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2017 日向生賀 夏至的奇跡

啪、啪、咚、叽— 

地板与运动鞋的磨擦声、排球被击中落下的声音,在这里不断响起,因为这个地方是宫城县立乌野高中排球部专用的体育馆。

 「再来一球!」满有朝气的叫喊声响起,声音的主人自然是球队的新人,却也是队里的攻击核心之一,一年级就获得正选席位的小个子MB,日向翔阳。

 「状态不错嘛!」影山发现日向似乎越打越起劲,打出的攻击水平也令他满意,便少有地没吝啬称赞对方,又问︰「别给我累得趴下哦?」

 「要你管!」日向被这句充满挑衅成分的「关心」弄得无名火起,便恶狠狠地顶回去。「要是一直打到你的托球便好了,如果我们能一直当搭档下去便好了,只要能留在跟你一样的高度奋斗我便满足了…所以,不要去我追不上的地方啊…」看着越来越近的排球,他暗想。 但出乎意料地,日向就这样突然跌坐在地上,更昏了过去。球亦自然与他的手擦过,掉落地上。

「日向!」其他队员们马上中止训练,纷纷围了过来,查看日向的情况。清水和谷地两位经理更是立刻去寻找能帮助日向恢复意识的物品。 

「喂,日向!给我醒醒啊!」影山焦急地呼唤自己的拍档,又是拍肩又是摇动他的身体,却完全得不到响应。「你要是醒不过来,我要怎么办?」他着实慌了,因为他还有一些想要跟日向说清楚的话没有说出口,他不敢想象,要是日向真的出事了,他这份秘藏的思念和感情就不晓得还有没有能得见天日的机会了。 

「喔—国王大人紧张之下,说出了不应该说的话吗?」月岛一面嘲讽地说。 「你、你在、胡说甚么?」影山这才发现,自己在一时情急之下说错了话,然而想收回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骗人!」谷地大吃一惊地尖叫。「不是…真的吧?」清水也意外地问。 

「情商为零的国王影山竟然…嘿嘿。」月岛嘿声笑道。 

「而且对象还是日向!」山口笑着附和。 「我才不是情商为零!」影山高声抗议道︰「你说话不要太过份!」然而月岛很干脆地无视掉对方的怒吼。 

「你们是不是上辈子就纠缠不清,倒霉得连这辈子也要弄得如此地步?」田中打趣问。 「开、开甚么玩笑!」影山马上否认,说︰「前世论甚么的根本不存在…」 

「不,以你们二人的情况而言,即使不是前世有缘,起码今生也是命中注定要相遇了?」菅原笑盈盈地插话。 

「我同意。」缘下简短地回答,一旁的木下也不住点头。 「果真如此吗…」泽村一拍额,苦笑着说︰「虽然隐约就猜到了,不过没想到是真的!」

「说吧,有多久了?」西谷起哄迫问。「甚么时候表白?」田中更是为恐天下不乱地追问。缘下意识到二人这次太过份,于是便狠狠瞪着他们,两人这才瑟缩了一下,但仍无阻其他人的好奇心,他们都盯着影山,等他说出答案。

 「好了,各、各位,别把影山逼得太紧了…」东峰慌张地开口阻止,但很可惜的是,大家压根就不理会他,这使他一脸消沉。 

「你、你们…」影山一咬牙,好不容易才说出话︰「那是我个人的自由和秘密吧?」他毫不让步地向所有前辈还有同辈的月岛及山口瞪回去,所散发的压迫感,害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算了,这次便放你一马吧。」看见影山彻底被惹火,月岛也不好再追问,便妥协地说。 

「说起来,日向好像差不多要过生日了?大家准备好礼物了吗?」泽村问。 

「要是说还没准备好的话是假的…」田中说,其他人也不住点头。

 「希望他会喜欢吧。因为我是真的不会挑选礼物耶。」山口苦笑。

 「不用担心!只要有那份心意,相信他一定会高兴的。」菅原笑着说,他拍拍山口的肩。 

「而且,要是说挑选礼物的能力,我反而比较担心那边的两位。」缘下意有所指地望向田中和西谷,两人马上打了一个寒噤。

 「今年他的生日也是在『夏至』吗?」谷地好奇地问。 
「好像是呢?不过,我不懂用中国的历法就是了。」东峰不确定地回答。 

「这里有写!今年的『那一天』,真的也是夏至!」西谷在确认了月历上的数据后说。 

「你们真是绝配呢。一个在夏至出生,一个则在冬至出生,性格更是完全相反…」月岛吐糟。

 「出生日和性格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东西吗?」影山反驳。

 「够了,各位。请中止讨论,因为日向他要醒了。他只是过于疲倦,才会突然昏倒的。」清水劝道,大家这才把注意力转回日向身上。 

「我刚才怎么了?」清醒过来的日向问。 「你突然昏迷不醒,怎样叫你也没有回应。」谷地解释︰「我快被吓坏了!还好你没事!」

 「是吗…?」日向摸摸头,说。「要大家担心了,真抱歉。」他鞠躬道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没事就好。」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我看你应该要回家去休息了。不要再勉强自己留下训练了。」泽村说︰「这是队长的命令!」他追加一句。

 「是…」日向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 「保险起见,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影山说,他实在担心日向的身体状况,便提议道。 「那就拜托你了,影山。」泽村说,他暗暗庆幸,影山愿意这么做。他也希望,影山要是能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便最好不过了。

 公交车上— 

「你真的没事吗?日向?」影山追问,他看见日向少有地一脸倦容,不由得越发担心。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啦!」日向笑着说︰「我又不是『睡美人』,不会一睡不醒的!」他打趣补充。 

「喂,日向。」影山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叫唤日向。 

「怎么了?影山。」日向奇怪地问,看着影山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他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其实…对你…」影山支支吾吾了好一会,还是没办法把话给说出口,因此他放弃地说︰「算了,没甚么。」日向虽然不明所以,却也感觉到自己不应追问下去,便没有开口询问下去。就这样,公交车到站,两人下了车,步行了一小段路后,日向的家已经在望了。 

「影山,明天见!」日向朝影山挥手道别,说。 「啊啊。日向,明天见。」影山说,跟日向挥手道别。他心想︰「反正快到那呆子的生日了,到时再跟他说清楚也没差。毕竟这可是事关重大,人生只有一次的告白…」他目送日向踏进家门后,便快步走向公车站。

 过了几天— 

「怎么日向还没来…」影山在体育馆门前等得不耐烦,也觉得十分的不对劲,毕竟日向会比他晚抵达体育馆,是不太常见的事。

「出大事了!」谷地一脸慌张地跑来,大叫︰「日向同学他…昏迷不醒啊!」

 「!?」刚抵达体育馆的众人大吃一惊,齐声问︰「怎么可能?」

 「不行!我要去看看他!」影山焦急地说︰「泽村队长,请允许我早退!」他抛下这句话,便冲出体育馆,拿回自己的袋子,笔直往能开去日向家附近的公交车的车站奔去。 

「我们也要去探望日向吗?而准备好的那些东西又要怎么办?」东峰问。 「还是先把时间和机会让给影山吧。」泽村回答,菅原点头附和,并加上一句︰「毕竟今天是『特别的一天』,而且是他们两个嘛!」其他人恍然大悟,相视一笑。 

这边厢,影山已经抵达日向的家门前。他压下不安的心情,鼓起勇气,他作了个深呼吸, 「伯母,我是影山,日向的同学!请问我可以探望他吗?」他朝对讲机问。 

「是影山同学吗?请进!」日向的母亲答,大门随即打开,她站在门后,请影山进去。 

「小翔他在睡房,你可以进去看看他。我想,要是他知道你来了,说不定有机会醒来。毕竟你是排球队里跟他关系最好的搭档嘛!」日向的母亲边走边说,并把影山带到日向的房间。 「好了,你们便稍微独处一下吧。毕竟今天是『特别的一天』!」日向的母亲说罢离开,留下影山和昏迷不醒的日向二人。 

「日向…拜托,快醒醒啊!」影山握紧日向的双手,低语道︰「你不是说了,你不是『睡美人』,不会一睡不醒的吗?要是你一直无法醒过来,那我们那时候的约定该怎么办?而且,明明今天是…」 忽然,一阵强光出现,照得影山完全无法睁开眼睛。 「咦?」影山吃了一惊,但也只能任由强光照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强光中。

 ***

 日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他一脸狐疑地想。但令他疑惑的事情还不只这些,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打扮,发现他现在身穿一件橙色的连帽斗篷,斗篷里头是一套华丽的西装。 

「别跑!怪盗『太阳王子』!」高呼声响起,为数不少的人越来越近,但日向却意外的对他们并不陌生。

 「那是…『大王阁下』?还有其他的青城成员?为甚么他们会是警察?而且,追捕对象看起来…是我?」日向快速地掌握了现状,虽然这令他摸不着头脑,但要采取的行动却只有一个。「不管了,先跑要紧!」他马上急奔起来。

 「呆子『太阳』!还愣着干什么?」一个身穿深蓝色礼服,头戴高筒礼帽,脸上戴着单片眼镜的男人跑来,他紧抓着日向的手,喝问。即使声音不同,但日向还是凭语气和说话特征认出对方。「影山?」他意外地叫道︰「为甚么你会穿着这种装扮?」

「别这么大声!也不许叫我的真名!难道你忘了,任务期间,我们只能以代号互相称呼吗?虽然这是个别行动,但你也未免太不小心了吧?」影山喝骂,但也对日向的提问摸不着头脑,便奇怪地问。

 「笨蛋『帝王』!你搞错人了啦!」另一个身穿橙色连帽斗篷的人气喘吁吁地赶到,他解释︰「虽然长得一模一样,衣着打扮也完全相同,可是我跟他却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太阳』!」影山,又看了看二人,不禁问︰「这、这…发生了甚么?」

 「你是…我?」日向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作完全一样的装扮的人,便得出对方便是自己的结论,于是他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论怎么看,这里都不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另一个日向说罢,丢出一个罐子,它掉地后便散发出烟幕,掩盖了三人的身影。「我们走!」他拉着日向跑起来,影山亦紧跟在后,直至来到了一部私家车的面前,才上车离开,由影山驾驶。

车子在一栋别墅的后门停下,三人都下了车,进入房子。他们便在客厅坐了下来,影山脱掉礼帽和摘下单片眼镜,随手丢在一旁的茶几上;另一个日向也脱掉自己的连帽斗篷,把它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他随即从茶具柜拿出各样冲泡用具,开始泡起咖啡来。日向见状,便脱掉连帽斗篷的兜帽,让自己的衣着能跟这边的日向有所分别。 

「请用!这是我亲自冲泡的焦糖鲜奶咖啡。」另一个日向为两人,还有自己送上咖啡。 

「这栋漂亮的房子是怎么回事?」日向呷了一口咖啡,问。意外的,他认为这咖啡的味道还不坏。 

「我家。别名是『太阳公馆』的日向公馆。」另一个日向回答,他也喝了一口咖啡,才继续说下去︰「我还是先自我介绍吧。我也是日向翔阳,不过年纪比你稍大一点。表面上,我是个财团主席,也是名门之后,但我实际上却是一个专门劫富济贫的义贼—怪盗『太阳王子』,也是国际知名的怪盗集团『夜鸦』的一员。」

 「听起来很帅气的样子!」日向崇拜地说,又问︰「那…影山呢?」他转向这边的影山。

 「我也是国际知名的怪盗集团『夜鸦』的一员。」影山说,又补充道︰「我本来是负责追捕这家伙的搜查官,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我辞了职,更成为了怪盗『黑夜帝王』。到了后来,我加入了『夜鸦』,跟他成为了搭档。」 

「为甚么我会见到你们?」日向问出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因为你有件事情没弄清楚。」身为怪盗的日向说︰「你应该是来找出答案的。我想,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大概算是在帮你?」

 「可能是『那一位』的意思吧。」影山说︰「我很确定这不是偶然。」 

「那么,提示到底是甚么?」日向急切地问,因为他很想快点回到原来的世界去。

 「会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吗?」身为怪盗的日向猜测道。 

「你们俩不是普通搭档而已吗?」日向困惑地问。 

「不!」身为怪盗的日向否认,说︰「我们是彼此无可取代的搭档。」 「他也是我不惜一切也要保护好的人。」影山补充。 「并且我们两人都十分肯定,没有对方,便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两人相视而笑︰「而我们也不愿意会有分开和结束这种生活的一天。我们之间的关系便是这样了。」

 日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身影突然地消失不见了。 

「希望他真的明白吧。」身为怪盗的日向苦笑说。 

「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影山说︰「因为他可是你啊?」

 「也对呢。」日向释怀地笑了︰「毕竟他也是『我』嘛!」 

*** 

「怎么这次是穿古装?」日向发现自己换了另一身衣装,奇怪地说。「那些建筑物…我这次不会是穿越时空了吧!」他看见周遭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不禁大骇。但令日向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因为有些奇怪的东西出现,想要攻击他。 

「妖、妖怪?」日向大吃一惊,此时他的脑海却浮现出了某几句句子,他便毫不犹豫地叫了出来︰「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式神招来,急急如律令!」小小的火鸟和天狗随即出现,跟妖怪们战斗。 

「南方之守护神,朱雀!吾以汝之转生者之名,行使汝之神力,破邪显正!」另一把相似的语声响起,一团火焰随即出现,并包围着日向,不仅保护了他,还把妖怪都烧成灰烬了。 

「火?好温暖的感觉…」日向感受着火,不可思议地说。 「因为这可是『重生之火』,也是『照亮黑暗的圣焰』!」发出火焰的人,另一个日向这时走来,解释道。「你是别的世界的我吧?有没有受伤或是吓着?」他一看到日向,便理解了状况,也不忘询问他的身体现状。

 「没有!」日向肯定地回答,又问︰「但,为甚么我会在这里?」 

「因为你有件事情没弄清楚。」另一个日向说︰「而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大概算是在帮你?」他笑吟吟地看着这个「自己」。 

「怎么又是这个回答?」日向对于得到跟在之前一个世界同样的回答,觉得很不可理喻。 「这是事实啊!」另一个日向苦笑。此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个日向不约而同地循声看去,结果却看见一个他们都不陌生的人。 「日向—!」影山走了过来,他这才注意到异样︰「怎么会有两个你?」

 「影、影山!」日向意外地问︰「连你也在吗?」「我怎么会不在?」影山有点气恼地说。 「别乱生气,这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我喔!」另一个日向介绍,又说︰「他是来找答案的。」 

「这里是平安京,我们是阴阳师!」影山消了气,解释了这里的他们的身份。

 「你们两个人是甚么关系?」日向决定单刀直入地问。 

「我、我们吗…」影山意外地说,他和日向对望一眼,一起回答︰「我们是命中注定的战友,彼此的守护者,对方的『最重要的人』。」 

「这样啊…」日向若有所思地说。 「好了,我们已经告诉了你,你要的提示了。但,要是你不快些找出属于你自己的解答,恐怕你还得去其他世界跑一趟?」阴阳师日向反问。 

「不会吧!」日向难以置信地说,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化为光粒消失。「咦,我的身体…」他不知所措,转眼间便完全消失了。

 「我就说吧?祝你好运了。」阴阳师日向对着空气说︰「你在最后,应该能见到『那个人』的。」他意有所指地说。 

*** 

「学校体育馆?」日向打量了周遭一眼,意外地发现了令他心安的景色。「我回来了吗?」他心想。

 「日向…队长?」刚走进体育馆来的学生A不确定地问。 「不,他好像比队长要小几岁?是队长的远亲吗?」学生B问。 

「你们是谁?」日向奇怪地问,他完全接不上现在的状况。 「乌野高中排球队的一年生!」学生A、B、C齐声说。 

「仔细看的话,你穿着我们学校的运动汗衣耶!你是来参观的吗?」学生C说。 「这样的话,应该就不是队长的远亲了…」学生B说。 「可是这也未免太相似了吧?」学生A说,其他两人也不住点头。 

「怎么好像发生了大骚动?一年级生们,要是副队长发飙的话,我可救不了你们哦?」一个橙发男生进入体育馆,训斥一年级生。 「队长,可是他…」一年级生们说不下去,只好指了指日向。橙发男生看了过来,日向也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视线。 

「哇!」橙发男生看清日向的脸后,大叫︰「你该不会是…高一的我吧!」 

「高三…的我!」日向认出来人,崇拜地叫道︰「好厉害!我竟然能长得这么高!」他两眼发光地盯着高三的自己,一脸羡慕。 

「不用担心,你会长到跟我一样高的!」高三的日向摸摸高一的自己的头,体贴地说。「对了,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他忽然想起这个关键的问题,便问。 「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用这么苦恼了。」日向叹息。 「也对呢。」高三的日向说罢,两人便一同沉思起来。一旁的其他排球队成员看着这奇怪的画面,丝毫不敢吱声。

 「怎么这么吵…日向,你这呆子有管好后辈吗?」一把日向绝不会认错的嗓音在体育馆门外响起。

 「笨影山!这可不是我的错!我正在想办法,帮助不知何故跑到这里来的,高一的我啦!」高三的日向大声抗议道。 

「不要说这种不可能的借口…」高三的影山走进体育馆,抱怨道。但当他看见眼前的两个日向后,不由得张口结舌。「!」他揉揉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难以置信地说︰「他,真、真的是高一的你?」

 「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你不信。」两个日向异口同声地说。

「开甚么玩笑!」高三的影山大叫,完全不能接受事实。 待影山终于冷静下来后,他听了日向的解释,问︰「总之,你是来找寻回去原本的世界的方法,而提示就是我和日向的关系?」 

「就是这样。」日向说。 「我们…应该说是最牵挂和理解对方的存在?而且我们也希望,能一直当搭档下去。」高三的影山和日向相视苦笑︰「可谓『孽缘』啊。」

 「难道我…」听到这里,日向恍然大悟。「谢谢你们!我想,我知道答案了!」他站起身,这次他面前凭空出现了一扇门,他扭动门把,推开它走了进去。 「那就好。保重!」高三的日向和影山齐声向他道别。

 *** 

「这次是甚么地方?」日向发现自己这次置身于茫茫白雾之中。「怎么这里空无一物?」他奇怪地说。

 「我好高兴!这种机会,相信今生只有一次!即使明知这是个梦,也能让我乐不可支好一段时间了!」我兴奋地跑到日向的前面,用力的跟他握手。不过他显然是状况外的样子。 

「谢谢你!我能认识你,读到你的故事,是我最大的荣幸和欢乐!我很感激能有跟你碰面的机会!翔阳!」我笑着说。 

「你是谁?」日向问︰「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有幸跟你拥有同一个生日的人。如果按照那个『与自己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就是世上的另一个自己』的说法的话,我想,我可以算是另一个你吧。」我回答,又补充道︰「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有可能跟你见面呢!」

 「真的吗?没想到,我竟然能跟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同一天生日呢!」日向意外地说,他一脸惊喜,又追问︰「你真的是6月21日出生的吗?」

 「要我让你看看证据吗?」我笑着取出自己的身分证,递给日向。他接过一看,虽然他看不到懂身分证上的中文,不过我的生日日期是阿拉伯数字,所以应该没有问题。「真的是6月21日啊…」日向低语,听到这句我便放心了。 

「还一样是夏至哦!」我补充︰「而且,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我故意这么说,好引起日向的好奇心。

 「怎么说?」日向的疑问更深了,他的眉头在打结。 

「比如说…」我顿了一顿,反问︰「你在见到我之前,应该有跟不同的自己打过照面了吧?」 

「嗯嗯…我遇见了,有在当着伸张正义的怪盗,同时也是财团总帅的我、有在平安时期当阴阳师的我、还有正在读高三的,未来的我。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日向困惑地问。

 「他们,都是我笔下的你喔!」我笑盈盈的回答。 

「说笑的吧…」日向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问︰「而且为甚么,他们全都跟影山那家伙关系微妙?」

 「其实啊,在我这边的世界,除了我以外,有着不少喜欢你的人,她们也跟我一样,创造了活在其他背景的你…还有影山。」我顿了一顿,继续说下去︰「准确地说,我们是写下、画下,在不同的背景里,你和影山两人之间可能发生的故事。」

 「…原来我们这么受欢迎吗?」日向不好意思地说︰「总感觉我们很厉害呢!」

 「在我们眼中,你们是超越普通朋友的关系。你懂我的意思吧?」我直接地问。 

「呃…?」日向被我这样一问,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他静了一会,才不确定地答︰「是…互相喜欢…吗?」 

「那么,你自己的想法呢?」我又问。「这…」日向语塞。

 「说到底,这些二次创作,终究是我们自私的一厢情愿。至于你们本人是怎么想的,我们既没办法,也不可能知道。我只希望,你能认真面对自己的感情,不要留下遗憾。」我真诚地建议,又加上一句︰「这应该也是所有喜欢你们的人的想法吧。」 

「嗯…我会的!为了不负大家的这份感情和心意!」日向深呼吸一口气,露出一个下定决心的表情,坚决地说。

 「明白的话就回去吧?要好好的说出口哦?」我问,虽然我知道日向其实很坚强,也更有行动力,这句可能是白问了,但出于担心,还是问了出口。 

「你说回去,但我到底要怎么办?」日向问︰「我可是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哎?这不是有人来接你了吗?」我反问,抬手一指。不远处,有个人正穿越白雾,走了过来。

「呆子日向!你让我好找啊?看我回去不好好整治你?」影山吼道,他作势要拧日向的耳朵,却被对方闪开。看见这有趣的一幕,我没有忍住,「噗哧」一笑。

 「影…影山!」日向大感意外,也不忘回嘴道︰「我想这样的吗?意外就是意外,没有人能预计的啊?」

 「算了。你没事就好。我们该回去了。」影山叹气,又对我说︰「这呆子给你添麻烦了。」

 「不会!」我摇摇头,说。我转向日向,再次开口︰「虽然还未到那一天,但还是提早跟你说吧。因为我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亲口对你说出这句话了。」我说︰「生日快乐,翔阳!」

 「我也祝你生日快乐!」日向笑着祝福我,并跟我握手。 「能得到你的祝福,我真的很满足!谢谢你,翔阳!我可以遇见你,是我最大的福气!」我笑着挥手,向翔阳和影山道别︰「再见了!」 

「保重!」日向也挥手,说︰「谢谢你!」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影山好奇地问,两人此刻一起在雾中前进,安全起见,他们拉着彼此的手,这样便不会走丢。 「是个写着我们的故事的人呢!」日向笑着说。 「嗄?」影山对这个回答显然摸不着头脑,因此他决定无视,问︰「比起那个,我们一起回去吧?」

「嗯!」日向肯定地点头。 「大家都在等你回来庆祝的。」影山补充。「原来是今天吗?」日向恍然大悟,他吐吐舌头,说︰「真抱歉。」 

日向家— 

床上的日向睁开眼睛,醒来时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在床边守候的影山。 

「欢迎回来,日向。」影山笑着说,看着日向安然醒来,他终于松一口气。 「我回来了!」日向坐起身,满有朝气地说。

 「生日快乐,翔阳。」影山递出礼物,又说。 「还有,我喜欢你。」他故意别过面,因为他不敢去看日向听到这句表白后的反应。

 「谢谢你,影山。」日向接过礼物,笑着道谢。他想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说︰「我也…喜欢你哦。飞雄!」 

「!」影山闻言,尴尬得羞红了脸,日向也一样,但两人互望了一会,便互相理解地笑了。 

END

                                                                                                    

作者抱怨︰

结果还是迟到了。

我对不起你,翔阳!(跪)

也对不起同一天生日的自己…

尽管我已经删减了不少原定要写的情节,

不过成绩仍是强差人意。

这次主要是想写一下不同的背景下的影日的关系和故事,

互相连接起来而让日向察觉自己的感情的一篇文。

也算是为快要进入完结编的HQ怪盗篇之后的预定作个小小的预告吧。

希望各位看得尽兴。

另外,由于三次元变故迭生,因此HQ怪盗篇的进度仍然落后,

恳请各位继续耐心等候更新。

不便之处,敬请原谅。


评论
热度(13)

© 莉拉 | Powered by LOFTER