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月岛篇(2)

「啊~烦死了!那家伙是想怎么样?那个怪人『满月』!」及川大叫道。

「他的行动真叫人摸不着头脑。」岩泉说︰「哪有人会把偷到的东西又还回去的?」

「那群乌鸦,那个『太阳』,还有那位『帝王』已经害得我们鸡飞狗跳的了,现在还多了一个『月亮』,是跟我们有仇吗?想累死我们不成…」国见抱怨。

「值得庆幸的是,重案组那边暂时没甚么大案子,我们可以专心追查他们。」金田一说。

「希望『伊达』那群混账最近不要在日本闹出甚么大事就好了…」及川叹气。

「唉~~」众人同声叹道,怪盗对策组办公室内顿时一片愁云惨雾。

「喂,及川!」同属重案组的池尻走进办公室,说︰「我已经拜托过失踪人口科的同事了,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那家伙,真的是完全人间蒸发掉了…!他们说,怎么也不能接受他突然销声匿迹,而且还无迹可寻,所以要我转告你,他们一定会查下去的。」

「谢谢~」及川有气无力地回答,连头也没抬。

「他的情绪很低落啊。你们调查的进度有那么糟吗?」池尻问。

「这不能怪他的。」花卷说︰「工作量这么多,调查的进度会好吗?要是有进展就见鬼了…」

乌野咖啡厅—
「『满月』那家伙还真是叫人意想不到呢。他到底是为了甚么而行动的?」日向问。

「有些怀念这名字啊。因为,以前阿月还在组里的时候,用的代号也是『满月』呢!」山口说,但他这话一出口便后悔了,因为气氛顿时变得很沉重。

「以我身为前搜查官的角度来看,能解释他盗取又归还对象的这种行动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他所盗取的东西不是他想找的东西,二是他只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有没有把东西弄到手根本不重要。」影山适时分析道,一扫尴尬的气氛。

「不愧是前重案组的干探,『帝王』陛下呢。」日向吐糟道。

「你以为我这个前搜查官是白当的吗?」影山问,对着日向,他不知怎么就是很容易生气。

「既然大家那么介意的话,我还是偷偷地拜托『他们』调查一下吧…」日向想。

日向和众人道别,在踏出咖啡厅大门后,马上拿出手机拨号给谷地报社的社长谷地仁花。

「喂,请问是谷地小姐吗?我是日向,有些事情想找你帮忙,方便见个面吗?」日向问。他只是希望对方能有空见自己一面,但这未免是个太奢侈的要求。岂料,谷地如此回答︰「怎会这么巧?我也正想找你谈一下呢,日向先生!见面地点就在上次的那间餐厅吧,能麻烦你预订一间房间吗?」

「噢,好,没问题。那么,我们几点见面?」日向问。

「三十分钟后可以吗?顺便一起吃午餐吧。」谷地提议。「好的!到时见!」日向说罢挂线,随即拨打电话到餐厅预订房间。

三十分钟后,某高级餐厅的贵宾房里—

「日向先生!久违了!」谷地高兴地打招呼。「哦!谷地小姐也很有精神嘛!先坐下再谈!」日向跟她招手,请她坐下。

「先谈一下正事吧!最近好像没怎么见到你用『另一个身份』出现了,是发生了甚么事情了吗?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跟我说说呢?」谷地感兴趣地问。毕竟,怪盗「太阳王子」已经销声匿迹两个月,而日向他本人在上流社会的活动却没有显着的增加或减少,这让知悉他的双重身份的谷地十分困惑,想要直接向他确认最近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甚么变故。

「因为我现在正跟『乌鸦』们在一起!」日向笑着说,他十分快乐,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从两年五个月前的孤立无援,到现在拥有了一群志向相同又可靠的伙伴,以及和自己一直赞赏的影山结成搭档,让他偶尔会感到的痛苦一扫而空。虽然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会有些难过就是了。

「真的吗?」谷地不可思议地说︰「那就恭喜你了!我还担心得不得了,以为你出了甚么意外!」

「不会啦,你真的对我这么没有信心?」日向扮了个鬼脸。

「那倒不会。」谷地说︰「我这次来赴约,除了是想问一下你的近况和有没有甚么帮得上忙的外,还想介绍两个人给你认识。他们一定能协助你的。」她一瞄手表,说︰「应该差不多了。」

「小仁花~我们来了。」一个身材挺高、一头黑色尖发的男人和一个较矮的金黑发男人走进房间,谷地随即招手请二人坐下。

「这两位是『山猫』的首领和副首领,黑尾铁朗和孤爪研磨。」谷地介绍道。

「你好,日向主席。事情我们都听说了,真叫人无法相信呢!你不用担心,我们绝对是站在你这边的!以后有甚么要查的,就交给我们和小仁花吧!」黑尾边说边跟日向握手。

「那就谢谢了。」日向诚恳地说,又望向谷地︰「这次我来找谷地社长你,正是为了请你和『山猫』的各位去调查两个人的。」

「能说来听听吗?」研磨问,谷地也点头询问。

「一个是最近不断偷走宝物又送回的怪人『满月』,另一个就是一个糕点师,糕点店『新月』的月岛萤。我想知道,他们俩会不会有甚么关系。」日向说。

「交给我们吧!」谷地和黑尾答,研磨则点点头。

四人用餐后,日向和谷地先行离去,待二人走远,研磨忽然开口询问黑尾︰「阿黑,月岛会是…他吗?」

「八九不离十。没道理会连全名都一模一样吧?这是只有乌鸦们和我们才知道的秘密,难不成『太阳』是加入了他们?」黑尾答。

「要是真的就有点尴尬了…」研磨叹了一口气。「你别像个老人家一样好吗?」黑尾嘲笑自己的拍档兼青梅竹马。研磨不作理会,径直往巴士站走去。

「喂!等等我,研磨!」黑尾连忙追上去。

下午茶时间,及川、岩泉、松川、花卷、国见与金田一结伴,想要轻松一下。他们走着走着,来到了乌野咖啡厅。

「咦?这间咖啡厅是甚么时候开始营业的?」国见问。

「以前经过的时候,一直挂着『不对外营业』的牌子…」松川说。

「总之进去坐坐吧!而且看这么多客人,应该口碑不错。及川推了众人进去。

「欢迎光临乌野咖啡厅!一共六位对吧?」清水笑容满脸地说。及川一看见她,就怦然心动,马上想跟她搭话,却感到背后寒意袭来,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乖乖和其他人坐到清水指示的位置坐下。

「你们好,六位客人!请问你们要点些甚么呢?」西谷递上餐单询问。

「六杯热的焦糖鲜奶咖啡!」及川不假思索地说。「别把你自己的喜好强加在别人身上!」岩泉赏了他一记耳光。

「不要啦!这种咖啡是最能突显咖啡师的手艺的!」及川解释。

「那么,三杯是即席冲泡表演吗?」西谷问。「咦…」六人不解地问。

「我们这里提供即席冲泡的表演!」西谷解释,又高声向菅原招手︰「菅前辈!有人要三杯即冲的热焦糖鲜奶咖啡!请你过来表演!」他说完便走向吧台。

「是!马上来!」菅原应声推着盛满咖啡用品的手推车走来,向六人鞠躬。他随即开始冲泡。看着那优美的姿势,及川不由得瞧得入了神。

「请慢用!」菅原向及川、岩泉和松川奉上刚冲好的热焦糖鲜奶咖啡。

「爽朗君的手艺真不错!你冲的咖啡虽然一点都不爽朗,却很对我的口味!」及川赞道,菅原被他这样一说,不知作何反应,只得苦笑。「别乱给人家取那些不知所谓的小名!」正当岩泉想继续说下去,却被人打断。

「乌野咖啡厅独有的,特技上茶表演驾到!」西谷说︰「Rolling—Thunder—Serve!」他一个翻滚过后,便用手上的托盘接下田中掷来的三杯热焦糖鲜奶咖啡,恭敬地奉上。「厉害!」众人拍手不绝。

「你会表演抛接火棒吗?」及川一本正经地问,一些也不像是开玩笑。「别刁难人家了!你这混账川—!」岩泉一拳挥出,被及川冷不防用咖啡泼中他的手表,因为没有防水功能,想当然手表就报废了。

「我的手表…」岩泉怒气冲冲地说︰「今天一定要跟你拚个明白!」他说罢随即起身追打及川。「救命啊~!」及川只好边叫边逃跑,顺道弄得咖啡厅内所有摆设东歪西倒。一旁的花卷和松川幸灾乐祸地看着二人。「你们是小孩子吗~」二人大声嘲笑。

「真的是一点前辈和上司的样子也没有。」国见吐槽。

「那个人虽然难相处,起码不会做这种蠢事…」金田一若有所思地说。

「你们不要再取笑我了!」及川苦叫,一脸快哭的可怜相。他最后还是被岩泉抓住,头被打了几个肿包。看到这里,所有的茶客和侍应生们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隔天早上,日向和影山相约,一起步行到乌野咖啡厅上班。当然,为免被认出,他们都戴上了太阳眼镜,掩饰自己的真面目。因为两人没甚么共通的话题,所以一路上显得很沉默。但影山对于日向成为怪盗「太阳王子」的原因仍是莫名其妙地在意,因此他还是开口询问了。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会不惜以身犯险?你大可不必这么做的。」影山问。

「我啊,一直都很憧憬『夜鸦』的各位前辈,所以才会成为怪盗的。」日向说︰「更何况,我相信,以我的身手,不会有任何警官能逮到我的。因为我可是『太阳宠爱之人』,『太阳一族』的现任当家。直至你出现为止。」他笑了。

「我想,前辈他们知道你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一定是吓呆了…」影山也笑了︰「毕竟谁都不会把你们两个联想到一起吧?」

「你也一样啊!又有谁能猜到你的真正身份呢?」日向轻拍影山一下。

「呆子!要不是因为你失踪了,我用得着加入『夜鸦』和自揭身份吗?虽然我并不后悔啦!」影山回嘴,把日向的橙发揉得一团糟。

「痛!」日向苦叫︰「别这么弄我的头!影山大笨蛋!」

 

二人吵闹着回到乌野咖啡厅,换上侍应生的服装,戴上各自的眼镜型面具,准备工作。

 

「欢迎光临乌野咖啡厅!」日向和影山站在咖啡厅大门鞠躬,齐声向客人打招呼。

「哇哦!今天是『骑士』和『王子』一起来当侍应生吗?我们真走运!」女生们尖叫,毕竟二人在乌野咖啡厅是不定时出现,而他们的人气也是最高的。

「你们说得不太对喔,我们今天既是侍应生,也是咖啡师!」日向说,脸上依旧是一个灿烂的阳光笑容。

「这是饮品餐单,请各位下单!」影山递上餐单。  

「『骑士』大人今天也很威风哦!怎么你不叫自己『帝王』呢?」长发女生问。

「抱歉,我对那个称呼有点感冒。我宁可自己是个能保护『王子』的『骑士』,而不是目空一切的『帝王』。」影山苦笑。

「一般来说,骑士不是要保护公主才对吗?」长发女生问。

「如果是各位小姐的话,我很乐意。」影山弯身行礼。

「你啊…就只知道讨女生们欢心!」日向一记肘击撞向影山,害他暗暗叫痛。

「『王子』大人不要吃醋,你也是很有魅力的!你的阳光笑容,是吸引我们常来光顾的动力!」短发女生回应。

「谢谢啦!我会好好招待各位的!请问你们可以下单了吗?」日向笑着道谢,又问。

「是的!」女生们热烈地回答,两人随即根据她们要的饮料,开始即席冲泡的表演。虽然日向嘴上从来不会轻饶影山,但这并不影响二人的默契,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影山本人当然不晓得,日向那些只针对他的言行举止,其实是出自日向对他的少许自卑,以及对他的处事态度迟钝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所引致的。他只是隐隐觉得,在日向的阳光笑容背后,藏着谁都不能察觉到的,淡淡的阴暗和悲伤。作为曾经的对手,如今的搭档,他能做的,也许只有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在执行任务时保护好日向了。

 

店子关门后,二人脱下面具,恢复本来面目,收拾妥当后,便跟众人谈了起来,说着昨天有没有甚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昨天来了一群挺有趣的客人呢!他们互相捉弄,还有人调侃了阿菅前辈一顿,真是没他们办法。」西谷正在跟二人说着昨天的怪客。

「是怎样的一群人?」日向好奇地问。

「有六个人,似乎都是同事,私下交情不错。六人当中有一个人被取笑得最狠,就是调侃阿菅前辈的那个人。你们晓不晓得他是怎么叫阿菅前辈的?是『爽朗君』哩!真过份…」田中也加上一句。

「有些想见他们哩…」日向若有所思地说。

「怎么我只是能想到某人的恶劣笑容…不不不,一定是我弄错了。」影山低声说。

 

这时候,东峰、菅原和泽村三人一起外出采购食材和日用品,来到了县内最大的购物中心。没想到,众人在购物中心附属的百货公司里居然撞见了昨天来乌野咖啡厅享用咖啡的及川一行人。

 

「啊咧?真是巧遇!那边的不是乌野咖啡厅的侍应生们吗?你们好!」及川笑着跟三人打招呼。

「是上次的客人呢!你们也来买东西?」泽村问。

「对啊。想说在下班后来轻松一下,随便逛逛的。」及川说︰「不过最大的原因在于,小岩要重新买过一只新的手表,我们才逼不得已一起来的。」

「混蛋川—!」岩泉大叫︰「也不想想是谁的错!」他说罢便一拳挥出。「哗—小岩饶命!」及川慌忙闪避。

「自作自受。」国见和金田一相视苦笑。

「你们几位真的很要好哩。相信你们在工作时也是合作无间吧。」东峰问。

「才没有那回事!」及川和岩泉齐声否认。

「谁说的!明明就那么有默契!」「就是就是!而且你们是青梅竹马啊!」花卷和松川异口同声地吐槽。

「即使默契再好,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及川忽然低落起来,因为他想起了失踪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的后辈影山,以及一直在输给不同的怪盗们所尝到的挫败感。

「别那么快放弃!只要坚持下去,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菅原说,他拍了一下及川的肩膊。

「谢谢你,爽朗君!」及川喜出望外地道谢。

「请你不要再那么叫我了…我叫菅原啊。」菅原苦笑纠正。

 

***

「电话…国际号码,不会是他吧?」月岛在下班后,正准备买晚餐的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他一看来电显示,困惑地接听。

「萤,最近还好吗?」电话的另一头正是月岛的兄长,目前在海外公干的明光。

「哥,没事就别打来找我了,费用很昂贵的。」月岛没好气地说。

「我们两兄弟聚少离多,能给个机会让我关心你好吗?」明光问。

「最近…还可以吧。」月岛随意敷衍过去,毕竟他经常在梦游期间盗取又归还宝物这事,实在太匪夷所思,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对了,哥。你知道我在一年半前做的是甚么工作吗?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他问。

「咦咦?你没发现吗?」明光不可思议地回答:「你是失去了一年半前的那段时间的记忆的!当初接到你发生意外住院的消息,我可是吓得魂飞魄散!医生还跟我说,你是毫无自觉自己失去了部分记忆的!想不到,你直至现在还未记起来!明明都已经过了半年了!」

「你有头绪吗?」月岛问。

「没有,因为你从来都没向我提起过。我只知道,在那段时间里,你常常不知所踪,但当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总会有伤,虽然是很轻微的就是了。问你的话,你只会假笑着搪塞过去,所以我又怎会知道呢?」明光说︰「以下是我的推测︰你在那一年里,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参与了不少可能会危及性命的活动,所以你才不愿意对我多作解释。很夸张的假设吧?」

「不,一点也不夸张。我想,这件事很快便会水落石出的了。谢谢你,哥哥。」月岛说罢挂线,又想︰「哥哥的推测其实不无道理,毕竟我会变装,而且技术还不错,怎么想我也不会是普通上班族。」

明光挂断电话后,想︰「没想到他真的还没有记起来…这要怎么办!对于萤在那一年里所经历的事情,我可是连一些头绪也没有!虽然我告诉了他那个可笑的假设,但这哪有可能?慢着,我记得,他好像有一本记事本,总是不愿意让我看到,而且还是非常神秘的上锁式的!说不定,所有的秘密,就藏在那里!」他忽然想起这件事,连忙再打电话告诉弟弟这条可能的线索。

月岛翻着记事本,希望能从上面记下的事情找出有关自己一年半前的记忆的蛛丝马迹。然而事与愿违,记事本里写满各种他看不懂的,如同只言词组的暗号般的文字。「X月X日,加入乌鸦。X月X日,成功完成第一个任务。X月X日,救助新人,加入。X月X日,教『山』变装,学得很快。X月X日,吃蛋糕。X月X日,执行任务。」而记事本最后一段记录的日期,正好是明光跟他说的,自己进院留医的日期。

「啊,算了。反正最近我一到晚上,就会化身为怪人『满月』,到处去盗取又归还宝物。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我确定自己在那一年里,做的也是类似的事情了。」月岛放下记事本,想︰「倒是那天晚上来吃蛋糕的那个人,我肯定有见过他,会跟一年半前的我有关系吗?」一阵刺痛感袭来,月岛想起了他早前梦到过的片段。「呜…果然!我这阵子的梦,是那一年里的记忆片段!那个人,毫无疑问,是我认识的人!」月岛终于意识到这个事实。「他到底叫甚么名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在那一年里,我们在做的,是甚么样的工作?完全搞不懂…」月岛想︰「也许,只要我继续当怪人『满月』,到处去盗取又归还宝物,事情应该很快便会有转机的了。」

 

隔了几天,「夜鸦」接下一个夺还委托,目标物是某位外国大使夫人丢失的一对琉璃耳环。这对耳环不知何故失窃,辗转流落到日本,还不幸被恶德珠宝收购商藤田雄也买下。由于他背后有某位重要政治人物撑腰,因此日本警方不愿随便插手。无助的大使夫妇只好透过重重中介,找到了「夜鸦」。而泽村和菅原二人商讨过后,亦决定接下这个委托。于是,「夜鸦」的黑色预告信再次寄出,并由藤田送到了怪盗对策组「青叶」的手上。

 

行动前,影山最后一次检查自己身上的装备和狙击枪的状态,日向则是在确定他完成这一系列的工作后,才开口搭话。

「喂,『帝王』。『我宁可自己是个能保护「王子」的「骑士」,而不是目空一切的「帝王」。』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到底是甚么意思?」日向好奇地问。

「就是那个意思。我想保护你,不可以吗?」影山反问。

「没那个必要,因为我不是手无搏鸡之力的公主,而是能自保和保护他人的『王子』。另外,我也是一轮不沉的『太阳』呢。」日向说。

「那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只是,这是补偿啊…」影山想,两人一起走向其他「夜鸦」成员待机的位置。

 

「各位,紧急状况!快看警方怪盗对策组那些正在商量行动部署的人!」菅原慌张地用通信器联络正准备在行动前作最后确认的众人。他本来是负责后勤,甚少直接出动的,但这次事关重大,所以连他也来帮忙作侦察了。

「开玩笑的吧?是上次的那群客人!原来他们是『青叶』!」西谷用望远镜看去,说︰「太巧合了吧?我们竟然跟追捕我们的人擦身而过…」

「果然是他们,没认错人!这实在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田中一手把望远镜抢来看,也叫道。

「怎么了?前辈们在嚷甚么?」影山和日向结束对话走来,好奇地询问。二人顺着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拿出自己的望远镜看去。「!!」惊叫声响起︰「是及川前辈/大王阁下!」影山和日向大吃一惊,问︰「原来你们说的那群怪客,就是他们吗?」

「你们…认识?」东峰不可思议地问。

「不认识才怪!及川警视是我的前辈!而且『青叶』的成员基本是我以前率领的『北川』的成员!」影山说。「你们怎么会认不出他们?他们,尤其是大王阁下,常被电视台采访的!」日向说︰「我自己是有另外去调查过他们每个人的长相,并尝试记下来就是了…」

「怎么办?要维持原定计划吗?」菅原问。「我想应该没有问题。」泽村说。

「我去当诱饵!」日向忽然自荐说︰「这样成功的机会应该会更大!」「『太阳』你真的没问题?」山口意外地问。

「你们当我是谁啊?我可是『太阳』哦?」日向自信地笑了︰「若论追逐战,我可是一次也没有输过。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放心交给我!」他说罢便付诸行动。

「不用担心,我去掩护他!」影山抛下这句话,急忙追上日向。

「行动开始!」泽村下令。他们今晚的行动计划很简单,所有人分成三组,一组负责安排骚动牵制「青叶」,一组趁机混入大屋里盗走耳环,最后一组则负责断后,掩护众人安全撤退。由于日向自荐当诱饵,所以断后的重任就落到了他和影山这组新人身上。影山倒是没说甚么,毕竟他也明白,这件事由擅长狙击的自己以及拿手于追逐战且绝对能脱困的日向二人去做会比其他人来得安全。

 

田中、西谷、东峰在大屋周围安排了烟火筒阵,害及川一众完全动弹不得。「这…是他们的『夺还组』的手段!也就是说,这次的事件有内幕?」及川狐疑地想。

「这种情况下要怎么进去里面?难道要任由他们得手?」岩泉问。

「少操心。」及川信心满满地说︰「只要在他们逃出来的时候追截不就好了。」

 

另一边厢,山口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成功潜入大屋,取得琉璃耳环。正当他想抽身离开的时候,一旁人影闪过,想要出手抢夺他的耳环。山口慌不怢的闪开,却发现来人亦不住退后一步,反射性地出拳,却突然停下。这个惯性动作,吓倒了山口,因为他很清楚,只有一个人会有这样的惯性动作。最少在他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他」—月岛萤。

 

山口知道,会这样在毫无预告下出现和「夜鸦」争夺目标的人,目前只有一个—怪人「满月」。他,竟然就是他们「夜鸦」曾经的成员,也是大家不敢接回的人,月岛!两人沉默地对峙着,突然脚步声响起,山口心知不妙,于是做了一个决定。

 

「跟我走!」山口握住月岛的手。「你干嘛?放开我!」月岛问,并想挣脱他。「这次不会让你逃走了,阿月!」山口强硬地叫道,他知道怪人「满月」就是众人半年来放弃寻回的月岛后,在这种危急关头更不会丢下他一个逃走,所以不觉叫出了他的小名。月岛被这样叫破身份,当然大吃一惊,但因为山口握住他的手太用力,让他无法松手,所以他也只能被他带走。

 

同一时间,在外面的日向发现离他们预计的时间差不多了,山口应该已经得手了,便用通讯器联络影山︰「是时候了,我们要上啰,『帝王』!」

「没问题。『太阳』,放手去干,我会掩护你的。只要有我在,你就是最强的—」影山给了日向一个保证他安全的承诺。这是身为狙击手的他,才能说出口的话。

「很棒的承诺嘛,我相信你哦,『帝王』。」日向笑着回答,他迈开脚步,走往及川一行人的位置。「又、又是上次的那个『夜鸦』的成员!」「提高警觉,把他包围!」及川下令,其他怪盗对策组的成员马上开始围拢过来。

「你们未免太小看我了!」日向想︰「我可是在两年五个月里,未曾被任何警官追上的怪盗『太阳王子』!姑且跟你们玩一下就是了。」他心念一动,一下子加速往前跑,随即跳起,跳了三米有余,直接跃上附近的树上。怪盗对策组的成员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看见了一只在夜空中飞翔的乌鸦。日向并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利用这一剎那的迟疑,装出攀到另一棵树上的样子,实际上却是躲在树上。

 

「人呢?怎么一剎那就不见了?」「太夸张了吧?他竟然跳出那样的高度…」

「总之快搜索一下。别让他跑了!」怪盗对策组的成员们讨论后,连忙分散起来搜寻日向的踪迹。

「你们休想越雷池半步!」影山想,随即开枪。他这次有为自己的枪装上灭声器,成功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把追兵尽数击倒。「『太阳』,路已经开了,还愣着干什么?」影山用通信器问。「谢谢!」日向说︰「你果然很厉害哦,『帝王』。」他不忘赞美他,衷心的。日向打量了周围一会,确定没有追兵或埋伏后,便从树上跳下,轻松着地。他拍拍身上的灰尘,随即向会合地点疾奔,用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

「你也很厉害啊。竟然真的有办法跳到三米高…不愧是怪盗『太阳王子』。」影山想︰「江川说的话,我现在才真正相信了。只是,不亲眼看到是不可能接受这事实的。」他也收拾狙击枪,从容地离开。

 

「报告,这里是阿山!已经确保『满月』了!『太阳』在哪里?」山口在带着月岛逃走时,也不忘用通信器告诉大家现状,并尝试确认日向的情况。

「『太阳』报告,已摆脱追兵,在预定地点等候大家!」日向汇报,众人这才总算松一口气。

 

乌野咖啡厅—

「总之,能顺利结束真是太好了。」泽村说,他逐一拍大家的肩。「日向,你这次做得很好!以后如果再需要诱饵,就得拜托你了!」他对日向举起大拇指。

「这算不了甚么。只要我能帮上忙,就一定会尽力!」日向笑着说。

「影山也做得不错!」菅原说。「我只是做好我要做的事罢了。」影山回答。

「山口,你说确保了『满月』是怎么一回事?」田中问。「是怪人『满月』吧?」西谷问,他打量月岛。

「『满月』就是我带回来的这个人。」山口顿了一顿,走上前去。他拿来一条手帕,细心抹去坐在椅子上的月岛的脸上的变装,他的真面目瞬间暴露无遗。

「月岛!」众人难以置信地叫道。「的确,他是变装的能手…」泽村轻拍自己的额角,抱怨自己怎么会把这个细节忘掉。

「让我回去!这里根本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月岛大叫,然而他越是打量这里,就越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真的连我都忘记了?明明我已经叫你『阿月』了!」山口的泪水夺眶而出,哭得比上次在糕点店「新月」时更凶。

「月岛,这不像你耶。老实承认自己记得这里,对我们有印象好了。」菅原看出月岛的混乱和动摇,尝试帮他一把。

「就算你忘记了,可是这里还是你的另一个家,我们也是你的另一群家人。唯有这点是不会改变的。」泽村也说。然而,这句说话,却意外的令月岛想起了某个情景—

「你能承诺,我在这里除了能制裁那些人之外,还能得到温暖吗?」月岛问泽村。「一定可以。因为,我们每一个『夜鸦』的成员,早就把彼此当成家人了。你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另一个家,把我们当成你的另一群家人吧。」泽村诚恳地说。月岛跟他握手,说︰「谢谢。」

 

月岛把自己从回忆拉回现实,再扫视一遍站在他身旁的众人,当他的视线停留在已止住哭泣的山口身上,便如遭雷殛地混身一震,过去的记忆一一浮现,他终于知道,应该要怎么叫眼前的这个人了。

「…山…口…?」月岛不肯定地问。「阿月!太、太好了!」山口喜极而泣,并不住地搥打月岛的肩膊。「很痛啊…抱歉,首领,『满月』正式归队了。让你们久等了,抱歉。」月岛苦笑着道歉。「欢迎回来!」众人齐声说,月岛的眼角有泪。

 

几天后的下午茶时间,乌野咖啡厅—

「糕点很可爱!而且味道真的很棒!」女生们赞叹。

「我们的糕点师对他的作品很有自信的!」日向笑着附和,因为,月岛辞去了糕点店「新月」的工作,回来这里帮忙众人咖啡厅的生意。

「终于回来了,回到这个唯一的归宿…」月岛边做糕点,偷瞄一眼身旁的山口,想。


待续

评论(3)
热度(21)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