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及川篇(2)

「下雨了啊…明明昨晚有祈求今天能放晴的说…怎会这样的?难道有事发生了?」日向起床梳洗后,发现天气比预期中的坏,奇怪地想。作为「被太阳宠爱之人」的他,拥有只要祈求,就一定能让隔日天气放晴的特殊能力。而且身为「太阳一族」这一任的当家,更是让这个能力明显到一旦他心情不好或没有祈求,雨天的机率便会近乎百分之百。所以今天的这个情况,可说是绝无仅有。因此他非常不安,连忙打开平板计算机,同时开启自己的私人梯阵系统和情报网,看看有没有甚么特别事情发生了的消息。他操作完毕后便直接下楼吃早餐,毕竟这种天气并不是晨跑的好时机。

「哥哥~今天的天气很差啊!你没有祈求放晴吗?」小夏问。

「问题是有也没有用…这还是第一次。希望不要有甚么麻烦事发生好了。」日向苦笑。

待他用餐完毕,回到自己房间后,他一看梯阵显示出来的通讯纪录和情报网过滤出来的重要情报,不由得揉揉眼睛。「我…没看错吧?」他自言自语,再看一遍。「大事不妙啦!」他吓得马上把平板计算机收进包里,穿上雨衣,「咚咚咚」地冲下楼,从杂物间推出自己的脚踏车乘上,打开大门,「叮叮当当」地在雨中奔驰。

 

另一边厢,影山刚从睡梦中惊醒。「怎会梦到那时的事…及川前辈不会有事吧。」他想,把他惊醒的梦和过去发生在及川身上的不快事件有关,令他十分不安。他的手机偏偏在这时响起,他不情愿地接听,问︰「喂?」

「影山,出大事了!虽然这个情报未经官方确认,但不会有错的!『他们』…遭了『铁壁』的毒手!」电话的另一头是秋山,他的声音十分紧迫。

影山听懂了秋山的暗示,当场失手把手机掉到地上。他这才明白,刚才梦到过去的事情并不是偶然。待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便连忙拾起手机,问︰「『他』呢?」

「不知道,你还是快些去『那边』,看看有没有甚么消息!恐怕事情会演变成需要你们出手的地步!」秋山警告。

「谢谢你特地通知我。」影山说罢挂线,急忙梳洗并换上外出衣服,再锁好家门,连早餐都没吃,便坐上自己的车子,发动引擎急驶而去。

然后影山与日向便在「夜鸦」的公寓大门前不期而遇。

「这么早啊,影山。」日向问。「你也是啊,日向。原来你会开脚踏车?」影山问。「嗯,毕竟不能请小武送我过来。」日向答,又说︰「希望前辈他们已经醒了。」「啊啊。」影山说罢便开门进去。「各位!出大事了!」他叫道。

「怎么了啊,这么早…是日向和影山?」泽村,菅原,缘下和木下四人正坐在饭桌旁,悠闲地喝茶。

「出事了啊!警方重案组,也就是大部分的『青叶』成员,被『伊达』捉去了!」日向和影山一起把自己想要告诉众人的事说出来,却互相吓到了对方,只能大眼瞪小眼,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是真的吗?」菅原问,又说︰「缘下,木下!快去跟『他们』确认!」

「是真的,有他们的紧急联络!」缘下一看计算机,说。「可恶…这可是公然挑衅行为!各位,别睡了!快起床开作战会议!」泽村连忙去不同的房间叫门,把还在睡梦中的其他「夜鸦」成员给叫醒。

扰攘近十五分钟后,全体「夜鸦」成员终于都坐到了大厅。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为甚么你们会这么快便得到这消息?」泽村问。

「因为…」影山和日向同时开口,日向马上打住不说话,让影山先说。

「我的情报提供人今早突然联络我,说『青叶』中了陷阱,被『伊达』捉住了,但详细情况则不清楚。我想弄清是甚么回事,便来跟大家报告。」影山说。

「我是觉得今日天气太反常,可能有事发生,于是便截听了一下警方重案组昨晚的通讯纪录,结果听到他们主动闯入『伊达』巢穴的消息,我便顺道确认一下,发现原来除了『大王阁下』之外,所有人均下落不明,应该是被拘禁了。」日向说。

「及川前辈没事吗…还好。」影山松一口气,说。他转问泽村︰「首领,怎么办?」

「不愧是恶名昭彰的国际犯罪组织,干的事也特别夸张。」月岛插口︰「我们应该不能不管吧?尽管这件事本身有很重的内鬼的味道。」

「确实啊。在公,我们不能对『青叶』见死不救﹔在私,『伊达』是我们的仇敌,也不能让他们胡作非为。这事我们是管定的了。」泽村答,又补充︰「我们收到的情报基本跟你们说的一样,只是多提到了被拘禁的他们被转移到别处去了。我宣布,在救回『青叶』前,『夜鸦』的所有活动暂停!咖啡厅继续营业,所有成员暂时自由行动,分头收集情报!我也会拜托他们继续查下去的。」

「那个…我一直想问,首领说的『他们』是?」日向好奇地问。

「是跟我们直接联络的情报贩卖组织!有机会介绍给你和影山认识!」菅原说。

「好了,大家应该饿了吧?我给你们买来了早餐,快趁热吃吧!」一个穿运动服的男人拿着两袋食物进入公寓。

「乌养先生!」众人喜出望外地说︰「谢谢!」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是「夜鸦」的资金提供人,常常带食物来慰劳他们。

「看着你们,就会觉得当初的决定没有错。」乌养说。

「哪里的话!我们才是要谢谢你,给予了我们这个安身之所!托你的福,我们这群有着痛苦过去的人,才能成为互相依靠的一家人!」泽村说。

「就是嘛!」众人齐声说。「吃饱了吗?要过去咖啡厅准备开门了!」菅原问。

「是的!」又是一次同声回答,菅原满意地点头,看见日向和影山这两个新人如此快便跟其他人混熟,作为副首领的他就最开心不过。只是,刚归队的月岛不知何故,常跟二人斗嘴呛声,把气氛弄得十分尴尬,害他常要居中调停。身为首领的泽村也尝试过出面介入,可惜没有太大效果。于是大家只好采取放任态度,除非三人真的闹得太过火,否则不会干预。幸好山口也有帮忙,要不然三人的关系就只能继续恶化下去了。

「我说阿月,为甚么你老是要跟日向和影山过不去?」山口还是忍不住发问了。

「一是因为我直至现在,还未能接受那两位的『真正身份』,二是因为那两位实在是典型的热血笨蛋,与他们相处很难不令人气结。」月岛苦笑回答。

「都是伙伴了,你便试着去体谅他们一下吧 。」山口说︰「毕竟大家也在重新接纳你呢。」

「唔!」月岛意外地盯着山口好半响,才说出话来︰「半年没见,你变得成熟了,山口。」

「只是变得比较圆滑罢了。」山口不好意思地说,又问︰「你刚才说,『青叶』被『伊达』拘禁这件事有很重的内鬼的味道,是甚么意思?」

「这件事怎么想也不太对劲吧。『青叶』和『伊达』在日本互相敌对是早已知道的事,很难想象『青叶』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仍闯进『伊达』的疑似据点。我能想到的可能性不多,要么是『青叶』太急功冒进,要不然就是『伊达』特地放出消息或安插了内鬼,引诱『青叶』上当。毕竟这里是日本,只要『伊达』扣下了『青叶』,就不会有其他人敢惹他们,日本警方也不能请国际刑警帮忙,他们就能在这里为所欲为了。这个如意算盘还真是打得不错啊。」月岛分析道。

 

「不愧是阿月呢,能看破到这地步。」山口称赞。「你很吵,山口。这没甚么大不了的。」月岛说。「抱歉,阿月!」山口笑着道歉。

「只能希望唯一没被捉住的及川警视不要轻举妄动就好…他的处境相当的不妙。」月岛暗想。

 

此刻的及川,却是陷入了严重的情绪低潮。昨晚在部下的掩护下逃脱所衍生的无力感和内疚感逐渐把他淹没,上司对他下的命令更是令他灰心丧气—在「伊达」提出放人条件前不能轻举妄动,也不能上班,只可以在家待命。

「可恶~上面的人到底在想甚么?竟然要我对部下们见死不救!不行,即使只有我一个也好,也要把大家给救出来!没空在这儿消沉了!去地下街打听一下消息吧。」及川马上付诸行动,在出门前瞄到了日历。「哎呀?差点忘了今天是他们来日公演的日子呢。打听完消息后,过去看看他们的表演,稍微转换一下心情吧。」他想,并从抽屉取出一张门票,才强自打起精神出门。

乌野咖啡厅—

「大地!有一封信留了在这张桌上。」菅原说,并朝泽村举起信封。此刻正是咖啡厅较空闲的时间,没有多少客人。

「是客人留下的吧?真不小心…咦?」泽村拿起信封端详,发出一声问号。「怎么了?」西谷问。「店子关门后再一起看吧,今天要提早关门了。」泽村的脸色显然变了。

「那么—这封信是?」西谷问,这时咖啡厅已经关门,所有人都结束了手上的工作,围拢在一起,来看泽村得到的神秘信件的内容。

「他们给的情报。估计是『青叶』的下落。」泽村顿了一顿,说︰「没想到他们这次竟然亲自把情报送上门来…看样子,这件事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他动手拆信,把信纸摊开,里面是「伊达」一个据点的平面图,详细记载了据点的位置,对方的警备配置,以及他们目前最想知道的,被拘禁的「青叶」各人的下落。原来他们全被分开监禁,根本没有光凭自己的力量逃出去的可能。众人一起打量平面图,咖啡厅顿时鸦雀无声。

「果然是呢。怎么办?」菅原率先打破沉默。
「不得不去吧?」东峰问。
「错,我是问,及川警视那边要怎么办。」菅原没好气地回答。
「只能想办法通知他了…谁去?」田中问。「会变装的月岛或山口吧。」缘下建议,他望向二人 。

「采取行动的时间呢?」山口问。「要不今晚,不然就明晚。但前提是必须确保我们跟及川警视采取行动的日子是一样的。」月岛建议。

「影山,你最熟悉他,知道他有甚么会去的地方吗?好让我们的人能不被怀疑地接触到他,并交给他情报。」菅原问。

「今天好像是著名魔术师搭档,木兔&赤苇来日的首场公演吧?记得及川前辈很喜欢他们的演出,曾经说过要是他们来日本表演,一定会去捧场的。」影山答,此时日向「啊—」地叫出声来。

「怎么了,呆子?」影山问。「不要叫我呆子!叫人呆子的才是呆子!笨蛋影山!」日向回嘴后,才说︰「要是说那个魔术表演的话,我今晚也打算带妹妹一起去看的!」

「那么…日向,你和山口一起去吧。日向接触及川警视,制造机会;山口趁机把情报给他,小心别被发现了!」泽村下令︰「月岛负责跟踪,以防及川警视会实时行动!」他追加一句。

「是!」日向和山口齐声回答,影山则是陷入了走神状态,不知道在想甚么。

「趁还有时间,我们快部署一下这场拯救行动吧。影山,你怎么看?」菅原问,影山这才回过神来,说︰「抱歉!菅前辈。唔…我觉得我们应该…」两位「夜鸦」的参谋随即指着平面图讨论了起来。

 

「要是那样的话,我先回去了~晚点见,山口!」日向笑着别过众人,离开咖啡厅。山口看着他的背影,不禁若有所思。「山口,你怎么了?不是要去准备吗?为什么看着日向看呆了?」月岛奇怪地问。

「不,没甚么。只是我忽然很好奇,日向他为什么要涉足这一行。毕竟,他不像我或你,又或是其他前辈,是因为无处可去或是要复仇。」山口说︰「他是个有身份又有地位的人,而且还那么乐观向上,实在是很难想象,他竟然会和我们一样,暗地里是半个犯罪者。」

「他的确是『在黑暗中闪耀的太阳』。我当初知道他不是为了自己而行动的时候,也是被吓倒了。更不用提我来到这里,知道他的真正身份的那一刻了。」影山这时已跟菅原结束讨论,便插口道。

「就我看来,你和他两个都不可能干这一行,简直是难以置信。我大概想象得到,首领和前辈他们得知你们的身份时的表情。」月岛吐槽。

「没办法。毕竟你们的真正身份都太惊人了。」山口附和。

「他是说过,自己会成为怪盗,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原本就憧憬『夜鸦』。他也说过,自己只是行义,所以根本不在乎弄脏自己的手。不过,就结果而言,他真的没有做错事。」影山苦笑,又说︰「相反,我几乎犯下大错就是了。」

「说起来,影山。为甚么你会成为怪盗『黑夜帝王』?」山口问。

「这…我不能说。最少,我的理由没有日向那呆子的来得理直气壮。」影山轻叹一声,说︰「我先回去了。」他出了咖啡厅后,才总算松一口气。

「我哪有可能敢向大家坦白,自己最初只是因为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以及向日向报复,才变成一个怪盗,还不惜为此辞职?」影山暗想,他忽然记起了一件事情。「啊,之前特地买给那个呆子的『回礼』,原来一直都忘了给他…只好回去拿了。」他走向自己的车子,用车匙开门,坐进驾驶座,发动引擎。

 

被借来当表演场地的仙台市大会堂内—

「欢迎各位光临我们这场黑暗中的魔术盛宴!我在这里保证,你们今晚绝对能得到最高的视觉享受!」人声从扩音器传出,两名魔术师打扮的男子出现在台上。

「我是木兔,请多指教!」木兔说,又介绍另一人︰「这位是我的搭挡,赤苇!」

「大家好,我是赤苇。」赤苇向观众一鞠躬。

「你那有气无力的语气是甚么意思啦?」木兔大叫。「我才不像木兔先生,每次表演前都会兴奋得昏了头。快说正事吧,别让各位观众等太久。」赤苇的吐槽太一针见血,因此台下的观众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害木兔尴尬得脸都红了。

「好吧好吧,那么我们开始了!女士们先生们,都准备好了吗?」木兔问。

「是的!」观众回答。

「哗,哥哥!这里的气氛很高涨!我们果然来对了!」小夏兴奋地说,她和日向刚刚进入会场,连忙找好位置坐下。

「嘘,小夏!表演快开始了,要安静点!」日向要自己的妹妹小声一点。

「哎?这不是日向财团的主席,日向翔阳先生吗?真意外呢!」及川看见日向,便上前打招呼。他当然认得这位掌管全日本十大财团之一的年轻主席,想着结交一下也不坏,于是主动攀谈。

「你、你好!及川警视,久仰大名了!」日向连忙跟他打招呼,又说︰「工作辛苦了!」

「哥哥,你的脸色很不对劲耶。难不成你又闹肚子痛了?」小夏问。

「没、没那回事!」日向否认,然而这却是事实,他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容易紧张的人,一旦陷入紧张状态,身体便会出乱子。他不是没有做好直接面对及川的觉悟,而是他不擅长应付及川这种会散发无形压力的人。他强行把不适感压下去,便打开话匣子。

 

「及川警视竟然认识我?真是荣幸!话说原来你也喜欢看魔术表演啊?」日向笑着问,他故意选择这个话题,好让及川放下戒心,也让自己冷静一下。

「我很喜欢那两位的表演,所以早就买好了门票来观赏。正巧最近公事不太繁忙,稍微放松一下也不坏。」及川展露笑容,虽然十分勉强就是了。看见这个笑容,日向便没有再作声,望向台上。

 

木兔和赤苇这对魔术师搭挡果然名不虚传,不论是消失魔术,纸牌魔术,抑或是分割和逃脱魔术,都能表现得夺人心神,使观众们不断叫好。而两人在台上的一唱一和,更是让观众们捧腹大笑。就连日向这个曾经学习过一些魔术的行家,都不得不同意两人的表演确实值回票价。一旁的小夏固然看得开心,但令他意外的是,及川竟然也露出了如同孩童般灿烂的笑容。他不禁稍稍宽心,因为及川始乎没因部下被掳走而受到太大打击,因而一蹶不振。

 

场内的照明越变越暗,想要有所动作的话就只能趁这一刻了。这时,日向故意把自己的镜盒弄跌在地上,并俯身拾回打开的镜盒,趁机确认山口的行动。他从镜中的倒影看到变装后的山口趁着黑暗,悄悄把写有情报的纸卡放进及川的衣袋。他同时亦看见了后排座位里,一个身穿黑色外套,头戴鸭舌帽,戴着一副太阳眼镜的男人,正有意无意地看着他—不如说是看着坐在他身旁的及川更贴切。日向正自奇怪,却从这神秘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威压感,他忽然明白这男人是谁了。他好不容易忍着不笑出声来,专心去欣赏表演。

 

表演结束后,日向先和及川道别,自己则是带着妹妹离场。他远远便瞧见了山口朝他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他也向山口点头示意。若是一切按原定计划进行,估计月岛已经开始跟踪了。

 

「这表演真棒!谢谢哥哥带我来!」小夏说,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小夏你喜欢就好!」日向笑着说,兄妹二人走着走着,到了比较少人的街角,日向东张西望了一会,便停了下来。

 

「你该出来了吧?早就露馅啦!笨蛋『帝王』!」日向叫道,刚才坐在他们附近的那个身穿黑色外套,头戴鸭舌帽,戴着一副太阳眼镜的男人随即走出。

「不要那么叫我!」男人反驳日向,并脱下太阳眼镜,竟然是—影山!「难不成让我直接大叫你的姓氏?笨蛋!一些危机感也没有!」日向没好气地说。「你是怎么发现的?」影山问。「你一直在我的后面散发可怕的威压感…再说那身打扮也太引人注目了!」日向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背,心里苦笑,想︰原来影山的乔装打扮的技巧比自己还差。他不懂得越是掩饰,给人的感觉就越可疑吗?

 

「哥哥,他是谁?」小夏问。「我的同伴。」日向苦笑介绍,影山草草地点头,小夏也连忙点头示意。日向瞪着影山好一会,终于还是爆发了。

「为什么要来?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日向扯着影山的衣领咆哮,他知道自己有时很没有危机感,但他没想过,自己的搭档明明很聪明,却做出这种胡涂事来,因此他气得不轻。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亲眼确认他没事。」影山显然没想到,日向会对自己的轻率举动如此生气,所以他只好妥协地说︰「对不起。」日向闻言才松手,二人陷入尴尬的沉默。

 

这时,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收到讯息的铃声,他们一起拿出来确认后,脸色大变地看着对方。「他未免太快采取行动了吧?」日向问。「及川前辈虽然比谁都要冷静,但一牵涉到同伴,他便会不顾一切。」影山无奈地说︰「快回去拿东西吧,要动身了。」「没有那个需要。」日向瞪了他一下,说︰「我会带背包过来,也是因为这个缘故。」「看不出来,你会早有准备。你的妹妹怎么办?」影山问。

 

「我已经把我家的司机叫来了。」日向说,并转向妹妹︰「小夏,哥哥要先走了。自己小心哦?」

「放心!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小夏展露笑容,说︰「我的王子大人,今晚也要好好加油喔!不要让我失望了?」

「不用担心。『太阳』的爱子,乌鸦的一员,从不失信。」日向摸摸小夏的头,答道。此时武田驾车赶到,日向和影山送了小夏上车后,便一起急步往反方向走去。

 

「你的妹妹知道你的另一个身份吗?」影山意外地问,他从兄妹二人的对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知道啊。」日向轻描淡写地回答,又问︰「你有开车来吧?」影山没有作声,只是点头回答,但他忽然想起自己身上有必须交给日向的东西,便说︰「喂,日向!接着。」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纸袋,丢给日向。日向接着纸袋,也从自己的背包摸出一个大小相若的纸袋,丢回去给影山,大出他意料之外。

 

「这是甚么意思?」影山问。「你欠我一份回礼,我欠你一份人情。不是吗?」日向反问,笑着说︰「这下我们扯平啦!」

「呆子…」影山低声骂道,但他已经脸红了。他当然知道,日向丢给他的这份礼物,是作为当初他仍身为搜查官的时候,冒险在一场围困事件中救下身为「太阳王子」的他的回礼。那次事件,每当他回想起来,他还是犹有余悸,其惊险程度丝毫不比他在人质救援班执行过的任何任务来得差。他事后也多次想过,要是自己没出手,又或是日向的身手差了那么一点的话,两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想到这里,影山不禁庆幸,他们实在是吉人天相。他随即收拾心情,走到自己的坐驾前面,开门坐进驾驶座,日向也钻进后座,扣好安全带坐好。影山见他坐好了,便发动引擎。

除了负责跟踪及川的月岛外,所有能出动的「夜鸦」成员,都来到了距离「伊达」扣押「青叶」的据点不远的一个小公园,作为临时集合地点。

 

「那么,再确认一次,我们这次行动的目的,是把所有被扣押的『青叶』成员救出,不是和『伊达』直接交手,同时要确保前来救人的及川警视的安全,都明白了吧?」泽村向众人问。

「明白!」众人一起回答。「所有人都有一份地图了吧?我再重申一次,把人救出后就要直接开溜!谁去负责救出哪几位警官也要记好!我方人手、武器都处下风,这次救出作战能否成功,靠的就是大家的能力,还有就是我们能有多快把『青叶』他们全数救出了!」菅原叮嘱。

「武器和通讯器都有准备好了吧?记住,跟『青叶』他们说话的时候,一定要使用变声器!连帽斗篷的兜帽也绝不能脱下来!不论是让『青叶』还是『伊达』的人看到我们任何一个人的真面目,后果也一样严重!所以各位,一定要小心!」缘下说︰「我和木下会留在这里,透过通讯器指示大家的行动,这次事关重大,请千万不要擅自行动!」众人脸色凝重地点头后,便套上连帽斗篷的兜帽,并把自己擅长使用的武器拿在手中。这时,通讯器传来声音。

「各位,『满月』报告,及川警视很快便会抵达,预计还有两分钟!请准备开始营救行动!」是月岛的报告。

「好,我们上吧!」泽村说,众人围了一个圆阵,应声道︰「是!」

 

及川看着手上的情报卡,按照指示来到了「伊达」扣押「青叶」的据点附近。他已经穿上避弹衣,也带上了枪和子弹,希望能对自己的行动有所帮助。不过,他实在是想不透,到底是谁向他通风报信,又是在甚么时候把这张卡片放进自己的衣袋,自己还丝毫不觉。虽然他不清楚给他这个情报的人的目的,但在没有其他消息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部下们真的是被拘禁在这里了。他丝毫不想理会自己的违规行动会造成甚么后果,他只是想要救出所有他视为好兄弟的同僚们,哪怕要用他的性命来交换,也是在所不惜。

 

及川打量了周遭一眼,便闪身潜入据点。他得到的情报卡并没有详细记载被捉的人的所在地,因此他现在可说是乱闯一通,走一步算一步,希望自己能幸运地找到部下们。正当他走到一个拐角,却隐约瞧见前方有人把守,他连忙躲起来,细细打量眼前的情况。只见有两名看守持枪把风,身后似是一个拘禁室。及川心中虽然惊喜,但他还是谨慎地拿出佩枪,细心估算自己该如何出手,才能击倒守卫,并安全把人救出。

「我只有一个人,对方却有两个人,身上还有通讯器材,该怎么做才能在不引发骚动的情况下,把人给救出来…」及川想,此时他忽然听到身后有极微细的声响,吓得连忙转身举枪相向,却反被对方抢先一步,握住持枪右手,并作了个「噤声」的手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及川亦是一愣,但也只得服从。

「及川警视,你也真是够胡来的了,竟然一收到消息,便不顾一切地闯进来…你可是害惨我们了。不愧是『他』的前辈,这种性子简直是一个样子…」来人低声说,及川一听便知他使用了变声器。他细心打量对方的衣装,只见他身穿一件黑色连帽斗篷,兜帽完全掩盖了他的长相,但及川绝对不会认错这件衣服,是怪盗集团「夜鸦」的标志性装扮。

「为甚么…你们要插手这件事情?回答我!」及川尽量压下声音问。

「我们的宗旨是帮助有需要的人,即使对方是我们的对头也一样。当然,『伊达』那群犯罪分子例外。再说了,要是连你也失手被擒,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来人正是月岛,他顿了一顿,又说︰「听着,我数到3,你便冲出去,击昏左边那个看守,右边那个由我处理,尽量不要开枪,办得到吧?」

「正有此意!」及川一口答应,月岛便松开手,并跟他保持了一些距离站好。「1,2,3!」月岛一数完,两人便应声而出,及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枪枪托敲晕看守,月岛则是从衣袋取出一支喷雾一喷,让另一个看守陷入昏迷。两人把两名看守拖到一旁,及川摸索了二人的衣袋一阵,便取出识别卡,往墙上卡片阅读机一刷,门应声开启,他一看里面的人,便稍微放心下来,正是花卷和松川两名警部补。「队长?」两人难以置信地问。

「谢天谢地!你们没事就好,我来救你们了!」及川问︰「其他人呢?」

「其他人被关在不同的独立拘禁室中。」月岛答︰「他们应该已经被救出来了。剩下的就是等候联络和逃出去了。」

「其他人都已被救出?这到底是甚么一回事?」花卷问。「你是『夜鸦』的人吧?为甚么要出手救我们?」松川问。

「我们所做的事,只是全凭一个『义』字。」月岛说,这时他听到通讯器传来声音,他便插入通讯︰「『满月』报告,已确保及川警视,松川和花卷警部补也获救了。请求进一步指示。」

「太好了!『满月』,辛苦你了!其他被捉的警官们也基本被救出,只剩下由『太阳』和『帝王』负责的岩泉警部还未有消息而已!只要他们一有联络,我们便可以撤退!」泽村说。

「明白。」月岛结束通讯,但心里却隐隐有点担心︰「那对拍档不会有事吧…」及川三人见他突然安静下来,也不敢详细询问。还好,这阵静默不是持续了很久,通讯器再次传来声音,月岛连忙细听︰「『太阳』报告,已救出岩泉警部,但他不肯跟我们一起走,执意要单枪匹马去救其他警官,现在我和『帝王』正尝试阻止他!」日向说出状况,月岛听罢不禁大叹一口气,想︰「怎么怪盗对策组的警官每个都这么固执…」他转念一想,插入通讯︰「『太阳』,请让岩泉警部听听。」

「噢,好。」日向应声。月岛趁机把通讯器递给及川,说︰「警视大人,你的青梅竹马正在耍脾气,不肯让我们接应他,请你帮忙劝劝他。」

「你们怎么知道…」及川不及细问,便接过通讯器,他已经听到岩泉的咆哮声了,只好出声制止。「小岩,别闹了!这次便相信他们吧!其他人全被他们救出了,我现在也跟阿松和阿卷在一起!先跟他们逃出去再说!好吗?」

「垃圾川…」岩泉吓了一跳,又说︰「好吧!不要有事喔!」

及川这才放下心来,把通讯器还给月岛。「『黑柱』下令,所有人马上带着『青叶』的警官们撤退!尽量不要跟『伊达』的人起不必要的冲突!记着,我们这次的目的只是救人!」泽村下令。

「是!」众人回答,月岛关掉通讯器,转向及川三人,说︰「三位,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好。」及川答,又问︰「我们从原路离开?」

「你们跟紧我就对了。」月岛不想多作解释,抛下这句话便跑了起来,及川、花卷和松川三人也只得跟上他的脚步。月岛一边留神倾听缘下透过通讯器传来的指示,一边谨慎地前进,避开「伊达」的耳目。及川三人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也只能服从地跟在月岛身后。不过他们很困惑,为甚么「夜鸦」一众不仅得到他们落难的消息,并策划了把他们救出的行动,还对这个据点的构造了如指掌。但谁也不敢出声询问,于是四人便沉默地前进。

 

另一边厢—

「可恶!我们被围困了!」岩泉说,他和日向还有影山三人被「伊达」的人包围,进退不得。

「全都是岩泉警部你的错!要是你一开始愿意直接跟着我们离开,便不会变成现在的情况了!」日向抱怨。

「对不起,但我那时真的没办法马上相信你们,而且我也很担心他们。」岩泉态度真诚地道歉,他确实觉得不好意思,明明眼前两位「夜鸦」成员是为了救出「青叶」,才冒险潜入,自己却因为信不过他们而执意要去救出其他人,才拖延了离开的时间,结果引起「伊达」的注意,最后造成眼下三人被围困的情况。

「别抱怨了,呆子『太阳』。我们还是快想想突破重围的方法比较实际。」影山说。

「所以说,别那样叫我了!混蛋『帝王』!明明你才是智将,怎么要我来做这种事情!」日向光火了,但他还是压下怒气,说︰「这种小事,哪里用得着左思右想!看我的!」他随手一甩,丢出一个烟雾弹,趁对方的视线被遮挡,便拉着影山和岩泉二人躲起来。烟雾散去后,「伊达」的人只当他们已经逃了出去,连忙分散开来进行搜索,转眼间走得一个不剩,三人这才松一口气。

「我竟然忘记了,你最擅长的就是避开追踪!」影山恍然大悟地说。

「好了,别夸我了!我只求你少叫我几次呆子就是了!」日向苦笑,又催道︰「我们走!」他一马当先地往前跑。「哦!」影山和岩泉二人连忙应声跟上。

 

三人跑了一会,再次撞上「伊达」的追兵,日向和影山早有准备,用自己的手枪开枪射中敌人,过程中完全没有停步。

 

「这两人的动态射击技术真不错…简直跟受过正规训练的警官没差别…」岩泉诧异地想,他哪里会想到,影山原本就是警官,日向更是曾接受原自卫队成员的训练,技术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三人不停歇地一直跑,终于逃出了据点。

 

及川三人在月岛的指引下,总算成功离开。他们远远便看见了包括岩泉在内的其他「青叶」成员,这才放下心来。及川当然也看见了一旁的「夜鸦」成员们,他粗略一数,发现对方来了七、八人,心里更是对「山猫」准确的推断大吃一惊。

 

「好了,及川警视。请问你的部下们全都在这里了吗?」泽村问。

「是的。虽然不情愿,但这次真的是欠下你们一个大人情了。我在这里向你们郑重地道谢!」及川向所有「夜鸦」成员鞠躬致谢。

「我们的队长也承蒙你们照顾了。是你们告诉他,我们被捉到这里来的吧?」岩泉问,他此言一出,及川和其他「青叶」成员才恍然大悟。及川更是暗暗心惊,他没想到「夜鸦」竟然如此神通广大,不仅得知「青叶」被拘禁的地点,还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消息交给他,并把他引来救人。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对他们心生佩服。

「不愧是岩泉警部,真够明察秋毫。」菅原说︰「的确是我们通知及川警视你的,除了我们之外,还有甚么人会跟『伊达』过不去呢?」

「那么,我们先走了。『青叶』的各位,今晚的事请不要放在心上,毕竟我们只是不想你们被『伊达』牵着走而已。后会有期!」泽村说罢便领着其他的「夜鸦」成员离去。

「你们给我记着!这次合作是逼不得已,要是下次你们作案的话,我们是不会手软的!」及川不忘大叫放话。当「夜鸦」一众完全失去踪影,他才转向自己的部下们,却无从开口。

「队长,你也未免太不坦率了吧?明明得到了人家的无偿协助,却偏偏拉不下脸皮,道谢过后还要改口,说出狠话…」矢巾问。

「一贯的小孩子脾气。」松川吐嘈。「我哪有?」及川抗议。「你有。」花卷附和。「都说了没有!」及川越叫越大声。

「够了,你给我住口!」岩泉终于忍耐不住,出声制止,他顺手揪住了及川的衣襟。「小岩大人,饶命啊!」及川连忙开口求饶,岩泉这才放开手。「你没事比甚么都重要…」及川低声说,声音低到只有岩泉一人才听到,他不禁消气了。

「不过,他们到底是因为甚么原因,才不惜冒险,来救出身为敌人的我们?」金田一好奇地问。

「天晓得。只是我们经此一役,受了他们一伙人的恩惠,却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看待他们了。怎么办?队长。」国见问。

「走一步算一步吧。」及川说︰「总之你们没事就好了。」他话音刚落,「青叶」一众齐声说︰「抱歉,队长!要你担心了。」

「我们回去吧!」及川拍了拍众人的肩膀,他们便一起离去。

 

这时的及川哪里会知道,今晚他们「青叶」一众获「夜鸦」仗义搭救一事,竟会成为他们这两群原应水火不容的人之间的关系改善的转机;他更是没有想到,不久之后的自己,将会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况…

 

待续

评论(1)
热度(16)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