲绳—

及川清醒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他完全不晓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在来到冲绳的第二天晚上,参观过美国村之后,稍稍喝了一点酒,之后的事情就毫无印象了。及川还留意到,自己现在正是被双手反绑的状态,他心里大呼不妙,却只能默默等待把自己拘禁的人出现。房门在此时忽然打开,有六个人走了进来,所有人全是黑布蒙面,穿着黑色西装。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日本警察,你们把我捉来,到底是想怎么样?要我加入你们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简直是痴心妄想!」及川高声质问来人。

「你并不普通啊。前日本警方人质救援班的王牌狙击手,现任重案组警视兼怪盗对策组『青叶』分队队长,及川彻先生。只要能得到你的聪明才智,想必对我们双方也有好处。」其中一人用直白的语气说。

「我听你在胡说!」及川咆哮︰「我有非得留在日本当警察的理由!」他顿了一顿,又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本来是日本警方人质救援班的狙击手的?知道这件事的,除了我本人之外,在全日本不会超过十个人!」

「日本警方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光明磊落。在那种贫瘠的土地上,是结不出丰硕的果实的。即使你本身再怎么出色,也无力挽救。别再走错路了,及川。」另一人用说教的口吻劝告及川。

「如果连我也放弃,那才是真正的绝望。我早已知道,但不打算屈服。」及川问︰「你们的目的到底是甚么?」

「夺取国际政府权力。很好玩吧?」另一人用开玩笑般的口吻把他们的目的道出,但气势却依然逼人。

「哈哈!做出这种事情来,别以为国际刑警会放过你们!在日本,我们重案组也不会善罢干休!」及川放声大笑。

「你已经被我们捉住了。根本不会有任何势力能威胁到我们。」第三个男性用沉稳的语气开口。

「那可不一定吧?最低限度,就算你们的人渗透了国际刑警,也不能撼动绝对中立的国际特工组!他们一定会治你们的罪的!」及川强硬地说,他知道,国际刑警其实有些不太好的传闻,于是便搬出国际特工组的名号,想着多少也能吓唬一下对方。

「他们已经被『伊达』害得焦头烂额,又怎会有空来理会我们?」第四名男人质疑及川的说法,他的语气比较老成。

「不见得吧。焦头烂额的,反而是『伊达』才对。承蒙『乌鸦』们的关照,他们最近可没有甚么成功的买卖。是『伊达』把我给绑来,再卖给你们的吧?」及川指出「伊达」最近面临的窘态,反问。

「真不愧是你,竟然能看破到这地步。」第五名男人说,最后一个人却没有作声,只是点点头。

「很简单的事。我之前救出了其他遭他们拘禁的重案组同事,报复是一定会有的,只是我没想过,居然会是这种形式。」及川淡然地回答。

「你便留在这里吧。奉劝你一句,还是趁早死心加入我们为妙。因为不会有人能找到并救出你的。」一开始说话的人说。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加入你们的!」及川扮了个鬼脸,态度丝毫没有软化。六人互相对望了一会,便逐一退出房间。

等到六名神秘人全数离开,及川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在确认了房内没有任何监视器后,才偷偷解开绑起自己的双手的绳索和锁。

「那么~要怎么办呢?」及川想︰「手机应该被没收了,不过他们又怎会想到,我身上其实贴身藏着另一部有GPS功能的手机呢。拜托你了,小岩。快些察觉到我失踪了,然后来救我啊…」他打量了房间一眼,肯定没有能偷偷逃出去的方法后,便开始思考起来。「到底他们会是甚么人?听他们的语气,好像也跟『夜鸦』他们结下过梁子,难道除了『伊达』外,他们在国际上还有仇家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也有可能会来救我吧…毕竟,上次他们便出手救下了被『伊达』拘禁的『青叶』成员,同时把我引去救人,说不定他们这次也会愿意来救我呢。但前提是他们得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才行啊…」他越想越累,只好小睡一会。

黄昏时段,岩泉在大街上踱着,但因为及川不在身旁,他竟然觉得有点寂寞。

「已经三天没有传来新的讯息了…那个垃圾川真是到哪里也要别人担心。嗯?」岩泉一看手机,想起某件事情。

那是在及川出发去冲绳的前一晚,岩泉久违地来到及川的家里,帮忙他收拾行装。

「怎么,你要带两部手机去渡假?」岩泉意外地问,他是知道及川有两部手机,但从没见过他把两部都带上的情况。

「以防万一嘛!另一部是有GPS的功能的。干我们这行的人啊,结下的仇家只多不少,总得做个保险吧?」及川笑着说︰「拿你的手机给我!」

「干甚么啊?」岩泉不解地问,但仍交出手机。及川拿着两部手机按了好一会,才满意地点头。

「这样就行了!」及川交还手机,说︰「你可以用那部手机追踪到我的GPS手机!要是我真的出事了,就靠这个来把我给找出来吧!如果我连续三天都没有给你传讯息或是接听电话的话,那我就肯定是出事了!」

「不要说那么不吉利的话好吗…?」岩泉苦笑,他最受不了自己的上司兼青梅竹马说出杞人忧天或是丧气的说话。

「我只是跟你说清楚罢了…连这也不准说,小岩你真的是我的老妈吗?」及川叹了一口气,半开玩笑地说。

「垃—圾—川!」岩泉咆哮︰「你敢再说一次看看?」他抡起拳头,追打及川。

「哇呀—!我知道了嘛!小岩大人,饶命啊!」及川高声求饶。

岩泉结束回想,心想︰「那笨蛋到底看穿了多少…就连现在的状况都被他预料到了吗?看来我只能亲自到冲绳跑一趟了啊。」

他走了进去一家快餐店吃快餐,却听到旁边的女生们吱吱喳喳地讨论某个令他感兴趣的话题。

「听说是真的哦?在日本,有唯一能联络国际怪盗集团『夜鸦』,请他们帮忙的方法!」短发女生说。

「我知道、我知道!只要在乌野町的乌鸦神社里,在绘马上写好要委托的事情和委托人的资料,再挂在许愿架上,『夜鸦』他们便会知道的了。他们如果愿意接受委托,就会在数天内把委托的物品送回来!」长发女生回答。

「说起来,『太阳之间』应该是怪盗『太阳王子』大人的委托网站吧?」戴眼镜的女生插口。

「不会有错的。毕竟那里可是有只属于他的太阳的纹章哦?听说,只要你在网站里留下有关资料,而『太阳王子』愿意接受委托的话,就能在数天内拿回东西!」短发女生回答。

「他好像没试过不接受委托吧?」长发女生说。「他那么好人,怎会拒绝伸出援手?」戴眼镜的女生不忿地反问。

「反正我是不可能要其他人过来帮忙的了,干脆违规委托他们看看吧。」岩泉想。

「夜鸦」的公寓—

「各位,我们今天接到了一个很令人为难的委托。」泽村宣布。

「甚么委托?」田中和西谷齐声问。

「是岩泉警部的委托。他请求我们找出到了冲绳度假,但已经有三天没有消息的及川警视。他认为及川警视很有可能出事了。」菅原接口。

「及川警视竟然失去联络?该不会是『伊达』的报复吧?」东峰担忧地问。

「但那边最近没有甚么可疑的动作,有可能是其他未知势力的手笔。」缘下推测。

「那么,我们要怎么办?这个委托,到底是该接还是不该接?」月岛问。

「阿月,你觉得我们会有拒绝的权利吗?」山口问,西谷随即抢白道︰「不可能吧!」

「只是要做得技巧一些罢了。月岛和山口你们马上出发去看看情况,可能的话要想办法接触岩泉警部,尝试锁定及川警视的所在地!确定之后马上报告,我们会安排增援!这次救援行动不能亮出我们的名号,要秘密行事;增援由『夺还组』负责,影山你则要和日向一起待命,准备随时出动!」泽村下令,众人随即回答︰「是!」

「说起来,今天一直联络不上日向…你们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吗?」菅原问,其他人摇头表示不知道。影山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搭挡是不会毫无缘故地失去联络的,因此肯定是有事发生了。「我去找他!」他抛下这句话,便冲出公寓大门。

「他真的很着紧日向呢。」山口评道。「还要是难以置信的地步。」田中追加一句。「真不知道该说他们的关系是好是坏了。」月岛叹了一口气,说。

 

影山取车后,便开启了车上的免提装置,并打电话到日向家。他是「夜鸦」里唯一一个知道日向家的电话号码的成员,当然这是他逼问日向的结果。但他当初是基于以防万一的缘故,才会这样做。

「是小夏吗?你的哥哥呢?能否请他来听电话?」影山焦急地问。

「我哥哥?他不在家呢!他一小时前,慌张地回来收拾了一些行李,便出门去了!我追问他要去哪里,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急,他也只是说人命攸关,要马上前往冲绳!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小夏反问。

「那个呆子!」影山吓得脸色煞白,他定了定神,才说︰「谢谢你!我马上回去收拾行李和订机票,一定会追上你的哥哥的!」他一听便晓得,日向是因为接到了岩泉警部的委托,才会急忙前往冲绳的。

「机票的事情交给我!我马上帮你安排我们集团名下的私人飞机,今天傍晚出发去冲绳!我会请小武送你去那里!但作为交换,请你绝对要保护好我哥哥喔?虽然我百分之百信任他的能力,但这次总是有些放不下心来…所以,身为他最信任的搭档的影山哥哥,请你一定要帮助他和保护他!」小夏请求。

「包在我身上!虽然他未必需要,但我绝对会保护好他的!」影山说罢挂线,想︰「呆子日向,急着救人也不是这么乱来吧?你一定不知道,我们『夜鸦』也接到了岩泉前辈的委托,而且已经由月岛和山口先行出发去看看情况,顺道救人吧?拜托了,千万不要有甚么闪失啊…我可是已经发过誓,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你的。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补偿…」他转念又想︰「及川前辈,请你务必要平安无事…」影山只好加大油门,务求尽快赶回住处收拾行装前往冲绳。

 

冲绳—

岩泉来到了及川告诉他自己在这边投宿的酒店,发现及川并没有拿走自己的任何行李,更没有办理过退房手续,他越想越担心。他决定马上付诸行动,按照及川的GPS手机发出来的讯号去把及川找出来。他驾车离开酒店,但他绝对没想到,自己已经被人跟踪了。

「阿月,怎么办?要一边追踪一边请求增援吗?」山口在电话中问,他的坐驾正跟岩泉的车子保持三个车位的距离,避免被发现。

「我不认为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月岛说︰「还好这里的交通不太繁忙,跟踪起来还算容易…只是要不被发现的难度有点高。你要小心。」他不忘叮嘱山口。

「是的!到了目的地之后,我会想办法潜进去,把及川警视救出来!」山口说罢挂线。月岛挂线后,开启追踪器,尝试推测岩泉的目的地,希望能抢先他一步到达,以作好营救的准备。

 

***

 

及川终于瞄准一个机会,成功逃出禁锢他的房间。他徒手打晕一个守卫,夺下对方的配枪。靠着他精准的枪法和身手,及川顺利地摆平了不少追兵。但他的体力在这一阵的急速奔逃后直线下降,他实在怀疑自己还有没有成功逃出去的可能。就在他要放弃的瞬间,一个橙色的人影出现,转瞬间就摆平了所有纠缠他的追兵。及川看见这个久违而熟悉的人影,不由得愣住了。

 

「那身橙色披风和斗篷…你是…怪盗『太阳王子』!」及川难以置信地说︰「你果然还活着!为什么你要救我?」

「不论是甚么人,只要是有需要的人,我都会接受委托,去帮助他们。即使你是与我为敌的人也好。及川警视,我确实把你给救出来了。」怪盗「太阳王子」说︰

「我们先离开这里!他在等你呢!」他随即一把拉走及川。

「『他』?」及川问,到底是谁呢?他好奇地想,却撞上了突然停下来的「太阳王子」。

「呜!有埋伏!就料到没那么简单能逃出去…」怪盗「太阳王子」说。及川看见他在斗篷内袋似是摸索了一阵,像是想要找出能帮助他们脱离困境的道具,他看见他最后摸出了一个罐子。

忽然,枪声连续响起,埋伏的人倒了一地。烟雾散去后,一名枪手信步走近两人。

「神枪手?好强的狙击能力!」及川马上判断出,这里来了一位狙击能力超强的枪手,程度丝毫不比从前仍在人质救援班里的自己逊色。怪盗「太阳王子」瞧见来人,身体微微一震,似是吃了一惊,但因为他戴着兜帽,所以及川无法看见他的表情变化。

「你怎么会跑来这里的?笨蛋『帝王』?」怪盗「太阳王子」意外地问。

「呆子!『笨蛋』二字是多余的!你才是,为什么要擅自行动?」身材高挑的男性问,一样是用变声器改造的声音。不过,及川总觉得,自己曾在哪里听过这把平板、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

「总不能放着不管吧?」怪盗「太阳王子」和来人呛声︰「再说你自己现在也不是来了?」

「我…我不放心你…你这个『太阳』实在是有够乱来的…」男人嘀咕,又说︰「不过,既然你能救下及川警视,就不跟你计较了。」

及川一脸茫然地看着斗嘴的二人,他这时才想起还未询问突然出现的这位枪手的身份。正当他想开口的时候,他却忽然瞧见了对方身穿一套深蓝色的礼服,头戴一顶高筒礼帽。

「你该不会是…怪盗『黑夜帝王』吧?见鬼了!偏偏是欠下你们两个的人情…」及川苦叫︰「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

「我只不过是来接这呆子回去罢了。该走了,有人在等我们的。」怪盗「黑夜帝王」说,他轻轻撞了「太阳王子」一下,催促对方。

「呆子前呆子后的…我可没有得罪你吧?笨蛋『帝王』!」怪盗「太阳王子」高声抗议「黑夜帝王」称呼他的方式。

「不准那样叫我,你这个可恶的『太阳』!」意外的,「黑夜帝王」竟然顶回去。

「两位意外地熟络呢…」及川看着斗嘴的二人,饶有趣味地说。这种相处方式,像极了他和岩泉,他想。「才没有!」二人同声否认。

三人成功逃至大厦的出口附近,及川已经不住哈腰喘气,因为长达四天的监禁生活已经对他造成了不少负担,一轮急奔后更是令他的状态雪上加霜。

「那么,就把你送到这里了。」怪盗「太阳王子」说,他跟「黑夜帝王」对视一眼,似是取得了甚么共识。同时,一阵爆炸声响起,吓到了三人。怪盗「太阳王子」跟「黑夜帝王」再次望着对方,两人心知是西谷等三人的手笔,也是要他们尽快会合的信号。

「慢着!你们为什么要失踪接近大半年?这次又是因为甚么原因而来救我?我可是警察,是负责逮捕你们两人的警官啊?」及川困惑地问。

「只是完成委托而已。」怪盗「太阳王子」说,怪盗「黑夜帝王」则追加一句︰「我虽然没有接受委托,但你毕竟是位好警官,没有明知道你身陷险境也不仗义帮忙的道理。」

「至于失踪的理由,则无可奉告。再见,及川警视。有缘再会!」二人一起说完这句话,便同时向及川鞠躬,随即闪身离去。过了不久,有一条人影跑至,正是岩泉。

「垃圾川!你害我担心死了!」岩泉甫一与及川见面,就立即赏了及川一记耳光。「好痛!小岩你就不能手下留情吗?人家才刚刚脱离险境耶!」及川掩脸叫痛。

「谁叫你这么不小心,被来历不明的家伙捉住,弄得我要请假过来冲绳还有跟『夜鸦』和怪盗『太阳王子』求援?」岩泉大声数落及川。

「是你委托他的?」及川大感意外,便追问下去︰「我可没看见那群乌鸦,却得到了怪盗『黑夜帝王』的搭救…你没有委托他吧?」

「是没有。不过,『夜鸦』到底有没有出手相助,其实不太好说呢…」岩泉说。因为他明白,及川能这么轻易地逃出来,应该是有人暗中潜入,放走及川,以及兵分数路,吸引追兵的注意力。这么大规模的营救行动,绝对不是只靠怪盗「太阳王子」和「黑夜帝王」二人就能做得到的。

「咦?」及川问︰「甚么意思?」「没甚么。」岩泉说︰「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才不要!人家的行程都没完成!小岩,你就多陪我留在冲绳几天吧?」及川提出一个任性的要求。

「难道我有拒绝的权利吗?」岩泉苦笑,及川笑得灿烂,是难得的纯真笑容。不过他又想起了怪盗「太阳王子」和「黑夜帝王」二人。「那两个人果然很有魅力呢…希望还能有机会见到他们,跟他们交手吧。」他心想。

 

仙台市大会堂的休息室内,木兔和赤苇看着要求他们二人委托他们保护的物品的委托信,展开讨论。

「我很期待能跟那群乌鸦们交手呢!我们一定能赢的,对吗?赤苇。」木兔问。

「最好不要。因为,如果要跟他们交手,那就表示我们的委托人有问题啊…木兔前辈,你该不会没弄清楚这一点吧?」赤苇苦笑反驳。

「会吗?」木兔不解地问。「木兔前辈,你是笨蛋吗?你真的没发现?」赤苇重重叹了一口气,反问。木兔摊手摇头,表示完全不知道。

「说我不抱有期待是假的…但我们干这份工作只是为了糊口,可以的话,还是不要跟为了大义而行动的他们交手为妙…」赤苇低声嘀咕。

 

待续

评论(2)
热度(16)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