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夏日倒影

「♩~生日快到心情好~今年的願望也是快快長高~」我快樂地哼着歌,踏着自己的腳踏車回到學校,準備參加球隊訓練。 
 
 
 
「翔陽這陣子好像心情不錯哩!是因為快要到『那個日子』了嗎?」西谷在球隊訓練時問,他偷瞄了日向一眼。 
 
 
 
「說起來也是呢。他好像是一年級中最早的一個吧?」菅原問。 
 
 
 
「完全不像啊!」月島「噗嗤」的笑出聲:「前陣子他不是被誤認為初中生嗎?」 
 
 
 
「阿月,話題扯開了。」山口說:「這種情況下,我們不是應該要討論一下要送甚麼東西嗎?」「你好吵,山口。我當然曉得 。」月島回嘴。「抱歉,阿月!」山口笑着道歉。 
 
 
 
「用不着吧?就每人買一份送出去好了。」田中說:「反正是心意。」 
 
 
 
「那麼,可別忘了囉。畢竟是一年一次,你們選禮物的時候記得要按常理來,別嚇到後輩了。知道吧?」澤村說,這句無形的威脅嚇到了西谷、田中和一旁沒作聲的東峰。 
 
 
 
「隊長你放心,我們二年級會一起去買的。」緣下用力地拍了一下西谷和田中的肩膊,二人不禁一陣惡寒。 
 
 
 
「最關鍵的他的拍檔,不知道曉不曉得這件事呢?」田中問。 
 
 
 
「拜託…我們是不該奢望一個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掉的人能記着其他人的生日的。」月島吐糟,又說:「真想看看那傢伙看見全隊裡唯獨自己沒準備禮物的表情。」 
 
 
 
我和影山練完額外的接發球後,一起退到旁邊稍作休息。我偷偷望了他一下,心想不曉得他有沒有注意到。我隨即苦笑,想起那個排球笨蛋連自己的生日都幾乎忘掉,有甚麼可能會記得拍檔的生日呢?我還是不要期待能得到他的禮物好了,反正我知道其他隊友一定會有準備的。 
 
 
 
訓練結束,我和影山一起離開學校。我推着腳踏車,依舊哼着歌,不過當然不是今早的版本。 
 
 
 
「你最近好像心情不錯嘛?可別興奮過頭把練習搞砸喔!」影山忽然說。 
 
 
 
「你果然不曉得我是因為甚麼事才顯得這麼高興呢…」我不高興地嘟嘴,低聲咕噥:「雖然我不討厭為排球傾盡所有的你,但遲鈍到這地步就有點過份了…」 
 
 
 
「你在說甚麼?要說話便說大聲一點,日向呆子!」影山忽地向我發火,而我亦忍耐不住,終於爆發了。 
 
 
 
「遲鈍的影山最~討厭了!」我邊大叫邊坐上腳踏車,連道別都不說,直接飛馳而去,留下一臉愕然的影山。 
 
 
 
結果,因為氣惱的關係,我這兩天在練習的時候,故意減少跟影山的交流,作為報復。 
 
 
 
「喂,很露骨哦。你就不怕國王陛下有反彈嗎?」月島忽然問我,他刻意壓低聲音。 
 
 
 
「誰叫他根本沒注意到。反正我這幾天裡是不會少給他臉色看的。」我賭氣地說。 
 
 
 
「原來日向你也有如此強勢的一面…」山口說。 
 
 
 
「人不可貌相嘛!」月島答:「給你一個情報哦,你可以期待一下其他人的。至於我呢…」他故意不說下去。 
 
 
 
「反正少你的一份也沒差。你不想就算了。」我輕聲回嘴。 
 
 
 
「對我的態度這麼豁達,對那邊的國王陛下卻是另一個樣子。」月島不懷好意地笑了。 
 
 
 
「你—管—我!」我扮了個鬼臉跑開。 
 
 
 
今天的訓練結束後,我依舊沒有跟影山一起走。我心想:明知不應該期待的,卻還是抱有空想,這樣的自己真是小氣。沒辦法,即使我們是拍檔,是排球場上最接近的兩個人,但一旦變回普通的高中生,卻是距離最遙遠的人。他是個高大的帥哥,我卻是個矮子;我在班裡人緣不差,他卻是個非常孤獨的人;我的排球整體技術很差,他卻是個全能型的天才球員。我們之間的一切都顯得那麼風馬牛不相及,除了排球,便再沒有其他的連接點。我知道,在排球場上,我們對彼此而言,都是特別的存在,所以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身為我的拍檔的他,能為我的生日準備甚麼呢? 
 
 
 
然而,我沒想到的是,看似對我近日的態度毫不在意的影山,其實心裡一點也不好過,甚至焦躁到不慎在發球練習時失誤。 
 
 
 
「好痛!你小心一點好嗎?」我摸着自己的頭喊痛。 
 
 
 
「對、對不起。」影山顯然是動搖了,從他臉上吃驚的表情就曉得。他拋下一句道歉,便跑去把谷地經理叫來,幫我檢查一下。有點反常呢,平常會是我捱罵的,這次他竟然主動道歉。 
 
 
 
「沒事吧?日向同學!」谷地擔憂地問。 
 
 
 
「沒事的。」我笑着要她不用擔心。「日向,你過來一下。」澤村忽然向我招手,示意我出去體育館一下,我奇怪地跟了出去。 
 
 
 
「影山這幾天情緒有點不穩定,你就別再刺激他了。」澤村說。 
 
 
 
「隊長,我不是故意的。造成了問題的話,我很抱歉。」我鞠躬道歉。 
 
 
 
「恐怕他是在意你這幾天的態度吧。要不要乾脆給他一丁點提示好了…」澤村說。 
 
 
 
「咦,隊長你知道原因?」我意外地問。 
 
 
 
「當然知道啊!其實大家都知道,只是故意不戳破事實罷了。」澤村說:「先回去練習吧!」 
 
 
 
「是!」我說。 
 
 
 
在我被隊長喊出去之後,我並不知道,館內發生了這麼一幕— 
 
 
 
「國王陛下今天是怎麼了?狀態不好嗎?」月島一臉嘲諷地問。 
 
 
 
「不要用那個稱呼叫我!」影山大叫,但他隨即冷靜下來,問:「你們知道日向那傢伙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嗎?」 
 
 
 
「不愧是國王陛下,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注意到。只要去看看月曆,應該就能明白你的拍檔生氣的原因了吧。」月島說。 
 
 
 
「吓?」影山問,並真的走去看掛在體育館內的月曆。他看到今日是6月20日,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已經是明天了嗎…這下糟了。」影山暗呼不妙,自己竟然完全把這件事給忘掉了。 
 
 
 
「隊長,我有點不舒服。今天可以早退嗎?」影山問剛和我一起返回體育館的澤村隊長。 
 
 
 
「你今天的狀態不太好,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澤村答。「謝謝!」影山急匆匆地離開。 
 
 
 
「他是怎麼了嗎?」我想。 
 
 
 
「該死!竟然徹底忘記了!這個時間,應該還有禮品店營業吧?」影山拔足狂奔,跑往商店街。他知道,自己的拍檔表面上裝得跟沒事人一樣,實際卻很在意。這也能解釋他在這個星期表現出的怪異態度了。他終於到達目的地,並跑進一家精品店。 
 
 
 
「就這個好了。」影山仔細挑選了一會,便拿起貨品,走向收銀處。 
 
 
 
「嗯~早上了!」我起床梳洗,但因為今天的晨練取消了,所以我比平常起得晚了一點。 
 
 
 
「哥哥,生日快樂!」小夏笑着說:「給你的生日禮物!」 
 
 
 
「謝謝小夏!」我接過妹妹的禮物,十分開心。 
 
 
 
「小翔,生日快樂!」媽媽說:「今晚要早點回來吃飯哦!」 
 
 
 
「是的!」我答,並迅速吃過早餐,推着腳踏車出門。 
 
 
 
學校— 
 
我打開鞋櫃,卻跌出不少禮物。我嘴角泛起笑容,把它們通通塞進書包,才拿出鞋子替換。 
 
 
 
「日向生日快樂!」當我走進班房,班上的大家齊聲說。 
 
「謝謝大家!」我笑着道謝。 
 
「給你的生日禮物!」不少同學向我遞上禮物,我一一接過道謝。 
 
 
 
然而,我的驚喜並未結束。在我踏入體育館時,一聲「日向生日快樂!」爆出,我呆了一呆,隨即衝到隊友們的身旁,大聲說:「謝謝各位前輩!」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今天除我以外的三名一年級球員還未有蹤影。 
 
 
 
「日向,給你的禮物!」「恭喜你哦!」「小小心意,希望你喜歡!」眾人的祝福不絕於耳,我忽然覺得,自己能來到烏野,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月島、山口,還有影山呢?怎麼還沒來?」菅原問。 
 
 
 
「不知道。但我應該有提過,今天要早到的。」澤村說。 
 
 
 
「喂,今日的壽星!我們來送蛋糕了!要好好感謝我喔。」月島拿着蛋糕盒,和山口一起出現在體育館門口。 
 
 
 
「雖然只是一件裝的,但我認為今晚應該會有蛋糕在家裡等你,所以就買來了這個。反正我是想不出要買甚麼禮物,只好這樣了。倒是山口有另一份禮物要給你。」月島向我遞出蛋糕盒後退下,讓山口上前。 
 
 
 
「日向,生日快樂!這是給你的禮物!」山口遞出禮物。「謝謝啦!」我笑着道謝︰「也謝謝月島,畢竟我沒想過能從你那裡得到禮物呢!」 
 
 
 
「我可沒說不會送禮物給你…」月島低聲說,但我聽得一清二楚,心中不禁好笑。 
 
 
 
「對、對不起!我遲到了!」影山這時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體育館。「怎麼這麼慢!」澤村問。 
 
 
 
「因、因為,我、找不到,事先準備好的、東西…花了好些時間才找到。」影山長吁一口氣,望着我好一會,板起臉孔,卻沒有開口。我也收斂起笑容,正面迎上他那凌厲的視線。他到底是想怎麼樣?有甚麼難以開口的事情嗎?我想。 
 
 
 
 
 
 
 
影山這時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從背包裡掏出一個東西,遞向我。 
 
 
 
「這是?」我接過小紙包,明知故問地說。 
 
 
 
「當然是生日禮物!日向,生日快樂!」影山遲疑了一會,還是開口說出,我不曾期待過的祝福。我心裡「咯噔」的一下,強忍着淚水,哽咽地說︰「謝謝你,影山!」我之所以會這麼激動,不僅是因為其他的隊友,更是因為身為我的拍檔的影山,真的為我送上了生日的祝福。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想不到影山竟然自己發現了真相呢。」菅原說。「還不是要我出面提醒?不愧是只想着排球的國王陛下。」月島不忘嘲諷一番,旁邊的山口小聲竊笑。 
 
 
 
「…!」影山一副氣結的樣子,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們見狀,無一例外地哄堂大笑起來,他尷尬地臉紅了。 
 
 
 
 
 
 
 
訓練結束後,我們各自踏上歸家的路。影山默不作聲地跟在我身旁,我也沒抗拒。因為我早已消氣了。 
 
 
 
「影山。那時的約定,你沒有忘記吧?」我向他確認。 
 
 
 
「哪有可能會忘掉?」影山問。 
 
 
 
「你會一直當我的拍檔吧?」我盯着他的臉,一本正經地問。 
 
 
 
「只要你能追上我的腳步,那麼,你以後也會是我的拍檔。不管多久,不管對手是誰,有多強大也好。別忘了,『只要有我在,你就是最強的。』。」影山露出一個好看的淺笑。 
 
 
 
「謝謝。」我衷心向他感謝,同時察覺到,我已經無法想像,他不在球場上的同一邊的光景了。影山,你是我最重要的拍檔,如果我是太陽,那麼你就是一直緊隨不捨的影子,在我來到烏野後,始終在我身旁,默默地陪伴和支持我。如同夏日的倒影一樣,細長而深邃,雖然不顯眼,卻一直就在最近的地方。我能遇上你,是我排球生涯中最美好的一場相遇。希望,我能一直當你的拍檔下去吧… 
 
 
 
END
 
 
 
 
 
小翔陽生日快樂! 
 
由於是趕出來的,所以沒有上次影山生賀的《冬日暖陽》那麼長和佈局嚴謹,希望各位翔陽粉喜歡~ 
 
 
 
然後這篇也是自己的生賀啦(炸) 
 
因為自己是跟翔陽同一天生日的說! 
 
 
 
主要是想寫一下翔陽因為沒被注意到生日而跟影山鬧彆扭的場面啦~ 
 
果然這兩個排球笨蛋超可愛的說!

评论(2)
热度(13)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