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盗篇 日向篇(2)

「你别想逃!怪盗『太阳王子』!」影山飞雄搜查官向我大吼。我不禁觉得好笑,做我这种「工作」,当然对他要避之则吉,有甚么可能不逃走? 因为,说到底,即使我自认自己的行为是义行,但我始终都算是半个犯罪者,这是我无法否认的事实,因为我是怪盗「太阳王子」。

距离上次阿泉的《天堂鸟》夺还事件,已经过了一个月。上次事件的最后,阿泉对外公布,自己才是《天堂鸟》的画家兼拥有者,让冰室灰头土脸;影山亦有听从我的忠告,对冰室进行讯问,结果他承认了自己夺画的恶行,鎯当入狱。他夺走的其他好画作亦由警方尽数归还给真正的主人。

至于我,则是在这一个月内,先后盗走两名黑道大人物的珠宝收藏品—两件都是雕工精美的玉雕,当然变卖所得的钱被全部用来接济有需要的人,我分文未取。而我在这个月里,并未进行过任何一次的夺还行动,主要是没收到类似的消息,以及「夜鸦」的前辈们已经抢先我一步动手了。

今晚的目标是一枚蓝宝石,有「海洋之眼」的美名,它也是知名秘密军火商人,山崎杰克逊的收藏品。我想,这样做应该能给他一个教训。目前我正在逃走中,同时也尝试尽力避开影山及他的部下的追踪。


「来到这里应该可以松一口气了吧…」我停下稍作休息,并考虑如何回家去。毕竟这里距离我的家,日向公馆(又名太阳公馆)的所在地较远,车程也要用上四十分钟。


「早知道就叫小武来接应我了…」我心念方动,随即开启特制通讯器呼叫他。

「小武,是我。你能过来吗?」我问,我并没有透露所在地,因为不能排除这段通讯会有被窃听的可能。而且他亦可以通过我身上的小型发讯器知道我的位置。


「了解。」武田简短回答,我随即关掉通讯器。

我正想找个适合的匿藏地点等候武田,冷不防背后一阵窸窣作响,我闻声而动,打了一个侧手前空翻才落地。当我落地后,看回我刚才站的地方,已经布满子弹击出的弹痕。我不禁暗呼一声「好险」,但还由不得我安心,四周忽然冲出十数个大汉,个个都手持武器,凶神恶煞的,情况不妙啊。看来我是中了那两位黑帮老大的埋伏呢。要怎么办才好?

「你逃不掉的,怪盗『太阳王子』,今晚就是你的死期!过了今晚,太阳就永不再在夜晚有高升之日!」一名彪形大汉说:「你要为你所偷的东西付出代价!东西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早已把它们变卖出去了。要是想找到,不妨叫你们的老大去找『山猫』们求救!」我用我那尖锐的假声回应。「山猫」是秘密情报贩子和中介集团,专门负责转卖不见得光的宝物,虽然我没有和「山猫」的人有直接往来,但我交给武田转手出去的那些恶商的宝物,最终全都有经由「山猫」的手再转售。他们应该会知道那些宝物的去向。

「你…!兄弟们,上!」男人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冲向我。正当我苦于无从突围的时候,枪声忽然连续响起,三个大汉的武器均被子弹击中掉地,他们同时倒地,亦失去了战斗能力。是狙击手?

「呆子!还不快跑?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回头!」一把我并不陌生的嗓音响起,是影山?为甚么他要掩护我?算了,顾不了这么多,先突围而出要紧!而要对付这些人,就不能手软了,用我那枝改造手枪好像太软弱了点,所以我从怀里掏出一枝伸缩电击棒。靠着我的身手,还有影山的射击掩护,虽然我不可避免地受了伤,但还是成功突破重围。我大口大口气地不住喘息。

「你没事吧?」影山扛着他的狙击枪跑来,他也受了不少伤,虽然全是被子弹掠过所造成的,但看似不算严重。我对造成他受伤感到不好意思,因为他要是没出手救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因此我用假声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当狙击手是很危险的,因为必须一直留在同样的地方支持同伴。所以当子弹弹道被识破的时候,不论是狙击手还是他掩护的人也就全完了。」影山说:「是我自己决定要救你的,不用道歉。毕竟,能从那种包围里轻伤逃出,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谢谢你,我欠你一次。倒是为甚么你会有那么高超的狙击技术?」我问。

「因为我曾经是警方的人质救援班的狙击手。」影山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原来如此,警方救援人质的时候,必定会派出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以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因此这些狙击手就需要有只用一枪就能夺走对方的反抗能力的射击技术。难怪他弹无虚发。

「数次交手后,我知道你的身体能力高得夸张,一般情况下普通警察是绝无可能追得上你的。而且你的近身战能力实在强悍,我可从未见过有人能在刚才的情况下,仅仅是轻伤就能安全脱险。」他说:「你不是有改造手枪的吗?依我看,你的动态射击能力应该不错才是,为甚么刚才不用枪?」

「因为有你嘛~」我轻快地回答,然后才正色说:「再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枪的弹匣里装的子弹,是伤不了人的,最多是拖延一下时间罢了,远没有电击棒来得有效,况且徒手搏斗我也有信心,不会被反制的。」我是认真的,虽然我的动态射击能力绝对不算弱,但在刚才的情况下,自己被包围,又有狙击手掩护,再加上自己的枪没有杀伤力,就只能依赖我那不输给职业选手的柔道和合气道技术了。我可是有黑带四段的实力呢!电击棒只是用来以防万一的。

「我确实见识到了。比起这个,要不要包扎一下伤口?这样放任伤口流血会很危险。」
影山劝告我。
「『帝王』今晚不打算捉我了吗?」我好奇地问他。
「我们都受了伤,今晚算扯平吧。」他回应。
「谢谢。」我向他道谢,随即从腰包里取出绷带和胶布,凑合着处理一下伤口。影山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帮我的左手包扎,我别过脸去,没正眼望他。
「好了。」影山说。「谢谢。轮到你了,你的右手似乎有点红肿,该不会是扭到了吧?」我盯住影山的右手,问他。
「不会吧!」影山随即用左手试探性地碰一碰红肿的位置,立刻大呼:「好痛!」
「我帮你包扎一下吧。」我苦笑,并告诉他:「把脸转过去,我不想被你看见我的真面目。」
他依言转身过去,而我则脱下了兜帽,因为周围太暗了,要是还戴着它的话,会影响我的视线,妨碍我为影山进行急救。取而代之,我从斗篷内袋里取出一条面纱蒙上。「可以转身了。」我告诉他。

「怪不得你会自称『太阳王子』,你这一头橙发真的能给人温暖的感觉。的确是一轮在夜空中闪耀的太阳呢。」影山在看见我的发色后,说。

「我可不光是因为那种理由才取这个名字的。」我笑得十分灿烂,当然影山他看不见。「总有一天你会懂的。但到那时候,恐怕就是你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了。不过,即使你知道答案,也没有任何能定我的罪的证据。」

对,「太阳王子」这个名字,是我为自己取的。作为「被太阳所宠爱之人」—「太阳一族」的一员,亦是现任的当家,我对太阳所抱有的感情是难以言表的。我是太阳的爱子,并且我为此感到自豪,所以才改了这名字。

「为甚么?只要在你行动时当场捉到你不就好了?再说,你的真正身份若是曝光,一定会起出你之前盗走的宝物的。」影山不解地说。

「可惜你不会如意的。」我充满自信地笑了:「因为你根本没发现,我的行动,只是出于『义』字。我今晚说的话好像太多了,个中原由,你就好好苦思一下吧。反正,因为今晚我受的伤,短期内太阳是不能出现的了。」我说罢便站起来,重新戴上兜帽。

「你说『义』—?这种方式,绝不合理!我也不能理解!别把自己的犯罪行为正当化!」影山向我咆哮,这我早想到了。

「我只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做我认为应该要做的事,仅此而已。没人理解也没关系,只要我清楚自己是因为甚么理由而行动的,那就足够了。」我抛下这句话,留下影山独自呆坐,慢慢踱步离去。
「我一定会捉到你的!给我做好觉悟吧!今晚的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了!」影山再次向我宣战。

我顺利和小武会合,总算是安全回家了。不过,我回到家才发现,自己受的伤比想象中要严重。原来我的右脚在我闪避攻击的时候不慎扭伤了。这,可不是休息一两天就能痊愈的啊!怪盗「太阳王子」,要休息一个月了。

距离成功盗走山崎杰克逊的「海洋之眼」已经大半个月了,因为要专心养伤的关系,这大半个月内,我连日向财团的公众活动也没参加过,只是对外宣布养病。至于山崎的下场,「夜鸦」的前辈们也继我之后,狠狠地教训了他一下,他们不但盗得他那些充满血腥味的财产,还制造了机会,让警方的重案组当场捣破他一桩军火交易,成功治了他的罪。带队的搜查官好像姓…及川?不过,他姓甚么不重要,只要他一天还是重案组的成员,我就不会跟他扯上任何关系。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但心里就是莫名其妙地在意。

山崎被捕两天后,我从电视上的新闻报导得知了一个事实,而我亦同时明白,为甚么我会在意那位重案组警视了。

「接下来是一则特别新闻!警方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搜查官突然引咎辞职!据今晨最新消息,影山搜查官自行递上辞呈辞去怪盗对策组的职务,并口头交托,推荐重案组警视及川彻暂时代替其职务,直至找到适合的接任者为止,这建议亦已被警方高层接纳。因此,影山前搜查官领军的北川分队,将重新编排为青叶分队,继续追捕怪盗『太阳王子』和怪盗集团『夜鸦』…普遍认为,影山前搜查官此举是因为迟迟未能把一众怪盗逮捕归案而主动引咎辞职,但有支持他的舆论认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制造机会,故意示弱,从而让一众怪盗轻敌,增加警方行动的有利性…至于真相如何,则因影山前搜查官的失踪而无从得知…」记者正在播报这则令我大吃一惊的新闻。

啥…「帝王」辞职了?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把他当成值得敬重的对手了,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辞职不干?真的是位任意而行的「帝王」呢。而且,虽然前后一共只交手了五次,我却已经开始习惯了,在和武田、川岛共同拟定行动计划时,一并将影山他可能的部署及应对都考虑进来,现在又要重归原点,说甚么也不太妙。最重要的是,我可还没还清欠他的人情,这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即使他亲口叫我忘记他救了我一命的事,但还是改变不了他救过我,而我因此欠下了他一笔人情债的事实。现在他不只辞职,还失踪了,叫我怎么还他这个人情?好吧,既然「帝王」不再负责追捕我,那么我也不能让其他人逮到我,免得被人嘲笑他能力不足。因为,我很早已经认定了,只要我一天仍是怪盗「太阳王子」,能追上我甚至有机会逮捕我的人,只有一个而已,那就是「帝王」影山飞雄。

作为对手,我认同他的能力,也赞赏他的正直认真,和那计划保护目标的方案的能力。他亦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用光明正大的手段阻止我的行动的警察。所以,我对他并没有任何讨厌的感觉,反而是对他不能成为我的同行而感到惋惜。要是怪盗里有他这种疾恶如仇的人,我和「夜鸦」的负担一定会轻很多。只是,这终究是我的胡思乱想罢了。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我的伤终于彻底痊愈,至于因为休养而变得稍微有些迟钝的身手,亦通过在家中的训练,总算是恢复到巅峰状态。既然休息够了,怪盗「太阳王子」就是时候要再次在大家面前华丽登场啰!

我久违地寄出了我那张浅橙色,背面印有太阳的纹章的预告信。这次的目标是南云明的粉钻,他表面上是位热心公益的慈善家,背地里却是东亚地下世界有名的大毒枭。我当然不会轻饶这种人了。光是盗走那枚粉钻还不够,要是有机会的话,最好能找到他贩毒的证据!只要有足够的证据,警方就能定他的罪了。

今次要潜入的地点是南云居住的豪宅,它位处半山豪宅区,外围保安程度只属一般,最大的问题是我不清楚南云的宅子里的保安配置和有没有机关的存在。这只能靠我到时的临场判断了,虽然这与赌运气无异,但我自问运气不算太差。再说了,要在完全陌生的环境迅速逃离现场,也不是没办法,只要能适当地制造混乱就行了。至于制造混乱的方法,对我而言可说是易如反掌。以防万一,还是调查一下那位姓及川的警视兼怪盗对策组新任搜查官的办事作风好了。

晚上,我携同比平时要多一些的装备,潜入了南云的住宅所在的半山豪宅区。你问我是怎么混入去的?嘻嘻…我是装成清洁工人进去的!谁都不会猜到,一次有多人进入的清洁工人中,竟然混进了一位怪盗的!我推着手推车,来到南云的豪宅附近。我找了个地方藏起来,顺道侦查了一下别墅周围的警力配置和环境。根据我请武田找来的别墅内部平面图,以及南云的性格来判断,那粒粉钻只会放在南云的卧室这种当眼的位置,以供他随时欣赏。既然大致猜到目标的位置了,那么,剩下来的问题就是要怎么进去屋子里面了。我迅速换下清洁工人的制服,重新披上斗篷和戴上兜帽。我看准机会,爬上阳台附近的树上,翻了一个筋斗便跳了下去,顺利地落在阳台上。

我慑手慑脚地从南云的别墅阳台溜进屋子里,丝毫没惊动到周边的警察。进到屋内,我躲躲藏藏地前进,希望不要被任何人发现。然而事与愿违,我在走廊转弯时,恰巧跟一位保镳打了个照面。我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徒手把他制服,他连开口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我稍稍松一口气,继续前进。但奇怪的是,一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就连警察都没看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陷阱?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提高警惕。

我推开南云的卧室的房门,却看到了令我大吃一惊的场面。房间里歪七扭八的倒着五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这里的主人南云明!我上前察看他们的情况,都是昏迷状态。这到底是谁做的好事?至少不会是「夜鸦」,因为他们甚少用徒手战斗的方式来让妨碍的人失去抵抗能力。我再细心查看五人的伤口,意外的发现伤口不是一般徒手战斗造成的,而是枪伤。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命中五人的四肢关节,虽然不是致命伤,却能确实夺取目标的行动能力,真是可怕的狙击技术。我敢肯定,这个人若是和影山比拼狙击技术,绝对能平分秋色。话虽如此,最重要的粉钻呢?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为它而来的!万一被他抢先了,今晚的行动就算失败了!而就算粉钻还在这里,我也必须冒着被那位来历不明的狙击手狙击的危险尽快去把它带走,同时还得突破警方可能设下的包围网离开!怎么想都是没有时间了!

我迅速在卧室搜寻了一遍,都没有粉钻的影子,难道是我估计错误?正当我想要转身走向房门,离开房间的时候,忽然听到'喀嚓'一声。这下糟了,竟然遇上初次和影山较量时一模一样的状况了。我毫不犹豫地掏出怀里的改造手枪,转身举枪,指着狙击手。

「你是甚么人?为甚么要闯入南云明的别墅?还要对我举枪相向?」我用尖锐的假声喝问,我真的很困惑,为甚么会被人用枪指着,尤其是对方不是搜查官。我是在哪里得罪了这位来历不明的枪手呢?

「你的行动和存在本身就很讨厌了,至少对我而言。从今晚起,你不会再有任何得手的机会了。」平板,毫无感情可言的机械化声音响起,是变声器改造的声音。我仔细打量眼前人,他戴着一顶高筒礼帽,穿着一身暗蓝色的礼服,身材颇为高佻,右眼戴着一个单片眼镜,让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他手上握着一支狙击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

「你是谁?」我再次问他,我可是连一步都没退后,因为,跟手持狙击枪的枪手拉开距离,无疑是自寻死路。要保持优势,就只能维持现在的距离。

「我是怪盗『黑夜帝王』。至于潜入这里的目的,就跟你一样。」怪盗「黑夜帝王」说罢,扬了扬手中的粉钻,我的心顿时直沉下去。

「既然你已经得手了,那么我就只能放弃它了。现在我主动放手,那你就没有对我举枪相向的必要了吧?」我爽快地放弃粉钻,毕竟这次是我技不如人。再说了,这是同业间的规矩,技高者得,不能再次争夺。当务之急,应该是安全离开这里才对。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你离开这里吗?」「黑夜帝王」问我,他随即开枪,我勉强避开后同时打了一个后空翻,翻身从阳台跳下。当我降落地面,跑了一阵距离后,不妙的感觉袭来,看来我是中了陷阱了。

「怪盗『太阳王子』,你逃不掉的!这里已经被我们怪盗对策组,青叶分队包围了!给我觉悟吧!」及川警视的声音响起,我是掉进他们在宅外设下的包围网了。这么说,难道「黑夜帝王」那家伙之所以出现在南云的卧室,除了是要跟我宣战和向我炫耀他抢先得手外,还是为了诱导我从这边逃走,好掉进警方的陷阱?这也未免太过份了吧?如果是真的,那么那家伙也太狠毒了!不故意让行家掉进警方的陷阱,可是我们这行的守则之一!他完全无视这些潜规则是想怎么样…

「可爱的小太阳,你是不会有机会逃掉的!」及川不怀好意地笑着说,他步步紧迫,我只好节节后退。看样子,还是得用老方法逃走。

就在我准备使用闪光弹来制造机会逃走的时候,忽然「砰」的一声,我的四周被烟雾浓罩,就在我不知所措的瞬间,我的耳边却响起了令我安心的声音:「少爷,快上车!」来人正是武田!他是来接应我的!我连忙在烟雾的掩护下上车,车子随即呼啸而去,看着逐渐变小的一众警察,我才终于放心下来。

「人呢?怎么不见了?」烟雾散去后,金田一警部补问,国见警部补摇头。
「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便能捉到小太阳呢…不过下次就不会被你逃掉了!」及川想:「我一定会逮到你的!这也是为了要替小飞雄报一箭之仇!走着瞧!」

在车上,我回想今晚行动时发生的事,不禁重重叹了一口气。「可恶的『黑夜帝王』!下次要是再遇上的话,绝对不会像这次一样了!为了有需要的人,无论有甚么人挡在我面前,我也一定会得手的!赌上我身为怪盗『太阳王子』的名号!你就尽管为今晚的成功沾沾自喜吧,我是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我想。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今晚的事件,只是一个开始,是我展开怪盗生涯两年以来的恶梦的开端。

待续

 

 

 


评论(4)
热度(15)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