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影山篇(2)

「你别想逃!怪盗『太阳王子』!」我向怪盗「太阳王子」大吼。

距离上次《天堂鸟》事件,已经过了一个月。上次事件的最后,画家泉行高对外公布,自己才是《天堂鸟》的画家兼拥有者,让冰室灰头土脸;我亦半信半疑地听从怪盗「太阳王子」的忠告,对冰室进行讯问,结果他承认了自己夺画的恶行,鎯当入狱。他夺走的其他好画作亦由我们警方尽数归还给真正的主人。

但怪盗「太阳王子」却未有收手,更是在这一个月内,先后盗走两名富商的珠宝收藏品—两件都是雕工精美的玉雕,我们怪盗对策组受到了比平常更多的批评。

今晚,「太阳王子」的目标是一枚蓝宝石,有「海洋之眼」的美名,它是知名商人,山崎杰克逊的收藏品。他已经成功得手,目前正在逃走中,我和部下们正在追踪他。

「可恶!那家伙跑到哪里去了?」金田一问。「他一定还在这附近,仔细搜清楚,别让他逃了!」我说。「是!」我们马上散开,分头搜索。

虽然我是这么跟自己的部下们说的,但在我的心里,却清楚明白,要找出那个怪盗,实在是很困难。要说原因的话,就是那家伙未免太会逃跑了。但,我对他的竞争心理,却不断催促我去找他。我是不可能眼睁睁地任由他这么简单便得手的。

「嗯?」我终于看见那一团橙色了,仔细看,有不少人正围在他身边,直觉让我马上躲起来,看清楚情况。这是…埋伏吗?而且,那些男人个个都手持武器,不论怎么看也好,他的处境都十分不妙。我摸摸自己的佩枪,似乎有点麻烦呢。这种情况下,要逮捕他是不可能的。这时,我反射性地往附近的楼顶看去,赫然发现有狙击手的存在。我心里大呼不妙,在我意识到之前,我已经迈开脚步,跑往狙击手的所在地。我一出手便是用警棍敲晕对方,而当我回过神来,自己早已戴上手套,拿起狙击枪,用瞄准镜望向「太阳王子」。我看见的是,那些来路不明的男人,冲向「太阳王子」。我毫不犹豫地连续扣下扳机三次,击落距离他最近的三个人手上的武器和夺去他们的战斗能力。

「呆子!还不快跑?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回头!」我大声叫喊,为甚么我要掩护他?算了,反正已经动手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不过,细心一想,我大概猜到,自己掩护他的理由。尽管「太阳王子」罪有应得,但我却不愿意他在这种情况下,莫名其妙地丢掉性命。我继续使用从被我打昏的狙击手手上夺来的狙击枪,开火掩护他。我丝毫不担心我的狙击技术有否退步,因为不能想其他令我分心的事情。最后,在我的掩护下,以及他用自己的身手和貌似是电击棒的东西辅助,「太阳王子」成功突破重围,他大口大口气地不住喘息。

「你没事吧?」我扛着狙击枪跑向他,尽管受了不少伤,虽然全是被子弹掠过所造成的,但不算严重。大概「太阳王子」对造成我受伤感到不好意思, 因为他用假声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知道,要是我没出手救他,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所以我理解他的反应。

「当狙击手是很危险的,因为必须一直留在同样的地方支持同伴。所以当子弹弹道被识破的时候,不论是狙击手还是他掩护的人也就全完了。」我说:「是我自己决定要救你的,不用道歉。毕竟,能从那种包围里轻伤逃出,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我是认真的,虽然有我用狙击掩护他,但我可没想过,他竟然能仅受一点擦伤便顺利突破重围,真是有够夸张的身体能力。

「谢谢你,我欠你一次。倒是为甚么你会有那么高超的狙击技术?」「太阳王子」问我。

「因为我曾经是警方的人质救援班的狙击手。」我轻描淡写地回答,他理解地点头,当然他会明白我曾经担任过的这个职位,需要的正是准确无比的狙击技术。

「数次交手后,我知道你的身体能力高得夸张,一般情况下普通警察是绝无可能追得上你的。而且你的近身战能力实在强悍,我可从未见过有人能在刚才的情况下,仅仅是轻伤就能安全脱险。」我困惑地说:「你不是有改造手枪的吗?依我看,你的动态射击能力应该不错才是,为甚么刚才不用枪?」

「因为有你嘛~」「太阳王子」轻快地回答,然后才正色说:「再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枪的弹匣里装的子弹,是伤不了人的,最多是拖延一下时间罢了,远没有电击棒来得有效,况且徒手搏斗我也有信心,不会被反制的。」

「我确实见识到了。比起这个,要不要包扎一下伤口?这样放任伤口流血会很危险。」我劝告「太阳王子」。
「『帝王』今晚不打算捉我了吗?」「太阳王子」好奇地问我。
「我们都受了伤,今晚算扯平吧。」我回应。
「谢谢。」「太阳王子」向我道谢,随即从腰包里取出绷带和胶布,凑合着处理一下伤口。我走过去坐在「太阳王子」旁边,帮他的左手包扎,他刻意别过脸去,没正眼望我。但我却有了打量他的衣着的机会。毕竟,平常我和他之间保持的距离较远,这么接近还是第一次。他身穿的是橙色的连帽斗篷和披风,斗篷的兜帽完全掩盖了他的长相。他穿着的斗篷和披风看似是用较薄的质料缝制的,透气又方便行动。

「好了。」我说。「谢谢。轮到你了,你的右手似乎有点红肿,该不会是扭到了吧?」「太阳王子」盯住我的右手,问。
「不会吧!」我随即用左手试探性地碰一碰红肿的位置,立刻大呼:「好痛!」
「我帮你包扎一下吧。」「太阳王子」苦笑,并告诉我:「把脸转过去,我不想被你看见我的真面目。」我依言转身过去,而「太阳王子」则脱下了兜帽,从斗篷内袋翻找一会,不知道拿出了甚么东西。「可以转身了。」他告诉我。

「怪不得你会自称『太阳王子』,你这一头橙发真的能给人温暖的感觉。的确是一轮在夜空中闪耀的太阳呢。」我在看见「太阳王子」的发色后,说。仔细一看,他的脸上蒙上了一条面纱。原来刚才他是为了找这个东西啊…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在近距离接触时,我却莫名其妙的感到一丝温暖的感觉,而且并不陌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我的错觉吗?

「我可不光是因为那种理由才取这个名字的。」他笑得十分灿烂,虽然我看不见,但能感觉到。「总有一天你会懂的。但到那时候,恐怕就是你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了。不过,即使你知道答案,也没有任何能定我的罪的证据。」

「为甚么?只要在你行动时当场捉到你不就好了?再说,你的真正身份若是曝光,一定会起出你之前盗走的宝物的。」我不解地说。

「可惜你不会如意的。」「太阳王子」充满自信地笑了:「因为你根本没发现,我的行动,只是出于『义』字。我今晚说的话好像太多了,个中原由,你就好好苦思一下吧。反正,因为今晚我受的伤,短期内太阳是不能出现的了。」他说罢便站起来,重新戴上兜帽。

「你说『义』—?这种方式,绝不合理!我也不能理解!别把自己的犯罪行为正当化!」我向他咆哮。他在说的,根本是歪理。我是绝对不会认同的。

「我只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做我认为应该要做的事,仅此而已。没人理解也没关系,只要我清楚自己是因为甚么理由而行动的,那就足够了。」「太阳王子」抛下这句话,留下我独自呆坐,慢慢踱步离去。


「我一定会捉到你的!给我做好觉悟吧!今晚的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了!」我再次向「太阳王子」宣战。

这场围困事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落幕,当我联络重案组的同事前来处理时,所有人已经全数逃去无踪,只留下一地的武器。我摇头叹息,跟终于找到我的金田一他们说,今晚可以收队了。

下班后,我回家洗澡,让自己从疲劳中解放出来。我并不后悔,自己救了「太阳王子」一命,就算他是犯罪者,我也不希望他在我眼前失去性命。虽然我要他忘掉这件事,但恐怕我自己才是无法忘记的人吧。他那一头橙发,给人温暖、明亮的感觉,相信他本人也是个性格温厚的人吧。坦白说,这样的人,为甚么会是个大盗?不论如何,作为搜查官,我有必要阻止他继续犯错下去!

第二天,我回到警局,便被石川科长叫了出去。我心想,该不会是高层的人对我一直无法逮捕「太阳王子」心生不满,而要对我下达处分吧…

我猜得不错,石川开口就问:「影山,你在怪盗对策组也有一段时间了,为甚么每次都无法阻止『太阳王子』那家伙呢?」

我沉着地回答:「很抱歉,石川科长,我和我的组员们,确实是已经尽力去阻止他的行动了。只是,他并不是普通的大盗,他的高超身手,害我们不论设下甚么陷阱也起不了作用。他总是有方法逃走…请你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一定会逮捕他,揭穿他的真面目的。」

「真是这样就好了…我希望你们能尽快拿出成果,至少要保护好他盯上的目标。你出去吧。」石川摆手,把我请出去。

「是」。我说:「科长,我想申请提早下班,为期半个月。因为,昨晚我被意外卷入了一场黑道伏击事件,不小心受伤了,需要多一点的时间才能痊愈。」

「好好休息吧,不过,要是『太阳王子』出现,就不能提早下班了,你懂吧?」石川说。

「是,谢谢科长!」我敬礼后离开,心想:「那个呆子可是亲口说了,因为伤势的关系,自己在短期内是不会出现的了,就放心休息一下吧…」

结果,「太阳王子」他真的信守诺言,一直都没有再寄出预告信,已经有两个星期了。看样子,他跟我一样,也在争取休息的时间。那家伙的伤势不要紧吧…我想到这里,不禁摇头苦笑。我是怎么了,居然会去担心一个罪犯…

「队长!『太阳』不肯现身,『乌鸦』倒是又不请自来了!」金田一说:「山崎杰克逊先生今早向我们报案,说家里的现金被洗劫一空,连珠宝也不见了!现场只留下一张黑色卡片,上头印有一只飞翔的乌鸦!所以,肯定是他们干的好事!」

「那些家伙…!」我怒不可遏,虽然他们不是没试过,在不发出预告信的情况下作案,但这种做法更令我讨厌。

「喂,小飞雄~!我是来找你问好的!最近过得怎么样?」我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来的人必定是及川前辈。

「及川前辈,谢谢关心。」我说:「有事吗?」

「我们刚接到线报,说怀疑山崎杰克逊和秘密军火交易有关 ,所以想跟你要些有关他的资料。可以吗~☆?」及川前辈问。

「没问题。」我说:「国见!」「知道了,队长 。及川警视,你要的东西。」国见把一个活页夹递给及川前辈。「谢谢啦~」他道谢过后,便离开了。

我提早下班,但心里却毫不踏实。我开着自己的车,前往健身房。因为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所以我也不想让自己的身手变得迟钝。

「喔,你来啦,影山!今天也是要下场对战吗?」健身教练雨宫问我。

「随便练习一下好了,晚点我还得去做射击的训练…」我说,这家健身房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提供自由搏击的擂台,对想要锻炼身手的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训练场所。

「其实在这里的人,基本没一个是你的对手,为甚么还是要来下场打呢?」雨宫问。

「因为我有必须击败的人啊…」我苦笑,来这里下场比赛的次数越多,我就越发能体会到,「太阳王子」那家伙的身手和徒手搏击的能力的恐怖之处。我来了这里这么久,也没遇见过能比得上他的对手。要是他是位警官,一定能凭这种战斗力,逮捕不少罪犯吧…

「是连『帝王』也无能为力的对手吗?真想见识一下哩!」雨宫笑着说,真受不了,怎么不管到哪里,大家都是这样称呼我呢?我给人的感觉真的这么像独裁者吗?

对战结束,我毫无难度地取得胜利。本来我是想直接去练靶场作射击训练,谁料我却在健身房装设的电视上,看到了一则严重影响我的心情的新闻。

「以下是一则特别新闻!就在一小时前,警方重案组破获一宗军火交易,拘捕了知名商人山崎杰克逊!我们来访问一下重案组的及川警视!」记者说。

「我们之前收到线报,指山崎从事可疑交易,于是便一直调查,最后在今晚的军火交易现场成功逮捕他,可说是人赃俱获。」及川前辈说。

「听说在现场发现了怪盗集团『夜鸦』的卡片,这是真的吗?但他们没有从现场拿走任何东西吧?」记者问。

「是的,那张卡片写着『请把山崎绳之以法。』本来山崎是准备进行交易的,但对方没出现,当我们赶到现场,便见到他准备连人带货离开,我们把他们全数制服后,才发现到现场有另一批人被双手反绑,且失去意识。经过询问山崎后,我们得知他们正是买家,从现场情况判断,相信他们是被『夜鸦』制服的。」及川前辈说。

「对于这次事件,请问及川警视对『夜鸦』的行动有甚么看法?」记者问。

「我只能说,他们的行动实在叫人大惑不解。希望怪盗对策组的同事能尽快把他们绳之于法,才有解答我们这个问题的机会…」及川前辈答。

我看到这里,便起身离开健身房。我返回停车场,开车回家去。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去练习枪法,而且我丝毫不觉得,自己今晚还会有精确瞄准的集中力。我开了一会车,才想起自己没有买晚餐,不得已只好折返,到餐厅买了一客咖哩鸡蛋拌饭。

我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打开客厅的灯,坐在餐桌前吃饭。我是一个人住的,房子则是租的高级公寓。我吃饱并收拾完毕后,静心思考今晚发生的事情所代表的意义。我们怪盗对策组是一定会被追究责任的了,尽管「夜鸦」没有盗走任何东西,但高层的那些家伙却不会接受调查得到了他们的协助的事实,只会怪罪我们办事不力而已。看样子,我得考虑最坏的情况了。

其实我的自信,早就已经所剩无几了。尽管我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但三番四次被怪盗「太阳王子」成功得手和逃掉,怪盗集团「夜鸦」更是神出鬼没,多次害我们怪盗对策组灰头土脸,就算再怎么要强好胜,也很难不会灰心丧气。我是否真的还有机会,能以警察的身份去逮捕他们呢?

我实在是睡不着,只好到附近的公园吹吹风,希望能为茫茫前路想出一个解答。这里有些像围困事件时,他跟我对话的那个公园呢。想起「太阳王子」那头橙发,我心中作出了决定。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班,而是跑了去地下街买东西。地下街是情报和各式物品流通的中心,不是普通人会敢于踏足的地方。因为,在这里,随时会遇上凶恶的黑帮份子,或是逃犯。而我会知道这里,完全是因为我的一位朋友,他在这里经营一家甚么东西都卖的店子,我推门走了进去。

「『帝王』怎么跑来这里了?要是被认出来该怎么办?」秋山问我。

「不会有人能认出我的。」我摘下墨镜,自信地说。

「到底是甚么风把你吹来我这里?」秋山好奇地问我。

「当然是有求于你吧!」我没好气地说。

「说来听听,只要是帮得上忙的,兄弟一定会拔刀相助!」秋山说。

「我要阻止『太阳王子』那家伙!不是以搜查官的身份,而是作为一名怪盗!同时向大家证明我的能力,只要我愿意,不论是甚么样的宝物,我都能弄到手!既然当搜查官的自己无法胜过他,那么我就去当一个能超越他的怪盗!」我说出昨晚考虑出来的答案。

「你确定要这么办?」秋山意外地问:「正义感比别人强一倍的你,竟然会决定不当搜查官,改当与犯罪者无异的怪盗?为了那个『太阳』,值得吗?」

「虽然说是为了阻止他,但也夹杂着我自己的私心。」我顿了一顿,说:「我没那么好人,会为了别人而去弄脏自己的双手。我一直以来的坚持,在人质救援班重新改组的时候,早就已经消失无踪了。但我还是选择留下来,改在怪盗对策组工作,只不过是因为自尊心作崇,不想放过怪盗『太阳王子』那家伙罢了。为了胜过他,我不会在乎让自己变成一名犯罪者的。再说,我实在太熟悉警方的行动模式,不会这么简单地被捉住的。」

「既然你说到这份上了,那么我也不能再说甚么了。你特地跑来我这里,是想弄到一些有助你的行动的物资,对吧?」秋山问我,我点头回应。

「给我一天时间,明天你再来我这里一趟,保证全部准备妥当!」秋山向我承诺。

「谢谢!」我向他道谢。「不客气,我们一向是过命的交情,举手之劳罢了。」秋山笑了。

我离开地下街,回到家里,收拾细软,交回门匙给房东太太,搬出这间住了两年的公寓。我早已觅得另一间房子,作为藏身处。因为,我并不打算在主动辞去搜查官一职后,让任何人有找到我的机会。只有这样做,才不会有人怀疑我的身份。反正高层早晚会向我追究责任,而我也不想再留下,不如自己直接辞职,还能保有作为搜查官的最后一点自尊。

过了一天,我回到署里,向石川科长递上辞呈,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我,问︰「你真的要辞职?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用不着要这样负起责任吧?」

「抱歉,石川科长。我已经决定了,所以你也不用再挽留我了。」我坚决地说。

「你这么一走,要请谁来顶替你的位置啊…」石川苦恼地说。

「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想向你推荐一个人。要是他的话,一定能胜任的。他就是重案组的及川前辈。」我说︰「是他的话,我也放心把北川分队的大家交给他,因为他们毕竟是他的后辈。」

「这个提议,我接受了。」石川说︰「希望你能有更好的发展吧。」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石川科长。再见。」我捧着箱子离去。

***

我吃过午餐,抬头一看餐厅里的电视,看看那家伙有没有新的行动。

「接下来是一则特别新闻!警方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搜查官突然引咎辞职!据今晨最新消息,影山搜查官自行递上辞呈辞去怪盗对策组的职务,并口头交托,推荐重案组警视及川彻暂时代替其职务,直至找到适合的接任者为止,这建议亦已被警方高层接纳。因此,影山前搜查官领军的北川分队,将重新编排为青叶分队,继续追捕怪盗『太阳王子』和怪盗集团『夜鸦』…普遍认为,影山前搜查官此举是因为迟迟未能把一众怪盗逮捕归案而主动引咎辞职,但有支持他的舆论认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制造机会,故意示弱,从而让一众怪盗轻敌,增加警方行动的有利性…至于真相如何,则因影山前搜查官的失踪而无从得知…」记者正在播报有关我辞职的新闻,这一定会造成大骚动吧,我想。

我回到地下街,踏进秋山的店子。

「你来啦?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就放在那边的桌子上,我来给你逐一介绍!」秋山说︰「我知道你喜欢深蓝色,所以特地帮你订制了一套深蓝色的礼服,有避弹的效果;高筒礼帽和单片眼镜是用来掩盖你的长相的,变声器我也准备好了。至于武器呢,我知道你擅长使用狙击枪,所以也准备了,应该是你最常用的型号吧?子弹的问题也不用在意,是不会造成严重伤害的橡胶子弹。不用担心,东西全都是追查不到来源的。」

「真的是感激不尽!谢谢你,秋山!」我向他道谢。

「客气甚么,应该的。」秋山说,又问︰「你决定了自己的名号了吗?」

「这…我倒是没有想过呢。你有建议吗?」我问。

「怪盗『黑夜帝王』,你看怎么样?」秋山建议。

「就这么决定。」我说,脸上露出一抹久违的自信笑容。我心想︰等着瞧吧,怪盗「太阳王子」,你很快便不能再为所欲为了,只要你再次发出预告信,便是你遭受首次失败的时候了。

这一个月终于过去了,而怪盗「太阳王子」亦总算是久违地寄出了他那张浅橙色,背面印有太阳的纹章的预告信。这次他的目标是南云明的粉钻,他是位热心公益的慈善家。怎么他总是要找这些好人下手?不过,这次你是不会有机会得手的。这颗粉钻,我要定了。

晚上,我慑手慑脚地从南云先生的别墅阳台溜进屋子里,完全没惊动到周边的警察。我瞄了一眼在别墅外围布置包围网的及川前辈一行人,心想待会应该可以利用一下。我闯进别墅,一路上让不少保镖失去战斗能力。我畅通无阻地来到南云先生的卧室,一出手便是五枪,夺去他和他的保镳们的行动能力和意识。我从展示橱柜里取出粉钻后,便躲了起来,等候「太阳王子」现身。

怪盗「太阳王子」推开南云的卧室的房门,却看到了房间里居然倒着五个人,这场面应该令他大吃一惊吧?他上前察看他们的情况后, 「太阳王子」随即寻找粉钻的踪影,不过怎会有呢?它可是在我的手上呢!

我「喀嚓」一声,为手上的狙击枪上膛。怪盗「太阳王子」听到声响,便从怀里掏出他的改造手枪,转身举枪指着我。果然是他一贯的作风,即使面对突发情况,也能冷静地作出强硬的应对。

「你是甚么人?为甚么要闯入南云明的别墅?还要对我举枪相向?」「太阳王子」用尖锐的假声喝问我,他应该很困惑,为甚么会被人用枪指着,尤其是对方不是搜查官。我不禁暗暗好笑,想︰大概你作梦也不会想到,站在你面前的人,正是不久前还是以搜查官的身份追着你不放的「帝王」影山飞雄吧。

「你的行动和存在本身就很讨厌了,至少对我而言。从今晚起,你不会再有任何得手的机会了。」我用平板,毫无感情可言的机械化声音说,是我用变声器改造的声音。

「你是谁?」「太阳王子」再次问我,但他连一步都没退后,完全不准备示弱,真是一如以往的自信和强硬的态度啊。

「我是怪盗『黑夜帝王』。至于潜入这里的目的,就跟你一样。」我说罢,扬了扬手中的粉钻,他一定很吃惊吧,毕竟这可是他两年多以来,第一次被他人抢先得手。

「既然你已经得手了,那么我就只能放弃它了。现在我主动放手,那你就没有对我举枪相向的必要了吧?」「太阳王子」竟然爽快地放弃粉钻。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你离开这里吗?」我问「太阳王子」,并随即开枪,他勉强避开后同时打了一个后空翻,翻身从阳台跳下。真了不起,但你这样做,正中我的下怀。「是及川前辈出场的时候了呢…你能逃得掉吗?」我想。我是特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的,除了是向他宣战外,也是诱使他从这里逃走,好让他能浑然不觉地掉进及川前辈他们设下的包围网。看着手里的粉钻,一种快感在我的心底深处浮现。看样子,今晚是我大获全胜呢。我离开别墅,想看清楚「太阳王子」的下场。令我意外的是,眼看他就要被及川前辈看见真面目,这时周围忽然被烟雾笼罩,待浓烟散去,已经没有了「太阳王子」的踪影。他竟然还是成功逃走了,似乎他有协助者呢。只是,以后他不会再有任何得手的机会了,我发誓。

待续

 

 


评论(2)
热度(12)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