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盜篇 日向篇(1)


如同子夜的凛日一般,在黑夜中散发光芒,是我应做的事。我从未后悔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亦不曾考虑万一失手被擒,会有怎样的后果。我只知道,一定得有人站出来,为弱者讨回公道,既然现在社会上没有这种人,那么就干脆让我自己来成为那个人吧。


当我选择了这条路,才发现形势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恶劣。曾经销声匿迹的传说团队,原来还在活跃,最近还多了明显的活动。「夜鸦」,由一群身份不明的义贼组成的怪盗团队,也和我一样,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总有一天,我也要加入他们。只要我能独当一面,应该就会被他们留意,主动来接触我吧…


好,今晚也是太阳在黑暗中闪耀的一晚!我深呼吸一口气,检查了最后一次自己的装扮和身上的装备,从屋顶一跃而下。我在两三个起落后,就已经来到了这次目标物的所在地点—国立美术馆。我要盗取的,是名叫「月之泪」的黄钻,我之所以盯上它,是因为它的主人—森山辰也,表面上是位慈善家,实际上却是日本黑道十大人口贩子之一。「月之泪」正是他以贩卖人口所得的肮脏钱所买入的。就算我不能制裁他,变卖「月之泪」所得的金钱,也够我接济不少的穷人了。赌上我身为怪盗的尊严和名号,一定要得手!


我戴上红外线夜视镜,看清触动陷阱的细线,小心翼翼地避开,顺利地走到展示橱窗前。我轻轻地摆弄了几下橱柜的警钟机关,就顺利地在不触动警铃的情况下把「月之泪」取出。感觉好像太顺利了点,明明我收到消息,说警方的其中一位干探,号称「帝王」的影山飞雄搜查官,加入了怪盗对策组,按理说,他应该会主动出击,对我来个人赃俱获才是,然而现在却毫无动静,这是陷阱吗?


当我心念一动,美术馆内所有照明就同时亮起,我勉强地睁开眼睛,但只看到模糊的人影。因此我索性闭上眼睛,仅凭听觉来确定自己的处境。一个,两个,三个…凭呼吸声判断,大概有五个人把我围成圆心,看来这次没这么容易能脱身啊。


「怪盗『太阳王子』,你已经被包围了,乖乖束手就擒吧!我,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今晚就要将你逮捕归案!」一把低沈有力的男声说。果然来了呢,帝王。只是,光凭普通的包围网就想捉到我,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可是,太阳的爱子,拥有比普通人更优秀的身体能力,一般人要想追上我的动作,是很困难的。看来,我要给点颜色帝王瞧瞧了。我暗暗盘算了一下逃走方法和路线,就开口说话了。当然,为免被分析声纹,我的声音是经过藏在我衣领下的变声器合成后才播出的。

 

 

「不愧是『帝王』,能设下这样的陷阱,算你厉害。但要是你认为这样就能捉住我,也未免太天真了。你以为普通的人链会对我有用吗?其实啊,光有人数是拦不住我的,我是认真的。」我用尖锐,冰冷的声音和语气说。我随即往怀里一摸,掷出一个催眠弹,它掉地引爆,整个展览厅立即充满催眠气体。我早有准备防毒面具,戴上后我立即根据刚才盘算的逃走路线逃离现场。


「虽然叫『帝王』,但也没甚么大不了的嘛。害我还稍稍期待了一下,他会为我的行动带来多大的刺激。'我很喜欢体验每一次行动所要面对的危险,以及在顺利渡过后所享受到的紧张刺激感。虽然我不怎么擅长周密的计划,但靠我的情报网,天生对危险的嗅觉,我从未在任何一次行动中误判过。当然,这也是因为对手太普通,我是真心的。


但这次,我倒真的是误判了。不是误判了安全逃走的路线,而是误判了「帝王」的执着和临场判断能力。当我跑到美术馆的楼顶,正准备使用预先藏起的热气球来逃走时,我却听到了声音,是脚步声。


「谁?」我用冰冷,刺耳的声音喝问,我紧握手中的改造手枪,当然里面的子弹不是真的,只是冷冻弹和强力麻醉弹而已。不过,也够我应付一般的警方追兵了。可是,这次我却莫名其妙的紧张,真奇怪。


「你别…想逃,怪盗…『太阳王子』!」是「帝王」影山飞雄!他竟然能在催眠气体的作用时限失效前醒来并追上我?这也太扯了吧?


「呵呵,想不到,『帝王』阁下还挺能干的嘛!不过,拖着那副身体,你还能做些甚么?」我笑着问他。因为变声器的关系,原本我爽直的笑声,听起来却变成了冷酷无情的嘲笑声。我对这有点歉意,毕竟我并不想否定他的努力。


「就算今晚我捉不到你,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捉到你!不管要花一年,两年还是多久,能逮捕你的人,只有我而已!」影山强硬地向我放话,丝毫没让步。


哈,还真是敢说啊。看在这气势的份上,就把你认可是对手吧。我想,又用尖锐的语气说:「要是你办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吧。从今晚开始,你就是我的对手了。不管你有多周密的计划,我都会成功盗走我锁定的目标的。你就试着来阻止我吧?后会有期了,『帝王』!」我话音刚落,便从屋顶一跃而下,搭着小型热气球,迅速隐没在夜色当中。


「欢迎回来, 翔阳少爷。」我的管家,也是负责在情报和拟定行动计划方面支持我的人,武田说。在顺利摆脱追踪回到这里后,我被悬得高高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我累坏了~」我关掉变声器,用原来的声音说。我迅速脱掉斗篷和兜帽,换回平时的装束后,软倒在沙发上。


「翔阳少爷,红茶已经冲好了。我也帮你准备好了热水,要现在入浴吗?」武田问我。


「谢谢啦~我一会去洗澡就是~」我应道,一边呷着红茶,并一边拿出「月之泪」来欣赏。「真漂亮的成色,让森山那家伙用那些肮脏钱买到简直是浪费。」我说:「这东西要是卖出去,换到的钱到底够我接济多少穷人呢?」


「如果是短期的接济,应该够四,五千人饱餐一顿。如果是长期补助,帮助到的人数大概会少一半。」武田答。


「那就短期吧!长期接济不是我的工作,最低限度,不是现在的我的工作。」我笑着说完,便拿着睡衣,蹦蹦跳跳地去洗澡了。


我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歌,却不觉想起今晚发生的事。由下次行动开始,我要更小心才行,因为我已经被影山盯上了。这个挑战,我接受了。但是,最后能在这场追逐战胜出的人,一定是我。因为我是被太阳所宠爱的孩子,怪盗「太阳王子」。


我洗澡过后,用毛巾擦干湿漉漉的橙色短发,再吹了一会风筒,整个人精神了不少。我返回大厅坐下,打开电视的开关。电视正播放着我今晚的行动的结果,可说是狠狠地甩了怪盗对策组一记耳光。看着他们灰头土脸的样子,感觉也不坏。我暂时还不能被抓到,在我做完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前,我绝不会停下!



「翔阳少爷,时间不早了,你该就寝了,明天早上还要出席一场公众活动的。」武田提醒我。


「是~小武晚安。」我说完就回到睡房,一头栽进被窝里,呼呼大睡了。

                                                 * * *

「唔嗯~睡得真好。」我伸个懒腰,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马上洒满我的睡房,今天也是好天气。自从我过了成人礼之后,这几年来,只要我在前一晚有祈求明天会天晴,第二天必然不会下雨。这是我身为「被太阳宠爱之人」—太阳一族一员的证据。而我所拥有的高强运动能力、跳跃能力、以及反射神经,除了是锻练得来外,也是因为我的血统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跑得比其他人快一点,跳得比其他人高一点。据去世的父母说,我们一族人的运动能力都高于普通人,但像我这样未成年就显露出来的例子却是少之又少。而我自幼就特别优秀的跳跃能力,更是在家族记载中从未有过的案例。虽然我的身高也是有纪录以来最矮的就是了…


我梳洗过后,换上运动服,打开家门晨跑去。每日例行的晨跑也是训练的一种,想要当不被轻易抓住的怪盗,持之以恒的身体锻炼是非常重要的。我跑了约四十分钟,心想小夏应该醒来了,便结束晨跑,回家去和她一起吃早餐。


「哥哥好慢哦!下次要是这么慢,我就把你的那份早餐一并食掉!」我的妹妹夏,鼓起腮帮子抱怨。「抱歉抱歉,但还是饶了我吧!」我苦笑着摸她的头道歉。


「小姐别那么任性,要体谅一下你的兄长的处境才是,他在晚上的工作,若是缺少每日的体能训练,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女仆长川岛说。


「是~」小夏低头吃早餐,不再看我。我的身份,在家中并不是秘密。虽然我开始当怪盗是两年前的事,但小夏她却是最近才知道,她的哥哥,白天是生意人,晚上则是劫富济贫的怪盗。而作为我的协助者的管家武田和女仆长川岛,更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

不过,说是做生意,其实我只是名义上的财团主席,财团的实际营运是由我所信任的经理团队经营的,因为我清楚自己没那种能耐。我要做的,最多也不过是代表财团出席一下公众场合而已。今天就有一场这样的活动。



「我食饱了。」我收拾好碗筷,回到房间换上出席正式场合的西装。


「少爷,请你尽快。另外,今晚是《天堂鸟》来到日本后的第一晚展出,你要动手吗?」武田在催促我的同时,不忘告诉我一个情报,并把公文包递给我。


「还用问吗?你应该知道, 《天堂鸟》是不属于他的,得物归原主才是…」我接过公文包,回答武田。他拉开车门让我上车后,自己坐到了驾驶席,开车送我到目的地。


在为时不短的车程中,我用平板计算机浏览有关《天堂鸟》来日展出的讯息。我并非第一次看见这幅画,而是在三年前就见过了。它是我的好友,画家泉行高的作品。他给我看过一次后,画作就莫名其妙地失踪,到它再次出现在大众面前时,却已经变成了知名画家冰室光的得意作品。

根据我的情报网,冰室也并非甚么善类,专门搜罗新晋画家的美丽画作,再据为己有。真是讨人厌。所以,这次不论在公在私,也要把'天堂鸟'顺利送回它真正的主人手上!


武田把车子停下,我打开车门走出来,随即被闪个不停的闪光灯追着。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我心想,并戴上太阳眼镜,径直往酒店走去。直到进入酒店大堂,我才摘下太阳眼镜。

 

「欢迎日向财团的主席,日向翔阳先生,来到我们雪丘学园的成立三十周年纪念庆祝会!今日亦同时是日向财团和我们雪丘教育基金签署合作项目的日子!身为我们校友的日向先生,能以资助者的身份帮助母校,实在是一时佳话!」司仪说。我走到台上,和校董会成员分别握手。


「请日向先生说几句话!」司仪说。


「各位朋友,正如你们所知,教育是社会培养人才的基石,我很荣幸,能略尽绵力,为开拓教育下一代的康庄大道奋斗。我曾是雪丘的校友,因此当雪丘教育基金的校董会联络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就答应赞助了。希望你们能活用我的少许资助,建设更多,更好的学校,让更多的下一代受益!」我说了一些场面话,虽然也是真心的。热烈的鼓掌声响起,我下台坐好。


庆祝会的程序很快便结束,马上就是茶会了。我随便地吃了些小食,就忙着和其他来到会场的名人客套一番。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些场合就是了。不过,也有意外的收获,我的另一位好友,国家足球代表队的关向幸治,拿来了今晚《天堂鸟》画展的揭幕礼和优先场的门票给我。他说,冰室大师似乎很想见我这个太阳一族的现任当家。幸治偷偷跟我耳语:「拜托你了,阿翔!要替阿泉讨回公道!」他也是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的人,并且知道《天堂鸟》的事。


「放心交给我!」我笑着低声回应。等茶会完了,我就去寄预告信吧。每次行动前,我都会发出预告信。或者旁人会认为这是向警方挑战,但我这样做的目的,却是向大家表示,纵使我的行为不被法律接受,我还是有正当的理由要去拿走那些物品,而且我亦不是为了自己而去作案的。只是大家都没有发现。


庆祝会结束后,我便去寄出预告信,之后就回家去了。等待着我的,是川岛所准备的温泉蛋伴饭,还有一些小菜和寿司。我不太喜欢在家吃浪费的西餐,简单的日式午餐才令我百吃不厌。我食饱后,就和川岛还有武田一起商讨今晚的计划。由于这次的目标是一幅中型油画,因此怎样把它安全带离现场就成为了最大的问题。经过一番激烈讨论后,我们总算是得出了一个比较小风险的结论。


我会接受冰室的邀约,出席《天堂鸟》'的揭幕礼和画展优先场。虽然保安会很严密,但出席的全是有头有脸的富商,恐怕检查也不会怎么谨慎,这是个好机会。要带进去的东西其实不多,一个公事包已经足够。其他事前准备就要靠探路潜入时预先做好了。


我潜入了今晚的会场,偷偷地安置好了断电装置和各种各样的准备,我也顺手藏好了自己的衣物。接着,我对照了一下现场环境和预先弄到手的平面图,确认了逃走路线。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我便无声无息地离开。


晚上,我来到画展会场。一如我所料,检查并不严谨,我打量了一眼周遭的警方部署,发现他们的站位很零散,但比平常多。看来,并不只是因为我发出了预告信啊。我中午看新闻的时候,听到了连「夜鸦」都发出了预告信的消息,他们在信中扬言一定会取走《天堂鸟》。信中还隐约表明,他们知道《天堂鸟》的真相,恐怕冰室那家伙一定坐立不安吧。不过,他一定没想过,怪盗「太阳王子」,竟然会是今晚的来宾之一,还光明正大的进入了会场,相信连「帝王」影山飞雄搜查官也没预料到吧。但我还是得小心为上,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安排了甚么计划来阻止我。


「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本人冰室光的得意作品,《天堂鸟》的揭幕礼和展出会场!今晚同时也是本人的出道纪念画展的优先场,希望各位来宾能尽情欣赏!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开始揭幕礼!」冰室说,掌声雷动,他拉开幕帘,整幅《天堂鸟》随即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不对?这幅绝对不是阿泉画的《天堂鸟》!虽然很相似,但少了一点细节!我清楚记得,阿泉拿给我看的时候,画的右下角隐藏了他特地画下去的三只小鸟,说是代表他、我和幸治三人。但现在却没有了?也就是说,这是一幅假画,目的是引诱我和「夜鸦」他们上当!那么,真正的画到底藏在哪里?我不动声色,迅速打量了一遍周围的其他画作。


「要藏树叶就得藏在树林里」—我的直觉告诉我,真正的《天堂鸟》一定在这里,只是被掩饰得很好罢了。最容易隐藏的方法,莫过于把画作用另一幅截然不同的画掩盖起来。在现场的众多画作中,有哪一幅符合这条件?我快速思考,随即得到了答案。这一定是「帝王」的计划,冰室那家伙才想不到这一步。也罢,我就暂时欣赏一下其他画作好了,等到警备松懈下来,我才好动手。


「好了,各位来宾!现在就是画展的优先场时间了!请各位尽情欣赏我的作品!」冰室说,掌声雷动。我随即走向其他画作,因为假的《天堂鸟》比冰室的其他画作更没欣赏价值。虽然这举动可能有点突兀就是了。毕竟,《天堂鸟》是今晚的主角。但我丝毫不担心,因为—


「日向先生!终于见到你了!我拜托关向先生帮我转交门票给你,想不到你真的来了!」果然,冰室自己走来和我攀谈。当然了,他应该很想要来自富商稳定的资助,让他有更多的管道去得到新晋画家的优秀画作,据为己有。可惜,我是不会让他如意的。不论是作为名门太阳一族的当家,日向财团的主席日向翔阳,抑或是怪盗「太阳王子」,我都不会让他好过的。


「来来来,介绍你认识!今晚的警备负责人,警方怪盗对策组,北川分队队长,影山飞雄先生!他是位优秀的人才!」冰室把影山拉来,介绍给我认识。

「你好。」影山生硬地对我打招呼,看样子他不太习惯这种场合。

「你好!」我露出大大的笑容,介绍自己︰「我是日向翔阳,太阳一族的当家,日向财团的主席!请多指教,影山搜查官!」我伸出右手跟他握手。

「日向先生喜欢我的画吗?」冰室满怀期待地问我。

「还不错。」我故意含糊地回应,并打量影山。这么近距离地看他,还是第一次。身型高佻,端正的五官,绝对可以迷倒一众少女。唯一要挑剔的,就是他的眼神太凶恶了。

「日向先生要是对哪一幅画有兴趣,不妨开个价!」冰室还是不死心。

「我不喜欢收藏,只喜欢欣赏。」我冷冰冰地说,此时我莫名其妙地感到紧张,有甚么事要发生了?难道是「夜鸦」他们?

「啪」的一声,会场突然陷入一片黑暗。我可还没启动断电装置啊?「夜鸦」的行动迅速真的令人咋舌。「各位来宾请冷静!」影山的声音响起。对我来说,会场被黑暗笼罩是最好不过的状态,更有利我的行动。只是,希望「夜鸦」他们不要中了影山的陷阱才好。


照明突然恢复,而《天堂鸟》已经变成了一张白纸。「怎会这样的?」冰室大呼︰「我的宝贝画作!」只是,事情还未结束,四处忽然烟雾弥漫…

「快逃啊!失火啊!」有人大叫,所有宾客一哄而散,我则是看准机会躲了起来。部署在会场的警员忙于疏散人群,谁都不会注意到少了一个宾客的。


  我中断了会场内所有闭路电视的功能,换上我预先藏起来的怪盗衣服,再返回大厅。一如我所料,有人留了在这里。那件黑色斗篷—是「夜鸦」。


「哦?你竟然没有中陷阱呢?真了不起的小后辈!」充满朝气的声音响起,显然他有使用变声器。仔细一看人影,好像比我还要矮小?


「我先介绍一下自己好了!我是『夜鸦』的夺还小组的成员!你想必就是怪盗『太阳王子』了吧?看来你也知道,《天堂鸟》背后的真相呢!请不要阻止我们拿走它,好吗?」他说。

「这可不行。因为,《天堂鸟》是我的朋友的东西。」我沉着地用我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回答。

「哦?原来你认识画家泉行高!那就最好不过了,它就交给你了!」那人的声音刚落,油画就被掷出,我眼明手快地把它接下来。这确实是真正的《天堂鸟》。

「要确实地把它送还哦?引开追兵的事,就交给我们这群前辈吧!我的代号叫『夕阳』,有机会再见,『太阳』!龙、旭,该撤了!是时候要掩护小朋友离开喽!」「夕阳」说,暗处闪出两个人影,「嗯」了一声。


「谢谢!」我感激地说。这就是「夜鸦」,值得我尊敬的怪盗前辈们。我沿着计划好的路线离开,一路上听到源源不绝的轻微爆炸声,他们还真是玩得尽兴啊,我想。我带着《天堂鸟》,来到了展览馆的直升机平台。我拿出预先藏起的滑翔伞,正想展开它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喀嚓」一声。哎呀,这可不妙啊。我的右手马上按着藏在斗篷内侧的改造手枪。

 

「别动,怪盗『太阳王子』!」影山的声音响起︰「把《天堂鸟》还来!」

「还给你?好让你把它还给冰室那混账吗?别开玩笑了!」我激动地回应︰「你根本就不知道,《天堂鸟》所隐藏的真相!我要把它送还给真正的主人!」我的声音依旧尖锐刺耳。

「真正的主人?你别胡说了!再不把它还来,我就要开枪了!」影山持枪一步一步走近,我则节节后退。我从来不会在和搜查官一对一的对峙中,让对方有接近我的机会。我会刻意和对方拉开距离,首要原因是我不想给对手任何能看到我的样子的机会,即使我戴着可以完全掩盖我的脸孔的兜帽,还是得保险一些。当他走进我的安全距离内,便突然开枪了。我几乎是同时连人带画的贴地滚了出去,改造手枪亦同时被我握稳在手上。

 

    枪声连续响起,但击出的子弹都被我以干脆利落的动作全部闪开,当然《天堂鸟》亦毫发无伤。我看准影山他为手枪重新上膛的机会,一个突剌向前冲,欺近他的小腹,左手出拳,右手握住的改造手枪同时对他开了两枪。「磅」的一声,影山的人飞了出去,撞上直升机平台的大门倒地。

 

「睡吧!这可是强力麻醉弹,比上次的催眠瓦斯更厉害哦。想要抓住我,没那么简单呢!这次你的保护计划不错,可惜我一看就知道那幅《天堂鸟》是假的。」我笑着说︰「今晚你已经很努力了,就奖励一下你吧!告诉你喔,不论是『夜鸦』还是我,都知道《天堂鸟》不是属于冰室的。你要是想知道真相,就去侦讯一下他吧!」我抛下这句话,穿戴好滑翔伞,小跑后顺利起飞,离开这里。

 

   我降落到阿泉住的公寓平台后,收好滑翔伞。我关掉变声器,轻声叫醒他。 「阿泉?看看我带了甚么礼物给你!」我笑着说,把《天堂鸟》拿到他面前。「这声音…是阿翔吗?」阿泉坐起身,看见《天堂鸟》,欣喜若狂。「你真的把它拿回来了?谢谢你!」他感激地说,又说︰「你…原来真的是怪盗『太阳王子』?」

我脱下兜帽,橙色的短发在月色映照下微微发亮,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用手指做了「安静」的手势,随即戴上兜帽,一个翻身越过平台栏杆跳下,轻松降落地面,跑了个无影无踪。

 

「他的身手超厉害的说!那种胆量和直觉,是当怪盗的重要资产呢!」不远处,「夕阳」看着这一切,说。

「不如我们回去问问首领,要不要把他吸纳为我们『夜鸦』的一员?」旭问。

「要是有生力军加入,他一定会高兴的。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了。」龙说。

「这么可爱的后辈,值得我们为他当一回说客的。兄弟们,我们就回去说找到『太阳』好了!走啰!」「夕阳」的话音刚落,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待续


评论(4)
热度(21)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