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影山篇(3)

一觉醒来,又是阴云密布,山雨欲来的坏天气。我伸了个懒腰,梳洗过后,穿上雨衣便出门晨跑去。早上的这种坏天气好像已经持续了一段日子了,害我晨跑时也必须穿上雨衣。我跑到报摊,便停下来买了一份报纸。买过报纸,我便继续跑,跑到餐厅去,叫了一客早餐享用。我刚坐下不久,外面便下起大雨来。我心想:「以前那家伙得手的隔天总会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现在他诸事不顺,就连太阳也不高兴了吗?」我随即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好笑,那个大盗怎么会有办法影响天气啊,这一定只是巧合。早餐这时送到,我边吃早餐,边翻阅报纸。

看着今天的报纸头版,是有关我的报导。不错,自从我以怪盗「黑夜帝王」的身份展开行动后,已经成功阻止了「太阳王子」的活动三次了。但我丝毫不满足,因为我的最终目的,是制造机会,让及川前辈带领的怪盗对策组能把他绳之以法。虽然在上次南云先生的粉钻行窃事件中,我不仅抢先取走粉钻,还成功把他迫入警方的包围网,但他最后却成功逃走,这令我十分不忿。

我决定继续阻止「太阳王子」的行动,同时自己也去随意盗走中意的宝物,展示我的能力。

出乎意料地,曾经是每周发出一封的橙色预告信,却未有在报纸刊出的一周后送到警视厅。奇怪,那家伙是发生甚么事了吗?不过,这样正好,既然他不出现,便是我表现的好机会了。我也不用费心考虑阻止他的行动的方案。

只是,我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在心里某处,却渴望着能见到那一抹橙色的人影,跟他再次交手,阻止他的行动,让他彻底认输,让他主动放弃当怪盗;要不然就是为及川前辈他们制造机会,把他绳之以法。不过,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就是了。毕竟,就我所知的那家伙,根本不知道'放弃'二字是怎么写的,要让他主动收手,实在是不太可能。想到这里,我摇摇头,想:还是随遇而安吧,反正只要那家伙一天不出现,我就算有再多的考虑也是没用,不如去寻找合适的目标,向社会大众展示我的能力,和满足一下自己的内心。

我先后盗走四颗价值连城的宝石,有红宝石、蓝宝石、黄玉和紫水晶。盗取它们的过程尚算简单,我也没有遇上太大的阻力。在这四次行动中, 我均有和及川前辈率领的怪盗对策组'青叶'暗中交手,但我没有给予他们跟我面对面的机会。因为,我始终担心,若果和他们近距离接触,很有可能会在言谈举止上露出马脚,到时就问题大了。只是,我一直顺利盗走目标,心里的空虚感却越发强烈,让我开始怀念,以前作为搜查官,跟怪盗「太阳王子」斗法的日子。他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这段日子以来,抢先一步破坏他的行动已经成为了我当怪盗的乐趣,也是刺激感的来源之一,难道他真的已经决定不当怪盗了?

我怀着困惑,策划了盗去泽城家的传家宝—绿宝石戒指「森林瑰宝」的方案。当然,我有先做好准备,调查了戒指的存放地点,泽城家的警备配置和平面图。至于这些情报是怎么来的?其实早在我还在担任搜查官的时候,我便已经开始请秋山帮忙收集情报的了。他在地下街专门秘密贩卖情报,至于他有进行军火交易这点,我却是直至他提供狙击枪给我才知道的。秋山的情报颇为准确,因为这些情报都是他跟著名地下情报贩卖组织'山猫'交易得来的。我模拟了几次行动的方案,便在报纸上刊登预告信。

晚上,我潜入了泽城家,我装成警卫,顺利地混入他们当中。我已经准备好假的绿宝石戒指,预备随时把真货掉包。

「糟了!『森林瑰宝』被调包了!是『黑夜帝王』的卡片,上面写着他留下了仿制品,真的戒指已经到手了!」我说。

「这怎么可能?快出去搜!他应该没跑远…」众人马上离开泽城大宅,走得一个不剩。

待所有人离开,我才从暗处走出,并取出仿制品,把它和真正的戒指掉包,再施然离去。

「怎么一无所获…真倒霉。」金田一抱怨。「咦,你们有谁看过刚才那张卡片吗?为甚么上头只写着『我收下「森林瑰宝」了?』这跟我们听到的内容不一样啊?」国见问。

「刚才的警卫!快把他找出来!」及川听到这里,已经大致猜到是甚么一回事了,他马上下令。

「可恶!『黑夜帝王』这家伙…比起『太阳王子』还要棘手百倍!」「若说『太阳王子』在每次行动中都是靠临场发挥和利用混乱来偷取目标且逃走,那么『黑夜帝王』那家伙就是靠慎密的计划来夺取他盯上的宝物。一个是太阳,一个是黑夜的化身,连行动模式都完全相反…」其他怪盗对策组成员的讨论声此起彼落。

 

「真大胆的手法…竟然混入警备人员当中,制造骚动,调虎离山,再偷龙转凤,把戒指掉包,还施然离开…」及川想:「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黑夜帝王』这次的行动模式有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但到底是跟谁像呢?我却想不起来…他究竟是甚么人?」

我顺利摆脱追兵,不想暗处却有人影闪出,拦住了我的去路。

「谁?」我用平板,毫无感情可言的机械化声线问。

「你好!你就是怪盗『黑夜帝王』了吧?你的身手和计划能力真的很了不起!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夜鸦』呢?我是首领泽村,请多指教!」来人竟然是怪盗集团「夜鸦」的首领?而且他还说,希望我能加入他们?这…我愣了一会,随即说出回答。

「抱歉,我暂时没有那个想法,最少不会是现在。也许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答复。」我说,自从我辞职后,我便暗中调查「夜鸦」的活动,促使我这么做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山崎杰克逊的那件案子,而令我意外的是,他们竟然是专门盗取不义之财的盗贼。他们更经常策划「夺还行动」,把目标物送还「该待的地方」。也因此,我对他们早已另眼相看,只是我始终曾担任负责追捕他们的搜查官,在心理上暂时还不能接受自己去与他们一起行动,但我又不想把话说死,所以才这样说。

「这样也好,毕竟这个决定不是容易下的。那么,你便花点时间,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我会再来找你的,后会有期,『黑夜帝王』!」泽村说罢,便失去了踪影。

第二天早上,仍然是细雨连连的坏天气。不过,雨势终于开始有减弱的迹象了。我享受着难得的清凉天气,边阅读报纸 。读着读着,我忽然留意到一则报导。

「日向财团主席,日向翔阳先生昨晚归国,今晚将出席一个慈善拍卖晚会。日向先生本次出国,目的在于与美国著名慈善家艾斯•盖特洽谈跨国慈善事业上的合作,成功获盖特先生承诺协助项目。」

日向…不就是《天堂鸟》事件时,冰室向我介绍的人?那家伙,竟然是个来头不小的生意人!虽然他有向我介绍自己,但我却没留意到,因为他实在太不像富家子弟了!不论是给人的感觉还是气质都不像,只有在言谈举止间流露出曾接受过高等礼仪教育的一丝气息。我努力尝试想起他的脸孔,却毫无头绪,看样子,因为当晚发生的事情太震撼,害我忘记了其他的细节。不过,即使记起也没用,我是不会再跟他有所交集的。他是堂堂全日本十大财团之一的主席,我却是位怪盗,只为满足自己的目的和阻挠怪盗「太阳王子」而行动,我们是不可能再有碰面的机会的。

在等候「太阳王子」的预告信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而是不断锻练着自己的近身战技巧。为了能在行动时多一个保障,我还特地去练习使用鞭子,虽然还不到实战使用的程度就是了。当然,我也没有搁下射击训练,毕竟枪支才是我最信任的武器,不管是手枪还是狙击枪都一样。

一个月后,怪盗「太阳王子」终于再次发出预告信,对像是象牙制品商人下野诚所拥有的亚历山德拉石。我等很久了,今次一定会让你受到应得的制裁的。我也在报纸上刊登了预告信。

 

这次「太阳王子」选择在下野的宅第内外同时引发骚动,用的是发烟筒,小巧又能阻挡视线,真精彩的手法。可惜,对早已潜入的我来说,根本就没用。我看见「太阳王子」走进房间,只用了一些时间,便打开了保险箱,取出亚历山德拉石。我立即开枪,谁料他竟然同时跳过一旁避开,子弹掠过他的耳边,没有击中他,但我的目标却是他手上的亚历山德拉石。它掉到地上,我弯腰拾起它。

「我不是说过,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得手了吗?」我说。

「我受够你的做法了!你要是真的想跟我抢夺一样的目标,大可正面挑战我,我就算输给你也不会怨你。毕竟我要是输的话就代表我技不如你,没甚么好抱怨的。但你每次都来蓄意破坏我的行动,而且经常将我逼入几乎被警方抓住的危险境况,你到底和我有甚么过节?虽然同样是帝王,但已辞职的搜查官,『帝王』影山飞雄,却没你这么惹人厌和过份!我真想知道,这么讨厌的你,到底有着多难看的一张脸!我讨厌你,怪盗『黑夜帝王』!」怪盗「太阳王子」恶狠狠地说,从变声器播出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更尖锐刺耳和冷酷。

「用得着这么激动吗?你自己刚才也说了,行动失败等于你技不如人,你不会有任何怨言。再说你每次都能顺利脱困啊。」我用自己那一如既往,平板,毫无感情可言的机械化声音说。虽然我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毫不平静。呆子,你所赞赏的那位搜查官,正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你最讨厌的怪盗啊。怎么你就没发现呢?我想。

「我不喜欢你的做法!换着是你,计划好的行动被人从中破坏,你会怎么想?心情会好受吗?不可能吧!你是为自己而行动的,尚且会因为失败而不高兴;我可是有正当的理由去夺走那些东西的,不像你一样毫无原则可言!我就坦白告诉你好了,从两年前到现在,我从未为过自己而作案,一次也没有!你要是不相信,大可用你的方法去求证!」怪盗「太阳王子」连珠炮似地说:「我很羡慕你有如此周密的计划能力和头脑,那是我缺少的东西。你要是跟我堂堂正正地较量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只要不是夺还行动失败,其实我有没有得到其他的宝物都不太重要。只是我能帮到的人少了一点而已。你要是能像我这样,不为自己而盗,肯定能帮到更多的人。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希望你想清楚。」他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

本来我以为,「太阳王子」这次行动是失败了,但我抢走的,原来只是仿制品,真正的亚历山德拉石,恐怕已经落入「太阳王子」的手里了。这种手法是怎么回事?以前的他是不会想出这种计划的,难道,有人在秘密协助他?

 

因为被「太阳王子」那样质问,我心中的疑惑一直挥之不去,终于,我决定彻查一下他两年来的活动,以及那些他下手的对象的数据。令我大吃一惊的是,一如他所说,从两年前到现在,他从未为过自己而作案,一次也没有。他所得到的宝物,全部被变卖,款项一文不剩地捐给慈善机构,他分毫未取。至于他下手的那些人,全是背地里坏事做尽的恶徒,只是社会大众全被蒙在鼓里而已。他的情报网,竟然比警方的还要准确…

我想起了,当我还是搜查官的时候,发生那次围困事件时,他说的话—

「总有一天你会懂的。但到那时候,恐怕就是你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了。不过,即使你知道答案,也没有任何能定我的罪的证据。」「太阳王子」说。

「为甚么?只要在你行动时当场捉到你不就好了?再说,你的真正身份若是曝光,一定会起出你之前盗走的宝物的。」我不解地说。

「可惜你不会如意的。」「太阳王子」充满自信地笑了:「因为你根本没发现,我的行动,只是出于『义』字。我今晚说的话好像太多了,个中原由,你就好好苦思一下吧。」他说罢便站起来,重新戴上兜帽。

「你说『义』—?这种方式,绝不合理!我也不能理解!别把自己的犯罪行为正当化!」我向他咆哮。

「我只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做我认为应该要做的事,仅此而已。没人理解也没关系,只要我清楚自己是因为甚么理由而行动的,那就足够了。」「太阳王子」抛下这句话,留下我独自呆坐,慢慢踱步离去。

***

我结束回想,想︰原来他在那时候,已经给了我提示,只是当时我太执着于捉到他,结果忽略了这明显的线索,真是失败。我自警察时代以来的问号,终于得到了解答。我实在没想过,他竟然不是为了自己,而甘愿冒着会被定罪的风险去行动。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种人存在…相反,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以及向他报复,才一直以怪盗的身份行动到现在,这样的我,有资格去阻止他吗?他真不愧为黑夜中的太阳…这么温柔、善良的人,到底有着一张怎样的脸孔?说真的,我很好奇。在我不再身为追捕他的搜查官的现在,我是否还有一睹他的真面目标机会?

而在「太阳王子」的行动目的水落石出的此刻,我亦无法再用以往的敌视的目光来看待他了。我不禁苦笑,自己真的是走错路了,竟然完全偏离了当初的理想。既然他是为了贯彻自己的「义」而行动,那么我再跟他硬碰硬也毫无意义。不如放下成见,跟他堂堂正正地较量更好。干脆我也效法他的行动,当一位义贼好了。即使我不再是搜查官,还是有贯彻我相信的正义的方法的。

 

离那次质问过了两星期之后, 怪盗「太阳王子」再次发出预告信,这次他盯上了一枚蓝宝石戒指,我仔细调查后,发现它另有原主。今次是他自《天堂鸟》事件以来,久违的夺还行动啊…这样,我就不能出手妨碍他了。不过,见他一面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我必须向他当面道歉才行。 

怪盗「太阳王子」顺利地取得宝石戒指,正要离开现场的时候,我看准机会,把他拉过一旁,一声「上车!」,把他掷到车子的后座上。


「谁啊?呃…『黑夜帝王』!你想怎么样?」怪盗「太阳王子」吃惊地问。
「我有话要跟你说清楚。」我说。最安全的做法,便是直接带走他。 我不再多作解释,随即开动车子。

「下车,我们到了。」我说, 「太阳王子」打开车门下车,他看见了一间平房。「进去,这是我其中一个藏身处。」我依旧用那平板的声音说话,他尾随我进屋。
「你想跟我说甚么?」「太阳王子」用他那尖锐的声音问:「我还要赶着把东西送回去!」
「我是来找你道歉的。我已经求证过,你所做的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我不应该为了自己对你的偏见,而牺牲你对他人的援助。我保证,不会再故意破坏你的行动的。我从今以后,也会像你一样,当一位义贼。即使我和你盯上一样的宝物,也会堂堂正正与你较量。真的是很对不起。」我说。

「跟我做个约定吧?除非是夺还行动,否则我们不论谁人得手,所得也要尽量捐赠穷人,好吗?」怪盗「太阳王子」问。
「可以啊,就这么约定,『太阳王子』。从今以后,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我们交换联络方法吧?因为,你总得找方法告诉我,哪些案子是我不能插手的。」我说。


只见他从斗篷内袋取出纸笔,唰啦啦地写下甚么。他把纸条抛出,我一手接着。「我的电话号码。我不会接听的,短讯联络就好。以后你就叫我『太阳』好了。」他说。
「你叫我『帝王』吧,我送你回去。」我锁好门,把他赶回车上坐好。我随即坐进驾驶座,发动引擎。我把他送到蓝宝石戒指真正的主人的宅子门前,待「太阳王子」下车后,把车子驶走。

在那次之后, 怪盗「太阳王子」也有再行动过,而我亦信守诺言,没有出现从中破坏。这也是因为,我暂时提不起劲去跟他较量。

我再三考虑后,发出了一封短讯,内容是—「『太阳』,帮我把这些东西送回去好吗?拜托你了!」之后是一堆照片,全是之前我偷过,物主都是好人的宝石。过不了多久,怪盗「太阳王子」便回复了我的短讯:「『帝王』,我有物主名单,要我给你吗?」

「谢谢,不用了。我不擅长送还的工作,要是可以的话,还是交给身为专家的你吧。『太阳』你可以吗?」我马上回应。

「不愧是笨蛋『帝王』,我就帮你这个忙吧。我要怎么拿到东西?」怪盗「太阳王子」用短讯反问。

「别那样叫我,呆子『太阳』!东西放在一个包裹里,我把包裹藏在宫城车站1025号储物柜,密码就是1025,谢谢!我会好好答谢你的!」我回复,对于他这样称呼我,我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太阳王子」分开进行了几次行动,顺利地把所有东西都还了回去。物主们当然感激不尽,我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果然没拜托错人,谢谢你,「太阳」。多亏了你,我所犯下的错,才能被纠正过来。我一定会好好答谢你的。

 

自那次以后,我们就变成讯友了。我们会经常聊有关目标物的事,比如说下次行动盯上了谁的甚么宝物,有多大的价值等。我们会互通消息,事先告诉对方自己的下一个目标,至于要不要竞争就自行决定。若是夺还行动的话,「太阳王子」会先旨声明,这样做的话,我就不会插手了。我们时有竞争,各有胜负,而他最近通过活用一些魔术机关和实行比以前慎密的计划,更是令我另眼相看,看来有人在协助他呢。这家伙是甚么时候得到这些后方支援的人手的?

 

今晚,我再次跟「太阳王子」正面交锋,看谁能先得到日本国内最大型的黑珍珠,「黑蔷薇女皇」。我已经想好能绊住「青叶」分队的方法,至于能不能抢先「太阳王子」一步,就要看运气了。

 

这颗名叫「黑蔷薇女皇」的黑珍珠的主人是「黑道女王」小田切唯,她坏事做尽,黄赌毒无所不涉足,确实是值得下手的对象。今次,她把黑珍珠寄放到国立珠宝博物馆展出,显然是对我和「太阳王子」两人挑战。她好像是在对我们说︰「想要就来偷吧,你们倒是试试看,在大众和严密警备前,还能否成功。」只可惜,这次她遇上的是我们,不管是我还是怪盗「太阳王子」,都不是易与之辈,想要让我们行动失败,她未免太天真了。

展览会的入场时间到了,我扮成一般人,跟着人潮进入会场,而警方并没有对参观人士进行搜身。因为这次展览对公众开放,他们不能配置太多人手在展览场内,只好守在博物馆的外面,防止我或是「太阳王子」得手后逃走,但他们也未免太小看我们了。及川前辈,这次你实在是太大意了。

当人潮散去,我亦终于来到展示柜的附近。我只是看了「黑蔷薇女皇」一眼,会场便瞬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惊呼声四起,还留在展览厅的人围成一团,而博物馆的保安亦忙着寻找恢复电力的方法。而我则戴上红外线夜视镜,并用工具切断展示橱窗周围的保险机关。

「我们又见面了,『帝王』!」「太阳王子」轻声用变声器说话,我随即在他面前现身,还是那个矮小的身影。

「你果然在这里,『太阳』!」我用几乎细不可闻的机械化声音说话,在不想惊动周围的人这点上,这次我们巧合地意见一致。

「想要得到黑珍珠,先问问我吧!」我说。「我接受挑战!」「太阳王子」回应。「我们较量一下吧,谁能先把对方的武器打落就算赢,输的人要协助对方拿着东西离开这里!」我提议。「没问题!」「太阳王子」爽快答应。「预备,1,2,3!」我一数完,便攻了过去,被他轻巧地闪开,这次我没使用枪,而是使用苦练已久的鞭子。要说近身战的技巧,我也不会比他差。出乎意料,「太阳王子」这次用的武器,不是平常爱用的改造手枪,更不是他用过的伸缩电击棒,而是一支平平无奇的手杖。他用两个起落避开我的鞭势,手指突然一动,按动手杖上的按键,杖头连同内藏的绳子飞出,卷住我的鞭子,他随手一甩,鞭子「啪嗒」一声掉到地上,是我输了。原来,那支手杖内藏机关。

「是你赢了,我会遵守承诺的。」我说,并俯身拾起鞭子。

「侥幸罢了。」「太阳王子」说,并走到展示柜前面,轻松取出黑珍珠「黑蔷薇女皇」。他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拿着它,把它放进事先准备的小盒子,再收进怀里。他把象征自己成功得手的卡片放进展示柜。我知道,卡片上印有和他的预告信一样的太阳的纹章,底色也是同样的浅橙色。这是自从我出现后,他为了帮大众区别我和他谁人最后成功得手才开始的习惯。

「下次会赢的人,一定是我。再见,『太阳』。」我一说完,就跑了出去。当然,这只是装出来的,实际上,我留了在大厅,博物馆内的照明同时重新开启。

「『黑蔷薇女皇』不见了!」「可恶!快去通知场外的警官!」「到底是怪盗『太阳王子』还是怪盗『黑夜帝王』下的手?」「是『太阳王子』!那张卡片就是证据,不会有错的!」讨论声此起彼落,但没有任何人有离开这里的意思,大家都想看看事情的发展。就在这时,我启动了天花板的自动洒水器,「哗啦」一声,把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快逃!」我说,所有人随即一哄而散。今晚就帮你到这里了,「太阳」。剩下的事,你绝对能办好的。

***

然而,他失踪了。

我一直追逐至今的太阳,毫无先兆地突然在我的眼前消失。明明伸手可及,却又如雾般骤然消失…

电话短讯一直没有回复,他也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发出过那张浅橙色,印有太阳的纹章的预告信。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对于我来说,原来是这么重要。由警察时代的敌人变成互相认可的好对手,而我的怪盗生活中一旦缺少了他,就变得索然无味。别开玩笑了,是你改变了我的,现在又说消失就消失…我的改变不就没意义了吗?你在哪里,呆子「太阳」?我好想见你,哪怕多一次也好,至少告诉我,你消失的理由。

我得手后,正要离去,却被人叫住。「很久不见了,『黑夜帝王』!上次的提议考虑得怎么样了?」怪盗集团「夜鸦」的首领,泽村问我。

「我会接受,成为你们的一员。」我用经过变声器改变的声音说。一个人能做的始终有限,再加上他的失踪,要是加入「夜鸦」,应该就能得到更多的情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呆子「太阳」。不,是怪盗「太阳王子」才对。

「那就跟我来吧!」他走在前头,带我上车。我被带到一家三层式的咖啡厅。

「各位,我们又有新成员加入了!他是怪盗『黑夜帝王』!」泽村说。「真的?请多指教!」「夜鸦」的一众向我打招呼。

「『黑夜帝王』,既然你要成为我们的一员,就必须告诉我们你的真正身份。」泽村说。

「我没所谓。」我关掉变声器,用原来的声音说。我摘下单片眼镜,脱掉礼帽,又说︰「你们可能对我的真面目并不陌生。」

「这怎么可能??????」众人大叫︰「前警方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搜查官,居然就是怪盗『黑夜帝王』」?难怪警方一直捉不到你!」
「用得着这么吃惊吗?」我问。「不,我们的反应已经是算普通了,他在哪里?这个事实绝对会吓坏他!」灰发男性说。

「他还未回来,估计应该快了。」泽村答。

「我回来了!」一把满有朝气的声音说,我的心莫名其妙地跳了一下。

「辛苦啰,翔阳!我们今日又有新成员加入了!你应该见过他的!保证吓你一跳!」有一头短黑发的小个子男性说,并把刚回来的人叫过来。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一个有一头橙色的短乱发,长着一张充满阳光气息的脸孔,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的男性。我应该在哪里见过这张脸的,但就是想不起来。但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就冻结了。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不能合拢。

「哇呀呀!为甚么你会在这里的啊?我一定…是看错了!!」他顿了一顿,说:「没有看错,真的是你!阿谷前辈,为甚么『帝王』会在这里的?难道他就是你说的新成员?太扯了吧!」他一个箭步,退后得老远,警戒地望着我。
「我真的有这么令你害怕吗?抱歉。」我向这位小个子道歉,并细细打量他。不会有错的,我肯定自己有见过他。到底是在哪里?

「翔阳,他的另一个身份会更吓坏你的。」被叫做阿谷前辈的人说︰「他就是怪盗『黑夜帝王』!」

「你、说、甚、么!!??」被叫做翔阳的小个子尖叫︰「他竟然就是怪盗『黑夜帝王』?明明他就是前警方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搜查官啊?」

「这是事实。」我沉着地说,我听到他名叫「翔阳」,心中泛起奇异的感觉。这个名字,我有听过。应该是…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向我作自我介绍。但究竟是在哪里?我就是想不起来。

「不会吧。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随即笑弯了腰。「哈哈哈!我应该早就要发现的了!明明都是叫『帝王』…只是有谁能想得到,前任搜查官,竟然变成了怪盗!怪不得你会做出那种事了。」他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对我说︰「你应该有见过我这个样子一次的!影山前搜查官,我们很久不见了。再介绍一次,我是日向翔阳!」

「日向翔阳?」我听到这个全名的瞬间,就想起来了。我是在冰室光的纪念画展的优先场会场见到他的!他是—

「名门『太阳一族』的当家,日向财团的主席,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是被吓呆了。在冰室光的纪念画展的优先场会场里,冰室把他介绍给我认识。我当时就对他所展现的阳光气息很有印象,只是后来怪盗「太阳王子」和「夜鸦」来夺回画作《天堂鸟》,才冲淡了我对他的记忆。他明明是位富商,为甚么会和「夜鸦」一起行动?

「不可以吗?明明你曾经是搜查官,最后却也成为了怪盗啊?我这样做,既能帮到有需要的人,又可以体验到紧张刺激的快感。」日向笑着说︰「不过,你真的是很迟钝呢,『帝王』。我在这里出现所代表的意义,其实还有一个。」他故意顿了一顿,才继续说下去︰「除了那次之外,你应该有见过我的。尽管那时的我的声音和现在不同,衣着打扮也不一样,但你肯定还记得我这头橙发的。只是你想象不到而已。」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不错,我很确定,除了那次之外,还有见过他那头橙发一次。至于是在哪里,为什么会看到,又是另一个问号。我到底是怎么了,自从怪盗「太阳王子」失踪后,我就一直处于恍神状态,忘东忘西的,全是那该死的呆子害的。只要让我找到你,就不会再被你逃跑了。一定,要问清楚你失踪的理由,呆子「太阳」。

 

「算了!我放弃了!」日向大叫︰「笨蛋『帝王』为什么会这么迟钝的!」他向我掷出一张纸,同时吼道︰「如果你连看见这个后,还是不明就里的,我也不知道该说甚么好了!」

 

我伸手接下那张纸片,而它对我而言并不陌生。我看过、摸过同样的东西不少次了。那是一张浅橙色,印有太阳的纹章的预告信!我的心跳了一下,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结论浮现在我的脑海。我不用把预告信翻过来,也清楚知道印在另一面的那个名字是甚么。颤抖着,我好不容易开口。

 

「你居然就是,我从警察时代开始,就一直追到现在,甚至让我成为怪盗的,怪盗『太阳王子』!」我说出这个吓到我自己的真相。

 

「所以我才会取笑你啊!笨蛋『帝王』!我,就是你一直在追逐的那个『太阳』哦。」怪盗「太阳王子」,亦就是日向,笑得开心得不得了。这样啊,我总算明白,围困事件的那时候,我在他身上感到的那种如同太阳般温暖,且并不陌生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了。原来,我早已见过他的真面目,感受到过一样的感觉…这么说,在冰室的画展的那时候,他是明知我就是追捕他的搜查官,却还是选择光明正大的进入会场参观,还跟我握手的?他未免太自信、大胆了!一瞬间,我甚么都说不出来,待我终于能说话了,我说出口的却是—

「我要退出!我实在是无法接受曾经的宿敌要变成同伴!」我失去理智地咆哮。

「我本来还想让你们组成一对搭档呢!你有计划能力,而日向有执行的能力,可以互补不足啊!」泽村说。

「我才不要!」我仍未冷静下来,虽然终于找到那个呆子了,但我就是高兴不起来,要我接受一直是追逐目标的他成为搭档,实在很困难。

「影山,你冷静一下好吗?现在你既然来到了我们『夜鸦』,就要接受我们开出的条件。团体是很讲求纪律的。」灰发男性说,我这才尝试接受这个既定事实。泽村也在这时候,为我介绍了「夜鸦」的其他成员。

我走到天台,打算吹风冷静一下,谁知那个呆子竟然坐在那里,我走过去坐下。

「从以前开始,你就很喜欢大厦的天台,经常是你逃走路线的终点呢。有原因吗?」我问。

「我喜欢,顶端的风景。只要来到这种地方,就能把美景尽收眼底。这种感觉,好像拥有全世界一样,我很喜欢。」日向说:「还记得吗?我说过的话。我羡慕你的头脑还有计划能力,那是我缺乏的东西。直到现在还是没变。既然我们能当竞争对手,为甚么就不能当互相帮助的同伴呢?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不,我其实很早就不讨厌你了。自从知道你行动的理由,我就不再对你有那么强烈的敌意了。刚才的失控,只是我一时间无法接受立场的转变而已。我也明白,只要我们两个连手,就没有偷不到的东西。我是最清楚你的能力的人,我可以完全信任你。所以—
「和你一起行动,好像也不坏。我们和解吧?」我鼓起勇气问。
「没问题!请多多指教啰,影山!」日向笑着伸出右手,我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和他握手言和。握手过后,我们回去告诉众人,我们达成和解,正式组成拍档了。

待续


评论(2)
热度(15)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