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及川篇 (1)

这里…是哪里?及川狐疑地打量周遭的环境,却完全得不到答案。他漫无目的地前行,却撞上了一扇门。他毫不犹豫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及川前辈!」影山叫他︰「我们等你很久了!」

「欸—?怎么小飞雄你会在这里?」及川大吃一惊。

「前辈,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你不在状态的话,要怎么救出这么多人质?人命攸关啊!」影山一本正经地回答︰「请你快去就位!」

及川一脸懵相,直至他看见自己手上的狙击枪,才终于恍然大悟。

 

「垃—圾—川!」震耳欲聋的大叫声响起,光听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呼,及川就知道是谁在自己的耳边大呼小叫了。「我的耳朵不用要了!求你放过我吧,小岩!」他掩耳苦叫道。

「谁叫你竟然在上班时间打瞌睡?堂堂重案组警视兼怪盗对策组「青叶」组长公然开小差,成何体统?」岩泉毫不犹豫地给了及川一记耳光。

「痛!」及川高声呼痛,却无从反驳。他再次埋首在文件堆里,不觉想起自己刚才走神时梦到的情景。「我到底是怎么了…竟然梦到那么久之前的事…我应该已经放下了的,可是…」他苦笑一声,又想︰「小飞雄,你究竟在哪里?不要再跟及川大人玩捉迷藏了,快些回来好不好。」他不禁想起那个孤独、执拗的后辈。

 

「大新闻啊!原来『夜鸦』前晚盗走的那对琉璃耳环,是A国大使夫人的东西!」江川拿着报纸冲进办公室,说。但及川就像早已猜到一样,完全无动于衷。

「怎么你一点也不惊讶呢?我还以为这能吓倒你呢。」江川问。

「早习惯了。」及川不当一回事地说︰「前晚在行动时撞上他们的『夺还组』的烟火筒阵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了。现在也只不过是得到解答罢了。」

「喔—看不出你对那群乌鸦评价挺高的嘛!」江川意外地说。

「他们有时是会把东西送回『该待的地方』,不过还是胡来的行动居多。要说他们是纯粹的犯罪者也不行,因为『伊达』那群混账比他们还要坏得多。况且,自从上次山崎的事件后,我早就不再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盗贼了。」

「说起山崎,那家伙也被『太阳王子』整了一下哩。蓝宝石『海洋之眼』可是到现在还未追回来…」岩泉说。

「『小太阳』已经快有三个月不见踪影了,要到哪里去找这颗充满血腥味的蓝宝石?」及川苦笑。

「只有你才会把他叫作『小太阳』。」花卷吐槽︰「你凭甚么断定他的年纪很小?」

「不过,他的身型的确是属于娇小型。但谁会想到,在那小小的身体里,藏着令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运动能力和爆发力呢?」国见说︰「他是不是跳得还比你高?江川。」

「正确来说,是比我的高度还要高出一个半身。」江川说。

「那不就是跟三米差不多了吗?」小田切警部补也走来搭话。

「说到不知所踪,连『黑夜帝王』也快有一个月没有在报纸上刊登预告信了。」金田一翻着报纸,问︰「难不成现在是怪盗集体失踪期吗?」

「要是真的是那样就好了。我可以希望『夜鸦』也失踪吗?」及川笑问。

「及川—!」池尻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办公室,吓得及川马上收起笑容,问︰「怎么了?」他忽然满脸期待地追问︰「是有他的消息了吗?」

「不完全是,但应该有机会。」池尻深呼吸一口气,说︰「我们捉到那家伙的尾巴了!根据线报,『他』会在今晚进行人口贩卖的交易!『他』手上很有可能会有『那个人』的情报!」

「暂时别管乌鸦们了,先把日本黑道十大人口贩子之一的M先生逮捕归案吧!」及川下令。「是!」众人回答。M先生是他们重案组重点追查的罪犯之一,虽然不知道他的全名,但他们却掌握了不少他秘密贩卖人口的证据。只要能当场揭发他的真正身份,就绝对能把他定罪。

 

晚上—

一艘货船驶入港口,在成功靠岸后,一名黑衣男子押着十名人蛇下船。几乎是同一时间,一辆黑色轿车驶至并停下,另一名黑衣男子此时从黑色轿车走出,后面还跟着两个各手持一个手提行李箱的保镖。

「人都在这里了,请你遵守协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先来的男人说。

「好。」从黑色轿车走出的男子说,他一扬手,两名保镖随即上前,打开手提行李箱,里面装满了钞票。男人满意地点头,保镖马上关上手提行李箱,递给他。

「警察,所有人请待在原地不要乱动!」及川用扬声器发出警告,他看到这里,判断已经可以展开拘捕行动了,于是便连同其他部下一起现身。而他们亦在这时候,看到了买家的真面目。

「竟然是你!森山辰也!」及川对买家的身份大为意外,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身为著名慈善家的森山,真身却是日本黑道十大人口贩子之一,也是重案组重点追查的罪犯M先生。

「菁英警视大人,你未免太天真了,难道你以为,我们会不作任何准备,便赴约进行交易吗?兄弟们,上!把这些不知死活的警察全部一网打尽!」森山下令,一旁人影闪动,一大群混混迅速把及川一众围成圆心。

「该死!我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及川低声咒骂自己,但他随即镇定下来,说︰「就算你们设下了埋伏又怎么样?我们重案组的警官们,一样不是好惹的角色!我就不相信,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无法突围而出!各位战友,今晚不论如何,也要把这群作恶多端的人口贩子们绳之以法!」「是!」众人回答。

 

及川一众随即与一干人等展开枪战,不消一会,便已经把所有混混全数制服。过程中也不是完全没有危险,最少,在枪战落幕后,及川、岩泉、金田一、国见、松川和花卷六人均受了一些轻伤。

「你知不知道,前警方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搜查官的下落?」及川逼问被他铐上手铐的森山。

「我、我不知道!一个人要是想藏起来,没有门路的话就绝对找不到,何况是那位干探?」他顿了一顿,说︰「不过,我倒是有听过,有个外貌很像他的人,曾经出现在地下街的一家店子门前。你可以去碰碰运气!」

「真是倒霉,被『太阳王子』盗去『月之泪』还不够,这次还要落得入狱的下场…」森山在被带走时说,但耳尖的及川没有听漏。

 

 隔天在地下街,秋山的店子里—

「你太不会乔装打扮了吧?堂堂重案组警视兼怪盗对策组「青叶」分队队长,及川彻警视,到底是因为甚么理由,才会出现在敝店?」秋山不可思议地问,并打量及川。

 「没甚么。只是来找你买情报,仅此而已。我想要影山飞雄的情报,又或是,那个曾经出现在你的店子门前,外貌很像他的人的情报也可以。」及川说,他已经查清楚,这家店子的主人秋山,做的是甚么都卖的生意,当然包括机密情报,只要买家付得起价钱。

 「抱歉,我不会跟警官进行交易的。再见,不送了。」秋山尽量保持冷静,把及川请出店外,及川只能失魂落魄地离开。

 「可恶!线索又断了!不过,看他的表情,小飞雄一定有来过这里!最低限度,知道他没事就好了…」及川想︰「你到底在哪里?又在做甚么?为什么要销声匿迹?」他的视线飘远,再次想起了自己在人质救援班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的回忆。

 那是一桩巴士人质挟持事件,当时政府高层和警方商讨过后,还是决定采取强攻行动,由狙击手掩护,其他人质救援班成员则进行攻坚,务求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少的损伤,安全地救回所有人质。在那时,及川正是人质救援班里的王牌狙击手,而身为他的后辈的影山,这时还只是一个负责掩护同僚撤退的枪手而已。但他早已对这个充满正义感的小后辈留上了心,自警校时代起已是如此,虽然自己没少给他面色看和戏弄他,但是他没有在观察学习的机会上亏待他。因为他很确定,影山应该有身为狙击手的天份。

 但及川万万没有想到,本来是负责狙击的他,竟然会反被盯上。正当他准备就绪,要开枪狙击的时候,冷不防暗处射来一发子弹,不仅打落了他手上的枪,还击中了他的右手!及川登时疼痛难忍,差一点便要大声喊痛,但还是强行咬牙忍住了。「反狙击?」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名词,之后他便昏了过去。而当他勉强恢复少许意识,便看见了影山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小飞雄…人质们…都怎么了?」他吃力地问。「及川前辈…你放心…能救的人我们都救出来了。只是,我终究是晚了一步,没来得及阻止最坏情况。尽管我把所有犯人都打倒了,但他们已经…夺去了六个人的性命…」影山难过地说。「傻瓜…本来只是…负责掩护同僚…撤退的你,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好了。我果然…没看错人。」及川说完,再度陷入昏迷。他被送进警察医院,而在医生结束治疗后,及川被宣告,今后再也无法使用狙击枪。他向上级推荐了影山接替自己的位置后,便调职到重案组继续工作。

 

 「我实在是无法对具备这种天份的你视而不见啊…」及川结束回想,喃喃自语︰「求你了,老天爷,请让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对我而言,重要至极的后辈…不管要付出甚么代价也没所谓,只要我还是一个警官,就一定得找到他!」他向自己发誓。

 又过了两天,重案组的众人收到了一个线报,说近日会有人进行军火交易,还报上了详细的日期、时间和地点。这个情报,来自一段录音,而送出这段录音的人,却是令所有重案组成员都始料未及的人,甚至还害他们怀疑这个情报的真实性。不过,及川细心一想,认为这个情报准确的机会非常高,于是硬是向上级申请了搜查令,在交易地点埋伏,时间正好是他们收到消息当天的晚上。

 「警察,所有人请待在原地不要乱动!」及川一瞄手表,发现已经到了录音所说的时间,便用扬声器发出警告,并连同其他部下一起持枪冲了出来。但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令他们意外的场面—仓库区地上东倒西歪的倒了一堆人,武器散落一地,看起来根本和械斗现场没有分别。

 「怎么会这样的?所有人全都失去意识了!而且还是被双手反绑…」金田一上前确认,意外地说。「手法很干净利落,完全看不出是怎么被袭击的。」国见说。

「总感觉,跟山崎那次有点像啊。」松川说。「你这么一说也是呢。」花卷回答。

「我们在附近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甚么发现吧。」及川下令。「是!」众人随即分散开来搜索。

「垃圾川,找到家伙了!看,果然是进行军火交易未遂。」岩泉大声呼唤及川,让他过来确认。

「不要那样叫我,小岩!」及川没好气地跑来回嘴,当他看到那批军火,不由得心头一宽。还好这次我们没有白跑一趟,他想。 

 「队长!这里有一张黑色卡片,上头印有一只飞翔的乌鸦!」渡说,并扬了扬手上的卡片。

 「又是他们啊?这次也帮上忙了呢。省去了我们制服这群人和收集证据的时间呢。」及川说︰「最近『夜鸦』对我们重案组也未免太慷慨了些,这已经是他们在这个月内第三次出手协助破案了。」

「来自野猫的情报果然是绝对正确的。」松川说︰「不过没想到,他们竟然特地向我们告密呢。当初我们收到那段录音的时候,可还真是吓坏了。」他说的野猫,正是情报贩子集团『山猫』。他们重案组这次行动前收到的录音,正是来自「山猫」。也因为这样,他们当初在警署办公室听到录音的时候,才会那么大反应,甚至吓得及川失手打翻咖啡,几乎弄坏署里的计算机。他也是因为早有耳闻,来自「山猫」的情报准确度接近百分之百,才会在缺乏其他消息的情况下采取行动,结果真的让他们赌对了。

「乌鸦和野猫这对垃圾场的冤家,最近还真的对我们照顾有加啊。」岩泉说。

「到底是为甚么?他们有非得帮助我们不可的理由吗?」及川狐疑地想。

 

***

两天后,由于「夜鸦」没有发出预告信,重案组也没有紧急案件需要进行调查,因此长期兼顾两边的工作的及川一行人变得颇为清闲。

 

「啊—超累的说…最近还连续几次在行动中犯错,被臭骂了一顿。有没有甚么放松的方法?」及川自言自语。

「队长,今日下班后要去乌野咖啡厅吗?由我们请客好了!当是犒劳一下队长你!」矢巾问。

「好!」及川一口答应,心想这也是个转换心情的好方法。

 

乌野咖啡厅—

「欢迎光临乌野咖啡厅!」戴眼镜的美女接待员,清水说。

「你好啊,清水小姐!我又来见你了!」及川说。

「少来这一套了。」岩泉立马赏了及川一记爆栗。「小岩真过份!」及川抱怨。

「一共九位对吧?请过来这边的贵宾房。」清水说,并为一行人带路。

「今天的咖啡师是爽朗君吗?」及川问。「你真是对他的手艺最赞赏呢。」国见说。

「他为人不错,长得挺清新的,冲的咖啡味道也合我的口味。」及川答。

「真抱歉,今天是他在前台当侍应生的值班日。」清水说︰「但你也不用太失望,因为今天是『那两人』当值的日子。据我所知,你们应该没见过他们吧?因为你们每次来,恰巧都不是他们出现在本店的日子。毕竟『那两位』是不定期上班的,就连我们都不是很清楚他们甚么时候会来。他们是我们店里最有人气的咖啡师,也是对搭档。几位先点些饮料吧?你们也可以看看本日的糕点和甜品推介哦。」

她把菜单放到众人面前。

「麻烦要一杯焦糖玛奇朵,一杯热巧克力,两杯黑咖啡,两杯喜玛拉雅红茶。两杯冷的焦糖鲜奶咖啡,一杯热泡沫咖啡。甜点要蓝莓芝士蛋糕,草莓蛋糕和斑兰蛋糕各一客。」岩泉代众人点单。

「好的,我这就去请他们准备。」清水写下众人要的饮品和食物便离开了。

「最近真的没怎么看见『小太阳』和『帝王』呢,忽然有点怀念他们起来了。」及川说。

「虽然乌鸦们很缠人,但他们却帮助我们截获了那宗军火交易呢。真搞不懂,他们到底是想干什么的。『亦正亦邪』,说的就是他们那种人吗?」花卷问。

「我们的情报流通终究没有那群野猫厉害,要是能跟他们接触,应该就能解决很多悬案了。可惜,借用民间人士的力量,是不合规矩的。」松川苦笑。

「听说野猫好像有个地下综合情报网站,那里汇集了大量的情报,恐怕比我们的数据库还要齐全…但这不过是传闻,真实性无从得知…」金田一也说。

「想那么多也没用!现在暂时放松一下吧,毕竟下班了,就不要谈令人烦躁的公事了。」国见说。

「也对呢。」渡说,矢巾笑了,京谷则没作声。众人变得沉默起来,却突然被人打断。

 

「嗨!各位客人,你们点的九杯饮品里,有哪些想要我们为你们实时冲泡的呢?」

轻快,充满朝气的语声响起,一个穿着暗红色西装,橙发、身材略显矮小的男性说,他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型的银色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他推来了一架手推餐车,上面摆满各种冲咖啡的用具和杯碟。

「你是?」及川问。

「我是『王子』!是这里的特约咖啡师!」神秘男性,亦即「王子」说︰「我们会为你们表演的,用我们的冲泡的技术呢!。」「我们?」国见问。

「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搭档,『骑士』!」「王子」一手把一位身穿黑色西装,黑发、身材高佻的男性拉过来,而他的脸上亦戴着一副眼镜型的蓝色面具。

「他不怎么爱作声哦,所以有问题的话问我就好了!」「王子」笑得灿烂,也不忘吐嘈自己的搭档一下。

「那么,请帮我们实时冲泡焦糖玛奇朵,热泡沫咖啡还有两杯冷的焦糖鲜奶咖啡好了。」及川说︰「其他的你们一会再冲泡就是了。」

「好的!」「王子」回答,又说︰「喂,要工作啰!」而「骑士」默不作声,把咖啡壶递出,两人手法纯熟地冲泡不同的咖啡,过程中不乏互相抛接不同的冲泡工具和入杯、拉花的高难度操作表演,看得一行人赏心悦目。

「请!你们点的焦糖玛奇朵,热泡沫咖啡还有两杯冷的焦糖鲜奶咖啡!」「王子」说,他和「骑士」二人为众人奉上咖啡。

「不客气啰!」「果然好喝!」众人异口同声地赞好。

「当然!我们可是这里最有人气的咖啡师搭档!」「王子」充满信心地说︰「即席冲泡的表演到这里,我们要回去冲剩下的咖啡了!你们点的糕点稍后便会一并送来,我们家的糕点师可是对他做的糕点很自豪的!好好期待吧~欢迎下次再来品尝!」「王子」说罢,便和「骑士」一起鞠躬,两人一起离开。

 

吧台里—

「好险!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开口说话了!你这呆子,万一我没忍耐住,要如何掩饰过去!及川前辈他们只要一听到我的声音,就绝对会认出我的!到时要怎么办才好…」「骑士」说,并脱下面具,原来他正是失踪的前搜查官,也是曾经的怪盗「黑夜帝王」,现在是怪盗集团「夜鸦」的成员之一的影山飞雄。

「别担心嘛,现在不是顺利过关了吗?」「王子」笑着说,也脱下面具,正是怪盗「太阳王子」,同时也是日向财团的主席,身兼名门「太阳一族」的现任当家,目前亦是怪盗集团「夜鸦」的成员之一的日向翔阳。

「你要是担心的话,下次大可用上变声器的啊!」他建议。

「那样会不自然的吧…算了,这只是第一次而已,恐怕及川前辈他们还会再来,我们要是再在这里遇上他们的话,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应对了。」影山叹息。

「我们还是快些把他们点的咖啡全部冲好吧!我可不想见到『大王阁下』生气的样子。」日向说。「是是是…」影山应声。

 

「你们点的一杯热巧克力,两杯黑咖啡,两杯喜玛拉雅红茶。还有蓝莓芝士蛋糕,草莓蛋糕和斑兰蛋糕各一客。请慢用。」侍应生菅原推着餐车走过来,为众人送上饮品和食物。

「哎呀!爽朗君今天是侍应生吗~?不管是当咖啡师还是侍应生,都无损你的魅力呢!」及川见到自己最有好感的咖啡师,喜出望外地打招呼。

「过奖了,及川先生!但是,请你叫我菅原好吗?」菅原苦笑。

「才不要~」及川扮了个鬼脸,岩泉这时一掌挥下,赏了他一记耳光。

「好痛!小岩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是想怎么样?」及川说。

「你这家伙需要吗?太没有礼貌了!」岩泉说,其余人对望一眼,随即哄堂大笑起来。

 

翌日—

「果然还是很在意,森山辰也是人口贩子,又曾经被怪盗『太阳王子』盗走黄钻『月之泪』的这个巧合。我还是查一下当时的纪录好了…」及川想,他使用警局内的公用计算机,尝试查阅怪盗「太阳王子」对森山作案的纪录。

「怎么会是『查无资料』?明明只是数个月之前的事…」及川困惑地想,又想︰「不如改查『黑夜帝王』的作案资料好了。」及川马上用计算机输入一串的指令,怎料也是得出「查无资料」的结果。「肯定有问题…莫非这事对警方高层不利,所以有人不欲其他高级警官深究,才出此下策,删除有关他们二人的资料?」及川想。他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另一个查探怪盗「太阳王子」和「黑夜帝王」的作案数据的方法。

 

午休时分,及川坐在公园,使用着平板计算机,浏览着网站。他要找的,正是情报贩子组织「山猫」的地下综合情报网站。虽然要从不同的网站跳来跳去,但总算是被他找到了。「先看看这里有甚么?」他想。

 

「欢迎光临『山猫之家』,这是一个秘密情报网站。在这里,你能找到各种不同的消息,都是真实无误的。」网页页首显示出这样的一句话。

 

及川把网站页面往下卷,并把空白的内容反白,看看会否有隐藏的文字。果然,他看见了一些他熟悉的字段。「Bingo!我答对了,从他们入手调查是正确的。」他看到的是,「怪盗『太阳王子』、怪盗『黑夜帝王』、怪盗集团『夜鸦』的数据及行动纪录」。他首先点开「怪盗『太阳王子』」的一栏。

 

「怪盗『太阳王子』简介︰怪盗『太阳王子』,长相、身份、声音全是谜团的怪盗,约在两年七个月前突然出现,专门劫去价值不菲的大型宝石,有时也会对一般艺术品如画作下手。他瞄准的目标的共通点是,物主几乎全是恶徒,只是警方及一般人并不知悉,以为他们都是一时名流…此外,怪盗『太阳王子』有时也会进行所谓的『夺还行动』,把另有原主的宝物盗出,再物归原主。他会把在其他行动得手的宝物全数变卖,所得款项尽数赠与穷人,自己则分毫不取,是一位义贼。怪盗『太阳王子』最后一次行动是距今三个月前,与怪盗『黑夜帝王』争夺黑珍珠『黑蔷薇女皇』。他得手并把其变卖后,便销声匿迹,至今亦未再有发出过预告信。」简介下面是张一览表,纪录着怪盗「太阳王子」两年七个月以来的所有行动。当中有详细说明,每一个他下手的对象暗地里做了甚么坏事。及川很快便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森山辰也,表面虽是慈善家,真身却是日本黑道十大人口贩子之一,拥有黄钻『月之泪』,随后遭怪盗『太阳王子』盗走。『月之泪』之后被转卖,所得款项亦以『无名氏』的名义,秘密捐赠给慈善机构。『月之泪』本为森山辰也以贩卖人口之金钱购入,怪盗『太阳王子』此举可谓还富于民。」这是有关怪盗「太阳王子」对森山辰也所作的案子的资料。

 

「那群野猫到底是怎么弄到这些资料的…」及川困惑地自言自语,又想︰「不如改看『黑夜帝王』的数据好了…」他点开怪盗「黑夜帝王」的一栏。

 

「怪盗『黑夜帝王』简介︰怪盗『黑夜帝王』,长相、身份、声音全是谜团的怪盗,约在半年前出现,劫去富商南云明的粉钻,让怪盗『太阳王子』遭受首次的行动失利。随后他多次在报纸发出预告信,专门向怪盗『太阳王子』所瞄准的目标下手。怪盗『太阳王子』可能不堪其扰,一度没有行动一个月。在此期间,他不断作案,对怪盗对策组视若无睹。他所盗取的物品并不曾变卖。之后,某些他盗去的物品,却借由怪盗『太阳王子』之手,送还给失主。自此以后,『黑夜帝王』把得手的宝物全数变卖,所得款项的一半秘密赠与穷人,变成了一位义贼。

他亦不再恶意阻挠『太阳王子』的行动,改为堂堂正正较量,二人在争夺宝物时各有胜负。怪盗『黑夜帝王』最后一次行动是距今一个月前,盗去一枚黄玉。他得手并把其变卖后,便销声匿迹,至今亦未再有发出过预告信。」

 

「这…挺有火药味的呢。看来,『小太阳』和『帝王』两个,在各自失踪之前,应该是取得了某程度的联系。」及川想,他点开「夜鸦」的一栏。

「怪盗集团『夜鸦』简介︰国际怪盗集团『夜鸦』,主要盗取不义之物并作出归还,又或盗取恶商之宝物变卖,把变卖款项一部分赠予穷人的义贼集团。他们至今未有任何成员落网或真身曝光,甚至连总人数亦无法被掌握。『夜鸦』有时会暗中协助警方破案,制裁坏分子,其中以破坏国际犯罪集团『伊达』的行动最为频密和明显,至于具体理由则无从得知。『夜鸦』的手法层出不穷,『夺还组』所策划的行动大多是声东击西,使用烟火筒的华丽表演;一般的行动有时则无声无息,轻易夺取目标;有时是强行突破;有时则利用诱饵。因此可以推断,『夜鸦』的成员最少在六人以上。」

 

「哇—怎么他们的资料会比我们还要详尽的?」及川这时已经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这群野猫真的不简单,他们到底是用甚么门路得到这么多正确的情报的?」他想︰「话又说回来,没想到他们竟然全都是所谓的『义贼』…在警察无法出手的地方伸张正义固然值得赞赏,但使用这种手段就不太妥当了…最少,我自己是不会认同他们的做法的。」他关上计算机的电源,暗自作了一个决定︰「关于这件事,我暂时还是保持沉默好了…一边瞒着大家,一边单独调查一下他们的行踪和行动背后的真相也没甚么不好。」

 当及川回到办公室,却发现众人忙得不可开交,而且办公室里还弥漫着十分紧张的气氛。他敏感地察觉到,肯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喂,大家。怎么气氛突然紧蹦起来了?有事情发生了吗?」他问。

「垃圾川!吃午餐要花这么多时间吗?在你悠闲地吃饭的期间,我们已经被突如期来的消息弄得手忙脚乱了!你这个上司是怎么当的啊?」岩泉马上赏了及川一记耳光。「好痛!」及川大叫,又问︰「所以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啦?」

 「是『伊达』啦,队长。」国见苦笑回答︰「我们在刚过去的半小时内,接连收到探员的线报,说在仙台市的不同区域均发现到可疑人物,经我们核对数据库后,证实是跟『伊达』有关的低层成员,我们便安排监视,但还是他们出现的理由一无所知…所以请队长你对进一步的行动作定夺。」

「肯定不是好事…通知负责监视的探员,继续紧守岗位,别让人发现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在这里的巢穴。」及川稍作考虑,便下达指示。「是!」国见答。

 「队长,如果真的找到『伊达』的巢穴,要不要向『白鸟』通报一声?」金田一问。「真的找到才算吧…而且这里是日本,是我们的地方,我不能接受要让那群让人火大的国际刑警来抢功。」及川说。

「喂?是、是、稍等一下…辛苦了。」花卷接起联络专用的电话,边用纸笔来纪录,边向电话另一端的人道谢。他挂断电话后宣布︰「各位,有消息了!负责监视的探员刚才向我们回报了,怀疑是『伊达』的巢穴的地点!就在乌野町北郊的一栋废弃工厂大厦!」

 「感觉有点奇怪哦。要去一探究竟吗?队长。」松川问。

「即使是龙潭虎穴也要跑一趟!」岩泉突然抢白︰「要把在日本的『伊达』成员一网打尽,才能一泄心头之恨!」他之所以会突然这么激动,完全是因为以前曾在「伊达」那里吃过苦头。

「是是是~小岩你别那么激动好吗~?我们所有人会一起去的。 」及川苦笑。

 

及川带领着重案组的众人来到废弃工厂大厦附近,准备一探究竟。由于没有确实消息,因此及川向上司申请机动部队支持的要求被驳回,但作为补偿,他们得到了可以使用重型装备的权利。毕竟他们的上司也明白,要是真的在日本发现了「伊达」的成员并顺利进行拘捕的话,毫无疑问会是大功一件,所以没有在这点上吝啬。不过,及川他们也相当清楚,这次的行动说穿了就是冒险,因此他们十分紧张。

「我刚才已经侦察了一遍周围的情况了,没有任何守卫或监视的人。怎么办?队长。」花卷问。「只能进去了啊…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及川说,并环视部下们,问︰「要是现在要回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喔?」「别傻了,垃圾川。我们既然都来了,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闯进去了。」岩泉一本正经地回答,其他人也点头同意。「好,我们上!」及川打了一个手势,众人便一起冲进废弃工厂大厦的入口。

「哎呀?里面也是一个人也没有呢…莫非他们收到消息,先一步逃走了?」金田一问。「可能有诈。各位请小心一些。」国见拿起枪,戒备地说。众人围拢到一起,背靠着背地举枪站着,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提防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敌人。

「好像真的没人在…要分头进行深入搜索吗?」松川问。「不,万一这是他们分开我们的陷阱就糟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胡乱落单较好。」花卷答。

「我同意。保持警觉,一起前进吧。」及川说,但他的话音刚落,一群手持不同武器的人从隐蔽处冲出,把众人围成圆心。

「我们…中计了。」渡说。「看也知道。怎么办?」矢巾问。「你认为我们还有其他选择?」松川反问,他饶有深意地环视众人一眼。「确实是呢。」国见说,聪明的他已经猜到答案了,他碰了身旁的金田一一下,他瞬间会意。

「及川,你快逃!如果只有你一个,应该能逃出去!快离开这里,回去找援军!」岩泉说,身为警部的他,队内地位仅次于及川,自然能作出这个判断。「要我这个当队长的抛下部下们逃跑?别开玩笑了!」及川高声抗议。「别胡闹了!你自己也很清楚,变成这样的话,一定是身为队长的你要先脱离险境!」岩泉在这种时候仍不忘赏及川一记爆栗。「我们不会有事的!你放心!」众人承诺。听到这里,及川知道再争执下去也是没用的了,他只好点头。

「队长,祝你好运!」众人轻声对及川说,枪战随即开始。找掩护的找掩护,狙击的则毫不手软,即使明知胜算近乎零,但为了把及川安全救出去,众人均拼尽了全力。

在混战的掩护下,及川总算是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逃出废弃工厂大厦,但他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继续狂奔着。他实在怕自己一旦慢下来,便会折回去救人,辜负了众人为他着想的心意。

「等着我,大家…我一定会把你们给救出来的!」及川暗暗发誓。

待续

评论(1)
热度(15)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