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

你的存在,于我而言,是耀眼的太阳—

球队训练结束后,我实在是累得发昏,迷糊地换回校服后,摇摇晃晃地走回家。

'影—山!'烦人的声线响起,虽然我并不讨厌这把声音的主人,却还是会觉得他是个让人火大的呆子。这家伙,真是有精神,明明训练结束后,应该是累到不行的状态,他竟然还能蹦蹦跳跳地推着脚踏车,不是体能怪物是甚么?

虽然对我来说,平常的球队练习应该不算甚么才是,但今天我却反常地疲倦。我该不会是病倒了吧?撇开这些,我头也不回地问回去:'怎么了,日向呆子?'

'呆子…拜托你好好叫我的姓氏!白痴影山!'日向骂回来,又说:'快要冬至了,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啊?想要的东西…除了比赛胜利还会有甚么?'我下意识地回答。

我当时完全没反应到,日向是受人所托,来问我想要的礼物的。我更加是完全忘记了,距离自己的生日—冬至,已经只剩不到一星期了。

'嗯哼—乌野高中排球队紧急会议开始!议题是,我们的二传手,影山飞雄同学,星期五就要过生日了!'请大家提议庆祝方法和生日礼物!'西谷一本正经地在主持这场紧急会议。'那么,先来询问一下各位,对于影山想要的东西的情报收集得怎么样了?'

'无论谁去问,怎么问,得到的答案都是球赛胜利和排球…那个排球白痴…'

月岛词锋锐利地一句总结。


'我看啊,与其猜测影山想要的礼物,不如直接自己决定买甚么礼物给他好吧?'菅原问。

'好提议,不愧是菅前辈!'田中和西谷一起拍桌叫好,乌养教练盯了两人一眼,

不愠不火地说:'就算这是我的店,也不能弄坏东西哦?'


'是…'二人的气势立马消失。


'可是,作为球队的礼物又要怎么办好呢?大家一起选一份送他感觉没一人选一份送出去好,要不我们搞个庆祝会好了?'山口问。


'这个好!就这么决定!'田中和西谷一起叫好。


'我说你们…别搞得鸡飞狗跳,太过火就好,要是触怒了训导主任的话…'

队长大地的发言,令热烈的气氛突然冷了一截,回归可怕的寂静。


'队长你放心,我会管着这两个问题儿童的。'缘下苦笑看着田中和西谷,

二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寒噤。


'倒是日向怎么没作声啊?明明是你的拍檔要生日了呢?'

旭好奇地问一反常态地安静的日向。


'好想打影山的托球…今天没打到总是没精神…如果今天可以有练习赛就好了,但他不在就没意义。'


'毕竟因为他高烧不退,得休息啊。他明天就会回来了。'大地说。


'好了,工作分配的时间到了!大家除了要各自准备一份礼物外,

还要帮忙筹备派对!翔阳你去给我预备气球,山口和月岛去买蛋糕,

二年级生全体负责当日在体育馆的布置!至于三年级的学长们,

请你们帮忙协助当日的游戏节目!就这么定了!'

西谷为大家的分工一锤定音。


'那个,西谷同学,打断你不好意思,不过似乎当日的游戏节目要减少了?

因为,青城的队长及川同学,打来问我们当日可不可以来打练习赛?'

武田老师问。'咦!?'众人大叫。


'大王阁下?'日向更是完全清醒过来。'老师,电话给我一下可以吗?'他问。'噢,好。'武田老师问。


'请问是大…不,及川前辈吗?短讯看到了?'日向问。

众人又是一呆,而且十分吃惊。


'小不点,你这点子不错欸!难得是小飞雄的生日,我这个学长不尽一下责任,

为他庆祝一下怎么行?我们星期五会过来的,好好期待吧~☆'电话里及川的声音满是兴奋。


'练习赛的许可我批准了,但请你们要注意点哦?'武田老师问。


'是~的☆,老师!谢谢!'及川收线了。乌野一众望住日向,不禁恍然大悟。'这是日向准备的惊喜?'谷地问。


'也没甚么啦!我只是想,要是他生日也能打排球比赛,他一定会很高兴罢了,

于是便试着联络一下大王阁下,没想到他这么轻易便答应了。'

日向不好意思地说。


'好!为了和青城的练习赛和影山的生日派对,我们要努力!乌野—加油!'

大地说︰'不过,各位,一定要对影山保密!!'   '了解!!'众人回应。


于是,众人翌日便开始了边躲避影山,边进行派对筹备的日子。虽说是躲避,

但因为有每日练习的关系,所以他们只能尽量减少和影山的接触,避免露出马脚。当然这很困难,尤其是一年生们。


'喂,日向。大家这几天是怎么了?'我终于忍不住在星期三的放学训练结束后问日向,因为在这两三日里,大家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


'没,没甚么!错觉而已!'日向慌张地答,'我,我先走了!'他头也不回地

推着单车离去。


'一定有古怪…我做错甚么了?'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然而我的奇怪感觉还没有结束,反倒是逐步增加。星期五,我回到学校参与晨练,却发现大家的眼神都闪闪缩缩的。尤其是日向,这个星期他都没怎么正眼望我,虽然没影响到训练就是了。


我按捺不住,近乎发火地向大家问:'我到底是做错了甚么,让你们要这么对待我?球队里的气氛太不自然了,要怎么保持正常发挥?'


'影山,真的没有甚么。就算有,那也是你暂时不用知道的事。专心训练,好吗?'大地队长问我,既然他这么说,我也就只能不追问下去了。


我不知道的是,当我出去休息后,大家立即交头接耳起来。
'准备呢?'西谷问。
'一切没问题!'汇报的是谷地。


'青城那边说他们今日只有半日课,所以三时半就能全员到达!至于校巴停车地点,也安排了在较隐蔽的位置了。'清水回应。'谢谢!'大地说。


'场地布置呢?要抢先影山一步抵达体育馆并完成布置不是一件易事!'

菅原问。


'我们会尽量在他来之前拖延时间,顺便把体育馆装成上锁的样子,

让他在学校里到处找我们!一切准备就绪后,一年级生就负责把他带来!

拖延战术要绊住他最少三十分钟!我和阿谷已经准备好了一些'陷阱',

一定足够!'田中答.


'蛋糕会直接送来校门,我和阿月会去接收的了。'山口说。


'好,游戏节目方面,考虑到练习赛,所以只准备了两个,

都是些不需要太多体力的,是国王游戏和传口令。

国王游戏的内容不会太过火的,相信我。'旭说,又问:

'游戏环节会让青城加入吗?'


'要看你们想把游戏时间放在练习赛前还是后面。'缘下答,

木下和成田点头同意。'当然也要青城他们没问题才是。'他补充一句。


'那么,就交给负责布置的二年级们和青城商量了。'

大地问:'日向,气球的事呢?'


'准,准,准备好了!其实在昨天我就已经把它拿来学校藏好了!

虽然因为气球桥体积太大很难藏,但靠戏剧组的同学们帮忙,

总算是连同其他小气球一起藏好了。'日向答。


'那么,你今天放学后要负责把它送来体育馆,我和龙也去帮忙!'

西谷说:'最后确认就到这里,影山要回来了,散会!'


和青城商议的结果是,游戏节目会在练习赛结束后举行,

练习赛只打一场3局比赛,两场单局比赛,游戏参加与否不强制。

大家相当期待,影山看到青城一干人等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 

也想看看他知道大家瞒住他准备这场派对后的反应。


放学了,乌野全体正式执行作战。月岛和山口顺利拿到蛋糕,

把它安全送到;缘下为首的二年级留馆布置,

西谷、田中和已完成游戏准备的三年级则掩护日向运送气球,

几乎跟影山撞个正着,幸好有惊无险;谷地和清水两经理忙着点算工作完成度。准备得七七八八了,青城众人也抵达了。


'小飞雄怎么还未来?'及川问。


'我们在路上准备了一些陷阱,他是不可能这么快便来到的。

毕竟我们担心不够时间布置好体育馆哦!'西谷露出大大的笑容。


'既然你们把我们请来,可以把我们叫上帮忙嘛。'岩泉毫不在意地说。


'先谢谢你的心意,但影山始终是我们家的二传,怎能假手他人呢?'

大地笑着回应。


'小岩,这叫徒劳无功哦~'一旁的及川不忘搧风点火。


'垃圾川—!!!'岩泉一手拿起一个排球掷向及川,正好击中他的脸。


'痛~小岩好过份~!!'及川高声抱怨。


'那两人平时也是这样子的吗...'月岛问。


'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花卷和松川吐糟。


'荞头同学你有准备礼物送给影山吗?'田中问。


'不是荞头,是金田一!姑且算是前队友吧,而且我们是受邀的人,

当然有准备了。'金田一说,国见打了他一下,

说:'这家伙在挑礼物的时候纠结了很久呢!'才没有!'他当然否认。


'要替影山那家伙选礼物确实很困难,我们全体也花了一番功夫呢…'

山口苦笑。


'哎呀?小不点呢?刚才还在的?'及川问。


'日向吗?他去了看影山的情况,说我们这边可以了就用电话联络他,

他会把影山带来的。'菅原答。


'他们真是一对超好感情的拍档,换旁人看肯定以为他们认识很久了。

'矢巾说。


'不过也只有我们乌野的人才知道,他们当初是有多不合拍,吵得水火不容。

毕竟对日向来说,要他马上接受他最想打败的对手,在高中突然变成队友

是不太可能的吧?'缘下苦笑解释。


'咦~还有这么一回事吗?我要听!'谷地和西谷叫道,旭则说:'我是有听说,

但详细就不清楚,毕竟两人当初是一起来找我归队的,所以很难相信他们

一开始是这个样子的。'


'我也要听!我很想知道,认识了不到一年的人,到底是怎么样

才会有那样的默契和绝对信任!'及川兴奋地说。


'别给我在那瞎起哄!'岩泉敲了一下及川的头。'痛死人啦~小岩大人饶命—'

及川大呼,又问:'但你不想知道吗?'


'是有兴趣啦…'岩泉说。


'及川同学,要听是可以,但请你冷静一点,要是被影山发现就前功尽弃了。'

大地笑着放话,及川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当大地解释完毕,青城一众不禁佩服日向在初中三年的忍耐力,

以及对影山上了高中还记得一个仅有一面之缘,来自弱队,

除了身体能力超强就一无是处的矮小球员咋舌。


'那种互相认同和信赖,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岩泉说。


'那个10号,他竟然是那个队长…'金田一和国见面面相觑。

'真的是很精彩的一场相遇呢~要是小不点来了我们学校会怎么样呢?'

及川问。

'根本不可能吧,即使有,你也不会像影山那样,为了帮助他,

用上自己身为二传的所有才能吧…'岩泉吐糟。

'是是是~'及川随意应他。


'对我而言,也是很难以置信呢。'谷地说。山口说:'我当时在一旁,

看着他们逐步建立默契,也是吓呆了。'

'哈哈~翔阳那小子就是这性格哦。比起我们的王牌,他更有存在感呢?

你说是不是?旭前辈?'西谷笑着拍他的肩。

'你才是最有存在感的一个好吗~'乌野全体成员吐糟。

'西谷你真的是位很强的自由人,我还有很多不足呢…'渡说,眼神里尽是羡慕。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随时想着要进步才能成长!我还不满足哦,

要把所有来球都完美接好!再说,你也是位厉害的自由人呢!

那个跳传也是学你的!我很感谢你喔!'西谷说。

'其实你们队有西谷防守,减轻了不少一传的压力,难怪能和白鸟泽打满五局啊。真的很棒啊,你们已经成长为一支成熟的球队了。'入畑教练说。


'没那回事,论球队完成度,我们不及你们才是。'乌养教练说。



我本想直接去第二体育馆,却想起要把之前借谷地经理的笔记还给她,

于是跑了一趟五班的课室,她的同学却告诉我她已经先走了,

我只好往体育馆走去。不过,却有出乎意料的事发生,

我不慎踩到了地上的小洞,害我摔了一跤。接着,我惊讶地发现,

往第二体育馆的路上,七零八落地散布着这些小洞,

可能还有大洞藏起来。这是搞甚么?我马上当机立断地绕路走。


但令我更吃惊的是,这次我却发现一路上有不少绳子,

显然只要不小心绊倒,就会有东西从我的头上掉下来。

我不禁叹息,要是我有日向的超人运动能力,应该就

能安全通过了吧…不,现在多想也没用,通往体育馆的路

只剩下这一条,只能小心地通过了。我看了一眼学校大钟,

心想今天是不可能快过日向到了。我小心翼翼地

跨过地上的绳子,谨慎地前进。



'喂?这里是日向,影山现在正要通过B路线!请求进一步指示!'

日向一本正经地用电话汇报。


'翔阳辛苦了!我们也准备好了!接下来等影山通过雷区,你就把他带来吧!

Over!'西谷笑着收线。'弟兄们,主角要来了!准备好了?'他问。

'是!!'众人回应。


第二体育馆近在眼前,我却感到十分疲倦,是精神上。为了不误触陷阱,

我一直保持高度集中力,才会变成这样子。就在我几乎踢到绳子的时候,

突然右手一紧,耳边响起一把熟悉的声音:'快向前跳!'


因为感受到拉力,我的身体已经作出反应,双脚向前跳一步,

着地后我定睛一看身边的人,竟然是—日向!


'没事吧?我是来找你的!'日向展露大大的笑容,尽管现在是冬天,

我却心头一暖。话说他竟然能拉着我起跳,还是一如既往的,

夸张的跳跃能力。


'日向,你怎么在这里?'我问。


'体育馆上锁了,到处也找不到学长们,连月岛和山口也不见踪影,

想着最少要找到你,谁知我一走过来就看见这堆陷阱,当我全部躲过后,

就见到你几乎误触,只好拉住你起跳避开了。'日向解释。


我心想,不愧是他,完全避开了所有陷阱,就算是我,刚才也不慎中了两次,

头还有点痛。要不是他及时把我拉住起跳,恐怕我得中第三次陷阱了。


'谢…谢谢。'我不好意思地道谢。'这一路的陷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问。


'你说呢~?'日向忽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问:'国王大人

好像把某件重要的事给忘掉了?'


'嗄?'我完全摸不着头脑,这种事情还有大家近日的态度

都是疑点重重,到底…


'你究竟是有多排球痴啊?'日向吐糟我,我本想对他发火,

但直觉上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感到他还有话要说。

'嘛,不过也预计到了。来吧!快进体育馆!'日向一马当先地跑走。


'喂,你不是说体育馆上锁了吗?别抢跑啊,呆子!'我急忙追上去,

追到却发现他在门口等我。


'今天就让你先进吧,因为—'日向没把话说完,因为当我踏入体育馆,

答案已经出现了。我听到的是两声花炮声,还有大大的欢呼和祝贺声:

'影山,祝你生日快乐!'


我呆了一呆,才回过神来,原来今日是我的生日吗?

我扫视了眼前的人们,发现除了队友们外,有一些熟悉

又陌生的人影。当我看清楚,不由得瞠目结舌。

'你,你怎么会,在,在这里?及,及川前辈?'我结结巴巴地问。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可~爱的后辈?'快感谢我吧!'

及川笑着说。


'你、是、想、死、吗?'岩泉一字一顿地威胁,

又说:'我们是来帮忙庆祝的,不是来捣乱的!'


 '岩泉前辈?'我问。


'哦!影山!生日快乐!我们全队都来了喔!

快来参加啦!'岩泉前辈展露难得笑容。


'影山~快过来切蛋糕!大家也准备了礼物给你哦!'

日向满有精神地叫我,又说:'之后还要和青城的各位打练习赛哦?' 

咦,不会吧?


'就是因为你的小不点拍档的提议,我们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你要是想打比赛,就好好享受庆祝会吧!'及川前辈推我一把,

令我跌跌撞撞地走向乌野的队友们。


'Happy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影山,Happy birthday to you! 

影山,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歌唱毕,蛋糕就被推到我面前,是有排球和乌鸦装饰的草莓蛋糕。

一旁的谷地把蛋糕刀递给我,我接过蛋糕刀,心里许下三个愿望,

便吹熄蜡烛,同时切开蛋糕。分享蛋糕过后,大家逐一送礼物给我,

害我都不知道该用甚么表情向他们道谢了。


这场庆祝会,真的是我最快乐的一次生日会。我实在没想过,

乌野的大家会偷偷为我准备这么多,也没想到身为我的拍档的日向,

竟然看穿了我想跟及川前辈率领的青城多打几场比赛,那怕是

练习赛也好的竞争心理。我更没想到的是,及川前辈竟然还在乎

我这个后辈,特地答应这个请求。


我真是幸运啊,能在排球生涯里遇到他们,让我结束长期的孤军奋战,

再次在球场上站起来,为争取胜利而与队友一起努力,为战胜宿敌而奋斗。

是他们给予了我继续留在球场的理由和动力。我这孤独的国王,

得到了太阳的施舍,重新感受到温暖。


'暂时玩够了哦,要来比赛啰!'大地队长把我们叫来集合,

一旁也收拾完毕,排球场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


'用胜利来为影山的生日锦上添花!乌野—加油!'大地队长呼喊。

'哦哦!'我们回应。


'练习赛也要全力以赴!别输给乌鸦们啰,拿出我们县四强

的实力来给他们瞧瞧!'及川说。


'队长,发球别失误了喔?'青城一众问。


'那是不可能的~☆'及川笑答。


'练习赛开始,请多多指教!'随着互相打过招呼,练习赛正式开始。

在一番恶战后,我们乌野取下了三局比赛的胜利,

单局比赛则是跟青城握手言和。


'多谢指教!'随着两队互相列队敬礼,练习赛宣告落幕,

我们乌野一众快速清场后,便是游戏时间了。青城只有及川,岩泉两位前辈,

金田一和国见参加,我们乌野的三年级生则因为主持而无须参与。


首先是传口令。果然,我们把口令传得一塌糊涂,最多错误的还是

及川前辈和我,由于他是故意的,因此他被岩泉前辈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至于我则是和日向还有西谷前辈一组,因为我甚少玩这个游戏,

所以在传口令的时侯结结巴巴的,害日向要接受惩罚。

幸好惩罚只是鱼跃一周,对他来说算不了甚么。


'国王大人你到底是有多不擅长玩这些集体游戏啦?'

日向在完成惩罚后问我。


'你…你管我!还有不要那样叫我!!'我向他咆哮,

如同往日的打闹一般,我把他扯住并狠狠地摔飞出去。


'喂喂!小飞雄,你会否对小不点太粗暴了?'及川前辈马上问我,

他被岩泉前辈教训后,右眼多了个黑眼圈。但他话音刚落,

日向已经安全着地了。


'当我没问过。'及川前辈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又问:

'小不点你到底是有多好身手?'青城其他人也是一脸懵然。


'反正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日向苦笑:'谁叫他是我那任性的拍档呢?

国王不乱来还能叫国王吗?'


'呆子…'我低声说,也对他的响应感到不好意思,所以即使他叫了我国王,

我也发不起火来。岩泉前辈这时走过来问我:'影山,你是知道

10号他能安全着地,仍然把他摔出去的吗?'


'他又怎会无法安全着地…只要他还有体力,没有受伤,

那些对身体有负担的动作根本不算一回事。'

我说:'他可是我们乌野里,运动能力最好的一个,也是我最信任的拍檔。

他是,我们的太阳。'我有点无奈,但宠溺地说。


'你们到底是有多好感情…'青城一众吐糟,而我被吓到了。


'喂—国王游戏要开始了!'菅原前辈叫我们。


国王游戏也是一团混乱,我和及川前辈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抽到当国王,

给大家下令。指令是东峰前辈和菅原前辈写的,因此也不太过火,

最多是我抽到自己要当面和及川前辈对骂,又或是大声向月岛道歉等。

至于及川前辈则是抽到被岩泉前辈追打,和日向摸头及击掌,

还有当面称赞我等等令他哭笑不得的指令。


我们玩得尽兴,时间也过得很快,马上就要道别了。


'真的是很感谢你们!'日向跟青城一众道谢:'特别要谢谢

及川学长你答应我的请求!'


'不客气哦,小不点!我们才是要道谢的一方!'及川学长笑答:

'因为我们也玩得挺尽兴!'


'作为队长,我也向你们道谢!谢谢你们给了我们家的二传手

一个这么棒的生日!'大地队长向及川学长深深一鞠躬。


'谢谢你们各位!'我也郑重道谢,衷心的。


'再见啰,祝你们春高好运了!'

青城一众上了大巴,我们目送他们离开后,也开始收拾,准备要各自回家了。


走出校门,我再向大家道谢:'谢…谢你们…给了我一个…最棒的生日!

我很庆幸…能遇见大家!'虽然说得结结巴巴的,但总算说出口了。


'会这么直接地道谢,一点都不像平日的国王呢。'

月岛吐糟,我盯住他却骂不出口。


'别挖苦他了,阿月。人家肯道谢已经是有进步了。'山口说。

'山口,你很吵。'月岛说。 ‘抱歉,阿月!’山口笑着道歉。


'真的不用客气,这是应该的!'大地队长说。


'因为我们是前辈嘛~'西谷和田中齐说。


'你是我们乌野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大可开心接受的!

'菅原前辈拍了一下我的肩,说。


'再见啰~明天见!'大家向我道别,四散离去,剩下我和日向两人。


'日向。'我叫他。
'嗄?'日向问我,一脸困惑。
'今日…谢谢你,真的。'我说。
'被你道谢感觉也不坏呢~'日向笑着说,那一抹笑容,

如同冬日暖阳,耀眼且温暖。


'春高也要继续赢下去哦。'我说。'当然!'日向答,

我们互相碰拳为誓,要继续留在排球场上,直至登上我们心目中的顶点。

道别过后,我们分头踏上回家的路。


我心想,我已经,无法想象自己不在乌野了,也无法想象,

要是不曾遇见你,未有跟你组成搭档的话,自己的排球生涯

到底会变成怎样了。日向,你人如其名,是一轮温暖的太阳,

重新给予我信心和希望,让我能再次站在球场上,

为团队争取胜利。你是我最重要的搭档,就让我一直给予你托球,

和你一起看球场上巅峰的景色,作为我给你的回礼吧。

这是我送给从孤独中拯救了我的你,只属于你的回礼。

End


评论(2)
热度(11)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