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怪盜篇 番外篇 沖繩假期 (2) 中

(续上篇)


「喂,这条路真的对吗?」影山一边看着Gps开车,一边问︰「总觉得,我们好像到了挺僻静的地方?」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今天最后的一个目的地是甚么地方?」日向奇怪地反问。


「你不说的话,我又怎么会知道。」影山一本正经地反驳。


「是盐厂啦!」日向闻言,没好气地说︰「我今天早上不是有跟你提过,我们这一天的全部行程吗?怎么你会连一些印象也没有?」


「负责规划行程的人是你,我可没有那个心力,能把你说过的旅游景点的信息通通记住。而且,我也没有『必须记着』的责任。」影山理直气壮地把话给顶回去。


「你…!」日向气得不轻,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失去理智地破口大骂,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表现了。「真是够了!」他闷哼了一声。


「是不是前面那栋有蓝色屋顶、白色的建筑物?」影山看见不远处,座落在海边的一栋充满异国风情的两层建筑物,便问。


「对对对!就是它!」日向说︰「我们到了!由历史悠久的老牌盐铺经营的『盐』主题公园,同时也是集参观和体验活动于一身的景点—GALA青海!」影山闻言,便把车子驶进停车场车位。


GALA青海位于一栋紧临海岸旁的长型地中海建筑里。而Gala含有「庆典、热闹」的意思,游客们更可以在天气好时一览180度的读谷村的醉人景色。影山和日向在下车后,便进入GALA青海的周边建筑范围。两人进了去才知道,原来整个GALA青海,是由好几栋不同的小建筑物组成,它们每一栋都有着不同的功用,比如说是餐厅、陶艺工房、琉球玻璃工房、还有制盐工场。他们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建筑物前端最靠近海岸的地方,原来这里还有一处小小的雅致天地可以参观。影山好奇地探头一看,却看到了理应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东西。「珊瑚礁?」他意外地问︰「这里该不会是珊瑚养殖场吧?」


「这里的水质纯净,又没有天敌,是最好的珊瑚复育场所!所以,这里有不少连水族馆也没管有的品种哦!」日向解答道。


「有这种东西,这里真的是不像盐厂啊…」影山若有所思地说。「我早就跟你说了,这里可不只是一间盐厂这么简单啊?」日向眨眨眼,说。

「是我不好,太小看你挑选景点的能力了。」影山真诚地低头赔罪。

「这还差不多。」日向满意地说,又问︰「影山,你要不要试一下制盐?」

「可以吗?我的确有兴趣。」影山意外地反问。「当然!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甚么地方?」日向轻笑一声,说︰「来!」他拉着影山,走到体验制盐过程的区域。此时想要参与体验的游客并不多,两人跟工作人员表明来意后,各自缴交1,500日圆的参加费用后,便排队轮候。


影山先轮到,他便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戴上白色的工业用手套,用木棒在小炭炉上不断地搅动着盛在小碟中的、越来越浓稠的海水,以取得呈现结晶体的粗盐。他无比专注地留意着盐的状况,耐心地重复搅动的动作。直至海水都被蒸发掉,只剩下颗粒状的粗盐。全程所需时间约四十分钟,日向在一旁耐心地等候,也不忘细心观察,把做法给记下来,好让轮到自己时有个心理准备,不会太手忙脚乱。影山完成制盐体验后,便从工作人员手上接过陶罐,把食盐装好,准备带回去。轮到日向的时候,影山也没有闲着,因为他被日向拜托用手机录下他制盐的过程,打算回家后给妹妹夏能看看影片,一解未能亲自前来的遗憾。终于,连日向也完成体验,顺利地拿到用陶罐装好的食盐。两人把陶罐收好,举步离开体验制盐过程的区域。


「既然亲手做完海盐了,我们接下来便去参观吧!」日向提议︰「参观过后,应该就差不多到晚饭时间的了。不如我们在这里用餐后,再回去酒店?」

「哦,好。」影山倒是没所谓,便随意地答。


两人沿路前进,来到了盐的艺术展览室。在这里,他们看到了直径一公尺的巨大红色结晶岩盐块,其大小足以令游客啧啧称奇,日向和影山在看见它的第一眼时,差点把它误以为是红糖块,还好两人没忘记这里是盐厂,因此它只能是盐块,才没有出洋相。此外,这里还展示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岩盐,以及在日本各重要盐产区拍得的盐田风景的照片。两人在艺术展览室转了一圈,拍了一些照片留念,便转到工厂继续参观。


在制盐工厂,游客能看到工作人员用平底锅煎煮浓缩海水结晶成盐的「冲绳之盐」的诞生过程。原理跟他们在制盐体验时所做的一样,只不过,工作人员一次性要处理的盐较多,而工具亦更专业。


「这就是大规模的制盐方法啊…挺壮观的。」影山边看着做盐过程,边感叹地说。

「其实还有另一种大规模的制盐方法的。不过,那方法比较传统就是了。」日向说,又问︰「你有听过『晒盐』吗?」影山摇头,他这才继续说下去︰那是太阳能蒸发法的一部分步骤,它是很古老的制盐方法,也是目前仍沿用的普遍方法。这种方法是在岸边修建很多像稻田一样的池子,用来晒盐。制盐的过程包括纳潮,制卤、结晶、采盐、贮运等步骤。纳潮,就是把含盐量高的海水积存于修好的盐田中。制卤就是通过利用太阳能让海水蒸发,浓度逐渐加大,当水分蒸发到海水中的氯化钠达到饱和时,要及时将卤水转移到结晶池中。卤水在结晶池中继续蒸,原盐就会渐渐地沈积在池底,形成结晶,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采集了。」(数据源︰潍坊腾龙盐业设备有限公司)

「意外的,你挺博学的。」影山再一次为日向的丰富知识感到吃惊。

「这是基本功课好吗…」日向苦笑,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无法再吐槽影山下去了。


两人结束在制盐工厂的免费参观,沿路折返,来到盐味冰淇淋咖啡厅。正如其名,这里售卖着加入冲绳海盐的盐味雪糕,也有售卖使用冲绳产牛奶和砂糖制作的盐味冰淇淋,堪称极品,也是来到Gala青海的旅客所绝不能错过的美食。而且,所有商品全是工厂内手工特制,口感清爽甜美,保证令人一试难忘。不讨厌甜食的日向自然乐意买一个来尝尝,影山也本着试试看的心情,买了另一种味道的冰淇淋。不过,出乎影山意料的是,日向竟然采取了他完全没想过的行动。


「我要吃你的雪糕!」他话音一落,便拿着小小的雪糕匙,作势要去舀影山手上的雪糕。


「你别胡来啊!」影山抗拒地说,把自己的雪糕举高,不让日向碰到,他困惑地问︰「你自己不是有了吗?」


「我们买的味道不一样好吗?不要这么小气嘛~~」日向撒娇道,他用充满期待和恳求的表情看着影山。


「分,分一些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啦…」受不住搭档的哀求攻势,影山终于还是屈服了,他不情愿地递上自己的雪糕。「太好了!」日向欢呼,他随即不客气地舀了一小匙雪糕,吃了起来。看着日向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影山没好气地想︰「其实他也挺可爱的。仔细想想,始终还是无忧无虑的表情才适合他这个气质跟『太阳』完全一样的人。」


「作为补偿,我的雪糕可以分给你喔。来~」日向说罢,便出手抢过影山手上的雪糕匙,从自己手上的那杯雪糕舀出一小匙雪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把雪糕匙放进影山的口中,让他连反抗也办不到。由于日向的出手太快也太突然,以致影山几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瞬间到底发生了甚么,到他发现自己的口中莫名其妙地多了不同味道的雪糕的感觉时,已经太迟了。


「!」影山未及反应过来,嘴巴便被雪糕匙给堵住,连想要开口说话也办不到,他尴尬地涨红了脸,只能瞪着日向,待他吃完雪糕,便急不及待地用手把雪糕匙取出,几乎便要破口大骂,但他不想令自己的搭档难堪,因此还是把骂人的话给吞进肚子里去。

「味道真不错…」影山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一句话来。

「对吧?」日向笑嘻嘻地说,丝毫没有理会自己造成的尴尬气氛,继续吃自己手上的雪糕。「不如我们回去后,叫月岛做一些雪糕系的甜点,加进咖啡厅的餐牌里?这样应该能吸引更多客人的。」他忽发奇想地建议。


「他现在的负担就已经够重了吧?虽然山口也会帮忙…再说,他们是糕点师傅,不是甜点师傅。所以,即使你这么要求,他们也不见得会知道要怎么做。你最好还是别胡乱提议了。」影山边分析边回答,说。


「但我记得,月岛他好像会做*Semifreddo Cake?而且,真要说的话,糕点师傅也是甜点师傅的一种分支职业。」日向解释,又问︰「原来你不知道吗?」他奇怪地望着影山。(注︰Semifreddo Cake,或简称Semifreddo,即「意式雪藏蛋糕」,又译冰淇淋/雪糕蛋糕。是意大利的著名甜点之一,同时具备冰淇淋的冰凉口感和一般蛋糕的松软饱满口感。基本为三层型,最顶层是撒上果仁糖的点缀层,之后两层分别是加入了蛋白酥皮或鲜奶油及果仁糖的冰淇淋状的一层,和海绵蛋糕层,最后才是饼底。)


「这…我就不晓得了。你要是真的有那个想法的话,可以在休假结束后跟他们俩提一下。」影山苦笑着回答︰「不过,那家伙的性格那么糟,换着是我,绝对连提起也会觉得麻烦。」他叹一口气,加上一句︰「真不知道为什么山口能受得了他。」


「我也拿他没辄!」日向同意地说︰「我就是没办法,像喜欢前辈们一样喜欢他。」


「你也这么觉得吧。」影山说,他松一口气,原来自己不是唯一对月岛不抱好感的人。


「说归说,你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现在稍微变乖了。」日向小声吐槽。「甚么?」影山问,他听不清楚日向的咕哝。


「不,没事。」日向连忙否认自己有说话,他可不想唤醒『沉睡的大魔王』。「来,我们去风车那里拍照,再去逛纪念品商店?」他连忙提议,尝试转移影山的注意力。


「我们还是先把雪糕给吃完吧。」影山没好气地说︰「毕竟不能边进食边逛店子吧?」「噢,好。」日向后知后觉地说,两人便悠闲地踱着步,一边享用着雪糕,一边来到风车的所在地。他们在拜托其他游客们为他们俩在风车前面单独拍照和合照后,才终于来到纪念品商店。


纪念品商店内除了售卖这里独创的食盐品牌外,还贩卖着来自其他日本各县以及产自世界各地的各种食盐。游客们可以逐一尝试、比较味道,选择自己喜爱的食盐,才决定要不要购买。而日向在品尝了好几种食盐后,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我可以订购这种食盐吗?」他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位店员招手,问。


「当然可以,请先生过来这边,填写你的联络数据。」店员想把日向带到收银处,他却没有跟着,反而是从自己的银包取出名片。「这是我的名片。」日向递出自己的名片,店员接过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日、日向主席?」他轻声惊呼,难以置信地问。


「嘘—」日向急忙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阻止对方声张︰「我是来渡假的!」


「真抱歉。」店员连忙鞠躬道歉。「没事没事!你就把我当作是普通客人就好!」日向也道起歉来。「不会!」店员连声摆手否认,示意是自己的失误。他急急跑到收银处,匆忙地登记好资料,生怕自己怠慢了日向这位贵客。


「可以了,日向先生,食盐稍后便会送到你的府上!」店员再次急步走来,说︰「这是单据,请收好了!」他恭敬地递上单据。


「谢谢你!」日向接过单子,道谢说。「不用客气!」店员说,他跟日向鞠躬致礼后,便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去了。


「你订购这么多食盐要干甚么?」影山大惑不解地问,他真的越来越觉得,有时会搞不懂日向的举动了。哪怕两人当了大半年的搭档,这种感觉还是时有出现。他老是想着,如果自己和日向之间的距离能再缩窄一些便好了。幸亏有这次的额外假期,也算是小小地如了他的愿。


「不告诉你~!」日向露出一个恶作剧得手的笑容。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便会就范啊…不过,我不讨厌就是了。毕竟,对未知的事情产生期待,也是一种乐趣。」影山心想,他不其然地咧嘴一笑。


「啊~你那若有所思的笑容好可怕啊!」日向此刻的表情,像是活见鬼一般。

「是吗?」影山问,他用力地揉日向那头橙发,害他一直喊痛。「痛痛痛!大魔王饶命!」日向高声求饶,但他见影山丝毫不为所动,只好边挥动手反抗边大叫︰「我的头发要被扯断了!快放开我,混账影山!」

「就叫你不要乱说话了…」影山苦笑︰「我的底线是有限的啊。」他这才放手,日向随即慌不迭的跳开,跟对方保持距离,生怕影山继续找自己的麻烦。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打量起店内陈列的其他货品起来。原来这家店子里除了食盐外,还有不少限定只在这里发售的冲绳特产、手提包、首饰等等,种类繁多,应有尽有,自然是送礼的最佳选择。两人逛着逛着,影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顾不得气氛尴尬,还是问出口了。


「我倒是没所谓,但你要不要挑一些礼物买回去,送给你的妹妹或是其他朋友?」影山问,这一问当然也有「打圆场」的意义在。

「要要要!」日向连声说好,又补上一句︰「难得一场来到,要是不买一些伴手礼回去,也未免太不为人着想了吧!」

「你知道就好。」影山说︰「我也不妨碍你了,我们各挑各的好了。」

「就这么办。」日向点头,说。经过刚才的「意外」,日向也乐得跟影山分开一会、冷静一下,因此他马上接受了对方的提议,连忙加快脚步走过一旁,开始挑选了起来。


日向专心挑选了好一会,便决定买下一对造型可爱的玻璃小风狮子吊饰,打算作为礼物送给妹妹夏。影山则是买了几件以「盐」字为主题的T恤,打算这几天凑合穿着用。两人到收银处付款后,便走出店外。


在海边餐厅KISAMA享用了Agu猪涮涮锅套餐后,两人便驱车回到下榻的酒店休息。他们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明天搬出酒店,以及进行接下来的行程。而为了消减疲劳,这对搭档更是结伴去泡了一下酒店内的温泉。此时温泉内并没有其他客人,两人便乐得独占温泉享用。



「吁—真舒服!」日向满足地说︰「所有的疲劳感都消失得一乾二净!」

「虽然是夏天,不过偶尔泡泡温泉也是不错的。」影山附和道︰「话说你这家伙真会享受啊,不愧是全日本最富有的人之一呢…」

「这只是很普通的放松方法而已,你别取笑我啦!」日向不忿地说,他随即想到了还以颜色的方法。「看招!」他用手一泼,把温泉水通通泼到影山脸上。

「别胡来了!」影山冷不防日向有此举动,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立即采取行动,以牙还牙︰「既然你胆敢挑战我,那么我也不会客气了!」他报复性地把温泉水泼到日向那里。「谁怕谁!」日向不甘示弱地叫道,两人便互相往对方的身上泼水,直至他们都厌倦了才停下来。两人安静地泡了一会温泉,便上水休息。


「泡温泉当然少不了上水后的一杯鲜奶!」日向笑着说,他一口气喝光带进来的一杯鲜奶,叫道︰「真舒服!」他露出一个无比满足的笑容。

「确实呢!」影山也呷了一口鲜奶,说︰「能跟你一起在冲绳旅行,这次也算是不枉此行了。」他的脸上亦难得地绽放着一个自然且放松的笑容。

「好~!我们快些去洗澡,早些回去房间睡觉,准备继续明天的行程!」日向说罢,便取过放在一旁的浴巾,往自己身上一卷,马上「咚咚咚」地跑往淋浴间。

「喂!你别抢跑啊!」影山不忿地叫道,也连忙喝光牛奶,随意地用浴巾包着自己的身体,冲进通道里去追赶日向,结果等他找到人的时候,对方早已在边哼歌边洗澡了。影山见状,只得在旁边的位置坐下来,开始淋浴。

「我…可以帮你擦背吗?」影山问,他的语气中有一丝犹豫。毕竟两人虽然是搭档,却也未到能在公众浴池淋浴时互相照顾的亲近关系。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日向笑着说︰「你有那份心意,我还是很高兴的!」他轻拍了一下影山的胳膊。

「…!」影山一时不知道该说甚么才好,只得盯着日向,支支吾吾地叫道︰「日、日向你…」

「算了,不跟你玩了。」日向看着影山的窘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便不再开玩笑,一本正经地继续淋浴了。

「我真的是拿你没辄。」影山暗叹一声,心想︰「看来,我是注定要被这位任性的搭档给吃得死死的啊…」两人就这样和谐地洗完澡,换洗过后才返回房间,洗漱完毕便上床入睡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影山和日向乘着出租车,来到了为于冲绳西部恩纳村的海岸线,也是当地著名景点之一,甚至有不少电影制作团队前来取景拍摄的地方—万座毛。


这里晴空万里,给人一种草地、海、天空三者间距离极短,甚至像是连在一起的特别感觉。蓝、绿、灰、白四种颜色所营造的得天独厚的美景,能使每个到访的游客心情舒畅,郁闷之意一扫而空。这天到访万座毛的游人并不太多,日向和影山二人顺着步道,在宽阔的珊瑚礁岬角上前行,而步道两侧也有不少植物,景致怡人。这如画一般的美景让人神醉,因此两人都不由得拿出自己的手机来拍照。


沿途一直走,游人可以饱览辽阔的海洋景色和北侧的万座海滩,而形似大象的断崖更是万座毛最具代表性的景点。日向首先按捺不住心情,要影山为自己和身后的「大象断崖」合照。影山也不甘吃亏,一样与这断崖留影一番。


自然风景的奥妙实在令人赞不绝口,一路上影山和日向都能听见游客们毫不吝啬的赞美,他们自己也是感同身受。 在万座毛上眺望,更足以令人心旷神怡。而万座毛其实并不大,绕一圈就走完了。于是两人便来到位于露天停车场附近的路边摊子,看看有没有甚么能买回去的伴手礼。


「莹玉!」日向惊喜地叫道,他完全没想到,路边摊也会有莹玉售卖,而且造工绝不马虎,便逐件打量了起来,希望能挑选一件合心意的买回去。「我们特地留在冲绳游览,也是为了要买这个吧?」影山插口,也走到日向的旁边,同样仔细地挑选了起来。「真的很漂亮…」他说,看着那梦幻般的荧光蓝色,他们俩都不禁瞧得入了神。


「这么喜欢的话,便挑一件喜欢的买回去吧?年轻人们。我可以给你们算便宜一点噢。」档主笑盈盈地问。


「好!我决定了!」日向说罢,便拿出钱包,一指两件莹玉饰品,对档主说︰「麻烦你!我要买这个和这个。」

「那么…我要这个吧。」影山也掏出钱包,拿起一颗莹玉吊坠。


「谢谢你们!」档主笑着收款,目送两人离开。


「耳环是要送给妹妹的吗?」影山问,他和日向两人在买到自从来到冲绳起,便心心念念的莹玉后,算是为万座毛的行程划上了一个完英的句点,因此他们现在正辅露天停车场折返,准备取车离开。


「嗯!」日向点点头,说︰「她最喜欢这些小饰物了!」


「你这个哥哥,原来相当的疼爱妹妹嘛。」影山理解地笑了︰「这两天你都不晓得买了多少东西准备送给她了。」


「不、不行吗?毕竟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日向反问,他再加一句︰「再说了,这可是身为先出生的哥哥的义务!」


「孤独的话,你可以依靠我,还有其他的『夜鸦』成员的。我们不会介意的。」影山从日向的话里,感到一丝的寂寞情绪,连忙安慰他。


「我知道啊,谢谢关心。」日向笑着回答,又说︰「真要说的话,你也不是一个人呢!」他拍拍影山的背,一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常感到孤单吗」的表情。


两人彼此心照不宣,即使他们身处不同的环境,一个是曾经的搜查官,一个是财团主席兼劫富济贫的怪盗,却一样的孤独寂寞—影山苦于走不出巴士挟持事件的阴影和只能当一个人人畏惧的高级警察;日向则是一直在当怪盗的路上孤军奋战,早已疲惫不堪,可惜这样的二人均是苦无知己。幸好,机缘巧合下,两人竟成了互相扶持的同伴,密不可分的搭档。因此,他们都可以跟自己说,现在的他们,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走吧!我们得抓紧时间了。如果你想要多体验一下冲绳的风土文情,下一个景点便得打醒十二分精神了!我在那里预约了午餐,之后的最后一个景点也预约了工作坊。不想迟到的话,就赶紧去开车!」日向催促道。


「你很婆妈啊。我走便是了。」影山没好气地说,然而他也抱有一丝期待,好奇日向会在行程里为他准备甚么惊喜。两人收拾妥当,上了车,看了万座毛最后一眼,影山便驱车离开万座毛,载着日向动身前往下一个游览的目的地—体验王国村「MURASAKI MURA」。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次算是勉强赶及月更了!

可是更新断在这种地方,我当然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正在蹲下画圈自责中。

还请各位不要介意,凑合吃着这次的更新吧~(被打)

影日在冲绳最后的戏份,但愿能在两周内更完。

要不然我大概会被接下来正篇更新的主角—大地爸爸和菅原妈妈,以及冲绳番外的最后一组—月岛&山口打死…  >_< 

(T_T)  (求放过!)

评论
热度(5)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