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910 (2017) 今生有缘能再遇

*可能OOC,高三背景,被玩烂的「前世今生」梗。

*基本对话流,各种不明显的CP放糖,请自寻亮点。

*为方便剧情,有原创角色。

*私设不少,请见谅。

*比赛过程基本省略,毕竟我不是很熟。@齐力一心 大大真的给我补了不少基本知识。

*都没问题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拜托了!」影山心想,他用双手调整球的轨道,把球托出。

 

即使此刻是乌野的赛点,他也不敢松懈,因为他太清楚,成败在此一举,要是有任何失误,那就全完了。在乌野的所有队员默契地发起了同时多发位置差攻击,把对手的拦网一点一点地撕开的这一刻,他还是决定,要把球传给他—不错,正是「那个人」,他的拍档,最可靠的战友,也是今年乌野的队长。

 

「呔!」日向喝道,他把球狠狠地扣下去,对方的拦网球员或是接球球员全都未能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任由排球触地出界。

 

「哔—!」裁判吹哨,示意乌野得分。不久后哨声再次响起,意味着比赛结束了。「太好了!」「赢啦!」乌野的队员们欢声不绝,而山口已经忍不住,率先哭了起来。一旁的月岛握拳低声叫好后,也不忘拍拍青梅竹马的背,安抚他。日向和影山笑着击掌后,便走向月岛和山口的位置,四人甚么都没说,便抱作一团。而乌养教练、武田老师还有谷地早已泪流不止了。

 

「队长!我们—办到了!」队员们欢呼,然后便不假思索地扑向四位三年级生,以表谢意。结果当然是所有人都跌坐在地板上了。

 

「你们啊!这样很危险的好不好?」日向姑且训了一、二年级的后辈们一句后,终究还是忍不住激动的心情,眼角泛起了泪光。

 

「哭甚么,呆子。」影山撞了日向一下,又抱怨︰「要列队了!当队长也不让人省心一些…」

 

「一样激动的副队长先生,请问你有资格说我吗?」日向啐了一口,才说︰「整列!」

 

「多谢指教!」两队队员列队致礼,互相握手。身为队长的日向在跟对方队长握手后,便双双去跟裁判们握手致谢。两人之后便各自带领本队成员去向双方教练及负责老师致礼,并聆听评语。完成所有致礼后,双方便走向最接近看台观众席的位置,向观众致谢。日向领着队员们,带头喊道︰「谢谢支持!」「谢谢支持!」其他队员随即重复,并整齐地鞠躬。

 

「恭喜你们!」「辛苦你们了!」「你们干得很好!」嶋田、泷之上等观赛常客也不住欢呼。

 

「能赢多亏了大家的打气声哦!」日向笑着比出胜利手势,又朝冴子笑道︰「特别要谢谢冴子姐姐的太鼓队的声援!」

 

「不客气!」冴子毫不在意地说︰「这是我应做的本份!」

 

「你们都成长了呢!特别是日向,你已经是位称职的队长了!」一把令人怀念的声音响起,所有三年级生都是一脸惊喜,他们也没注意到,原来有前辈来了看他们的比赛。

 

「泽村队长!为什么来了?」日向、影山齐声问。山口和月岛只是平淡地点头示意。一、二年级生们则是在低声私语,议论着前辈们的队长是一位这么有威严的人。

 

「不只我一个喔。」泽村笑了,此时其他的学长们纷纷出现,向众人挥手。

「各、各位前辈,都、都来了?一个人…都不少!」日向可说是惊呆了,而感动亦早已占满了他的心。

 

「当然是来欣赏你们的英姿!」菅原说,他露出一个令人窝心的笑容。「翔阳帅呆了!『三期王牌』当之无愧了!」西谷毫不吝啬地赞道︰「简直比旭前辈还可靠!」 「西谷…」东峰的脸色马上沉了下去。「阿谷你不要这样对待东峰前辈好吗…」田中无奈地劝道。一旁的缘下、木下和成田见怪不怪地相视苦笑,而清水则是完全没有理会,跟谷地挥手。

 

「没、没那回事!」日向尴尬地说,他越发不好意思起来。「虽然他还是个令人火大的呆子,但早已是个可靠的队长和王牌了。」影山吐嘈。

 

「喂,你这家伙怎么可以在后辈面前数落我?」日向好不容易才忍着没有跟影山打起来,但他已经是一脸咬牙切齿的愤怒模样了。

 

「队长和副队长不要老是这样子啦!」连身为后辈的一、二年级生也看不过眼,于是便劝起架来了。

 

「哈哈!」大家笑作一团,好不快乐。「旁若无人也要有个限度。」月岛轻声吐嘈。「阿月真是的。」山口见惯不怪地哈哈笑了。

 

「辛苦你们了!」乌养教练满意地说。

「各位都有超水平发挥,所以这是你们努力争取而来的胜利!」武田老师也赞道。

「谢谢你们,教练、老师!」众人再次向两人道谢。

 

「日向、影山,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乌养教练转向两人,说︰「你们的努力,在此刻开花结果了。」

 

「谢谢教练!」两人齐声答,又互相多击了一次掌。

 

「以下是颁奖仪式!恭喜宫城县立乌野高中荣获本届全国春高排球大会冠军!」大会司仪宣布︰「本次大会的最佳二传手是影山飞雄同学!最佳主攻手是日向翔阳同学!最佳副攻手是…」

 

站在颁奖台上,大家十分的激动。所以压根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不论是身为队长的日向还是作为副队长的影山,表情都有些许的不对劲。

「影山,我能认识你,跟你组成搭档,真的是太好了。」日向偷瞄自己这三年来最信任的二传手,心满意足地想。为了不被发现,他只是匆匆一瞥便别过脸去。

「日向,要是没有遇见你,我绝对不会有现在的这种成绩。谢谢你,我的好搭档。」影山恰好在日向不在意时盯着他的侧脸,心里尽是对这位与自己最合拍的主攻手的感谢。

 

在晚上返抵宫城的众人,草草开了一个会议作总结后,便被乌野教练赶了回家休息。

 

「算是有了一个完满落幕吧?在几经波折后,我们还是成功拿到全国春高总冠军。」日向边吃着包子,边说。

 

「你这个队长能带着我们达成这个目标,已经很了不起了。」影山说。

 

「有没有搞错?说得我很没用似的!」日向不甘心地抱怨,但影山却懒得理会,自顾自地走出马路,压根儿没注意到有车接近自己。

 

「危险!」日向眼急手快,一手把影山拉回来,两人惊险地躲过汽车,跌坐在行人路上。

 

「吁—吓死我了!」日向大呼好险,率先站起身来。「下次要小心路面状况好吗?真拿你没办法!」他没好气地叮嘱,但影山却是一脸呆然,完全没有反应。

 

「喂,怎么了,笨蛋山?你该不会是被吓呆了吧?」日向奇怪地问,他在影山面前晃了晃手。

 

「不,我没事。」影山回过神来,答道︰「只是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罢了,不用在意。」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看到传闻中的『走马灯』了吧?」日向一脸惊吓地问︰「刚才有那么恐怖吗?」

 

「是比那更奇怪的东西。」影山坦白道︰「我觉得,在那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在当武士的自己,还有穿着类似神官的衣服的你。」

 

「嗄?」日向瞪大双眼,哑口无言。微妙的沉默降临在两人之间,连道别的话也没说,他们便往分岔路口走去,各自回家。

 

回到家的日向,接受了妹妹和母亲的恭贺后,便连忙去入浴和洗漱,早早上床休息去了。但他辗转反侧,根本难以成眠。

 

「都怪影山说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害我完全睡不着。」日向心想︰「但如果是真的,那就应该是我们的前世了吧。有些想知道,那时发生了甚么事…」他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

幕府时期的街道上,一个橙发,穿着白色的神官衣服的少年在狂奔着。他知道,若是赶不上,自己一定会后悔。待他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却发现对方正身陷重围,一身血污。不过那显然是敌人的血,因为武士根本就没有受到多少伤。他念动咒语,画出咒印,召唤式神,招来天雷,横越战场,一下子让所有敌人全都失去战斗力。黑发武士—影山回过神来,一记耳光打到橙发阴阳师—日向的脸上,不过只是很轻的一下。

 

「白痴!为啥你要这么冒险!?」影山咆哮道。「我急着要保护你嘛!」日向苦笑,说︰「再说我一点事也没有。你看!」

 

「原来你真的是具备『神力』的阴阳师。」看到日向叫出的式神,影山才相信得了这个事实。日向对式神说了句「辛苦了」,便一翻右手,把它们收回去。

 

一阵沉默。

 

「唉,真服了你。」影山打开话匣子,无奈地说︰「即使你此刻能保护得了我,但我快要没命仍然是既定的事实。」

 

「那种事…我知道的啊!」日向吼了回去︰「但那并不等于你可以用这种自暴自弃的方式去结束性命啊!」

 

「日向…」影山难以置信地叫唤着,日向此时露出一个悲哀的表情。他说︰「影山,我是阴阳师,能多少预测到命运的流动,所以我知道你的性命早已是风中残烛了。你根本没有必要躲我的…大傻瓜!」

 

「道别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尤其是要我向你道别。我不舍得你这呆子,我还想再跟你一起度过平凡的时光多一会的…可惜,老天爷却不给我这个机会。」影山叹气,又强笑着说︰「我走了之后,不要为我太伤心了。」

 

「我、我也一样啊!其实…我也活不久了。」日向突然掉泪,难过地说。

 

「甚…」影山顿时只觉晴天霹雳,不由得大叫︰「你开甚么玩笑?一向健康的你…」他说不下去。「是真的。」日向苦笑,他擦去眼泪,接过话头︰「但我还是选择继续活下来。而且…」他看着影山,没有说话。

 

「而且?」影山好奇地追问。

 

「即使这一辈子的时间不够,也不要紧的。因为我们还有来生啊?」日向话题一转,充满期盼地说。

 

「来生…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能信吗?或者说,真的存在吗?」影山还是不太相信。

 

「当然有!我们阴阳师尤其肯定这说法!」日向满有信心地说︰「而且,前世认识的人,来生再见的机会也更大!所以我们来打勾吧!约好来生一定要再见!」他伸出右手的尾指,看着影山。

 

「说好了喔。谁不守信,谁就是—呆子!」影山总算笑了,他也伸出右手的尾指,和日向勾手指约定。

 

「这种情况下,应该说『大混账』才对吧?一向的骂人词汇有限呢。」日向吐槽,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将死之人的样子。

 

***

「嗄…嗄…」日向惊醒过来。「这只是梦吗?」他自言自语,随即否定自己的想法。「不!感觉如此真实,一定是有实际发生过的。难道那就是我和影山前世的渊源?如果是真的,我们便…」他不由得发起愣来。

 

另一边厢,影山也清醒过来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们是今生注定要相遇的。因为,早在上一世,我们便已经约好要再见了。」影山想︰「只不过,这么奇异的体验,恐怕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但不管怎样,正如你所说,我们这次还是再遇了。可以的话,这次一定要,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日向,不管是今世还是上世,我也很庆幸,能跟你相遇。真的,谢谢你。」他不经意地一瞄闹钟,才惊觉大事不妙。

 

「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晨练—!」影山狼狈地爬起身来,冲出睡房洗漱去了。

 

早上的练习告终,日向、影山、月岛还有山口在指导了后辈的练习后,便回到各自的课室,准备上课。

 

「喂,日向你打算到哪一家大学?」影山问,虽然他早已知道,自己应该会跟日向分开,但毕竟当了三年搭档,他根本舍不得要结束这段合作关系。

 

「我又不是你这个天才,没有得到A大的推荐入学,所以我会去有邀请我的东京T大。」日向顿了一顿,才说︰「以后我们便是对手了?我是一定会在最高的舞台上击败你的,影山。」

 

「办得到的话便试试看吧?我很期待那一天的来临,日向。」影山露出一个充满战意的笑容。「这算是下战书吗?我不介意喔。」日向也不甘示弱地说。

 

「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但我还是不想这么快便要跟你分开,再次站在球网的对面。尤其是记起了一些前世记忆的现在,我更加不想放你离开。如果我任由你自己一个人走远,那不就跟前世没分别了吗?」影山暗想。

 

「明知自己再拚命战斗,也不可能改变体格上有差距的现实。只是,我真的不想被落下…不论是因为受身体能力所限,抑或是个人的实力问题,我也不想再变成独自一人了。没有你在网的同一边,实在是超级可怕啊。我真的有办法当你的对手吗?」日向想。

 

「日向、影山!」山口跑进课室叫人,打断他们的沉思。「怎么了?」他们不约而同地齐声问。「武田老师叫你们小休时去教员室找他!是两人一起哦!」山口笑着说完,便急忙离开。

 

「搞甚么?」日向和影山只能面面相觑︰「神神秘秘的?」两人困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山口一边走回去自己的课室,一边笑着说︰「嘻!虽然我知道是甚么一回事,但还是把乐趣给保留起来好了!他们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真不晓得你有甚么好高兴的。」一把嗓音冷不防地从山口背口响起,尽管山口清楚来人是谁,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哇!阿月你不要胡乱吓人好吗?」他惊慌地叫道。

 

「真是的…又不是你被召集,用得着这么兴奋吗?」月岛冷哼了一声。

 

「虽然我们要走的路不同,但终究是相处了三年的队友,自然是与有荣焉的一件事嘛!」山口用手指搔搔脸颊,高兴地说,但他忽然想起有件奇怪的事情。「咦,阿月。我明明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过,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困惑地问。

 

「有个爱管闲事的前辈给我发来了小道消息。」月岛毫不在意地答,而身在东京的他,这时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打了一个喷嚏。

 

「啊嚏!」黑发男生心里也清楚,自己是被人提到了。「给了他珍贵的独家情报,居然还要在人家的背后说三道四…全日本大概便只有你一个会这样干的了,阿月。」他苦笑。

 

「阿黑—?还没好吗?我不管你了。」研磨在门外问。「别…!研磨,给我等等—!休想先溜掉!」黑尾连忙冲出房门,追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去了。

 

乌野高校教员室,影山和日向战战兢兢地来找武田老师,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安。

 

「你们不用这么慌的啊?」武田看着两人一脸担忧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明明自己准备要说一个好消息,这两个人却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老、老师。那、那个,到底,您把我们叫来,是、是有甚么事?」日向结结巴巴地问,紧张感害他连话也说不好了。

 

「放心吧,日向同学。影山同学也不用黑着脸的,毕竟我要说的,对你们而言,应该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机会吧。」武田笑了。

 

「甚么机会?」影山迫不及待地问,担忧之色一扫而空。日向听到「机会」一词,终于也从紧张中回过神来。

 

「是国青邀请赛的临时召集令哦,对方指名叫你们俩过去呢。」武田笑着宣布答案。

 

「…」影山和日向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中都是激动和惊喜,还有难以置信。「甚么时候?」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下星期三。据我收到的消息,之所以突然召集你们,是因为R国的青年预备队来进行非官方访问,想打一场三局两胜的友谊赛,但他们却要求这边的人选不能从现役的国青队成员里挑,只能从地区有名的高中学生选手选择,所以火烧监督才会找上你们。」武田一抬眼镜,问︰「怎么样,两位要去吗?」「当然要!」影山和日向齐声回答,一脸兴奋。

 

「好,那我就回复对方了!资料我晚点再给你们,记着千万不要迷路和迟到哦?」武田叮嘱。「是!」两人立正答道。

 

离开教员室,日向和影山各自买了一包牛奶,一起坐在学校中庭,安静地喝着。

 

「喂,影山。」日向喝了一半的牛奶,突然出声说话。影山没开口,却专心盯着日向,让拍档知道他在听。

 

「作为最后一次跟你一起打排球的舞台,国青邀请赛绝对是最好的机会了。」日向说,他露出认真的神色,继续说︰「以后,你的身后可不会再有我在了喔?你会不会变回从前那个招人厌的『国王』的?』

「你说得倒好听。」影山把牛奶一饮而尽,把空纸包丢进垃圾桶。他毫不妥协地放话︰「倒是你,没了我的传球,你还能当『最强的诱饵』下去吗?」他不怀好意地笑了。

 

「真失礼!」日向马上鼓起腮帮子,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影山是有心挑衅,于是也不甘示弱地顶回去︰「我早已是能独当一面的王牌了!难道你忘了,县内其他强校给我的称呼?我可是『太阳的子弹』、『次世代的小巨人』!即使没有了你的传球,我也能好好得分的!绝、对、会!到时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吧!」

 

「好啊,谁会怕你。」影山说完,视线不由得落到日向的手上。忽然,他回想起了一些前世的画面,于是他下定决心。

 

「…日向,我可以摸一下你的手吗?」影山问,一脸尴尬。「为、为啥啊?」日向被吓得慌了。

 

「只是想到,认识了你这么久,好像从来都没有碰到过你的手。能给我碰一下吗?这三年间不断扣下我的托球的,你的右手。」影山请求。

 

「也没有甚么不可以的啦。」日向顿了一顿,忽然一拍手,说︰「那么,作为交换,影山能让我也触碰一下你的手吗?你那双一直为我托出完美的托球的手。」

 

「好吧。」影山点头,伸出双手。日向仔细地观察了一会,便伸出右手,轻轻地迭上影山的右手。

 

「影山的手很大,但手指却很纤幼呢。不过,你的手也未免太凉了一点了吧?」日向「呵呵呵」地笑了。

 

「…日向你的手虽然小,不过却很有力量,而且好温暖。不知道为什么,给人一种令人怀念的感觉。」影山说,并没有在意日向的抱怨。

 

「说不定,你前世的时候,也有像现在一样,碰到过我的手呢?」日向说出玩笑话,但他马上便后悔了。所以他立刻住口,慌张地别过脸去。「哇~不小心说出来了!我该怎么办?」他一些办法也没有,只好喝着余下的牛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影山也没有看日向或是开口说话,只是松了手,一脸突然「当机」的呆样。日向的手给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跟前世相似却又有微妙的差异。一样的小而温暖,只是前世的时候,日向的手比现在要更柔软,少了作为运动员的特征而已。

 

两人就这样坐着,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正眼看着对方。不过他们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脸红通通,心跳极快的异样状况。恐怕,一向对除排球以外,其他事情都兴趣缺缺的他们,丝毫没察觉这是「心动」和「喜欢」的感情。

 

终于,比赛的日子到了。日向和影山这天已经向学校请了假,一起乘车到东京的球场。一路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R国的会有多高,有甚么人可能会是他们这次比赛时的队友。两人都一致认为,自己正选下场的机会可能只有一半一半,毕竟谁都不敢保证,火烧监督会针对选手的组成采取甚么样的战术。两人一边谈,发现自己的紧张感在不知不觉间增长了起来,但他们的兴奋感可没有丝毫的减少。

 

「哟!等你们很久了!影山。还有初次见面,日向同学!」火烧监督向两人打招呼。「火烧监督你好!」他们齐声致礼问候。

 

「其他队员都在里面了!你们赶快进来熟习一下场地和配合其他人的打法!」火烧监督说罢,便掉头领着两人进场。

 

互相熟习和配合训练结束后,火烧监督叫了众人集合,解释待会的比赛战术和公布出战名单。

 

「自由地去打吧,这样一来,肯定能得到不错的结果的。」他说︰「第一局如果不能拿下不要紧,只是分差不能太过份;之后的第二第三局便要豁出去了。」

 

「影山,日向!」火烧监督突然点了两人的名字。「是!」他们连忙应声。「不用急着上场,先观察一下,你们能做到甚么,到要上场时再付诸行动,懂了吧?」他问。

 

「了解!」两人都充满信心地回答。火烧监督点点头,继续解释其他战术。说完这些后,便公布了三局的出战名单。说着说着,R国的学生队伍也到达了。

 

在致礼和热身过后,比赛正式开始。

 

R国的学生选手身高偏高,不论是拦网还是进攻都相当有威胁。而日本高三学生队胜在实力平均,地面防守出色,才不致于大量失分。话虽如此,在攻击方面,还是较为被动。因为此刻在场上的二传手是球风相对保守,但技术不错的二传新星大冈,所以攻击方法有时会被对手猜个正着,造成失分。结果,日本高三学生队以21-25先输一局。

 

针对第二局的布阵,火烧监督决定换入影山,跟大冈进行双二传战术。对于跃跃欲试的日向,他只是示意要他再等等,直到改变局势的一刻来临才叫他下场。

 

第二局开始,日本高三学生队开始适应R国学生的强攻,进行团队防守,收窄球路,减少失分。而影山下场后,他们的攻势随即多变起来,四式快攻、掩护后排进攻,开始越用越多。他甚至还扣了一记大冈传出的直球,顺利得分。就这样,第二局被他们以26:24追平。

 

「日向。」火烧监督突然叫他。「是!」日向知道,自己应该是要上场了。

 

「去尽情得分吧!」火烧监督只说了这一句话。

 

「别失误哦?」影山叮嘱。「才不会!」日向伸伸舌头,扮了个鬼脸。紧绷的气氛马上得到舒缓,大家的表情都缓和了不少。

 

「怎么有个不到一米八的男生?」「主攻手?不要说笑吧?那种身高能干甚么?」R国的学生无一不为日向窃窃私语。

 

「…小看我们今年全国春高总冠军队伍的核心成员的的『怪人组合』,可是要大吃苦头的。」火烧监督心想。

 

第三局终于开始,有日向在场,影山显然打得更自由;他尽力地利用日向,把球传向意想不到的地方,由日向扣球得分。日向也努力地跳跃,打手出界、超手扣、假动作灵活使用,把R国学生队的拦网玩弄在鼓掌之中。他那高度的跳跃,让R国学生队完全讶异。其他日本高三学生队的成员也受两人的表现鼓舞,越打越好。终于,到了决胜负的一球,影山叫了一声︰「日向!」他随即意会,这是他们打了三年的「超级快攻」。日向把球扣下,打了一个漂亮的打手出界,为比赛划上句号。

 

日本高三学生队最后以27:25的比分取得胜利,27分当中的得分贡献有10分是由日向取得的。他再次证明,自己的身高,并不是不可能协助球队取得胜利的因素。

 

所有高三学生队的成员一起接受火烧监督的赞赏和建议,只是有两人却沉醉在最后一球所带来的,不一样的心情。那就是,日向和影山。

 

「我果然喜欢你在排球场上努力的样子,影山。」日向总算是确认到了自己的心意。

 

「日向,你是我的太阳,我的依靠。跟前世的时候不一样,我想…我是喜欢你了。」影山也知道了,自己在不觉间已经习惯了有日向在旁,这种习惯感更早就变成「喜欢」了。

 

只是,两人甚么都没说,毕竟这次的胜利,算是证明了他们的价值,这份狂喜完全压过了他们的私人感情。

 

国青邀请赛顺利完结后,众人回到了与平常无异的高校生活,高三学生则是为升读大学作最后冲刺。

 

这天放学后,日向刚走出校门不久,便发生了一件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日向连忙接听︰「喂?」

 

「请问是日向翔阳同学吗?」电话另一端的声音问。

 

「我是。请问你是…?」日向奇怪地询问来电者的身份。

 

「你好!我是堀江,是东京A大的排球队教练。有件事情想跟日向同学你谈谈…」堀江表明身份,说了几句话。

 

「咦—?」日向听完,只觉得自己到底是不是听错了。

 

***

 

过了不久,三年级生毕业的日子终于来了。排球队的后辈们哭得唏哩哇啦,忍着不舍办了个欢送会,为五位三年级生饯行。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山口手足无措地安慰着后辈,可惜一点用也没有。

 

「…能别哭了吗?怪难过的。」月岛勉强还能保持冷静地吐嘈。

 

「小、小惠要加、加油,当、当经理!」谷地结结巴巴地为球队经理后辈打气。

 

「谷地前辈要保重!我会当一位称职的经理的!」女经理前田说。

 

「乌野高中排球队,就交给你们了!」日向宣布。

 

「是!我们一定会不负前辈们所托的!」准备从日向那里接下队长重担的久保承诺。

 

「…可不能再给人叫作『没落的强豪,飞不起来的乌鸦』哦?」影山一脸严肃地叮嘱。

 

「影山副队长,请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辱没球队的名声!」即将成为副队长的森田保证。

 

「那就好。」影山满意地点头。

 

「预备—」久保和森田示意,所有人一起鞠躬叫道︰「谢谢前辈!」

 

「不客气。」五位三年级生齐声答。

 

「日向队长!感谢你这一年来对我们的照顾!你辛苦了!」所有一、二年级队员同声说,特别对日向致谢。

 

「我是队长,这是应该的!」日向自豪地说。

 

「队长和副队长也要在大学排联加油!」后辈们也不忘要为确定要在大学排联打拼的两人打气。

 

「我们会的!」日向说,他举起大拇指。影山也说︰「…有空会回来探望你们。」

 

「再见!」众人互相道别,意味着他们四人高中排球的挑战结束了。

 

离开体育馆后,月岛拉着山口,说有话要私下说,自顾自地离开,留下日向和影山两人。

 

「影山…那个…」日向战战兢兢地问︰「衣服的第二颗钮扣…能给我吗?」他决定用这个方法,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你想要就给你吧。」影山摘下钮扣,丢给日向,他连忙眼捷手快的接着,谨慎地收好。。「只是作为交换,你的也要给我。」影山突然加上一句,日向闻言,脸「唰」的一下红了。他点点头,也摘下钮扣,放在手心,递给影山。影山一把拿走,脸上不露半丝表情。

 

「再见,影山。」日向笑着向影山挥手说。

 

「再见,日向。」影山点点头,向自己的搭档道别。

 

两人就这样分别,踏上全新的未来。

 

***

 

四月,是新学期的开始。

 

影山来到了东京的A大,准备展开大学排联的奋斗。他要趁着这四年,争取亮眼的成绩,希望能有朝一日,会获得职业球会或是国家队的青睐。国青队已经不能再满足他了,他想快点前往职业的世界。

 

怀着期待,影山来到了排球队使用的体育馆附近。「不晓得会有甚么样的队友呢。但,无论是甚么人,也不会有比他更难配合上的队友了。」他心想︰「即使他不会再站在我的身旁,也不代表我已经不能再见到他。现在只是回到了初中的那时候而已。日向,我一定会把你甩得远远的,所以你也必须追上来,因为我相信,你绝对办得到。」他推开体育馆的门,正想高声向球队的大学前辈们打招呼时,却被一个背影夺去了注意力。

 

宛若飞翔的乌鸦,那个人高高地飞跃而起,把排球重重地扣下网子另一边的地板。

 

那是一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同时也是一个他魂牵梦萦了两辈子的人。

 

他明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要是再次跟他相遇,便只能是一网之隔的对手,而再非可靠的同伴,直至哪一天一同走上职业甚至世界的舞台;但那个人却突然地出现在这里,这个他本应不在的地方。毫不费力地,再次带走了他的心。他揉揉眼睛,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便大步走了进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影山大声问,脸上的惊愕丝毫藏不住,但要说他不高兴便是假的。

 

「嘿嘿—看来你被我骗得团团转呢,笨蛋山同学!」日向「咭咭咭」的笑道︰「其实,在国青邀请赛后,我便接到了A大的联络,说我得到他们的破格取录。我故意没跟你说,便是为了要给你一个惊喜。」

 

「你这可恶的呆子!」影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手便把日向的橙发揉得一团糟。

 

「给我放手啦!」日向大叫抗议。

 

「喂,一年级,要开始训练了。」队长看不过眼,出声阻止。

 

「是的!」两人应声,连忙结束吵闹,走到其他队员的身旁,鞠了一个躬,开始热身。

 

训练了好一会,到休息的时候,影山坐在体育馆门外的梯级,安静地喝水。日向则是站在他的身旁,喝了一口水,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想起自己前世和今生都能遇到同一个人,且成为彼此的知心搭档,他觉得有必要说一句说话。

 

「我在哦,影山。」日向说,这句说话,他在两年前也对影山说过。正是这句话,缔造了影山的速攻复活的契机,也是后来两人组成搭档的原点。虽然日向还是搞不懂,自己为甚么会胡里胡涂地喜欢影山,却也不打算任由他独自一人,在排球的挑战路上越走越远。也许,无法丢下另一个人不管的心情,就叫「喜欢」吧。他心想。不过,他并不打算让影山知道就是了。既然毕业时两人都交换了衣服的第二颗钮扣,即使对方好像完全不明白当中的意义也无所谓,只要自己清楚这份心情就够了。

 

「嗯,我知道。」影山点点头,他岂会不清楚,日向说这话的意思。因为日向对他而言太重要,也让他不再在排球路上独自一人。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总是像太阳一样温暖、照亮他的内心。

 

「这次,我不会再放手的了。既然今生我们能再次相遇,那么我便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旁了。因为我喜欢你,我发誓。」影山暗暗发誓。

 

 

 

后话

 

「这一辈子经过这么多波折,总算是暂时有一个好结果了吗?」看着水晶球里的两个人影,他笑了︰「虽然可以更好便是了。」

 

「喂—缘结神!你在看甚么?」一个男人走来,好奇地问。

 

「天神吗?我在看那对总是一起转生为人的男孩子。」缘结神说︰「他们真是了不起,不论转生成甚么人,都有办法能找到对方。明明我好像没有安排过?」

 

「哈哈哈!谁叫那是『他』决定的补偿呢!」天神大笑着说︰「你不知道也是应该的,毕竟那是你出生前的事情了。要听故事吗?」他问,缘结神点点头。

 

「黑发的男孩,原本是最有希望成为这一任的天神候补的神使。只不过,有一天他犯了错,于是被丢到人间,要用人的身份去保护一个男孩子,让他能安全活完命中注定的年纪,才能回来。结果他失败了。」天神回忆说。

 

「后来呢?」缘结神好奇地追问。

 

「黑发男孩想起自己是神使,于是把所有力量都给了那个男孩,保护他在转生后,能安然度过。作为代价,他马上便结束了人的生命,回到天上来。我跟他说,事情可不能就这样算了。结果他却问我,可不可以也投胎转世,去陪伴转生后的那个男孩子,当成是赎罪?」天神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来,算是对专心聆听的缘结神卖个关子。

 

「…你答应了?」缘结神问,一脸惊愕。

 

「我给他附上了条件。赎罪的时间不是一生,而是永远。只要那个男孩的灵魂转生了,他便一定得跟着转生,陪伴和保护那个男孩,作为补偿。」天神回答。

 

「凡人的灵魂能撑得了这么久吗?原神使的他倒还好,只要没出甚么意外,便能一直转生;但一般人每次转生,灵魂都会被削弱,到无法转生时,余下的碎片便会回到天上来,再次积蓄力量成为一个全新的灵魂,最后才转生。」缘结神顿了顿,才说︰「要被保护的男孩,就是橙发的他没错吧?为甚么他的灵魂在经历了这么多次数的转生后,仍然能安然无恙?」他困惑地摊手。

 

「你的视力和灵感是不是退步了?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天神苦笑,叹了一口气。缘结神闻言,不由得瞪大双眼,再次通过水晶球去细看日向的灵魂。他盯了一会,到他终于发现端倪,自然是被吓到了。

 

「不、不会吧?他是…我之前的缘结神?」缘结神完全不能接受这冲击性的事实。

 

「而且还是一出生便拥有着太阳的祝福的神子呢!」天神笑了︰「他说作为缘结神,要亲自体验一下人的生活,才能做好这工作,谁料到会出了意外,害他无法回来,只能一直转生呢。不过,看着他们现在的样子,这结果也不坏吧?」

 

「他们高兴就好…」缘结神已经无法吐嘈了。

 

「虽然说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路,我只能在一旁看着,可我还是忍不住要祝福你们,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对你们而言,能认识并一直待在对方身旁,相信就是人生最大的目标吧。」天神想︰「一般人会说,『今生有缘能相遇』;但就你们俩的情况而言,应该是『今生有缘能再遇』吧。虽然在每一次转生后,你们都会忘记前世的事情;不过只要能再次相遇,一起创造新的回忆便没问题了吧。」

 

End



作者后记︰

压线完成。

我能遇到影日,真的是太好了。

祝各位影日厨910快乐!


评论(1)
热度(17)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